“你说什么!”伍增荭一张刻薄脸涨得血红,张牙舞爪想扑上来。他急忙冲到纪陌面前,对着纪陌又一阵苦苦哀求,“陌陌,你不要跟你阿姨生气。你们先走吧,啊。”她厉声尖叫着,“打电话报案,香香打电话!!把这小野种抓起来,贱人!打人。”“这么多钱她们打哪儿来的?啊?你也不看看小野种那样子,卖身都没人要啊!”“更何况还请了个一对一的护工阿姨,月薪都需要支付两万!”纪陌冷冷望着她们,“自己犯贱把脸凑上来,打了又如何?”“老婆,不是你想的那样。”陈广福又急又悔,连连对着中年妇人摆手,“回去吧,回去再说好不好。”伍增荭一脸诧异地望着他,猛地发作起来,包包一下下抽打他老公的头,“陈广福你冲我吼什么吼?要不是你不要脸的用我钱,倒贴那对扫把星母女,我会来这儿追债么?”“伍女士你最好搞清楚一件事。从始至终,我妈看病没用过陈先生一分钱。十五年前离婚后,这个男人,就从没尽过做父亲的一丝义务。”见此情况,一名身量微微发福,满头大汗的男人连忙上来拉住她,口中恳切哀求,“老婆,老婆算了,回去吧老婆。”若不是姐姐伸手抓住他的胳膊,这会儿他早就憋不住上去,照准那刁妇的脸,再来两拳了。“什么不是我想的那样。你刚没听医生说么?那活死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邪王嗜宠:吃货小萌妃

翕月

重生八零灵气福妻

九姚

逆生命之树

凶哥

以婚之名,赋你情深

顾故苏黎世/赵雪彤

我和师尊HE了

邵小北

九零悍媳巧当家

紫雪凝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