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堂上春 > 堂上春最新章节 > 第2章 错在你家

堂上春 第2章 错在你家



    虽说不敢动手,但动口却是敢的。

    “你少含血喷人!谁不知我家浩儿是个善良懂礼的好孩子?与人有私这等事你关家女做得我信,我浩儿万万不可能这么做!”程大夫人手中帕子差点被她扯破,不知是慌的还是怒的。

    关欣怡两眼好整以暇地望着手中鞭子,对程家人,她眼皮都懒得挑一下,红唇轻扬:“我既然敢说,自有我敢说的道理!程浩以为自己与人私会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孰不知早已被人察觉!”

    “你、你胡说!”程老夫人喊道,眼中迅速闪过一丝慌乱。

    程大夫人铁青着脸大声喝斥:“我们退亲只是因为刚刚说的两点,欣怡丫头,我们虽然退了亲,但还没到成仇人的地步,如若你一再污蔑我们,那我程家也不介意上公堂,让新上任县太爷为我们做主!”

    杨少白闻言扫了眼被提及的某人,暗自偷笑,被江沐尘警告地瞪了一眼。

    “姑且不论你说的话是否属实,我就想问一句,欣怡丫头,你好好的一个姑娘家何以对我家二少爷这般关注?如果说你这么做仅仅只是为了你堂妹……”程二夫人拿帕子抵在唇边,笑得一脸恶劣,“别说我不信,怕是在场所有有脑子的人都不会信的,谁没有过年轻慕少艾的时候?”

    丫头如意怒了,呸了一口插腰道:“我家小姐貌美如花,你家程浩丑如种猪,敢攀扯我家小姐,凭你家也配!”

    关欣怡懒得与程家人掰扯,就在程二夫人又要说不好听话时,她一个鞭子甩在她脚下:“我来是为讨公道,不是与你们斗嘴皮子来的!”

    程二夫人吓得帕子都掉在地上,白着脸“你你你”个半天也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公道,我们等着听呢!”人群传来一声喊,引得别人也跟着起哄。

    气氛达到关欣怡的期待值后,她上前一步半侧过身面向门口众人方向大声道:“各位叔叔婶婶大哥大姐请评评理,我爹出门在外,关家有事便由我来出面作主!大家刚刚都听到了程家所说的两条退亲理由,此刻我便对此说道说道!”

    关欣怡双手一抱拳对着众人微微一躬身后站直身子,飞扬的眉角凛然的表情深深将其自信自强的一面深深体现出来。

    飞扬的神采,漂亮的脸蛋,执意要为自家辩护的凛然表情,令关欣怡整个人像个发光体般,将众人的目光牢牢吸引到了她身上,就连一向对女色没有过多注目的江沐尘都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

    “先说说第一条退亲理由,程家说我爹作状师名声有损令其接受不能,我想问,两年前结亲的时候你们难道不知我爹是状师?我爹作状师长达十年之久,打过官司无数,关程两家相邻不过数里,我家是何情况程家会不知情?何况我想在场诸位很多人都没有忘记两年前程大老爷被告侵占合伙人银子的案子是谁帮忙打赢的吧?”关欣怡虽是女子,但这几句话说得铿锵有力,将程家众人脸一阵青一阵白。

    “是关二河作程大老爷状师打赢的!”

    “我老胡还记得这事呢,当年那场官司赢了后程大老爷高兴,死活要与关二河结亲,关二河原本没答应,是程家死缠烂打磨了很久,才为程二少爷定下了关二小姐。”

    有人一提醒,很多人都想起来了,当年是程家上赶着要结亲,如今反倒嫌弃关家而退亲,若说关二河名声不好,两年前关二河名声难道就好了?如果他是好人,当年程大老爷官司就不可能赢!没有那笔侵占的银子,程家也不可能短短两年时间财富翻了数倍!

    程家上下见众人看他们的眼神或多或少带了几分鄙夷,恼羞成怒之下再次对关欣怡恐吓威胁起来。

    关欣怡无视了这些人,继续说道:“先不论当年案子谁是谁非,只论目前!程家人第二条退亲理由是指责我品行,同样的话,我关欣怡自十岁可以自由出入家门起就一直是这个样子!你们闹着要与关家结亲时我可是刚刚卸了地痞流氓胳膊,打断了抢劫老人毕生积蓄宵小的腿,还在想强抢民女的恶霸张家里放了把火烧毁他很多金银财物……那时我悍女恶女的名声已经传得整个青山县怕是都已知晓,何以当年你家不嫌弃我身为关家长女没有大家闺秀的样子,偏偏两年后就在意了?若说你们没有猫腻谁信!”

    “说得好!程家绝对有猫腻!”人群中有鼓起掌来,带得其他人也跟着愤慨起来,本来程家就不是什么良善人家,仗着自家有钱没少挤兑人,这时候关程两家掐架,自然没什么人站在程家这方。

    关欣怡有个很淑女的名字,却养成个与淑女半点不沾边的跋扈性子。

    众人常说她会生,专挑父母优点长,遗传了母亲的好容貌,继承了父亲的好口才,真真是美得狂放,横得嚣张,谁若与她吵架,只要被她占到理,那还真难吵赢。

    杨少白听得两眼直冒光:“卸人胳膊、打断人腿还烧人家房子,啧啧,这姑娘真烈啊!”

    “她啊,烈的事还多着呢!”旁边一位拎着棵大白菜的老大爷接话。

    杨少白见其不但不排斥反倒有些自豪的模样,很是奇怪地问:“不是说关家姑娘父亲是状师,不甚得人心吗?怎的感觉你们并不讨厌她?”

    老大爷看了眼他道:“两位公子这可问着了,关二河这个人是不怎么样,但是他闺女到是正义,没听她说教训的都是为非作歹的人吗?”

    青山县百姓还挺恩怨分明的啊,杨少白与江沐尘对视了眼。

    “这两点作为退亲缘由根本说不过去,唯一的解释便是你们程家起歪心想另攀高枝,趁我父不在家想用这些站不住理的借口震住我们,简直荒谬!若想证明你家清白,可以,一年内不与任何人家结亲,尤其我刚刚所提的成衣铺安家!你们可敢答应?”关欣怡转过身正对程家众人,扬着弧度美好的下巴语带挑衅,背对围观群众的她眼中闪着的均是嘲弄与鄙夷。

    “不行,我不答应!”人群之外传来反对的声音,众人回头一看,哟喝,这不正是热闹中的主角程浩吗?

    程浩今年十九岁,模样还算清秀白嫩,身材偏瘦,有一张极其会讨人欢心的嘴,是以他这等小白脸很有骗得大姑娘小媳妇芳心的资本。

    自小在读书上天赋不高,连个童生都考不上,近几年都是在自家铺子里帮忙,因着以后程家产业都是长子嫡孙的,他排行老二能分得的有限,于是帮忙也插手不到核心部位。

    “浩儿!”程家人看到他脸色均变了几变,程大夫人脸上闪过怒色,明显对他突然的出现感到不满。

    如意见到此人眼中闪过轻蔑:“程二少爷终于出现了?我家小姐如果不说出要你一年内不定亲的话,你怕是还在等缩头乌龟呢!”

    “噗嗤”,不少人忍不住笑出声来,望向程浩的眼光仿佛真的是在看一个缩头缩爪的乌龟。

    “关家丫头,你再纵容这个下人胡说八道,你不管我们程家帮你管!”程老太太杵着拐杖气得浑身发抖。

    关欣怡甩了甩手中鞭子:“我的人,我看谁敢教训!不信邪的就过来试试!”

    程家人见状心里别提多堵了,但一时间真没谁敢去试。

    程浩顶着众人异样的眼神,强忍着屈辱,望向关欣怡时眼中阴狠迅速掠过,上前几步大声道:“我知退亲一事令你关家感到不满,但我们如此做也在情理之中!念在两家多年的关系,程家没想将事情闹大,可你们要求我一年内不能定亲这个要求未免太过分!退亲以后男女双方嫁娶各不相关,这是常理!”

    关欣怡俏脸上闪过不耐,皱眉看着程浩:“我如此要求是为了证实你因有新欢而退亲,怎么到你们嘴里反倒成了我霸道强人所难了?如若你真清白,等一年又如何?一年都等不得,还敢说你们程家‘不得已’退亲?不要脸也需有个度!”

    “你!”程浩手指着她想打人又惧怕她手中鞭子,忍得五官都快要扭曲。

    关欣怡看了看天色,对众人抱了抱拳道:“诸位帮忙做个见证,程浩如果一年后定亲那么我关家既往不咎,若他一年内与人定亲,不管对方是否是安家大小姐,都证明他程浩见异思迁,程家见利忘义,退亲一事错在程家,与我关家无关!”

    “好!我们给你们两家作见证!”

    “就一年的时间,关家妹子这要求不过分,程老夫人你们就答应吧。”

    “如果不答应,还真可能是程家攀上了高枝。”

    众人看热闹不嫌事大,虽说关二河人品不怎么样,但程家为人更差劲,两相比较下,大多数人还是向着关欣怡说话的。

    程家人见状脸色像是打翻了颜料桶般格外难看,程大夫人气极大声道:“既然你不讲理,那么我们就日后公堂见!让新任县太爷为我们程家作主!”

    如意一撇嘴:“说得好像自己多委屈,其实最无耻!不就吃准了我家老爷出远门了吗?想逼我家小姐上公堂遭非议,真不要脸!”

    关欣怡对程家的险恶用心并不在意,唇角微扬手一挥:“好!既然你们不死心,本姑娘不介意上公堂陪你们玩玩!”

    “小姐!”如意大急。

    关欣怡抬手安抚道:“别担心,我为了维护关家名誉上公堂,怕谁说?耽搁了这么久,我们该回去了。”

    本来也没想一次就让程家人认错,关欣怡原本的打算是采用循序渐进的方式对付程家,哪怕最后对方死不承认,但也要在整个青山县百姓们心中种下“程家有错”的种子!

    程家说要上公堂,虽在关欣怡意料之外,但对她来说并不一定是坏事。

    随着陆续赶过来看热闹的人,此刻总人数已经不下五十,关欣怡准备离开,众人也准备跟着走。

    乱轰轰,人挤人,刚走出没两步的江沐尘突然俊脸一凛,出如如电探向腰间,将正扯下他玉佩准备逃走的人逮个正着,手一用力,“咔擦”一声,将偷盗之人的手腕拧断。

    “啊呀……”随着一声杀猪般的惨嗷,一名二十多岁的瘦小男人抱着手腕倒在地上翻滚起来。

    “大胆刁民,光天化日之下敢偷人财物,谁给你的胆子!”江沐尘沉着脸俯视在地上鬼哭狼嚎的人,一双黑眸仿佛淬了冰般牢牢盯在地上扒手身上,周身散布浓浓的冷意,强大的威慑力令原本热切讨论关程两家纷争的人群都不自觉地闭上嘴不敢出声。

    正准备回家的关欣怡寻声望去,不由愣住。

    “好俊的两位公子!”如意年轻小藏不住话,抓住自家主子的胳膊睁大眼睛赞叹,脚步瞬间有如灌了铅般不想走了。

    杨少白对周遭的注目浑不在意,打开折扇万分同情地对地上之人道:“我说兄台,你究竟是有多想不开,偷东西偷到他身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