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穿越之主角光环 第40章 倒V



    按照大壮的说法,应该是有不少人才对。暗自庆幸着自己当时的机智,要不然这会说不定就已经被那些人给解决了。她们三人,一个庄稼汉子,两个弱女子,纳兰夕虽然说过她会武功。可是,她怎么能让她的夕儿去冒险。俗话说,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可她们又该如何去对付那一波人救回柳娘!言子鱼有些头疼,这事明白着就是冲她来的,是她连累了大壮。解铃还须系铃人,是不是该她自己去解决。

    “宝贝。”纳兰夕担忧的语气让言子鱼回过神来。四目相望,言子鱼浅浅一笑,搂面前的人入怀。

    “宝贝可是想到什么好对策?”纳兰夕问。

    言子鱼安抚地拍着纳兰夕后背没有说话,眼神却有些悠远。

    “这事和你们没关系,俺自己去救娘子就可以。”大壮急躁躁地站起身捏紧了拳头,不就是打架吗!他也不是吃素的。

    “大哥先别急。”言子鱼叫住大壮,“子鱼既然称你一声大哥,便已经把你当成自己人。况且,嫂嫂还这么照顾我和夕儿。你这样急躁躁的跑过去也只是送死罢了,我们要从长计议,不能没救回人还丢了性命。”

    “话是这样说,可是俺……俺……”说着说着又哽咽起来。他是个粗人,本就没有什么好怕的,大不了就是一个死字。可是柳娘,他不能让人伤害到他的柳娘。

    言子鱼能体会他的心情,可是一码归一码,他们现在可不能再出差错,只好又开口劝言,“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大哥这样会被人看笑话的。子鱼知晓大哥心里着急,可是,泪水也只能代表你的无能罢了!”

    “那你说,俺要怎么做。”大壮的语气有些不好。纳兰夕仰头看了言子鱼一眼,言子鱼心领神会,顿了顿问道:“大哥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俺什么都不知道,俺只是心里着急。”大壮说这话的时候低着头。言子鱼心里升起一丝疑惑,她不动声色地带着纳兰夕往后退了一步。定定的望着不远处的大壮,非常严肃的开口问道:“你是谁?”

    “俺是大壮,也是你大哥啊!”大壮说。

    言子鱼摇了摇头,笑了出声,笃定的道:“你不是大壮,更不是我大哥。”

    对面的人脸色一僵,但还是扯着嗓子喊,“怎么可能,兄弟这是得那遗忘症不认识俺了,俺怎么可能不是大壮?”

    纳兰夕一愣,抬起头来说道:“宝贝是不是想多了?”这确实是大壮的本身,怎么可能嘛!

    “想没想多,等我问了才知道。”言子鱼淡然一笑。她能察觉到柳娘的不一样,自然也是知晓了大壮的不一样。

    “宝贝不要搞错了,大哥……”纳兰夕话还没说完,言子鱼就制止了她。只听她淡淡开口问道:“夕儿可记得,这个大哥见到我们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

    “救我……”纳兰夕喃喃。

    言子鱼一直在笑,纳兰夕一顿,随之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惊色。

    “知道了?”言子鱼问。纳兰夕点头,转而又看向那个离她们不远处的那个人。

    “你们凭什么怀疑俺?”那个大壮也愤怒了,一下摔了手里的杯子。言子鱼和纳兰夕对视一眼,并不打算搭理。那个大壮还是愤愤地说,“人家都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没想到兄弟也是一样。”

    言子鱼冷笑出声,再也忍不下去,“南宫明,你要演到何时。莫不是当我是死人?”

    对面的人听到这话先是一愣,接着又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言子鱼纳兰夕就这样看着那人。好一会儿才才消停,南宫明静静地看着言子鱼,当着她们的面撕开了脸上的面皮。而后才笑着开口,“你是如何知晓本君不是真正的大壮?”

    其实,言子鱼也只是赌一把。心里一急就想到了‘救我’那一句话,要是真正的大壮定是不会用我字,也算是她的细心吧!至于南宫明这个人,自那日在漠城碰到了之后,她心里就已经有了预感。不过,大敌在前,自然是不能丢了气势,便不屑道:“那是你笨,一开口就露了破绽。”

    南宫明笑笑,还是很温柔的。

    要不是他们之前有过不愉快,言子鱼真的会以为南宫明是她的朋友。

    “既然知晓了是本君,你们还有什么话要说?”南宫明笑着问。

    真像是笑面虎,言子鱼把纳兰夕护到身后,伸手指着南宫明怒斥,“你可不能乱来,我不然就不客气了。”

    “不客气,你要如何不客气?”南宫明一步步逼近,言子鱼知道在劫难逃,一咬牙问道:“你到底想干嘛?”

    “呵呵……”南宫明笑。他就是喜欢看人这么软弱的时刻,不过,这个臭小子还是很有意思的一个人。如果可以,他还是挺欣赏这臭小子的。见她们这样,也没有继续逼近。站定了说道:“我要的也不多,就借你一点点血。”

    “你要她的血做什么?”纳兰夕攥紧言子鱼的衣袖,瞪着南宫明。

    “你们可不能揣着明白装糊涂,本君可是早就知道了她的身份。只要她一点点血,又不是要了她的命。”他南宫明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情,况且,他早就知晓这人不会武。这样对付起来也是容易的很。

    纳兰夕怒了,一掌拍了过去,“你休想从她身上取下一滴血。”没想到,南宫明也是灵活,一个闪身就避开了。一来一去,高手过招。言子鱼是头次见到这样激烈的打斗,她的夕儿也是这样的有本事!

    南宫明浮在半空,一招招躲开击过来的掌风,嘴里也没闲着,“本君倒是忘记了你这个小丫头。醉月楼的纳兰夕,独身从层层包围中逃脱,身中奇毒竟然还能活到现在,本君倒是小巧了你。”

    “你说什么?”言子鱼冷冷开口。纳兰夕回头望向言子鱼淡然一笑,“宝贝别听他瞎说,夕儿这不是好好地么。”不知为何,言子鱼听到纳兰夕这样说心里就很疼。随之又想起那日,南宫雪带着她回去那浑身是血的摸样。她一把拦腰抱住堵在她前面的人,把这个可人儿搂在怀里,她不希望有一点点不可能的因素存在。

    “你要是配合,本君倒是可以救她一命。”南宫明趁热打铁,纳兰夕一口鲜血飞溅出来晕了过去。言子鱼立马对南宫明哀求,“求你救她,只要你能救我的夕儿,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你可确定?”南宫明又问了一次。

    言子鱼笃定的道:“我愿意。”她愿意为了这个女子付出她的一切。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南宫明。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言子鱼。

    “你先把她放到榻上去,她体内的毒素不是一两下就能除去的。”南宫明沉重地说着。

    言子鱼按着他说的做,小心翼翼地把人放到榻上,之后又轻柔地给纳兰夕盖好被褥。虽然她着急,但她也不傻。南宫明能这么清楚纳兰夕的事情,必然要问清楚才是,“你为何会知晓她身中奇毒?”她都不知道的事情,南宫明竟然知道,很可疑。

    南宫明一愣,淡淡开口,“这事怕是要从二十几年前说起。”顿了顿,又道:“她身上的奇毒是本君下的。”

    “什么?”大脑轰一下热血沸腾,言子鱼一拳打了过去,南宫明唇角流出一丝血迹。“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夕儿还那么小,你就要毒害她……”

    “本君也是身不由己。”当时的他也是很无奈才那样做,要不是忌讳上面那一位,他也不能够。

    “一句身不由己就置身事外。”言子鱼上去又是一拳,奇怪的是南宫明竟然没有还手。说实在,打这两拳她还没消气呢。要不是南宫明答应了要救夕儿,她的夕儿深受这毒侵蚀了二十几年,她定是要和南宫明没完的。

    “她的身世复杂,上面那位是容不得她的。”南宫明又说。

    “不管是谁容不得她,我都不会让她再受到那样的伤害。”言子鱼话锋一转,瞪着面前的人逼迫,“刚才你答应了要救她,莫不是框我的?”

    “本君答应的事,从来就是说一不二。”

    “希望你不要食言,不然,我会让你好看。”

    南宫明动了动嘴角,‘嘶’一下,咧着嘴忍住痛。言子鱼见她肿着的脸颊,心里还是有一丝过意不去。转身跑去寻了当时纳兰夕备着的药给他敷上。

    “本君不需要。”南宫明别捏的说。

    言子鱼摇摇头,手下固定住那个乱动的脑袋调笑,“堂堂杀手头头竟然还会害怕敷药!”说着,畅然一笑,心情也跟着舒畅了些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