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堂上春 > 堂上春最新章节 > 第11章 深夜爬墙

堂上春 第11章 深夜爬墙



    据关欣桐交代,当日让秋菊追贼后她便尾随关大小姐进入巷子,对方走得很快,一直东绕西绕,她就追,追上时想要扯住她理论,结果就蹿出来个男人来。

    “那个男人、男人是安家表少爷,很讨厌的那个,每次我去找安狐狸精理论时他都在场,我骂安狐狸精,他就骂我,有一次我去撞安狐狸精的肚子,结果他就跟发疯了一样狠狠踹了我一脚呜呜。”

    “什么?他敢踹你?你回家时怎么不说!你要是说了娘肯定让你大姐过去给你讨回公道!”关大夫人气得一想到自家宝贝女儿被一个成年男子踹倒的画面就有股想要杀人的冲动,她捏着拳头怒道,“这男的敢打我女儿,死得好!死得太好了!”

    “娘!”关佑杰扯了扯正处于冲动中的母亲,提醒道,“那可是一条人命,妹妹是要偿命的!”

    “偿命……”关大夫人腿一软就要瘫地上,被身旁的关大河一把扶住。

    可恨之人自有可怜之处,关大夫人此时又惊又吓恨不得替闺女去坐牢的样子实在可怜,被点了名当“打手”的关欣怡冷眼扫了下她便将目光转向还处于惊吓状态中的关欣桐,“你继续说。”

    “他们合伙欺负我,我、我又不想麻烦家里……”其实是不想被人瞧不起,关欣桐说完偷偷扫了眼一脸严肃的关欣怡。

    “那个男人出来后就推了我一把,凶巴巴地质问我总跟踪他表妹是否是想杀人灭口,他这么污蔑我,我气极了,就冲过去挠他,我是不想安狐狸精得着好,想狠狠教训她,最好将她踩在脚底下,但从没想过杀她,给我一百个胆子也不敢!”

    “没想过杀人,你怎么将那男的杀了?”关欣怡直接问重点。

    “你别胡说!我家欣桐没有杀人!”关大夫人愤怒的目光瞪向关欣怡,一副要扑过来拼命的模样。

    “娘!”关佑杰臊得都不敢看这阵子一直为了妹妹奔波的堂妹,他娘有时候实在是……子不言母过,他又能说什么?

    关欣怡没搭理抽疯的关大夫人,直接看向一直抹泪的关老太太:“祖母,二妹到底用不用偿命,这个时候所有细节都非常关键,伯母总在一旁大吵大闹,扰乱二妹思维不说,还会吓着刚从鬼门关走过一遭的她!”

    关老太太早六神无主了,一听长孙女的话觉得挺有道理,立刻高声喊外头的婆子将挣扎着不想走的关大夫人给架了出去。

    “欣桐你别怕,继续说。”关佑杰安抚道。

    “我、我气极了,力气很大,将他的脸和脖子都挠破了,然后、然后他、他眼睛都红了,掐住我的脖子将我按在地上。”关欣桐捂住脖子惊恐地说着,深吸了口气好容易才平复紊乱的心跳继续道,“就在我以为自己要死时,那男的突然松开手,我感觉到他也不敢真的将我掐死,可、可是一旁的安狐狸精说我跟踪他们到这里怕是知道了些什么,并且我家里还有个关欣怡不是好惹的,如果我差点被掐死的事传回关家那他们都没好果子吃,那王八蛋男人有些挣扎,结果安狐狸精突然捂住肚子说肚子疼,那男的一听就急了,伸手就奔我脖子来,我吓坏了,自卫之下拔掉头上的钗就冲他刺了过去,好、好像是刺到脖子了,我看到血了,他流血了……呜呜,然后那王八蛋一拳打在我头部,我就晕了。”

    “之后的事呢?你这几日到底在哪里?”关欣怡问。

    “等我再醒后手脚都被绑住,眼睛蒙住,嘴里也塞着布条,感觉一会是在摇摇晃晃的马车里,一会是在黑暗脏乱的小屋里,那几日他们只一天给我一口水喝,偶尔醒来就听、听个陌生的男声说‘表少爷周明被我杀死了,现在官府都在通缉我’,后来也不知过了多久,感觉自己被抬到山上,有几个很凶的男人嫌弃我、我丑,胡乱喂了我些水和药,就说要把我扔下山自生自灭去,等再醒来就已经在家里了。呜呜,祖母,孙女是不是要去坐牢?”

    “我的心肝儿哟,有祖母在,绝不让你坐牢!”关老太太抱住受了惊吓的孙女拍哄着,为了给她信心道,“你别怕,你爹已经给你二叔写信叫他马上回来,有你二叔在就不怕了,凭他那张嘴,黑的都能说成白的,死人都能说活了,他一定能将官司打成你是无罪的!”

    这句安慰的话比任何灵丹妙药都管用,关欣桐虽一直瞧不起叔父的状师贱业,但却对其打官司的能力深深信服,破啼为笑:“这到是,二叔很了不起的,就像程家当年,明明程大老爷真的侵占了人银两,结果愣是被二叔将官司打成他是被冤枉的。”

    这个例子举得太糟心,说完后关欣桐自己都不高兴了,想起被退亲的事,用眼角余光白了关欣怡一眼。

    懒得理会这对祖孙二人的愚蠢对话,关欣怡问疑点:“你说事发时安家大小姐就在现场?可是事后安家众人都说他家大小姐一整天都没出房门,当时因不舒服还请了大夫上门看诊,大夫都能作证!”

    “什么?不可能!”关欣桐急了,挺起腰咬牙切齿地道,“那狐狸精一直在,如果不是她挑唆,我怎么会、怎么会……”

    “你确定?”

    “确定!她化成灰我都认得!她就在现场,身高体形脸蛋都是她,连看我的眼神和骂我的语气都一样,如果说有人假扮她我都不信!”

    关欣怡眉头拧起,以她对这个愚蠢妹妹的了解,杀人这等天大的事她都承认了,又怎么会在安大小姐是否在现场一事上撒谎?看来当日安大小姐很可能就在现场!

    “还有一点,你说你拿钗去刺他,刺了几下?”

    “我、我好像是刺一下?”当时的情景每回想一次她就害怕一次,那等慌乱危险的时刻,某些细节哪里还记得那么清楚?

    关欣怡正色道:“你最好仔细想想,因为当时仵作验尸,死者脖子上是两处伤,一处未击中要害,一处击中了要害!”

    关欣桐闻言吃惊过后开始仔细回想,想了片刻后道:“是一下!我就刺了一下!那男人那么大的力气,刺一下还是趁他不备,我没有能力和机会刺他两次!”

    关家众人闻言重重松了口气,如果是只刺一下,还是在对方要掐死她时回击,这属正当防卫,而且那一下是关欣桐紧张慌乱状态下刺的,准头有失,不会一击便中要害,这样的话真打起官司来关欣桐的罪就会减等很多。

    “你先休息,刚才说过的话你好好整理下,官府的人很快会上门来问你口供,记住,官府查案非同儿戏,半点谎话都不能说知道吗?”关欣怡警告道。

    关欣桐点点头,就她这点胆子,让她对着官府的人说谎也太为难她了好不好!

    果然不如所料,当日下午官府的人便上门了,因着顾及关欣桐伤势严重,为防直接押去县衙还没审问人就死了,是以县衙让人去关家问口供。

    江沐尘也来了,关大河父子接待,关欣怡也在场。

    “安家已经递了状纸状告令嫒杀人,碍于贵府二小姐失踪多日且受了重伤,本官已经将庭审延至五日后,这期间你们尽量将她身体养好,以免上堂撑不住。”江沐尘客气地说道。

    “谢大人关照,小女真的没有杀人,大人明鉴!”关大河直接给江沐尘跪下。

    江沐尘示意手下将人搀起来,道:“若令嫒真是冤枉的,本官定会给她一个清白,只是如今的情形对令嫒很不利,这点你们要清楚。”

    说完后他看了眼一直站在一旁没开口的关欣怡,话是说给她听的。

    “这件案子疑点颇多,民女争取五日内找到新的证据证实舍妹未杀人。”关欣怡秀眉微拧,想找到新的证据并不容易。

    看出了她的担忧,江沐尘不知怎么的安慰的话便说了出来:“本官身为青山县第一父母官,所有案件都会一查到底,定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

    这是保证他也会努力找证据,关欣怡心头微松,感激地冲其一笑,不管怎么说这位年轻的新任县令是真正想为百姓做实事的,比前几任只知道搜刮民脂民膏的贪官不知要好多少倍!

    江沐尘带着问完关欣桐口供的手下走时,除了老太太年纪大没送,关家其他人都出门相送了,待回来时关老太太就拉住关欣怡问:“这县令大人今年多大了?可有娶媳妇儿?”

    “二十岁左右,应该是未娶妻。”关欣怡看老太太转着眼珠子的模样,知她又开始乱琢磨有的没的了。

    “这么俊的男子你祖母我活这么大都还没见过!谈吐也好,看起来家世应该很好。”关老太太的眯缝眼突然亮晶晶地盯着大孙女问,“你说这么好的小伙子,怎么着也得是大家闺秀才配得上是吧?绣工好的又孝顺的女孩子与县老爷才相配!我觉得啊,咱们家欣桐就挺合适的,如果能凑成一对好姻缘……”

    关欣怡什么都没说,转身就走了。

    “哎,哎你这死丫头怎么对长辈呢?我又不是没有自知之明,老婆子我知道咱们和县令大人门不当户不对,感叹下想让他当我孙女婿都不成吗?”

    老太太絮絮叨叨的抱怨话自屋内传出来,跟在关欣怡身后的如意忿忿不平地道:“老太太有好事就知道想着二小姐,明明小姐你才与县太爷更相配!你们两人一样的好看一样的聪明一样的正义,啊,如果县太爷当我家大姑爷该多好!”

    看着自家丫头一脸梦幻的神情,关欣怡哭笑不得一个爆栗敲过去:“想什么呢?那等身份地位的男子也是我们这等人家肖想的吗?你又不是不知你家小姐我的行情如何!”

    如意摸着被敲疼的额头嘟起嘴来抱不平:“那是他们都窝囊没本事,怕降不住小姐才不敢登门求娶!人家县太爷才不会这么肤浅。”

    “行啦,别异想天开了,县太爷的言行举止一看就是出身大家族,越是这样出身的人家越是注重门当户对,你再胡说小心我生气了!”

    “好了啦,奴婢不说了。”

    回到自己屋子后,江沐尘风光霁月的模样在脑子里快速闪过,关欣怡叹了口气,这样的男子她很欣赏,但也只能是欣赏……

    深夜二更天,躺在床上的关欣怡突然睁开眼,迅速起身换上夜行衣,没惊动任何人悄悄地出了家门奔向安家方向。

    听关欣桐口述的话,安家很可疑,尤其那个给假口供的安大小姐,她要去探看一番。

    很快来到安家院墙外,安家自家里发达了并且出了个秀才儿子后,院墙重新垒过,为防贼加高了许多,周遭连树都没有,一般人别想爬上院墙。

    好在关欣怡早有准备,自腰间解下钩索往墙上扔去,扣住墙后她身姿极其零活地攀爬上去,猫在墙头小心向院里探看,今晚月色还算明亮,勉强能看清院内一些东西。

    安家上下都已入睡,院内很安静,因着安家比关家没大多少,是以关欣怡观察了番便大致确定安大小姐院落所在方向。

    跳下墙绕到安大小姐的院墙外,当关欣怡拿出钩索打算往墙头扔时敏锐地感觉到身后有人接近,心头一凛回身就一拳打去。

    来人大掌轻松扣住她的秀拳,手臂环住她的腰将其瞬间带离此处,另一只手捂住她的嘴小声道:“是我!”

    正因受制于人而大惊的关欣怡闻言就着月光抬头一看,对方那张近距离看起来更俊美得惊心动魄的脸不是江沐尘是谁?

    “切莫轻举妄动,院内有高手!”江沐尘轻声说完后发觉自己还揽着人家腰捂着人家嘴,忙尴尬地松开手抱拳道了句当日在巷子里说过的话,“唐突了,抱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