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娃他娘总想把我献给国家(系统) 第36章 烛九阴:上古巫族君主



    36烛九阴:上古巫族君主

    深夜,巫欣国竟然回来了。但他不是一个人回来的,他还带回了相处了一个多月的男朋友……

    两人在房间里毫不避讳的亲热,动静大的让姜绍逸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姜绍逸不得不紧闭门窗,戴上耳塞,这才勉强能入睡。

    第二天一早,伏璟并没有继续昨天的部门会议,而是把巫欣国单独叫进了他的办公室。

    伏璟开门见山,他对巫欣国说道,“如果你真的不想见到那个人,我也不勉强。甚至我还可以给你放个长假,烛九阴的案子你也完全不用参与。因为之后我们会想尽办法请魏虞出山,与我们一同去长白山寻找烛九阴的踪迹,与其你们见面尴尬,还不如彻底不见也罢!不过……”伏璟顿了顿,“千年前,魏虞为了弥补自己生前的杀戮,曾自愿受地狱业火焚身之苦,所以魏氏灭巫氏一案,在地府的功过簿上也算两清了。”

    “两清?怎么两清?魏氏用巫术害我全家,让巫氏一族连轮回的机会也没有,在世间永远断了子嗣!这,怎么两清?”巫欣国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以至于他不知不觉间,双手在身侧都紧紧握成了拳。

    “这些当年都是魏氏一族的所作所为,你把它全部算在魏虞的头上,未免不公……”伏璟的语气不紧不慢,耐心开导,“你觉得魏虞后来终身不娶,是为了什么……”

    巫欣国冷笑了一声,“我妻儿的命,他能还吗?即使他内心有愧,我也无法原谅害了我全家的人!”

    伏璟叹了口气,“我说过,我不会勉强你。其实你也不必为此烦恼,魏虞曾受业火焚身之苦,如今是否还在人世都是未知……万一,他早已魂飞魄散,你现在还是如此恼怒,岂不是庸人自扰……”

    巫欣国想都未想,就冷冷说道,“九爷放心,他还在!”

    姜绍逸在心中点头,的确还在,系统早就提示过了。

    “哦?”伏璟挑了挑眉,直直的盯着巫欣国,似乎能看穿他的心事,“现在魏虞气息微弱,连冥主都不肯定他是否还在人世,你怎么如此确定?”

    “我……”巫欣国愣住了,一时间,竟然语塞了。

    “逞什么强呢?”伏璟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上次一别,就是千年。下一次再见面,还不知会是何时了……难道你就不想知道他现在如何了?难道你真的打算等他魂归混沌后,再原谅他?”

    巫欣国缓缓的低下了头,双手却握得更紧了。

    西南瑶山地广人稀。山地中多有蛇虫出没,山林深处更是毒草横生,千年来人迹罕至。

    这里,正是几千年前,巫国的旧址。

    依据董渊与薛岳伦从冥府探听的消息,巫国最后一任君主魏虞,就在此处。

    山路崎岖,姜绍逸走的头昏眼花,头重脚轻,比严重的晕车症状还糟,一看就是典型的时空穿越不适。

    伏璟笑着给姜绍逸递过了一瓶水,“第一次空间转换能不吐出来,不错!”

    姜绍逸接过水,一口气喝了大半。

    早知道空间转换会这么难受,他就应该直接订机票了飞过来了,虽然时间会长点,但是总不会像现在这样活受罪。

    由于魏虞身份特殊,为了表示功过门的诚意,伏璟只留下了陆岳平与董渊看守总部,功过门其他的主管,全部出动了。当然,也包括巫欣国。

    平时总是谈笑风生的巫欣国,此时却是一路一言不发。

    众人知道他现在心情复杂,便也不为难他。

    功过门一行人到达瑶山深处时,天色已暗。正当姜绍逸开始担心天黑看不见路时,伏璟等人却在一处参天的古树下站定了下来。

    伏璟整理了一下衣衫,便对着古树旁边的空气行了一个古礼,说道,“在下功过门伏璟,有事要请教巫国君主,还望通禀!”

    过了片刻,就在姜绍逸觉得伏璟需要吃药的时候,众人头顶突然响起了一阵沙沙声,接着就多了一个低沉沙哑声音:“君上已不问世事,诸位还是请回吧!”

    姜绍逸一抬头,冷汗就下来了。

    回答他们的不是别的,正是盘在古树上的一条水桶粗的黑蟒。

    “我等知晓巫族君主已不问世事多年,无奈近日世间出现了烛九阴的踪迹,功过门无奈,才来叨扰君上的清静,还望君上能够体谅我等的苦心。”

    伏璟说的非常诚恳,但是黑蟒还是一副不为动容的样子。

    就在姜绍逸与楚征想要硬闯的时候,一阵狂风吹过,古树旁就多了一个青衣女子。女子挽着云萝发髻,上门插着一支玉簪,气质干净而大方。

    书上的黑蟒见状,也黑光一闪,化作了一个黑衣长发的俊美男子。

    青衣女子对着众人行了一个古礼,然后就说道,“九爷的事君上知道了,君上特意让青儿来为各位引路。各位,这边请……”

    黑衣男子见状,便也退到了一边。

    女子说话间,古树后的杂草丛中就出现了一条小路,小路的上方出现了两排白色的灯笼,灯光正好将小路照的清清楚楚。灯笼的尽头,是一座两层高的竹楼。竹楼隐藏在周围的古树与杂草间,再配上这两排凭空出现的白灯笼,气氛顿时有些说不出的诡异与阴森。

    竹楼内灯光昏暗,摆设简单而古朴,蟠龙飞凤木雕的屏风后,坐在窗边桌前的,就是一身白衣的人。他侧坐在木桌后看不清相貌,手中拿着几片竹简,桌上还摆着龟壳,似乎在算着什么。

    “今日贵客到访,魏虞未曾远迎,还望九爷不要见怪。”白衣人的声音透着几分清冷,听起来却让人觉得轻柔而空灵。

    他说着便站起来身,将头转向了众人。姜绍逸这才看清了他的相貌。看清的这一瞬间,姜绍逸只觉得一股电流击中了他的背脊,他,石化了……

    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全部洒在了白衣人的身上,越发显得他气质沉稳内敛。他的身材修长而清瘦,白色的素衣松松的穿在身上,显得脱俗而雅致。鼻梁高挺,白皙的皮肤在朦胧的月光下好似美玉,一双黑黑沉沉的眸子平静得如同千年的深潭,毫无波澜。微薄的嘴唇微微弯起,透着一丝的君王高傲和清冷。

    他见有客人,微微一笑间向众人略施了一礼,银白的光晕便将清瘦的身影笼上了一层寂静的柔和。

    姜绍逸看的呆了……

    因为他正在无数的自我否定与肯定中,强烈的挣扎……

    姜绍逸自认为也是阅美女无数了,东方的,西方的,古典的,现代的,混血的,在原世界几年的留学生涯,形形色色的美女他没少见。虽然姜绍逸对美女不感兴趣,但不意味着他不懂欣赏。但是眼前这位,基本是姜绍逸这几年积攒的引以为豪的审美标准讽刺了个彻彻底底。

    除了漂亮还是漂亮,姜绍逸大脑一片空白,实在找不出其他词汇来形容了。在这一刻,姜绍逸才体会到了古人的伟大;在这一刻,他终于知道了什么是闭月羞花,什么是沉鱼落雁,什么是倾国倾城……

    他终于明白古代君王爱美人不爱江山是怎么来的了,如果是长成这样的美人在在怀,还要什么天下,还上什么早朝,心甘情愿牡丹花下死都是心甘情愿呐……

    姜绍逸人生第一次,对着所谓的美女,有了身为男同胞的更为深刻的认识……

    当然,这只是姜绍逸为所有其他男性同胞们的感慨。美女再好,在少爷的心中也比不过自己的媳妇。

    等等!等等等等!他刚才说他是谁来着?姜绍逸终于从赞叹中缓了过来。

    好像是……魏虞……

    魏虞?!是巫国君王!!他就是与最终反派boss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上古巫族君主?

    那他就是男的!!

    姜绍逸狂喜,这么快就能完成第一个重要情节任务了……

    但是下一刻,他才真正反应过来……

    男的……男的能长成这样???开玩笑吧!会不会是伏璟他们搞错了!!!

    魏虞为伏璟安排了座椅,功过门的众人便站在了伏璟的身后,谁也没有注意到姜绍逸此时变来变去的脸色。

    “我这竹楼,可是许久都未曾如此热闹了。”魏虞望着屋内黑压压的众人,竟然笑了,“想不到多年未见,九爷竟然为功过门招了如此多的干将。”

    “子虞,你我可是多年未见。”伏璟微微叹气。

    “曾有人说,山中一日,人间一年。不曾想一晃,千年就过去了……”

    “子虞,我们此次来,其实是有事相求。长白山中可能出现了烛九阴,我派去查看的人也失了踪影,不得已,我们才来打扰你的清修,还望子虞你能出山助我!”伏璟望着魏虞,说着,又抱拳行了一礼,诚意十足。

    其实以伏璟对魏虞的了解,他有七八成把握能说服魏虞出山,但他也不想横生枝节。

    结果魏虞还没有回答,他身旁的黑衣男子却抢着开口了。

    男子显得紧张而激动,几乎是伏璟话音刚落,他就大声说道,“烛九阴?不行,君上现在不能……”

    “墨竹!”魏虞轻喝了一声,黑衣男子这才意识自己的失态,他只好低下了头,不再说下去。此时魏虞身旁的青衣女子,也是一脸担忧。

    伏璟见状,赶忙补充道,“其实我们也只需子虞你出谋献策,并不需要你深陷险境,子虞无需担忧……”

    伏璟刚说完,身后的众人中就有人冷笑了一声,似乎在嘲笑魏虞胆小懦弱。

    姜绍逸回头一看,正是站在最后的巫欣国。

    姜绍逸不禁有些紧张,巫欣国这样做,跟拆伏璟的台没有区别。如果魏虞因此恼怒,他们这趟辛苦白费事小,不能收服长白山的烛九阴可就事大了。

    果然,伏璟也微微回视,暗暗给巫欣国以警告。

    魏虞对伏璟身后冷笑的人似乎并不以为意。他想了片刻,便起身,缓缓走到了伏璟的面前。身旁的青衣女子见状,赶紧去搀扶他。

    魏虞环视了一下伏璟身后的众人,最后,目光好似停留在了某个人的身上。

    在一刻,屋中安静的令人压抑。

    巫欣国至始至终,都没有看魏虞一眼。他一直低着头,讽刺般的冷笑却一直挂在他的嘴角,与平时判若两人。

    魏虞缓缓的环视了一下众人,似乎就将目光收回了。

    姜绍逸心里隐隐的觉得,这个古代的君主对巫欣国不一般。虽然他表面上看似毫不在意,但是他气息的变动出卖了他。

    姜绍逸能看见每个人身上的魂光。一般人身上的魂光分为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灵力最强者为紫色,比如伏璟,但是魏虞的魂光,却同自己一样,是罕见的……白色……白的如同深夜洒向林中的月光,看得姜绍逸觉得胸口暖暖的。

    这个巫族君主果然不一般,连主角白色魂光这国宝级别的稀有人设属性都能共享。

    平常时刻,每个人身上的魂光都极为稳定,除非是遇到重大变故,魂光的强弱才会有变化。就在刚刚巫欣国冷笑的那一刹那,魏虞白色的魂光就出现了晃动,而且亮度几乎只有平时的一半。姜绍逸相信,如果不是他身旁的青儿扶住了他,估计刚刚魏虞根本不可能表现的如此若无其事,只怕他早就站不住晕倒在地了……

    这样的魏虞会有办法降服烛九阴?姜绍逸不禁有些担忧。同时,他对魏虞与巫欣国之间的纠葛,也产生了几分兴趣。姜绍逸不得不承认,他心里是有几分喜欢魏虞的,不单单是因为人家长的漂亮,更因为魏虞身上柔和内敛的气质,还有他那独特的与自己相同的白色魂光……

    至于伏璟的美?那是媳妇,是用来疼,跟欣赏魏虞的美是两回事。

    魏虞沉默了片刻,便对伏璟接着说道,“九爷言重了。魏虞在此深山中,不过是虚度光阴。如果九爷需要子虞效力,子虞当然不会推辞。”

    伏璟见魏虞终于点头,不由舒了口气。

    既然决定了要出山帮忙,魏虞便也不再耽搁,毕竟救人要紧。他简单的向墨竹、青儿二人交代了一下山中的事物,拿了几样书简,便要与功过门众人离去。但是临走时,一直搀扶着他的青儿却怎么也不肯松手。墨竹在一旁也是分外不安。

    魏虞无奈,他用手轻轻拍了拍青儿紧抓他不放的双手,轻声说道,“墨竹,青儿,黑巫不能无人看守!你们留守在此,好生守着封印,切记莫让它们再生事!我去去就回……”

    墨青二人一听,虽然担忧,却也只好行礼允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