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系统之宫妃 第029章



    近来前朝后宫都发生了几件不小的事。

    春闱结束,新出炉的状元郎乃是文国公的嫡长子郁华璋,榜眼是苏阁老的嫡孙苏沛,最瞩目的是探花陆峥,寒门子弟。

    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据闻陆峥年幼失怙,平日全靠母亲洗衣与他抄书维持生计,在如此环境下夺得探花,让不少世家侧目。

    第二件事,抵御匈奴进犯北疆的褚家军得胜归朝,不日将抵达京城。褚家军是大祁除龙御军最精锐的军队,军纪严明,战力不凡,其中的三千精锐个个都能以一当十。

    褚家世代为将,著名的《褚子兵法》正是褚家祖先所著,传闻得褚家军得半边天下,当初大祁开国皇帝便是得到褚家军的支持,在最后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夺得了江山。

    第三件事,苏州白鹿书院,不拘背景门第广收弟子。这件事比春闱震动还大,寒门子弟自不必说,诸多世家被这出闹得半天没缓过神来,直到陛下在朝堂上当众褒奖文国公,大手一挥,把新科状元招为吏部侍郎,大伙儿才反应过来,心里怒斥文国公不厚道,为了谄媚陛下坏了规矩,连世家的气节都不要了,竟与寒门为伍。

    文国公府前朝得意,后宫也得意,皇上已经连续半个月宿在关雎宫,无论是后宫的老人还是新进的妃嫔皆心里发苦,想冲到陛下跟前劝谏陛下要雨露均沾。

    奈何中宫无后,太后也远在五台山为大祁祈福,竟连一个劝谏的人选都无,淑妃虽然平日以贤德著称,这种时候到底不敢行使皇后的职责,劝谏皇上。

    被晾在一旁空守寝宫的众妃恨得牙痒痒,你道宫里的老人看腻歪了还说得过去,宫里还有三十几个刚刚进宫的妃嫔皇上您好歹也看几眼啊。

    淳昭仪是美,可是宫里的宫妃又有哪个丑的呢?要说美,不是还有一个苏淑仪也与淳昭仪不相上下么?淳昭仪是使了什么妖术,陛下您怎么就挂在淳昭仪这个病秧子身上下不来了呢?!

    不提淳昭仪霸宠之事,宫里的第二件大事,曾经荣宠一时的妍昭容患了鬼面疮,不仅毁了容,听太医说,这病无法治愈,也就是说,妍昭容日后要一直缠绵病榻,不能侍寝了。

    病的这几日,皇上只去了翊坤宫一次,再无表示。新人换旧人,一代宠妃,就此凄惨落幕。

    在宫里掀起一阵巨浪的第三件大事,秋美人撞倒了和嫔,这本来也只算是宫妃间平日闲聊的谈资,关键是,和嫔见红,她有孕了!

    这件事不亚于前朝白鹿书院之事的震动,甚至连前朝都激动起来。陛下即位六年,膝下只有一名子嗣,还是一位公主。若是前几年还能以为先皇守孝为由,如今陛下二十又二,竟连一位皇子都没有,这于社稷可是大大不利的。

    虽然因两年前那件事众大臣对陛下后宫之事噤若寒蝉,不敢多言,但不代表大臣们不关注陛下的后宫之事,尤其是选秀之后许多大臣的嫡女都入了宫,对后宫之事愈发重视。

    近来不断有大臣收到宫里女儿的信,说淳昭仪霸占皇上半月之久,暗示家里在前朝使力,劝谏陛下雨露均沾。

    两年前,镇国公府逼迫陛下封后满门抄斩在前,有位不怕死的大臣又抓着后宫的事不放在后,陛下直接让人扒了那人官服,指着众大臣的鼻子警告他们不要盯着他的“家事”,更不要打“后位”的主意,谁再多嘴谁立马脱了官服滚出太和殿。

    如今大臣都不敢明目张胆管皇上后宫之事,只能小心翼翼的几次暗示陛下,陛下子嗣稀薄,您得闲好歹也多去后宫走走,早些开枝散叶,听说淳昭仪身体孱弱,恐怕不宜受孕,皇上您是不是去其他宫走走?

    这时候爆出妃子有孕,淳昭仪霸宠算得了什么,子嗣,子嗣才是最重要的!若是和嫔一朝得子,那可就是陛下的长子啊!

    虽然大祁嫡庶分明,但皇家的长子,地位直逼嫡子。现今连皇后的影儿都没有,更别提嫡子了,因此若是和嫔产下皇子,继承皇位的机会不要太大。

    关雎宫。

    “昭仪娘娘,淑妃娘娘想请您去永福宫走一趟。”芯雅进了关雎宫传话,语气虽恭敬,但听着总觉着不是味道。

    “不知淑妃娘娘传唤有何贵干?”郁华潋懒洋洋半支起身子,一双白嫩嫩的脚丫还握在玉箬手上按摩。昨天皇上透露给她一个消息,要让她堂哥顶吏部侍郎的职,说完这个消息,又不怀好意的笑着和她说;“朕向来赏罚分明。”

    然后,就让她罚站了一个时辰!

    尼玛!十多年前的事记这么清楚,不就是让他傻站了半个时辰嘛!不就是前天“不小心”让他吃了一块榴莲酥嘛!堂堂一个天子,气量这么小,简直太不男人了!

    一动不动站了一个时辰,导致她现在脚还有些发疼。幸好他们在寝宫时一般都是支开宫人的,不然被宫人看见她被罚站她这个主子还有威严?

    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昨日和嫔娘娘之事牵扯到昭仪娘娘宫中一名宫女,淑妃娘娘想请您去一趟永福宫。”芯雅垂首答道,心里诽谤道,这个昭仪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露出足,好不知廉耻!

    皇上竟会宠爱这样的女人?简直,简直太令人失望了!

    “哦。”郁华潋面不改色的示意玉箬放下手,这半个月第四次送分活动,她喜欢。前几天的太小儿科了,积分不多,希望这次不要让她失望才好。

    “玉笺,更衣。”郁华潋起身,踏在软绸穿珠绣鞋里的脚微微用力踩了踩,发觉没有之前的酸痛感才满意的点点头,示意玉笺为她更衣梳妆。

    芯雅尴尬的站在一旁看着关雎宫众人忙前忙后为昭仪更衣梳妆,心里愈发不满,她好歹也是淑妃娘娘身边的贴身大宫女,这个淳昭仪竟就这样把她晾在一旁,连她家娘娘的面子都不给,比妍昭容还嚣张无礼!

    哼!再嚣张也无用,这次她被牵扯到谋害有孕妃嫔之事上,看她怎么脱身!

    芯雅这边心里憋气,那边,郁华潋已经换好衣服准备梳妆了。芯雅冷不丁瞥见淳昭仪的梳妆台,脸上的震惊差点掩饰不住。

    一个昭仪,梳妆台上的东西比她家娘娘还要奢侈珍贵,不提那些让人看了眼花缭乱的珠翠宝石,光是超了昭仪规制的簪子她就看见四五对。

    其中一对她只在从前的贵妃娘娘那里看到过,连她家娘娘都没有!

    这个淳昭仪,是娘娘的大敌!

    不过一切还得等她从这场风波中度过才算,芯雅在心底冷笑。

    永福宫。

    “淳昭仪到!”尖利刺耳的内侍通禀声蓦地在永福宫响起。

    “淳昭仪贵人事忙,倒是教我们好等。”郁华潋一进殿内,就听见程良娣讥讽道。

    程良娣的靠山妍昭容倒了,她又与淳昭仪有“掌掴”之仇,干脆破罐子破摔,专门与郁华潋不对付,但凡遇见郁华潋总要刺上几句。

    如今郁华潋是“人民公敌”,众妃乐得程良娣紧咬着淳昭仪不放,有时还帮着程良娣说说情。

    毕竟程良娣的话,你若说她逾越,她不过说了几句不中听的话,顶多再掌她几下嘴,若是郁华潋因此又动手罚她,倒显得她气量小。可若是放任不管,整天听见犬吠又烦得很,郁华潋索性无视她,等哪天心情不好再收拾一顿。

    “淑妃娘娘、莲妃娘娘金安,让诸位久等了,毕竟关雎宫离得永福宫有些距离,检查步撵也需些时间。”郁华潋很不走心的朝主位上的人行了一礼,慢悠悠的走到属于自己的位置坐下。

    宫中正七品以上四十二位宫妃,除了幽禁的贵妃,生病的妍昭容和修养的和嫔其余全部集聚永福宫,人头攒动,各种香味混杂在一起,味道简直不要太刺激。

    “既然人全部到齐了,青芳姑姑你把昨日和嫔妹妹的事具体和其他妹妹说一说。”淑妃听见郁华潋说检查步撵眼皮跳了跳,到底没有说什么,挥手招出一个青衣宫女。

    “奴婢青芳,乃是御花园主管宫女,昨日巳时和嫔娘娘在御花园游玩,在霓虹小径上偶遇出来赏景的秋美人,秋美人避让和嫔娘娘时不慎滑了一跤,撞倒了和嫔娘娘。”

    “当时场面有些混乱,不过和嫔娘娘身边的彩棠留了个心眼,在秋美人滑倒的地方发现了一些熟油,应当是有人故意留下的,据在御花园当值的小鹤子所说,昨日寅时三刻他出来出恭,看见浮碧亭周围有人影晃动,他好奇之下多看了几眼,认出是关雎宫的红铃。”

    所谓霓虹小径,不过是通向浮碧亭的一条由五色卵石铺就的小路,这种卵石在阳光下会反射出各色光芒,也算御花园的一大奇景,因此不少新来的妃嫔都会去这条小径走走。

    秋美人也是听身边伺候的宫女说这条小径如何如何美丽,昨日无事便去御花园逛了逛,没料想一出门就遇上事儿了。

    “红铃何在?”淑妃放下茶盏,肃声道。

    一个穿着烟青宫女服的小宫女煞白着一张脸从殿外进来,“扑通”一声跪下,用颤巍巍的声音说:“奴婢红铃拜见各位娘娘。”

    “红铃,本宫问你,昨日寅时三刻,你在何处?”

    淑妃看着地上的红铃,眼中闪过一丝光,她今日极罕见的穿了件从一品石榴红团蝶百花烟雾凤尾宫装,凌云鬓上几只红宝石簪子在烛光下发出夺目的光芒,显得端庄威仪,气势十足。

    “奴婢,奴婢在,在房中歇息。”红铃结结巴巴道,也不知是紧张还是什么,不过她这副模样落在别人眼中倒显得有几分做贼心虚。

    “本宫倒不知,原来有两个红铃,一个在宫中歇息,一个在御花园游荡。”淑妃冷笑一声,瞥了眼一旁的淳昭仪。

    “依嫔妾看,一个宫女深夜鬼鬼祟祟去御花园,肯定是受到主子的指使,不然好端端的怎么会大晚上跑去御花园?”

    一旁的程良娣觑见淑妃看郁华潋的目光,十分有眼色的接过话,把话题引到红铃的主子,郁华潋身上。

    “淑妃娘娘,嫔妾也正好有几句话想说。”郁华潋下巴微抬,神色如常的起身,瞥了眼程良娣,嘴角扬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