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堂上春 > 堂上春最新章节 > 第16章 蒙他双眼

堂上春 第16章 蒙他双眼



    张哥哥?哪位啊?

    关欣怡看着好比蜘蛛爬般的字,秀眉越拧越深,见如意正扭着脖子使劲往纸上看,直接扔给她道:“不知哪家刚学认字的小孩儿恶作剧,小小年纪不正经,居然调戏起良家妇女来了!”

    如意拿起纸一看,眼睛登时一亮:“小姐,不一定是小孩子写的啊,有可能是哪位江洋大盗被小姐的风采所迷,人家身手厉害又不靠笔杆子吃饭,字写的难看点也没什么稀奇的。”

    “好端端的怎么招惹上江洋大盗了?撕碎扔掉吧。”关欣怡根本就不记得自己认识什么“张哥哥”,对写“情信”给她的土匪很不满。

    “好吧。”如意万分可惜地又看了遍纸上的字,最后像是撕银票似的一脸痛心地将之撕了。

    苍天大地,她家小姐终于被真情告白了!容易吗!虽然对方是不知打哪冒出来的土匪头子,但起码确定人家是个不惧小姐厉害的爷们儿!比那些不敢娶小姐的肉蛋男人好太多啦。

    关欣怡很无语:“怎么让你撕个纸还要哭了?”

    如意抹了把脸:“终于有男人敢光明正大地喜欢小姐了,可惜这位好汉的告白书被无情撕碎,奴婢感到可惜。”

    “一个土匪居然还成好汉了?你这脑子都想什么呢!”关欣怡敲了下如意额头。

    “人家还不是操心你嫁不出去!”如意腹诽着,有个嫁不出去的主子,她真是要操心死了。

    眼见主仆二人撕完纸条走了,二楼茶馆临窗坐着的某位身材高大男人捂着胸口看着远走的伊人欲哭无泪:“爷是被嫌弃了?”

    坐对面的文弱些的男人见状猛打了个冷战,忙喝了口茶压惊:“我说二当家,你的形象真的不适合做捧心动作,辣眼睛。”

    “怎么?就长得高壮魁梧点就不能伤心了?”长了张方方正正一身爷们儿气息的男人正是木围坡二当家张暮,当时在巷子里被县令从房梁上踢下来,当日对娇艳无双的关欣怡很是欣赏,今日稍加改扮站在堂外看了会小妞打的官司,瞬间就被其迷人的风采折服,觉得唯有此人方配当他的土匪婆!

    文弱男人是三当家,主要管银子的,地位很高,是以敢跟面前之人开玩笑:“寨里多少大姑娘小媳妇儿迷恋二当家的男人风采?结果你看不上自己人,反到对个小辣椒上心了,这样厉害的女人真娶回去那寨里得乱成什么样子?”

    “我就喜欢泼辣不好惹的,你管得着?寨里那群小崽子就适合被这样的女主人管着!”张暮越想越觉得应该把关家妹子押回山上当土匪婆。

    三当家闻言笑了笑没再说话,眼前这位汉子于感情上要么不开窍,一开窍起来简直吓死人!

    身为官府越狱逃犯兼土匪窝头头,居然跑去看人家打官司!看就看,还大声叫好助威,为了纸条传情在堂审结束后一路跟随,见她不回家往这边来,又火速跑来这边茶馆用实在是不怎么样的字体写情信,这还是他眼里那个雷厉风行无法无天的二当家吗?

    ***

    关欣怡去了慕容莲那边,结果发现铺子关门了。

    “你来找你娘吧?早上她铺子开了会,结果听说你上堂打官司了她就将铺子关了,人不知道去了哪里。”旁边开面馆的大娘热心地道。

    “谢谢您了。”关欣怡没找着慕容莲只能离开。

    两人随意走了走,如意问:“我们要去找夫人吗?”

    “不了,我上堂的事娘肯定生气,晚两天再找吧,我们先去趟县衙。”关欣怡想着娘亲铺子有人诬陷的事,这种事还是找官府吧。

    一般人想告状或有要事上报都是有专门的流程,想直接见县太爷那是不行的,本来关欣怡也没打算直接找江沐尘,只是赶巧了,她刚到县衙,江沐尘正好穿了便装走出来。

    “关姑娘有事?”江沐尘没想到会遇到她,挑眉问。

    既然见到县太爷,那直接与他说更省事,关欣怡也不见外,将近日有人在母亲铺子里闹事的事说了,还将之前一位大婶的怀疑也说了。

    “安家大老爷一直骚扰我娘,令我娘烦不胜烦,他很可能在苦求无果后便使下三滥手段逼迫我娘,求大人帮忙查查那些闹事的人究竟是否是受他指使!”关欣怡对安家很没有好感,在县太爷面前上起安家人眼药来简直毫不客气。

    江沐尘看起来心情不错,闻言很痛快便答应了:“这事就交给官府来办,本官晚上回来就交代下去让人去查。”

    “多谢大人!”关欣怡高兴了,自从他上任后,两人也算是见面多次,可以算是相熟的朋友了吧?

    江沐尘要去找杨少白,正好与要回家的关欣怡同路,于是两人同道而行。

    “大人,周明的案子还没结束,我们两人同行不会被人诟病吗?”关欣怡看着周遭频频向他们投来注目的行人道。

    “遇到了又顺路,那便同行又何妨?本官判案是以实际证据来定,总会令人心服口服!何况你还向本官禀告了令堂被诬陷一事,我们只是同行一小段路,于情于理都说得过去,不必过于在意他人眼目。”江沐尘也看到了众人打量的目光,他表情端正眉眼清明,怎么看都是一副没做任何亏心事的问心无愧样子,到是令原本有些想法的人们打消了怀疑。

    关欣怡闻言唇角扬起,既然县太爷不怕,她更不用怕了。

    快走到关家时,身后突然传来急急的呼喊声:“关家妹子,关家妹子等等我!”

    声音有些熟悉,但一时想不起来是谁,关欣怡转过身望去,只见一名高大壮汉快步追上前,有些腼腆地笑着:“关家妹子还认识我吗?我是你张……我姓张,以前我们见过。”

    好家伙,这不是那个当初在巷子里被五花大绑带走的贼吗?关欣怡惊奇地看了眼身旁负手而立俊脸板起的县太爷。

    “关家妹子?你、你之前收到我写的纸条,怎、怎么给撕了?”张暮堂堂一个七尺男儿在心仪姑娘面前紧张地直抓头发,眼里只有她一个人,哪里还看得见别人?

    “原来是你!”关欣怡终于弄清楚了“张哥哥”是谁了,一时间只觉得像场闹剧一样简直哭笑不得,当时面对自己像个登徒子的人居然“文质彬彬”地给自己写情信。

    “是我!是我!”关家妹子还记得自己,张暮喜得原地跳了两跳,两眼亮得发贼,“关家妹子,我找你还有件重要的事说,是关于令妹的。”

    “何事?”关欣怡眼角余光扫到俊脸越来越黑的江沐尘,感觉很好笑,县太爷这是被土匪无视了吗?

    “我们换个地方说怎样?”张暮不想在人来人往的地方与小美人幽会,他想换个安静的地方,就他们两个人才好呢!

    “就在这里说吧。”

    “那好吧,我想说的是令妹差点嗝屁……不是,差点被折磨死时被人扔到木围坡山底下企图陷害我们!经过老子……经过我几日的查探,终于查到是哪个孙子将人扔到我们山寨下了!说起来我们对令妹还有救命之恩,这可真是我与关妹妹你的缘份啊!”

    张暮越说越高兴,看向关欣怡的目光里喜爱之情简直要溢出来。

    关欣怡被这目光看得浑身不自在,正想说什么时有人突然挡在她身前遮住了令她不适的目光,抬眼一看,原来是县太爷。

    “哪个不长眼的敢挡爷……咦?啊!县、县太爷?”张暮说到最后声音几乎是颤着的。

    江沐尘以着几乎是从齿缝里挤出来的森冷声音道:“你眼里终于有本官的存在了?张暮张二当家!”

    张暮汗都冒出来了,就顾着和心仪小美人说话了,哪里看到她身旁站着谁呢?是谁不好偏偏是县太爷!他娘的自己根本打不过这小白脸啊!

    “关、关妹妹今日事出突然,我们改、改日再见,张哥哥先走了!”张暮说完撒腿就跑。

    江沐尘留下句“关姑娘,本官先行一步”后便直追张暮而去,路过的百姓被两人飞速而过的身影吓得惊叫连连。

    过了好一会儿,一直当化石的如意突然“哈哈”笑出声:“太可笑了,那个张哥哥看到小姐后连县太爷那么大个人在旁边都没看见!”

    “什么张哥哥?他是小偷,还是土匪!”关欣怡向来对这类人没好感,几年来没少收拾小偷劫匪,去年她还剿了个规模不大但坏事做尽的土匪窝!

    “张哥……张土匪很可爱啊,奴婢就爱看他高高壮壮长得凶巴巴的男人在小姐面前腼腆的模样!”如意觉得张暮不像坏人,对敢于向自家小姐表白的男人很有好感。

    关欣怡没好气地白了自家傻丫头一眼,任何对自己示好的男人她都说好,这是有多盼着自己嫁出去!

    “张哥哥”的闹剧就这么过去了,关欣怡回了家。

    等待第二堂开审前关大夫人总想来找麻烦,都被关欣怡以准备下次堂审为由打发走了,实在烦了就去慕容莲那里坐坐,许是有官府的人在查了,那些闹着要赔偿的人没敢再出现。

    三日很快过去,关欣怡再一次精神饱满地在众人的注目下走进县衙大堂。

    “威武!”第二次堂审开始了。

    这次安家学乖了,请了个状师来,此状师三十多岁,姓牛,本县人,颇具名气。

    此人上来就说关欣桐杀人,将杀人动机、现场物证等等都说了遍,还对关欣怡企图将罪责引到安大小姐身上一事提出了不满。

    条理分明,有理有据,比门外汉安乔要有水准多了。

    “大人,舍妹当时失踪多日,被好心人送回来后其身体耗损极大,经大夫诊看,她是受人虐待至此,对方将其饿至只剩一口气时扔至木围坡企图令其自生自灭,苍天有眼,木围坡的人并没如害人者的意害死舍妹,反到喂其稀饭和药救活了她!民女请求通传相关人证上堂!”关欣怡不和牛状师就原话题辩论,她直接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令牛状师想反驳但无从下口。

    “传!”江沐尘准了。

    不一会儿,五花大绑的张暮在衙差的监视下一蹦一跳地来到堂上。

    身为嫌疑人的关欣桐只是双手被铐住,而相关人证则是自由来去不会被绑。

    但此时的张暮则不然,他以着人证的身份非常光荣地不但双手被铐住,因他武力值过高,为防其伤人或逃跑,连双腿都被绳子绑住,他没法走,衙差又不会好心地抬他上堂,是以只能以着庞大身躯“砰砰砰”地蹦上堂,引得观审群众窃笑不已。

    张暮一上来,眼睛就粘在关欣怡身上不会转了,傻笑着打招呼:“关妹妹我们又见面了。”

    怎么说他也是自己的人证之一,关欣怡很客气地对其点了点头。

    关妹妹真是太好看了!张暮越看越觉得她浑身上下无一不美,连他是干什么来的都给忘了。

    江沐尘见状俊脸愠怒,一拍惊堂木:“来人,将此人证眼睛蒙起来!”

    正欣赏美人欣赏得正高兴的张暮眼睛被衙差手脚麻利地给蒙上了,看不到美人,他气得直嚷嚷:“大人凭什么蒙我眼睛?”

    “你样貌过凶眼睛太贼,有扰乱堂上众人思维之嫌,暂且蒙住你眼睛,待堂审结束自会给你解开。”江沐尘以几乎可以称之为和颜悦色的语气说道。

    什么叫扰乱众人思维?根本就是不想他看关妹妹!自己看关妹妹碍着这小白脸县太爷什么事了?管太宽!

    咦,难道是这小白脸他……张暮突然涌起浓浓的危机感,他一向知道女人爱俏,老天保佑堂上正中坐着的那小子别对关妹妹起歪心思,不然的话,光凭“脸”这一条自己就已经输得裤子都不剩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