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堂上春 > 堂上春最新章节 > 第4章 女人爱俏

堂上春 第4章 女人爱俏



    关欣怡回到自己房中,让如意将浴桶放好水和花瓣后便坐进去,她习惯一个人静静泡澡,如意伺候完她入浴就出去了。

    在浴桶中坐了很久,浮躁的心情才平静下来,她记得小时候家中只有他们一家三口,父母恩爱,日子过得也宽裕,自己被父母宠得像个小公主,只是这等和美的日子在她五岁时父亲突然抱回家一名一岁小男孩后被打断。

    母亲慕容莲是青山县慕容镖局里独生女,当时慕容镖局名气极大生意也好,身为慕容家唯一继承人,以美貌闻名的慕容莲自及笄后便是方圆百里最抢手的妻子人选。

    活得肆意洒脱又一身侠气的大美人最后却被在当初看来无财无貌只有一张会说话的嘴的关二河娶走了,据说当初青山县的人难以置信,纷纷称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该去看看娘了。”关欣怡轻声道,念及此,她立刻起身。

    换了身较为端庄的烟罗紫绣花长裙,将软鞭别于腰间,脸上淡淡地抹了些胭脂,对着铜镜看了看,对里面映出的女子娇艳明媚的脸蛋很是满意,心情颇好地带着如意出门。

    “大小姐,大夫人刚才问您什么时候方便,她有话想对您说。”关大夫人身边伺候着的婆子过来问。

    关欣怡道:“我去我娘那里,晚饭不回来吃,让伯母别等我,有事明日再谈。”

    当这话传入关大夫人耳里后气了个仰倒,刚回房中没多久的她又怒气冲冲地去了老太太房里添油加醋告状。

    关老太太一听大孙女去见她那个下堂妇娘了,气得心肝疼,跟着破口大骂,她最厌恶的人便是慕容氏,明明慕容氏是和离出的关家,可在她眼里就是被休下堂的。

    “这个死丫头眼里只有她那个娘,跟着她娘混能有什么好前程!”老太太捶着胸口骂,这一辈子她最得意的便是有个关二河这么出息又会讨人欢心的儿子,她最宠的也是这个儿子,可是明明很听自己话的儿子在有了慕容莲后魂都被勾走了!

    儿子将媳妇儿放在第一位,这令她极其不痛快,就好比自己的心头肉被狗叼走了似的,她最厌恶的便是抢走她“心头肉”的慕容莲。

    多年的婆媳,关大夫人最了解自家婆婆的心结,酸溜溜地道:“要我看,慕容氏还是对二弟贼心不死,不然怎么和离后不离开青山县还开了个胭脂铺子?听说欣怡丫头的胭脂水粉都是她送的。”可恨的一点都没给欣桐送过!

    关大夫人恨恨地扯了扯帕子,关老太太讨厌慕容氏是因着关二河变妻奴,她讨厌慕容氏纯粹因为嫉妒!

    慕容氏长得美,还会功夫,嫁妆丰厚,有丈夫宠爱有银钱撑腰,即便成亲多年日子依然过得跟在家当姑娘一样潇洒快活。

    反观自己,娘家穷困没什么嫁妆,自小做家务吃不好穿不暖,面色苍老暗黄还不好看,虽只比慕容氏年长四岁,看着却像是老十岁的。

    至今都记得当年与慕容氏一同出门时,自己被外面的人当成在慕容莲身边伺候的婆子……

    “一个女人家在外抛头露面做生意像什么话!不晓得要对多少男人卖好卖笑,简直伤风败俗丢人现眼!看看,欣怡那丫头就是被她娘带坏的,二河也不知道管管,再这样下去他闺女不定要给他闹出什么丑事来!”关老太太一数落起前二儿媳就跟打了鸡血般浑身上下都是精神头,每次骂完都能累得多吃一碗白米饭。

    关大夫人没好跟着一起数落,但也很解气地点头附和,想起自己女儿被连累的亲事,心头涌起一阵怨恨,不由得又继续说起关欣怡的坏话来。

    不管这边婆媳二人有多大的怨气,关欣怡带着如意是高高兴兴地骑马去了十几里地外的慕容胭脂铺。

    铺子在慕容莲多年的经营下生意很好,如今的慕容莲年近四十,看起来却像三十不到,身材还和少女一样苗条。

    见到女儿来,她忙将活计都交给掌柜的,拉着女儿去了铺子后头的休息间。

    “你呀,去程家吵架的事都传到娘这边来了,以后这种事你还是少露面吧,毕竟是已经十七岁的大姑娘,总这样下去不好找婆家。唉,都怪你那个死鬼爹,关键时候不在家,害你一个姑娘家为了关家的事抛头露面招人非议!”慕容莲说起前夫来满肚子火,心疼地摸了摸女儿头发道,“程家人如果敢找你麻烦就与娘说,娘去收拾他们!”

    一旁伺候着的如意满脸崇拜地看着长相非常相似的一对母女花,自家小姐的功夫都是夫人教的,性情也像夫人。

    “娘,您还担心女儿吃亏?谁不知道我有个打遍青山县无敌手的护短娘亲?”关欣怡吃着蜜饯,娇艳的脸上满是调侃的笑意。

    “你呀!”慕容莲摇摇头笑了,宠溺地看着女儿吃东西。

    慕容莲可以称得上是青山县的传奇人物,以前以着“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事件已经引起过轰动,几年后和离再次受到瞩目。

    就在大家都想着和离后她会黯然离开青山县这个伤心地之时,她反倒在离关家不远的地方开了个胭脂铺子,生意居然还挺好,人没憔悴多久便从低谷中走出,越来越开朗,人也越来越年轻,这种风韵犹存的老板娘行情那是很好的,这么大年纪还和离过,居然都不乏追求者。

    门外传来敲门声,在铺子里帮忙多年的吴大婶道:“老板娘,安家老爷又送东西来了,这次的是……”

    慕容莲立刻打断她:“不收,送回去!”

    吴大婶应了声后离开。

    关欣怡眉头微皱,问:“还是那个成衣铺安家?”

    “不是他是谁?有了几个臭钱就自以为是个人物,长得比你爹还老还丑,还好意思对我纠缠不休!老娘我一个人生活得多自在,脑子被驴踢了才会想不开去给人当继室,伺候一窝子别人生的小崽子,费力不讨好,呸!”慕容莲一脸嫌弃地说道,

    安家大老爷前两年死了老婆,之后便开始对慕容莲死缠烂打起来,用的是当年关二河的法子——缠字诀。

    只是时机不对,人也长得过于抱歉,口才又差关二河差得远,苦追两年无果,还招了心上人厌恶,安大老爷还真挺苦闷的。

    关欣怡见过安大老爷,长得肥头大耳的,真没有自家爹爹好看讨喜。

    一旁的如意忿忿地道:“安家没一个好东西!他家长子欺负过二少爷,长女又勾引走了二小姐的未婚夫,老头子还纠缠夫人,安家就像狗皮膏药似的咬着关家不放了!”

    如意口中被欺负过的二少爷正是关欣怡同父异母的弟弟关佑恒,也是导致慕容莲毅然和离的□□。

    原本只爱妻子一人对其他女人从不正眼瞧的关二河突然从外面抱回来一个孩子,说是之前外出为正在打的官司找证人时被算计与一名女子发生了关系,这孩子便是那晚的意外。

    慕容莲那是眼里不揉沙子的性子,即便关二河跪下说那女子已经病逝,他与那女子的事是被人算计与其并无私情,那也无法得到妻子原谅,苦求无果后只能忍痛看着妻子离开关家。

    当年事情发生时关欣怡刚五岁,年纪小很多事都不懂,看到爹抱回家的小男孩,只一眼她就喜欢上了,实在是这个孩子长得太好看,白白胖胖的大小子,两眼黑葡萄似的定定望着她,还张开小手让她抱。

    第一眼被这小子掳获,即便事后被人告知是因为这个弟弟娘亲才离家出走,她也无法讨厌起关佑恒来,等长大后对乖巧懂事又聪明的弟弟更是讨厌不起来了。

    关佑恒是慕容莲心里的刺,关欣怡从来不敢在娘亲面前提弟弟,这次被如意提起,她还担心慕容莲会不高兴,偷眼望去,发现对方在想别的事,顾不上其它。

    “安家长女真的和程家那小子关系不正当?”慕容莲问,性情原因,她向来有话直说,从不拐弯抹角,是以并没有觉得对还未成亲的女儿说这些有何不妥。

    关欣怡轻哼了声:“*不离十,我前几日在河边烤完鱼吃后爬上树摘果子玩,看到他们两人鬼鬼祟祟地从树林子里走出来,两人以为附近没人,举止很亲密。”

    就是因为安家人实在讨厌,总是找关家及与关家有关之人的麻烦,关家长女曾对慕容莲不敬过,是以关欣怡今日在程家门前才没有给安家长女留脸面,当众将她与程浩的私情挑明。

    “这是偷情呢!这家子人的品行真让人看不上。”慕容莲搞不清安家长女是真看上了程家小子,还是因为对自己不满而故意找关家不快,懒得想,干脆不想,问起另一件担忧的事,“听人说程家想与你对簿公堂?”

    “他们是有这么说。”

    “你爹不在家,你一个姑娘家上什么公堂!真到那日,娘替你去!”慕容莲怒得拍了下桌子。

    关欣怡感受着来自母亲的关心,受用的同时微笑着安抚:“别担心,我又非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上公堂这等事我还真不怕,何况自小看着父亲与人打官司,我懂的多着呢,程家真敢告,我就敢应!”

    慕容莲有些担心:“新任县太老爷还不知是什么样的人,万一拿了程家的好处欺压你怎么办?”

    提及新任县太爷,关欣怡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这个……应该不会。”

    “这可说不准。”慕容莲对程家很不满,没好气地道,“你爹这个老不死的,关键时刻不在家!”

    这话关欣怡不能接了,埋头继续吃起蜜饯来。

    *****

    三日后,新任县太爷上任,当年轻俊逸的江沐尘穿着官服出现在众人面前时,很多人都惊得掉了下巴,程家门前那个识破赖三诡计并将其送去牢房的美男子居然是新任县太爷!

    江沐尘上任后,当日目睹过他收拾赖三的很多人为了吹牛,开始添油加醋地将他说得恨不得是神仙转世,引得更多的人跑去衙门口观望,只为目睹其真人风采。

    为了尽快了解他管辖区域的风土民情,江沐尘平时有空就出门走动,导致认识他的人越来越多,因着过于俊俏的脸,每日出门的姑娘数量猛增。

    “我说,你别有事没事出去乱走了,看看这都是些什么事!”杨少白没好气地将几张状纸扔到江沐尘面前。

    “怎么了?”江沐尘拿起状纸一张张翻看起来,越看眉头拧得越紧。

    杨少白往软榻上一躺,抱怨道:“底下人呈上来的,全是女人来告状的,没想到青山县的女人们这般疯狂,为了近距离一睹县太爷的风采,什么事都好意思拿出来告状!”

    江沐尘也没想到会这样,看完几张状纸后向来冷静的俊脸难得地露出几分尴尬来。

    见他如此,杨少白心情大好,手支着头幸灾乐祸地道:“为了看你这张脸,这些女人太疯狂了。有说自家母鸡跟别人家的公鸡跑了,求县太爷帮她找鸡的;有说自家狗的脸被猫挠伤,求县太爷帮忙查是谁家的猫干的;最离奇的是有名女子状告自己妹妹,只因被人说妹妹比她好看,想求县太爷亲口说声她比她妹妹好看!啧啧,真是开了眼界!”

    江沐尘太阳穴突突跳了几下,抿了抿唇有些艰难地道:“百姓们很……可爱。”

    看着好友纠结的表情,杨少白哈哈大笑,笑完后抹了抹自认非常英俊潇洒的脸感叹:“别总来这些无聊的事了,来点有意思的吧!”

    杨少白的期盼很快实现了。

    两日后,有人击鼓称要状告关家长女关欣怡扰人姻缘,因她将程家请去安家提亲的媒婆给恐吓跑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