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贵妃养成记 第86章 情意



    烟绿色的撒花软罗帐,严严实实地低垂着。

    帐外,鲁太医两只手的食指交替着,搭着若芙从帐内伸出的一只皓腕,凝视许久,眉头却越拧越紧。

    裕王问道:“鲁太医,王妃究竟是什么病?”

    “恕臣无能,王妃娘娘脉象稳健有力,实在不像是有病之兆。”鲁太医嗫喏着。

    裕王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既然如此,太医就请回去歇息吧,王妃明日若还是觉得不好,你再同王太医会诊一下。”

    鲁太医去后,裕王掀开罗帐,去看若芙。

    帐中的若芙,只穿了贴身小衣,雪白的脖子露出了一大截,连同那若隐若现的抹胸,都暴露在玫瑰红的锦被外面。

    在裕王掀起罗帐的一刹那,若芙急忙将锦被扯高,盖住了胸脯和脖子,一张脸也变得面红耳赤。

    裕王顿时有种奇怪的感觉,若芙一定是觉得自己被他冒犯了,若不是如此,她眼中绝不会闪过那一丝厌恶,尽管那厌恶一闪即逝,可还是被裕王捕捉到了。

    虽然还没有洞房,可他毕竟是她名正言顺的丈夫,就算不是她丈夫,凭自己皇子的尊贵的身份,以及俊美的仪表,怎么也轮不到女人来嫌弃他吧

    即便陈若芙是因为处女之身,尚未破瓜,面对男子所产生的本能的羞赧,裕王也觉得她有点过了。

    他哼了一声,抑制住不悦的情绪,淡淡地吩咐董嬷嬷:“好生照顾你家主子,若今夜过去,还不见好,就派人去太医院多请几位大国手来会诊。”

    说完,他便转身自去了,整个后院都是眼巴巴等着他去宠爱的女子,比若芙年轻的,比若芙貌美的,只要他裕王想要,还不是随手拈来?犯不着在这里讨人家的嫌!

    裕王走后,董嬷嬷来到床前,低声道:“王爷去了,瞧他神色,似乎颇为不快。”

    若芙微微闭着眼睛:“没法子,我这个样子,也打不起精神来应酬他。”

    “应酬”董嬷嬷讶然反问:“小姐,王爷可不是客人,他是您的夫君,您的良人,你们是一体的,是这世上最亲的亲人啊!”

    “此事不劳嬷嬷提醒,我心里自然知道。”

    “知道是一回事,怎么做可是另外一回事了,小姐,您是没瞧见刚才王爷掀开帐子看您时,您脸上那神色,我要是王爷,只怕掉头就走了,他还能吩咐几句,也算是个好性子有涵养的了。”

    见若芙依旧闭了眼睛装睡,董嬷嬷忍不住又道:“小姐,我说了您可别不爱听,您这样下去,只怕整个陈家都要受您的牵连啊。”

    若芙淡淡地道:“我大姑姑是皇爷终身念念不忘的发妻,小姑姑是皇爷的宠妃,我爷爷和我爹又和皇爷有那般的情分,嬷嬷,咱们陈家能怎么样呢?”

    董嬷嬷冷冷地道:“可是皇爷不可能永远活在世上,他一旦驾崩,王爷继承皇位,陈家的生死荣哀,可就真的只系于裕王一人之手了!”

    若芙心中微微一颤,睁开了眼睛,缓缓坐起身来,不说话了。

    董嬷嬷从柜子里取出一件藏青色银狐皮袄,小心地披在若蓉身上,继续道:“到时候,您一个不受宠的皇后,定然是众多宠妃下手暗算的对象,若您被拉下后位,陈家人能不能保住性命,只怕都难说啊!”

    若芙的双肩,轻轻抖动了一下,她当然明白董嬷嬷并没有夸大其词。

    可是,委屈自己,接受一个根本就不爱的男人,整天要对着他笑,要取悦于他,要对他温柔和顺,一辈子,一辈子都要过这样的日子啊!

    想到这里,她的双手紧紧揪住了被角,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

    “小姐,您心里应该清楚,虽说这头婚事是皇爷指婚,可是,即便没有皇爷的这道赐婚令,表少爷也不会再娶您了。”董嬷嬷盯着她的脸,看着眼前这个自己一手奶大的孩子,这可怜的陷入迷途的孩子,自己必须得掰开揉碎的把她给劝醒。

    若芙默默不语,半晌方开口道:“嬷嬷,你说,男人的心怎么可以这么狠,这么绝,十几年的情分,还抵不过银欢的一支舞,这到底是为什么?”

    她的声音凉凉的,颤颤的,说得董嬷嬷一阵心酸,她吁了口气:“表少爷是个什么样的人,咱们都清楚,那银欢——那银欢,想必也是个奇女子,不然,表少爷也绝不会那么容易就见异思迁了。”

    若芙泫然道:“是的,林润当然不是朝秦暮楚之辈,他是见了银欢为他流血的一刹那变心的,这都是命,我怎么也不可能争得过一个死人!”

    董嬷嬷温柔地抚摸着她的肩膀:“小姐,命是老天爷给的,路却是自己走出来的,女人家,只要有福气,即便是闺阁里的情郎变了心,也自能嫁到有情有义的如意郎君,生下一群儿女,美满过完这一生,您干嘛不朝这条道上使劲呢?”

    若芙愕然望了董嬷嬷一眼:“嬷嬷,你说什么?”

    “裕王年轻英俊,脾气又好,虽不像表少爷那样有才华,可也是自幼读圣贤书长大的,能差到哪儿去,您就不能努力跟他做一对恩爱夫妻么?”

    若芙凄然一笑,没有回答董嬷嬷的话,只轻声道:“不早了,我想睡一会。”

    董嬷嬷见她冥顽不灵,只得摇了摇头,长叹一声,出了房间。

    十多天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

    一般的产妇,生产完十多天之后,都会渐渐康复如常。

    可是,初雪也不知是怎么了,吃什么都没有胃口,身子越来越虚弱了,太医们说是产后心情郁结所致,给开了解郁的方子,喝了却丝毫不见效果。

    初雪是吃也吃不下,整夜整夜地睡不着,人也见天地憔悴了下去,急得林嬷嬷和小月团团转。

    裕王也来看过几次,除了叮嘱吃药之外,也没有任何办法,幸好顺姐儿有乳母奶着,若是小户人家,请不起乳母的,只怕顺姐儿就要被饿死了——母亲吃不下睡不着,哪来的奶水喂孩子呢。

    初雪缆镜自照,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色苍白憔悴,下巴尖尖,也很烦恼,夜里拼命的想要睡,却越发的睡不着,只好坐起来看书,这一耗神,体力上却越发的虚弱了。

    这日清晨,小月正在给她梳头,初雪突然想起,离上次嘱咐小月在茶树上系红丝带,已经整整十天了。

    梳洗完之后,她拉开抽屉,取出里面的红丝带,交给小月。

    小月会意,伺候着她吃完一碗清粥之后,就找个借口去了后园。

    小月去后,初雪见顺姐还在襁褓中呼呼大睡,便摊开一张纸,提笔想写几个字。

    一首唐诗尚未写完,小月就回来了。

    初雪下意识地放下笔,目不转睛地看着小月的脸,女性的直觉告诉她,这次,张居正一定不会只是看看丝带那么简单。

    小月进房之后,立刻关上房门,走近到她的身畔。

    初雪的一颗心,抑制不住地怦怦跳动起来。

    果然,小月低声道:“小姐,这里还有一张纸条”说完,她便从袖中拿出一个和上次一模一样的油纸包,递给了初雪。

    初雪摊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一张药方,紫苏,当归等名列其中,药方最后,是一行正楷小字:“照此方抓药,可解产后郁结,此乃终南秘方,有奇效。”

    初雪的眼睛湿润了,拿着纸张的手也微微颤抖起来。

    真奇怪,他怎么会知道自己得的是产后郁结,他是从哪里打听到的?又是从哪里弄来的这张秘方?

    她生下的,是裕王的女儿,裕王虽然也关心她的病情,可也只是循例给她请医诊治罢了。

    初雪绝对相信,以裕王的势力与财力,若是一心想收集秘方给她治病,比张居正要容易的多,可是,裕王想不到的,张居正却想到了。

    这就是为什么她始终坚持和张居正保持着这个秘密的原因,这就是一直以来,她不愿意中止那根红丝带在茶树上飘扬的理由。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如果能做到一心的话,又何必一定要固执于白首不相离

    世间情缘,各有份定,裕王的眼泪属于银欢,初雪的眼泪属于张居正,这一切,都是命运之手冥冥之中的安排。

    她心甘情愿地臣服于自己的命运。

    想到这里,初雪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把药方重新抄写了一编,递给小月:“按这个房子给我抓药去。”

    所谓的终南山秘方,果然有神奇的效果,初雪服药不过三天功夫,就胃口大开,夜里头一沾枕头就睡着了,整个人很快就变得神采奕奕起来。

    鲁太医为此很是沾沾自喜了一番,他一直以为是自己开的方子治好了李美人的病,这件事好歹挽回了一些他在太医院的仕途。

    月子里,初雪最大的乐趣,就是逗引女儿。

    新生的婴儿,几乎一天一个一样,出生时还是红彤彤的像只皱巴巴的小猫,被奶水装了一个月之后,就玉雪可爱起来。尤其是顺姐笑起来的时候,俩颊各有一个深深的酒窝,更是讨人欢喜。

    这日,初雪抱着女儿轻轻摇晃着,和坐在下首做针线的小月拉家常,三句话还没拉到,林嬷嬷就从外面回来了。

    她本是到茶水房去提开水的,如今回来,只匆匆将茶吊子往桌上一放,就来到初雪身边:“小姐,可出了大事了呢!”

    初雪一怔:“什么大事?是咱们府里头发生的么?你别急,慢慢跟我说。”

    林嬷嬷喘了口气:“皇爷派人来训斥王爷了!”

    “训斥王爷?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王爷犯了什么错了?还要巴巴的从宫里派人来训斥,你打头慢慢说。”

    林嬷嬷压低了嗓子:“今日一早,宫里就有个大太监,据说是贴身伺候皇爷的林公公,奉了皇爷旨意来王府,说是让王爷王妃单独听旨。”

    “然后呢?”

    “然后旨意里就说了,裕王不与王妃亲近,害王妃日日独守空闺,辜负了皇爷给他指婚的一番苦心,不为江山社稷子孙后代着想,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咱们王爷是大大的不孝呢!”

    听到这里,小月伸了伸舌头:“这话说的可真够重的。”

    初雪看了她一眼,晒然道:“傻丫头,你以为皇爷是骂他儿子的么?”

    “不是骂王爷,又是骂谁的?”小月不解地问。

    林嬷嬷笑道:“小月啊,你也是打小在府外过过日子的人了,你仔细回想一下,可有谁家的公公去训斥儿媳妇的?”

    小月侧头想了一想:“公公训斥儿媳?可真没听说过呢!谁家的公公都不会那么出格啊!”

    “这不就是了!”林嬷嬷伸出手指,抵了一下小月的额头:“说的不就是这个理儿么,平民百姓家的男子,都不可能去训斥自己的儿媳妇,何况皇爷是人中之龙呢,他只能骂自己的儿子啊!”

    “假如错的是媳妇,那骂儿子有什么用?”小月嘀咕道。

    林嬷嬷嘿了一声:“怎么没用啊,这一招叫敲山震虎,皇爷不是让王妃在一边听着了吗!”

    “怎么?王妃娘娘还日日独守空闺?那这段时间,王爷都在哪里歇息的?”初雪奇道。

    林嬷嬷道:“此事,老奴也早有耳闻,说是王爷只要一进正院,王妃娘娘就会身子不适,几次一说,王爷就再也不去正院了。他如今除了在书房里独宿之外,要么去齐侧妃那里,要么去杨美人那儿,倒是便宜了这两个人。”

    “嬷嬷,你是说,自大婚到现在,王妃娘娘还是——”

    林嬷嬷郑重地点了点头:“没错,王妃娘娘到现在,还是个黄花大闺女!”

    初雪暗想:难怪皇爷要发怒了,此事也实在太过玄妙,看来,是王妃娘娘不想让王爷在正院歇息了。皇家最看重的就是正统传承,虽说裕王已经有了宝儿这个儿子,可是这年头孩子养不大的太多了,皇爷煞费苦心地给儿子娶了这么个家世背景,德容言工都出色的媳妇,不就是指望她开枝散叶,为皇家多生几个嫡子么?不侍寝,不生孩子,要这个媳妇做什么?

    想到这里,初雪又道:“如今皇爷这一道圣旨下来,估计不论是王爷还是王妃,都不敢再逆了皇爷的意思了。”

    林嬷嬷道:“这是自然,天子一怒,伏尸千里啊,王妃娘娘又不是傻的,难道不知道自己和家人的性命都捏在人家手上呢。”

    初雪淡淡地道:“依皇爷和陈家的情分,当然没有你说的那么可怕,不过,王妃若是个明白人,该当让王爷留宿正院,这样对大家都好。”

    此时,正院里,董嬷嬷也正在对若芙说着大抵相同的话:“天子发怒,可不是小事,小姐,若今晚王爷再过来,您可不能再装病了。”

    若芙坐在妆台边,看着镜子里的如花容颜,想着白日里太监声色俱厉的谴责,眼一闭,终于缓缓流下了两行清泪。

    当晚,正院之中,红烛高烧,美酒华宴,一派喜庆气氛。

    裕王也很上道,天刚黑就来到了正院,见房中无人,便问风儿:“娘娘在哪里?”

    风儿道:“娘娘在小厨房里亲手做菜呢,奴婢这就去禀告。”

    一时,若芙穿着家常衣衫进了厅中,讶然道:“王爷来得好早,臣妾那里还有一个菜没做出来呢。”

    裕王笑道:“你我夫妻,我今日是回自己家中歇息,你也别把我当客人待吧。”

    若芙垂下眼睑:“前些日子,臣妾身子时好时坏,不能侍奉王爷,累得王爷被皇爷责骂,臣妾深感愧疚。”

    “我是你的丈夫,为你遮风挡雨都是理所当然,何况是一顿小小责骂?你不必放在心上了。”

    两人一心求和,说话自然是越说越和气,等到雨儿带人把菜上齐以后,裕王的情绪已经变得很高涨了。

    红烛之下,若芙语笑嫣然,美艳不可方物,裕王毕竟是血肉之躯,眼前之人又是自己明媒正娶的妻子,美酒饮到酣处,□□升腾,上前一把将若芙轻盈的身子抱了起来。

    董嬷嬷见状,忙冲众人使了个眼色,众人齐齐退出,房间里只剩下夫妻二人。

    当裕王醉醺醺地解开若芙的衣襟时,她的脸色越来越白,身子也颤抖不已。

    可是当若芙想到白天那一道圣旨,想到林润与她见最后一面时那决绝的眼神,她使劲地强迫自己松弛下来,平静下来。董嬷嬷说的对极了,为了一个已经移情别恋的男人,毁掉自己的一生,是不值得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