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统的人手是肯定不够的,对外的信息渠道又不是太多,有经验的军统就被派了出去。韩国就是有经验的,尽管他的军衔很高,但是他也要听从当地的调遣。无非就是抢了几个商行而已,这都至于吗?搞得这么风风火火的。韩国当然发了点儿财,这不是人之常情嘛,东西那么多,自己拿点儿也没人说什么,反正自己的任务是完成了,剩下的事情就要看他们了。有了钱之后,韩国好好的洗了一个澡,然后换了一身好衣服,这几天什么也吃不了,只能是喝粥了。毕竟已经一个月没有怎么好好吃了,所以肠胃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稍微见点油星啊,恐怕会立即毙命。这些都是韩国用经历得出的经验,所以有时候,好东西可不是不吃,而是不能吃。没有谁真正的敢舍生忘死,只能是死亡的代价比起重要的事情更不值得一提罢了。穿上一身中山装,整个人都大变样了,找到一个车马行,顾上一辆大车,正式踏上回重庆的道路。对于两万五千里,这个数字是个近乎绝望的数字,对于韩国来说,他现在也没有理解两万五千里这个精神是怎样的精神。他只是知道,他的身体已经快到极限了。“哼,我现在可不敢去武汉的军统报道,我估计一报道啊,看着吧,直接充到武汉军统的管辖范围内,肯定又是要派我去前线打探消息。”“大哥,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农妇驭夫

深雪兰茶

最强吞噬升级

露两手

超级海岛大亨

鸟士郎

诸天修道者

分飞雁

我来自缪星

边城 浪子

我的细胞监狱

穿黄衣的阿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