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贵妃养成记 第81章 深情



    人人都说,初雪这一胎坐得出奇地稳当,她只是在怀孕初期呕吐过几次,喝了鲁太医给开的安胎药之后,就再也不吐了,饮食上也是出奇地好胃口,鲁太医每次诊脉都说情况非常的好,到时候一定能顺顺利利地生下孩子。

    裕王也是三天两头跑到闲云阁来陪初雪聊天说话,为了给初雪解闷,还费了许多心思请来了湖北皮影戏的戏班子,时不时在后园里搭台演上一场。

    一开始,初雪对皮影戏只闻其名,觉得没什么看头,可是看了几场以后,她渐渐地爱上了那份精彩和热闹,什么《唐明皇哭贵妃》《狸猫换太子》,什么《梁祝姻缘》《大闹龙宫》,初雪看得津津有味,日子也不觉得枯燥了。

    裕王笑道:“初雪,你这样每天看着热闹好玩的戏,咱们的孩儿生下来以后,肯定是个笑口常开的乐天性子!”

    初雪抚摸着微微隆起的肚子,感受着里面轻微而又奇妙的胎动,一种奇异的幸福感油然而生,啊,不管是男是女,都是自己的亲骨肉,粉嫩嫩肉嘟嘟的小婴儿,完全属于自己的孩子,多么美好的事情。

    裕王请来的皮影戏班不光吸引了初雪,其余几个姬妾也正愁深闺寂寞,无法排遣时光,这下正好,天天相约着在后园看戏,彼此之间的关系也暂时和缓了不少。

    这日午后,阳光出奇地好,初雪在后花园里看完《罗衫记》之后,便扶着小月回闲云阁。

    绕过那座巨大的假山时,鼻中突然闻见一股熟悉的香气,非兰非麝,却是记忆里最醉人的清香,初雪忍不住停下了脚步,又惊又喜:“茶花开了么?”

    小月道:“已经是九月了,正是茶花开花的时节呢。”

    初雪嗯了一声,咱们去看看吧。

    王府花园里的茶花,是三年前初雪刚进闲云阁的时候,亲手培植的,从细瘦的茶苗长成一株根深叶茂的茶树,非三两年的时光不行。

    初雪选的茶种,并不名贵,就是慈溪老家到处可见的野茶种,她幸幸苦苦培育三年,被陆采莲笑话过无数次,说她不愧是茶农本色,当了裕王的姬妾还是丢不下种茶。

    然而,初雪从不理会众人的讥笑,她要把这片茶园培植起来,形成梦里那熟悉的风景,她这一生,再也没有机会回到慈溪去了,可是,她希望在花园里重现故园一角的风光,这个念头是如此的根深蒂固。

    假山后,园子的东北角,一片约莫七八亩见方的小山坡上,满是半人高的碧油油的茶树,午后明亮耀眼的阳光下,一朵朵金蕊玉瓣的茶花随风摇曳,散发出沁人心脾的香气。

    站在山坡前,初雪有着说不出的激动,她仿佛又回到慈溪乡间那无忧无虑的日子。

    “慈溪的茶花,花朵没有这里的硕大。”耳际,突然传来一个清朗的声音。

    初雪大吃一惊,猛然回头,身后之人一身玉色斓衫,迎风负手而立,似一株劲柏,正是张居正。

    下意识地,初雪立刻垂下眼睑看了看自己的肚子,还好,今天的衣裳穿得宽大,根本看不出有孕的迹象,其实,她明白张居正肯定知道了自己怀孕的消息,可是,不知为什么,她就是不愿意让他瞧见自己大腹便便的模样。

    再看小月,早已不见了踪影。

    凝视着她有些惊惶和难堪的脸,张居正的眼中划过一丝悲凉,他完全明白她的心思,于是,侧了头不再看她,只望着那些茶花,轻声道:“这里的茶花有你精心浇灌培植,比慈溪山间的长势好多了。”

    初雪轻叹一声:“你为什么还要回青云阁来,你不该回来的。”

    张居正微微一笑:“裕王殿下亲自去找我,求我回去,我总不能不给他这个面子吧。”

    初雪摇了摇头:“若是存心给他面子,三年前你就不会走,你就是存心的——朝中那么多衙门,你哪里不好去,非要来这里!”

    张居正被她说破心事,脸上的神色僵硬了起来,他紧紧抿住嘴唇,半晌方道:“你就那么的不想再看见我么?”

    “当日咱们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事已至此,再见徒惹伤感,你还是辞了王爷,另寻个衙门去吧。”

    “衙门那么多,可是,只有裕王府里有你!”

    初雪心中一酸,强自忍住了从心底泛上来的泪意,涩声道:“我就知道,那日我不该一时冲动,去秋远居找你,我若不去找你,你慢慢的也就将我视同陌路了。”

    看着她娇怯怯的身子裹在一袭湖绿色的宽大缎袍之中,弱不胜衣的模样,张居正心中一阵疼痛,他沙哑着嗓子道:“你可知道,王爷又要纳王妃了?”

    初雪点了点头,苦笑道:“早晚的事情,王府中不可能没有女主。”

    “可是他完全可以将你扶正,他若肯顾念你,顾念你腹中的孩子,他完全可以将你扶正啊!”张居正的语气里满是掩饰不住的懊恼。

    “你明知道的,他从来没有顾念过我,他的心里,只有银欢一个,银欢死了,估计他的心也死了,皇爷叫他娶谁他就娶谁了吧。”初雪平静地道。

    “对!这就是我回来的原因!”张居正转回头,逼视着初雪,一字一顿地道:“他若是真的疼惜你,爱护你,那我从此远走天涯,再也不会回来,可是,他这般对你,初雪,我不放心,我不放心,我真的不放心!”

    一连几个翻来覆去的不放心,终于把初雪的泪给催了下来,她猛地用双手掩住面孔,肩膀剧烈地耸动着,再也顾不自己的肚子是否显了形状。

    张居正见状,一把将她揽进怀里,轻轻抚摸着她乌油油的鬓发,嘶声道:“初雪,我没有别的念头,我只是想离你近一点,再近一点,我只需要知道你过得好,没有人欺负你,给你罪受,然后远远地看你一眼,就已经心满意足,别无他求了,初雪,别赶我走,好么?”

    初雪从他的怀抱中挣脱出来,理了理鬓发,待情绪稍稍平复之后,方静静地道:“你的心意我怎么可能不明白,可是我身在王府,吃穿不愁,也没有人虐待我,王爷马上就要封我为侧妃,我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你就放心吧。”

    “和你一道被封为侧妃的,还有一人,你可知道么?”

    “还有一人?那是谁?是杨美人么?她性子一向柔弱,不会掀起什么风浪的。

    张居正冷冷地道:“不是杨美人,是高湘!”

    “啊?”初雪登时目瞪口呆:“高湘,她怎么会?”

    高湘一直都是深爱着张居正的,怎么会突然嫁给裕王?她那样的性子,又怎么会甘于做妾?

    见初雪一脸的不可思议,张居正哼了一声:“她到底是怎么和裕王定下这婚事的,我并不知道,可是,有一件事情我是非常清楚的,那就是,她直到现在都在恨我,更加恨你,以后,你们两人共事一夫,她定然会算计你,陷害你,你叫我如何能不担心!”

    初雪唇边露出一丝讥讽:“她不至于那么记恨我吧?毕竟,我也是一辈子不能和你在一起了么?她拆散了我们,我尚且没有去想着报复她,怎么她倒记恨起我来了?”

    张居正轻叹道:“你就是这个样子,才让我担心,你太淳厚了,压根不明白人性的丑陋与恐怖。”

    顿了一顿,他忽然想起一事,便用手指着山坡正中一颗最大最高的茶树道:“以后,每过十日,你都要在茶树上系一条红丝带,以示平安,若是有什么急事需要援助,你就把丝带换成黄色,我自会想法子助你,记住了么?”

    看着他关切的眼眸,初雪心中一热,再也说不出一个不字,只是重重点了点头。

    当晚,明亮的烛光下,初雪盘膝坐在炕上,凝视着炕上整齐码放的红黄两色的真丝布匹,良久良久,方拿起银剪刀,将真丝裁成了一条一条。

    小月站在炕边,对于下午发生的事情只字不提,只默默看着自家小姐的脸,牛油制成的蜡烛亮度很高,可是,小姐那双晶莹的眸子里映射出的柔和光芒,依旧将烛光压了下去。

    时光冉冉,秋去冬来,天空中终于又开始飘舞起了雪花。

    离后园和张居正会面,已经整整三个月了。

    这三个月里,每隔十天,初雪就会早早地去茶园,将一条红丝带系到那颗最高的茶树上,十天之后,再去换一根新的红色丝带。

    她知道,园子里的某个角落,一定有一双眼睛默默地注视着自己的身影,尽管肚子已经很明显的隆起了,可是她依旧坚持做这件事,因为她明白,她相信,那个人是不会嫌弃她这番模样的。

    有时候,换完丝带,她也不会立刻回闲云阁,而是静静躲在假山边的梧桐树后,窥视着茶园里的动静。

    有两次,她刚走出茶园不久,那个高大的身影就出现在那颗茶树边,用手抚摸着那根飘舞的红丝带,很久很久。

    日子依旧过得平静如水,因为这个秘密,初雪的心彻底的安定了下来,午夜梦回,她不再彷徨,不再凄楚,不再觉得自己是孤零零的一个人行走在荒野上。

    这种彻头彻尾的安全感让她对周围的人越发和颜悦色起来,裕王也越来越喜欢往她的闲云阁跑了,虽然不过夜,可是总要将手搁在初雪的肚子上,静静地听一会儿,然后再和初雪拉拉家常。

    那天,雪沸沸扬扬下了一夜,第二天起来,天地又是一片纯白。

    初雪穿上棉衣,披上紫貂大氅,拿了一根红丝带就要往园子里去,小月却一边拉住了她:“下了这么一夜的大雪,路上一定很滑,您要做什么,奴婢代劳就可以。”

    见初雪不以为然,小月又道:“小姐,你可要为肚子里的小哥儿着想一下啊!”

    初雪犹豫了,终于,她叹了一口气,将手中的红丝带塞进小月手中:“你去后园,将这根丝带系在最高的那颗茶树上,把原先那根替换下来。”

    小月点了点头,一个字也没有多问,就拿了丝带出了门。

    不到半柱□□夫,小月便回来了,她一边跺着脚上的积雪,一边道:“荼蘼,赶快去烧炉子,海棠,杜鹃,你们去后院扫雪去,林嬷嬷,麻烦您去厨房帮我切姜丝做梅饼,您老人家的刀工我可是万万赶不上。”

    待众人都走光之后,小月关上门,来到初雪面前,给她倒了一杯茶。

    初雪笑道:“人都已经打发走了,有话就说吧。”

    小月没有说话,只是郑重地从衣袖中摸出一个小巧的油纸包,打开之后,抽出里面的一张字条递给了初雪:“这是系在那根旧丝带上的。”

    初雪轻轻展开字条,只见上面的字迹熟悉无比,那是刚劲有力,凤舞龙翔的八个大字:“雪大,路滑,切勿亲来。”

    合上字条,初雪看了一眼窗外,晶莹的冰凌在屋檐下映射着灿灿阳光,冬日里的阳光,依旧是那么温暖动人,再也不令人觉得寒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