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堂上春 > 堂上春最新章节 > 第5章 对簿公堂

堂上春 第5章 对簿公堂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

    程家在被关欣怡警告过后根本没放在心上,不信邪地想着自家与任何人家定亲都是自由的,关家没权利过问,也不担心青山县百姓会怎么想,反正两家孩子年龄都已不小,安家也挺着急的,于是大张旗鼓地寻媒婆提亲。

    程家为了气关家,故意将提亲的事宣扬得人尽皆知,这不,关欣怡知道后早早地在安家不远处将程家请来的媒婆吓跑了。

    也没做什么,就只是在媒婆说了些难听话后关欣怡一鞭子将其汗巾子抽飞,扬言再口出不敬,第二鞭子直接抽脸。

    媒婆吓得屁都不敢放一个就跑了,将程家给的谢银送回去不说,还倒贴了对方二两银求放过……

    程家哪里咽得下这口气,被一个未出阁小丫头几次三番地挑衅欺压,如果忍了那他们一家人要被整个青山县笑死,也没找上关家门理论,直接让管家去县衙击鼓告状,誓必要拉关欣怡上公堂!

    “程郎去安家提亲了,真的去提亲了……”关欣桐失魂落魄地坐在床上,自从听说程家去安家提亲的消息后她就病了,连着两日没下床。

    关大夫人陪在女儿床前,心疼地劝着:“程浩怕是早就与安家那小贱货勾搭上了,这种男人不要也罢,就是苦了我可怜的闺女。”

    关欣桐见过程浩几次,也说过几次话,早就对长得俊秀好看的他芳心暗许,及笄前她时常有事没事就出门找程浩,及笄后因着要备嫁且要避嫌,是以很长时间没有见过了。

    “我知道,他、他嫌我不好看。”关欣桐捂脸大哭。

    “胡说!我女儿哪里不好看了!”就如天下所有母亲一样,关大夫人认为自己的儿女是天下最好的。

    关欣桐强忍耻辱,低着头垮着肩膀咬唇:“他亲口说的!他说我与大姐都是关家女,长相却天差地别,说我连大姐的一半姿色都没有,他说给随从听时被我偷听到了!”

    “岂有此理!这姓程的一家子都不是好东西!”关大夫人气得胸口疼,容貌这点是她心头一辈子的刺,没想到宝贝女儿也尝到了同样的苦头,搂住关欣桐咬牙切齿地道,“姓程的眼睛瞎看不到我女儿的好,他既然嫌弃你,你就不要再惦记他了,娘给你找更好的夫婿去!”

    “娘,我如果像大姐那样好看该多好啊!”

    关大夫人心疼得嘴唇都咬破了,所有人都觉得他们长房靠着关二河过上好日子多么多么幸运,但其中苦楚又有几人知?

    一直以为只有自己因着容貌的事而苦闷,谁想女儿也受着同样的苦,关欣怡母女真真就是自己与女儿的克星,谁愿意一直生活在她们母女两人的阴影中?

    这边母女两人抱着哭,那边关欣怡正被关老太太念叨:“你说你这孩子啊,你爹不在家,你将事闹得这么大,让多少人看咱们家笑话!好好的姑娘家被人告上公堂,以后还想不想嫁人了!”

    关欣怡对嫁人一事半点不上心,语带敷衍地道:“不嫁人也没什么不好,我爹养得起我!”

    “你、你……我关家才不养吃白饭的老姑娘!”

    “我爹说他辛苦赚银子就是给我和弟弟花的,他最爱看我花他的银子将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身为孝顺女儿,我难道不该想尽办法哄我爹开心吗?”关欣怡不惧关老太太越来越绿的胖脸,眨了眨眼脸带无辜,“祖母难道想让我害爹爹不开心?”

    真不要脸!关老太太不想再在这问题上纠缠,直接说重点:“明日上公堂你少给关家丢脸,多少人看着呢,你妹妹被退亲关家已经丢了大脸,你明日如果不老实点,我关家还要不要在青山县立足了!”

    “为了以后关家能在青山县立足,孙女一定会好好表现。”关欣怡与老太太说了几句话就找借口离开,刚出正院便看到微微有些佝偻的大伯和还有几个月就要成亲的堂哥。

    “欣怡,是我们没本事拖累了你,害你一个姑娘家为了维护关家的名声上公堂。”关佑杰酷似其父的脸闪过羞愧,挠挠头歉疚地道,“这阵子我娘和欣桐心情不好,没少给你脸色看,我代她们向你道歉。”

    关大河更是臊得黑脸膛发红:“欣怡丫头,大伯嘴笨没本事,别的不会,但还有一把子力气,明日大伯就在公堂外守着,绝不让人欺负你去!”

    父子两人羞愧自责的模样令关欣怡心头气消了消,长房是两个女人小鸡肝肠爱无是生非,但两个男人还是很憨厚重情的,只是比较木讷老实,压制不住那对母女。

    “大伯、堂哥你们别担心,只是两家的口角官司,不是什么大事。”关欣怡不在意地摆摆手,打架放火她都不怕,还怕上个公堂?

    “可惜二弟不在家,不然也不会……”关大河搓搓手人更佝偻了,虽为关家长子,但遇事他都习惯弟弟拿主意,如今弟弟不在家,他更愧对弟弟放在心尖儿上宠着的女儿。

    关欣怡知道大伯是什么样的人,老实巴交的,上有厉害老母下有泼辣媳妇儿,连生的闺女都不是善茬儿,也就一个儿子是体谅他心疼他的,被三个女人欺负数落教训着,关大河能不可怜吗?

    “大伯堂哥你们也早点休息,明日一早我们可就要上公堂了。”关欣怡说完后离开。

    望着对明天的官司毫不畏惧的侄女背影,关大河为弟弟感到自豪的同时又忍不住感慨:“欣怡真是个勇敢的孩子,如果你妹妹也像她这样该多好。”

    关佑杰也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妹妹的心结,这次被退亲,怕是将所有不满都迁怒到关欣怡身上了。

    关欣怡睡了个好觉,次日一早简单梳妆了下便出门了。

    “小姐今日真好看!”如意迷妹一般望着前的主子。

    今日因为上堂,关欣怡为了方便穿了身便于外出的简便服饰,水蓝掐花对襟外裳,头发简单地一挽只插了只普通的金钗,因上公堂没带鞭子,但仅仅是素淡简易的打扮,依然令她有种英姿飒爽的美,这就是脸长得好的好处,无论穿什么样的衣服都能美得人眼前一亮。

    公堂外已经站满了人,个别人挤不到最前面差点与人大打出手。

    “欣怡别怕,娘就在外面!”慕容莲将跑镖时穿的衣裳翻了出来穿上,时刻准备为了女儿大打出手。

    原想替女上堂,但程家无耻指名点姓告的人是关欣怡,别人不能替被告上堂。

    母女两人站在一起的画面简直不能更美,太过显眼,于是引来了不受欢迎的人。

    “慕容夫人,你也来了!”一名穿着锦衣华服的肥胖男人笑着走过来,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近来一直骚扰慕容连的安家大老爷。

    慕容莲皱了皱眉,没理他,走至一边女眷多的地方站好。

    “传被告关家大小姐!”堂内传来衙差的喊声。

    关欣怡安抚地向目露担忧的母亲点了点头便昂首挺胸走进公堂,目不斜视地走至堂中央跪下,朗声道:“民女关欣怡,拜见大人。”

    同跪在地上的人是程浩,他是以着原告的身份出现在此处。

    县令江沐尘正襟危坐,一身紫色官服,头戴官帽,双手置于案上,两眼直视下方跪着的二人,身穿官服的他更添威严的魅力,公堂外站着的女人们眼睛都直了,眼珠子像粘在他脸上一样。

    来观案的女人数量远远多于男人,这些人大多是妇人,未成亲的年轻女子则是或扮成小厮或扮成丫环,总之神也阻挡不了她们观看美男的决心!

    江沐尘拍了下惊堂木制止堂外的喧哗声,“关氏,原告程浩状告你吓走媒婆阻他姻缘,可有此事!”

    坐于江沐尘左侧下方的杨少白“屈尊纡贵”地执笔记录案词,此等严肃的场地即便他再想看热闹也得专心干活,谁让他是师爷呢?

    关欣怡不卑不亢地回道:“回大人,确有此事,但民女不承认阻他姻缘,当日在程家门外民女已将目的说明,‘劝’走媒婆一事也只为向程家讨个说法,并无它意!”

    “你胡说!”程浩恨恨地瞪向关欣怡,指着她道,“你根本就是蓄意报复我退亲一事,关家女如此凶悍,我不敢娶又有什么不对!”

    关欣怡没理他,抱拳看向台上俊得炫目的江沐尘:“大人,民女有几个问题想问原告。”

    “准。”

    关欣怡看向程浩:“第一个问题,当年关程两家的亲事是哪家先提的?”

    “……我家。”

    “第二个问题,提退亲的又是哪家?”

    “……我家。”

    “好了,第三个问题,提亲的是你家退亲的还是你家,今日提出打官司的依然是你家,请问谁无耻?”

    堂外很多人都乐了,不少人都替答说程家无耻,乱糟糟的。

    程浩脸一阵青一阵红的,怒道:“你这是什么问题!”转头望向江沐尘大声道,“大人,关家女不说正事顾左右而言它,应该定她个藐视公堂的罪!”

    关欣怡见程浩脸上愤怒中带了几分自得的模样,秀眉一拧,眸中闪过若有所思。

    江沐尘拍了下惊堂木:“肃静,公堂之上禁止喧哗,违者杖责二十!”

    堂外嘈杂的声音立时便安静下来。

    “大人,您要给小民作主!”程浩磕了下头后挑衅地瞪了关欣怡一眼。

    “大人,民女只求一个公道!程家以关家名声不好为由退亲,实则是程浩早与安家长女有了私情,他自己行小人之事,却将错处置于我关家头上,民女不服!”关欣怡虽跪在地上,但纤腰挺得笔直,俏脸上满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决然,“民女曾说过如若程浩能一年内不与任何人家定亲,那么他家给的退亲理由我关家认!但事实是他十天不到便急急地去安家提亲,这说明什么?说明我所言属实,程浩他就是与他人有了私情!”

    程浩急了,辩驳道:“你不时污蔑佳……安家大小姐名誉是何居心!是人都知女子清白大过天,可你几次三番说安大小姐与我有、有私,简直其心可诛!”

    “你这忘恩负义的男人还知道女人清白大过天?”关欣怡一脸鄙夷,对江沐尘道,“大人,民女提安家大小姐原告立刻火冒三丈,一副守护者模样,可是原告却将关家女名声踩到泥里,关家好歹有女子是他曾经的未婚妻,于是民女怀疑程浩不只是与安大小姐有私情那么简单!为了尽快定下亲事不惜闹上公堂,何事令两家急成这样连一时半刻都等不得了?难道是……”

    “你胡说!我和安大小姐什么都没做过!”程浩脸色变了,高声反驳,等吼完了才意识到自己反应太激烈了,刚想说点什么挽回却见关欣怡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被激得脑子一蒙脱口又道,“你休要污蔑我们,安大小姐冰清玉洁,我们清清白白的!”

    江沐尘锐利的黑眸一直在原告与被告之间扫视,当看到程浩被关欣怡几句话及某个表情激得冷静大失时,眼中迅速闪过洞穿一切的光,一拍惊堂木:“本是小纠纷,但双方却各说各有理,本官认为,程家在女方没有明显过错之时退亲本就理亏,既然如此,为了平复关家怒气,程家缓个一年半载再定亲事又有何妨?”

    关欣怡惊喜地挑眉,高呼:“大人英明!”

    程浩傻了,愣了好一会儿才急道:“大人,不行啊!”

    “为何不行?”江沐尘很是耐心地问。

    “因、因为草民年龄已到,父母急着抱孙子。”

    “据本官所知,你兄长成亲多年,你父母已有两个孙子。”

    程浩额头渗出汗来,道:“可、可草民……”

    江沐尘并不想在这等小纷争上浪费过多时间,直接定论:“你如给不出令人信服的不能等一年的理由,那就如被告所愿称退亲原因在你,与关家名声无关!”

    这对程浩来说真的是个难题,他如何给出令人信服的理由?

    关欣怡原本还以为要费很多口舌,谁想这个新县令比她想像的更明智,青山县已经很多年没有来过这么明白的县令了!

    人群外,大半心思都在慕容莲身上的安大老爷及程家人见状对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的程浩大为恼火,可更多的则是对新县令的不满,明明他们已经……

    给了选择,结果时间过去程浩还是没有给出合理的理由,于是江沐尘宣判:“原告拒绝给出急于定亲的真正理由,且执意要尽快定亲,是以本官判定其理亏在先,退亲一事错在程家,于关家名声如何无关,以后程家不得再以关家名声说事!原告自此可随意嫁娶,关家不得再以任何理由阻拦!”

    “大人英明!”关欣怡高高兴兴地一揖到底,她只求讨回公道,结果江沐尘给了她公道,自然令她欣喜不已。

    程浩白着脸,不满道:“大人,您怎么、怎么……”

    江沐尘抬手阻止了他,向坐于左下首的杨少白使了个眼色。

    杨少白点了下头,起身自怀中掏出一沓银票,每张一百两,共十张。

    他扬声道:“这一千两银票是昨晚程浩贿赂大人的,求大人于今日公堂上多‘照顾’程家,如若能削一削关家女的脸面那就更美好了。”

    谁都没想到这时候会出现这种事,所有程家人,包括跪着的程浩,均像是被雷霹焦了般一动不动。

    关欣怡见状脸上涌上了然的模样,怪不得程浩总会对自己露出自信得意的模样,原来原因在这!只是县太爷居然在公堂上当众揭穿此事,这行为真是……怎么说呢?简直太让人惊喜!

    “不但如此,程家还说以后再有类似纠纷时还请大人多关照关照。”杨少白走到程浩面前将一千两银票甩到他面前,拿折扇敲了敲掌心,“程家并非唯一一个行贿赂的人家,其他人贵重的礼物大人都让人退了回去,留下程家的银票是为了今日给大家一个忠告,以后但凡有冤有屈只管光明正大地报上来,大人自然为你们做主!投机取巧偷奸耍滑之人来一个收拾一个!”

    在众人还未回过神来之际,江沐尘正色道:“本官到此上任一不为财二不为利,只求在任之时多为百姓做些实事,今日堂审到此为止,退堂!”

    随着两排衙差们的“威武”声响起,江沐尘起身离开,那俊帅潇洒又正义凛然的模样将在场所有女性都迷得恨不得给其跪下。

    就连先前一直顾着官司而没多余精力欣赏男色的关欣怡都被江沐尘最后那“事了拂衣去,不为功与名”的背影震得心弛神荡了那么一会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