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皇:从镇压十三州开始

第221章 功法阁,圣天诀

其路漫漫提示您:看后求收藏(13小说网www.13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江流已经概弄清楚布局始进由丹房,药房,器房组部分,连住宅练功广场。

比较偏僻方,江流掠方,座巨厅,应该方向进座院落群。

江流刚靠近区域,精神识海感应,江流丝毫神识收敛思,继续探查

被探查隐隐感觉探查确定,毕竟识进化神识,根本江流探查

江流边注搜索区域。

阵打斗,江流,原宗弟跟流云宗弟抢夺东西,抢夺东西方,应该

,江流,朝,因

搜寻什聚拢

江流转厅,映入眼座五层阁楼,《功法阁》字,顿

江流连忙飞掠进片凌乱,废弃物品,木盒,江流粗略扫,木盒片纸张

江流神识探扫二三四楼继续朝二楼二楼木盒

二楼东敲敲西敲敲,希望隐藏机关什。江流形,三楼。

结果三楼伙,三楼拆,因三楼木架,摆密,

江流乱糟糟四楼,四楼木架已经被拆零件木架

四楼见江流,头,继续做。江流,继续朝五楼,四楼见江流朝五楼,嘴嘟囔句,“傻!”

江流五楼,神,整五楼痕迹,应该东西被搬走

留,连架留,进入功法阁,才木架玄机。

才造张纸,木架功夫,希望东西。

江流五楼细细感应东西,随即墙壁敲击隐藏机关抱怀疑

江流墙壁敲击遍,啥东西单层普通石墙。

墙壁块木门板,江流木门板关正准备拆它查

,江流木门板几十排比蚊少像蝌蚪文字,江流根本认识它。

估计鬼画符,或者根本,毕竟迟,被别抢先.

江流,尽量东西先带

江流强逼完,记忆住它,等回临摹翻译,“叮!圣级功法圣诀,否收录!”

江流吓跳,圣级?难按照功法修炼直入圣级?连忙先点确定再

运转冰元气,整块木门板冰住,元气吐,整块门板点响飞灰。

江流数据板,脸色黑,见圣诀(圣级未入门0/1200),入门级极品功法几倍,功法法攻击技,

招,圣击,直接抹灭精神印记攻击。相隐患,果碰精神力比,随反噬。

江流打算随,除非真拼命连入门,肯定

传闻机缘,势力,竟连圣级功法武圣

江流数据话,功法算放认识,更别功法

认识或者江流猜测,再飞灰

秘境历,相信幅字画,应该弄明白。

江流次秘境感满算什篇功法收获满满。

江流继续敲击剩墙壁,果外收获,江流沿楼梯四楼,四楼见江流,顿

江流留装模摇头走,接功法阁,每层停留,再接走。

江流功法阁,再回头继续拆楼业,再理,运身形继续朝功法阁旁边飞掠搜索。

继续找找东西,江流散神识覆盖,,江流连忙飞掠

久,方,库房模方,存放贵重东西,江流门,很怀疑究竟东西?

相关小说

居心不净 其他 / 连载
居心不净
池总渣
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宴云何回京时,满京城都在传,虞钦如今是太后极愿意亲近的人物,时常深夜传诏,全然不顾流言蜚语。若他是太后,必亲手打造囚笼,将这佳人养在笼中,观赏把玩,为所欲为。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有参考各个朝代,不必考据病殃心狠美人攻X英俊将军受虞钦X宴云何
39万字3个月前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其他 / 全本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74万字3个月前
折玫瑰 其他 / 全本
折玫瑰
时汀
【轻松欢脱的先婚后爱小甜文,1v1,sc,he】【美艳富贵花x步步为营老狐狸】姜窈在圈内出了名的作,相亲对象无数,没一个人能忍她超过三天。圈子里的公子哥笑言,谁有“福气”娶了姜窈,上辈子一定毁灭过世界。没过多久,姜窈订婚的消息传出。一众人抱着吃瓜的态度议论纷纷——“估计是那个姓赵的小子,前两天见他对姜窈穷追不舍。还以为自己攀上高枝,以后可有他受的咯。”“就姜窈那脾气,哪个男的能忍?迟早得离。”“别
31万字3个月前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其他 / 连载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864万字1天前
赐我狂恋 其他 / 全本
赐我狂恋
林汀汀汀汀汀
【正文已完结,番外陆续更新】【盗文残缺不全,请支持晋江正版】预收文《汹潮》/《咬脖颈》可见专栏,喜欢可收藏~少女友枝触犯校规,声名尽毁后,转学到故乡赤锋镇读书。某天在校外,她看到一个少年。穿着黑色套头卫衣,戴耳骨链,模样极俊,插兜站在巷里咬着烟,模样乖戾,又野又狠。有人发出难听咒骂,他听了脸色未变,俯下身睥睨轻笑:“怎么这么不长记性。”黑眸嘲弄,他说了狠话,咬着烟混不吝地勾唇,坏到骨子里。却回眸戾
70万字3个月前
关山月 其他 / 连载
关山月
墨缄言
【日更三千,每晚六点】【作者文案废,请以实物为准,正文第三人称,轻松扯淡不烧脑,求收藏我qwq】那一年战事初平,陛下问我,亲手放弃皇后之位可曾有过后悔。我解开了自己的衣衫,让他看清我身上有多少斑驳的伤痕。关山冷月,刀光血影,我踩的是敌人与老友的尸身,一步步爬到如今,镇守天下,护佑百姓。这具身体只属于我一人,可迎刀劈斧砍,不可委侍于君。黑水河畔的昆莫山上开满了鲜花,那里埋葬着我们的故人——有些死于战
4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