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贵妃养成记 第87章 警觉



    转眼之间,顺姐的满月之日就到了。

    她虽然是个女娃,却是皇爷的第一个皇孙女,因此并没有受到歧视,在太后和皇爷的亲口授意之下,满月酒还是办得热热闹闹,各地的藩王,各府的公主郡主,公侯伯爵,文武百官都来王府送礼道贺。

    满月后的第二天,裕王和初雪又抱着她入宫面圣,太后,皇爷,康妃和其余各宫娘娘一圈见下来,顺姐得到的见面礼就装了满满一大箱子,且全是市面上买不到的好东西。

    小月在检点这些金宝玩器的时候,忍不住啧了一声:“皇家的骨血,果然尊贵无比,这待遇估计连王妃都比不上,更别说咱们家小姐了。”

    “你这丫头净说傻话,王妃美人们毕竟是皇家的媳妇,是外人,咱们顺姐儿身上流的是皇家的血,从根子上就不一样,从古到今,只听说有被贬黜的后妃,你可曾听说过被贬的公主?”林嬷嬷抱着顺姐笑道。

    “嬷嬷,照您这样说——”小月眨巴眨巴眼睛:“小姐生个女儿,反倒比生儿子强了,皇子们将来争位夺嫡,还有被老子杀头的呢!”

    林嬷嬷沉吟道:“咱们小姐也是这般说的,所以她生个了女娃还是这般高高兴兴,兴许,她这样想,才是真正的福气!”

    小月笑道:“咱们小姐已经很有福气了,生了个女儿,反倒更得王爷的宠,再过两天,就要正式封为侧妃了。”

    林嬷嬷哼了一声:“先别高兴得太早,难道你忘了,高家小姐就要过门了么。”

    小月嗯了一声:“听说高家小姐也很是貌美,而且,她爹爹是王爷的恩师,当年陈皇后和如今的雍妃娘娘,就因为父亲是皇爷的恩师,才受尽了皇爷的宠爱,但愿咱们王爷——”

    这一老一少在外间的对话,全被躺在里间炕上睡醒了的初雪听了个一清二楚。

    她盯着银红色的罗帐顶,想着当日张居正提醒她的话语。

    高湘是个占有欲非常强烈的女人,她得不到的东西,肯定也会设法毁掉,那么,她嫁给裕王,又想得到什么?

    王妃之位?似乎不像,高湘的梦想从来都是张居正吧。

    那么,她是冲着自己来的?她究竟是想毁了自己,还是想毁了张居正?

    这时候,床下突然传来喵喵的猫叫声,初雪起身靠在迎枕上,往床下看去,只见一只毛色纯黑的大肥猫,嘴里叼着一只不知从哪里偷来的鱼头,正在大口嚼吃。

    小月听到房里的响动,立刻走了进来,一眼看见大肥猫,啐了一口道:“这该死的畜生!偷腥居然偷到咱们房里来了,这是谁喂的老猫?”

    林嬷嬷抱着顺姐,往房里张望了一眼:“这是茶水房的李婆子养的猫,居然偷咱们闲云阁的鱼吃,干脆叫她扔掉算了!”

    听着林嬷嬷和小月的对话,初雪脑中突然灵光一闪。

    猫儿偷腥,主人轻的是把它扔掉,重的干脆一条绳索勒死了事.

    那么,人要是偷腥呢?她小时候,隔壁张家嫂嫂偷汉子,和外村一个走街串巷做木工活的男人好上了,最后东窗事发,村里人把张家嫂嫂和那野男人一起装在猪笼里,沉到河里淹死了。

    高湘若是想毁掉自己,实在轻而易举,只需将当日冒名顶替的欺君之罪到府衙揭发就成了。

    可是她并没有这么做,而是嫁到了裕王府。

    张居正告诉她,如果高湘不想嫁,是完全可以不嫁的,裕王不会强娶恩师的女儿为妾。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她,一定是想把自己和张居正两个人都毁了,才会费那么大的力气吧,甘愿做妾,也要毁掉自己求而不得的东西!

    裕王若是知道了自己和张居正的关系,绝不会相信他们是发乎情止乎礼,是啊,谁会相信!

    给储君戴绿帽子,这样的罪名,一百个张居正也毁掉了!

    林嬷嬷见怀里的顺姐又睡熟了,便抱着她往屋里走,将顺姐放在炕上之后,看了初雪一眼,见她脸色有些异样,便伸过手来,握住了她的手,柔声道:“小姐,凭王爷对您数年不衰的宠爱,高侧妃进门也不会有多大风浪,她还能蛮横得过陆侧妃么?您就放心吧。”

    初雪牵动嘴角,强笑了一下,心里却想,高湘可不像陆采莲那般愚蠢,以后的日子,只怕,再也无法平静了。

    顺姐的满月酒办过之后,王府管家的大权就从采莲那里正式移交到了若芙手上。

    若芙看着炕桌上高高叠起的那一本本账簿名册,紧紧蹙起了眉头:“嬷嬷,以后我恐怕连画幅小画的时间都没有了”

    董嬷嬷在旁边道:“您现在是主母了,哪能像做小姐那般清闲快活,您的几个姐姐,在闺阁中时哪个不是才女,可如今嫁为人妇,主持中馈,不也是打理的井井有条?那些琴棋书画,也是时候该放下了。”

    若芙叹了口气:“别的我都能放下,可是,若离了画画,可叫我怎么活?”

    董嬷嬷知道她自幼痴迷绘画,就是因为画,她才和林润有了那段两小无猜的情愫,画画这件事情,早已融入了她的骨血之中,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戒掉的了。

    于是又劝道:“再忙,也总能腾出空儿来做您自己想做的事情。”

    “那倒是——”若芙虚弱地笑笑:“只是,这满府里头,估计也找不出一个懂画的人来跟我谈论,唉,如今做了王妃,再不是自由之身,明年开春,姐妹的诗社,画社,我只能干瞪眼想着了。”

    董嬷嬷见她脸色白得几句透明,身子也瘦弱不堪,有些心疼地道:“你啊,就是被那些东西把精气神儿给耗尽了,不像你大伯家的二姐姐,打小喜欢在园子里疯跑,身子骨健壮得很呢。我明儿就去炖些汤给你好生补一补。”

    若芙淡淡一笑,用手指了指那些账簿:“嬷嬷,你现在可没空去炖汤,高侧妃马上就要过门了,虽说是个妾,可是她父亲是王爷的老师,总不好办得太过简陋,这事,我可是一点经验都没有,全杖你帮着我操办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