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堂上春 > 堂上春最新章节 > 第8章 杀人凶手

堂上春 第8章 杀人凶手



    关欣怡很自觉地走至一边,不打扰官差做事。

    “这个人是怎么回事?”杨少白指着被点了穴的男人问。

    江沐尘注意力都在正验尸的仵作身上,闻言回道:“他就是我们追的那个贼,藏身屋顶被我发现。”

    杨少白嗤了声:“还真狡猾,换了身衣服。”

    “爷没换衣服,爷是穿了两件!”穿两件,关键时刻扔一件,眼拙或蠢笨之人就会发现不了,利于脱身。

    一脚踹到贼子脸上,杨少白怒斥:“当谁爷呢?你老子我的爷已经入土多年,你想当?”

    江沐尘制止了想继续动粗的人,道:“先别理他,案子要紧。”

    人手够了后,江沐尘便命人去安家报信,让亲属过来认尸。

    仵作将尸体从头到脚检查了遍,开口道:“死者后脑遭过重击,脸上有被挠过的痕迹,观其印迹应是出自女子之手。死者致命伤在颈部,遭尖锐利器刺入两次,一次偏于要害,一次正中要害,大约死有一个时辰。”

    江沐尘命令手下分散下去仔细检查,看是否有可疑人或物藏匿,还让人回县衙叫来更多的人去寻找嫌疑人关欣桐。

    都安排好,大部分人四散行动,现场只剩下不到十人后,安家一行人匆匆忙忙赶了过来。

    当看到躺在地上的死者,一名四十岁左右的妇人扑至死者身前嚎哭:“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我的儿子怎么可能死了!”

    哭没两声人便受了刺激晕死过去,被随行而来的婆子扶起拖至一旁掐人中。

    安大老爷也过来了,见到侄子的惨状,黯黄的胖脸露出悲痛与不忍:“可怜我妹妹早早守寡,只这么一个命根子,明儿居然遭遇不侧,令她白发人送黑发人……”

    杨少白开口安慰了他几句,最后道:“因死者是他杀,尸体我们还需带回衙门做进一步检查,还望安大老爷见谅。”

    安大老爷抬手擦了擦眼角流出的眼泪,点点头:“一切尊听大人吩咐,只是草民有一点恳求,请大人务必查到凶手为我侄儿讨回公道!”

    江沐尘郑重地道:“你放心,缉拿凶手是本官的职责所在,定当尽力而为!”

    关欣怡看着安家众人,红唇紧抿,双眉紧蹙,既担心关欣桐的去向,又为即将面临的安家不理智的寻仇找麻烦而烦心。

    凌乱的脚步声传来,很快如意便带着秋菊赶了来,一同过来的还有关大河两父子。

    “小姐,奴婢带秋菊过来了。”如意说完后便站到自家主子身后,让秋菊去县太爷面前回话。

    秋菊哪里见过这么多官差?再看到地上还躺着个死人,吓得差点没晕过去,腿一软正好跪在江沐尘身前。

    江沐尘俊脸严肃地审问秋菊:“你家小姐进入这个巷子大概是什么时辰?”

    “大概……”秋菊摇了摇纷乱的头,仔细想了想后回道,“大概是一个时辰前。”

    “你说你家小姐玉佩遭人偷抢,她让你去追贼,你可有看清窃贼子面目?”

    “奴、奴婢没看清脸,只记得那人身形偏瘦,人不高,不足七尺。”

    江沐尘抬手指向地上被绑了手的贼问:“你可有见过他?”

    被问及的贼子立时不满地道:“大人,您没听小丫头说她遇到的贼不足七尺吗?爷我这健壮高大的体魄,与她口中的身形偏瘦和不足七尺像是一个人吗?”

    “没问你话,闭嘴!”杨少白拿扇柄毫不客气地敲向他的头警告。

    秋菊光看这人的背影就猛摇头:“没有见过他。”

    江沐尘让人将染血的绣帕呈上来给秋菊看。

    当秋菊看到玫红色绣帕时脸色大变,惊叫出声:“这是我家小姐的绣帕!绣帕怎么会在这里?”

    来得过于匆忙,如意并没有将绣帕的事说明,是以秋菊猛然见到才会这般震惊。

    安家随行的人中有安大小姐的丫头荷花,荷花闻言突然冲出来指着秋菊尖叫:“原来我家表少爷是被你家小姐害死的!”

    此话一出安家众人立时投来仇恨的目光,秋菊被瞪得差点晕死过去。

    “你莫要血口喷人!我妹妹怎么可能杀人!”关佑杰上前挡在秋菊身前怒视荷花。

    荷花高声反驳:“我没有胡说!很多人都能作证,自从我家小姐与程二少爷定亲后,关家二姑娘便时常来找麻烦,前日我家小姐出门去会友,结果被突然冲出来的关二姑娘差点撞伤,当时我家表少爷就在场,为了维护我家小姐还与关二姑娘吵了起来,关二姑娘还喊着要让我家小姐和表少爷去死,当时秋菊也在!”

    被点名了的秋菊下意识地点头,点到一半突然停住,难得激灵了一回大声道:“确有此事,但也不能因为这件事便认定我家小姐杀人了!我家小姐与很多人都打过架,如果真要报复那得杀死多少人?所有与我家小姐有过矛盾纷争的人都没死,就你家表少爷死了,那要问你家表少爷去,与我家小姐无关!”

    这话说得安家人哪里会接受,有婆子都要上前撕打秋菊了,被江沐尘厉声喝止。

    “目前当务之急是找到关二小姐,仅凭一方绣帕就断定她为凶手未免有些草率。”江沐尘对一脸愤慨的安家人安抚道,“你们放心,本官定禀公办理,誓必缉拿凶手归案!”

    安大老爷警告地看了眼愤慨不平想闹事的下人,对着江沐尘弯下腰重重缉了一下,哽咽道:“草民恳求县太爷捉到凶手,不让我那可怜的侄儿枉死!”

    江沐尘安排了个别人在附近搜查巡视,让其他人都先回去。

    “我说大人,爷……在下只是偷了个钱袋子,我将钱袋子还回去还不行吗?怎么还要押我进牢房?”高大的贼子不干了,大声嚷嚷。

    杨少白早看他不顺眼了,两眼一瞪:“看你不是好人带回去严加审问不行吗?”

    “我怎么不是好人了?那死者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凭什么押我走!”

    江沐尘什么也没说,打了个手势,立刻有手下拿布条塞入其口中将聒噪的人押回衙门。

    看着目露凶光一脸不平的贼子,江沐尘两眼微眯。

    此人无论是身手还是胆识都非一般窃贼可比,直觉此人很可疑,即便与本案无关,也不能就这么放了他!

    安家众人碍于江沐尘在,不好与关家理论,只得在几步一回头的怒视中扶着晕倒的姑奶奶安氏离开。

    “欣怡,怎么办?欣桐哪里去了?怎么卷入这个案子里了呢!”关大老爷双手直哆嗦,脸色青白,看着吓人。

    关欣怡是几人中最为冷静的,语气沉稳地安抚:“大伯别担心,我相信二妹没事,有县太爷帮忙寻找,相信很快就会有她的下落,其它先别想,我们回去等消息。”

    见她不慌不乱,关大河父子两人慌乱的心渐渐平复了下来。

    秋菊在安家人走了后就瘫坐在地上,根本没力气再站起来,被力气大的如意半抱半搂地拖着回了关家。

    关欣桐没找到,还成了杀害安家表少爷的嫌犯,这个消息震得关家老太太和关大夫人差点吓破胆。

    “欣桐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怎么可能杀死得了一个男人?她是被陷害的!”关大夫人急得满屋子乱转,她担心失踪的女儿也遭遇了不侧。

    关老太太头晕目眩的,两手牢牢攥紧椅子扶手道:“肯定是被陷害的,是谁呢?对对,是程家害的,程家输了官司,他们对关家不满!”

    就在她们自我安慰之时,官差上门送来了一个吓破她们胆的消息。

    凶案现场不远处找到了一根染血的金钗,此金钗正是杀人凶器,而被安家人指出此金钗正是关欣桐所有,因此钗正是昨日安大小姐在首饰铺子所看中想买,结果被关欣桐以着双倍价格买走的那枚!

    “我可怜的女儿啊!”关大夫人哀嚎一声,两眼一闭晕死了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