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欺君之臣 > 欺君之臣最新章节 > 第38章 三十八个×

欺君之臣 第38章 三十八个×



    第三十八章三十八个x

    “宝德,你将以前从靖北呈上来的密报给朕拿过来,朕想看看。”赵祯轻声道,陈宝德闻言连忙去将柜子里的匣子抱了出来,问道,“陛下,要看那一年的?”

    “就他刚去的那年吧,都抱过来,放在朕的床头。”赵祯吩咐道,“这些宝贝可是要给朕陪葬的,你可仔细些。”

    陈宝德一连几日早就吓得魂都没了,此时听了赵祯这样的打趣一时间竟哭了,“陛下,莫要再讲这样不吉利的话了,陛下要长命百岁的。”

    “哭哭啼啼的,小段,将他给朕带出去。”赵祯向外面道。

    段虚洲闻言进来默然带着陈宝德出去了。赵祯翻开匣子,将昔日珍藏的信拿了出来,看着看着就泪水湿了眼眶。本想着自己能伴着他一辈子,没想到昔日的小孩子才刚刚长大,自己就要去了,一时间更是悲从中来泪流不止。赵祯弄得动静大了,陈宝德才仓皇从外面跑了进来,段虚洲跟在紧跟其后。

    “陛下,您这是……”陈宝德见状跪下道。

    赵祯擦了眼泪笑道,“无碍,宝德,替朕将这些信都翻开吧,朕想看看,如今竟连翻信的力气也没有了。”陈宝德不语,主仆三人就围着这个匣子忙活了半晌,直到董太医进来提醒赵祯用药,方才收拾了起来。

    且说董太医与一干太医研习良久,总算配出来一剂药方啊,让赵祯比刚醒来时清醒松快了不少。

    这日赵祯正在外面透风间,大学士顾鼎臣满身风尘地就进宫来了,他进门便跪在地下高声道,“陛下,大喜!靖北候大捷!退敌百里!”

    赵祯闻言直站了起来,半晌才笑出声来,“哈哈,就知道阿樾是个有出息的,果真没让朕失望。顾爱卿请起。”

    顾鼎臣站了起来向着赵祯道,“此番呼延狼受此大挫,正是我军士气高昂之时,裴侯一鼓作气,定能破了北燕敌军,教他们俯首称臣!”

    赵祯笑着点头道,“甚好。”

    顾鼎臣又从袖中掏出来一封信,呈给赵祯道,“这是裴侯夹在捷报里呈给陛下的书信。”

    赵祯手一抖,接过了顾鼎臣手上的书信,顾鼎臣早就在内阁修成了老狐狸,此时自是知道自己不适合在场的,一甩袖子便告退了。

    早间的阳光伴着微风格外温暖,树叶唰啦啦地向着,赵祯靠在窗户边展开了裴樾的书信。除却奏章,这是赵祯第一次收到裴樾的书信。裴樾的字颇为豪迈遒劲,一看就是习武之人。想想昔日自己罚着裴樾临的那些帖子,赵祯笑了笑,果然还是有些用处的。

    恭请吾皇圣安。

    一别数日,至以为念。谨凭鸿雁之传,伫望白云之信。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来日方长,万望珍重、恳祈暂停公务,苓参进,调养莫误,甚念甚念。

    臣已退敌百里,大杀北燕士气,战胜指日可待,望陛下多加保重,待臣取得解药必定火速而归矣。

    京城雨季将至,天气湿潮,陛下可燃艾草些许。臣在边关,甚以为念,惟愿吾皇,平安顺遂。

    临书仓促,不尽欲言。

    臣靖北候裴樾奉上。

    短短不过百字,赵祯却将将看了半个时辰,直到一个字一个字背下来了才装进了信封,也不舍得给陈宝德,单拿在自己手里。

    且说宋怀亦被关了数日,因是南越的王储,看守的奴才倒也没亏待了这位亡国之人,日日好吃好喝伺候着,宋怀亦也一日日进食,只是郁结五内,人还是一日日憔悴了下来。这日赵祯诏见,宋怀亦被段虚洲看押的严严实实,进宣德殿前里里外外搜了个遍方才放进去。

    “坐吧。”赵祯靠在窗边的软榻上随手给送怀亦指了个位置,宋怀亦也不亏待自己径自坐下。

    “朕今日叫你来,不过是想聊聊天。那日见你到真没想到你这般能折腾,是个有出息的,比你父王强。”赵祯浅笑着道,似是对宋怀亦颇为赞赏。

    “成王败寇,我没什么好说的。”宋怀亦扭头不看赵祯,忽而笑道,“反正有你给我作陪,也不算吃亏。”

    “朕倒是颇为好奇,你搭上自己杀了朕能得些什么?还不如偷偷溜会南越造反来的实在,赢了还能做个皇帝不是么?”赵祯点着眉头道,似是觉得宋怀亦这人颇有意思的样子。

    “南越百姓遭遇战乱后刚刚恢复生息,我又怎么忍心再因一己之私打扰他们的生活,更何况我势单力孤,就算搅乱了这天下有能的几分甜头?”宋怀亦道,“既能杀了你,我也算报了亡国之仇,也算给父皇一个交代了。”

    赵祯笑道,“没想到你倒是还挺爱民的,罢了,朕便放你回南越罢。朕封你为南越王,回去替朕看顾一方。只一样,你南越要世世代代忠于大齐,臣服于我赵家,你可愿意?”

    宋怀亦讶然抬头,看向赵祯道,“当真?”

    “朕还跟你个小孩儿说假话不成?更何况你南越早就是朕的囊中之物。”赵祯咳嗽间笑道,陈宝德站在一旁连忙递上了温水给他润喉,赵祯接过抿了一口,“你刺杀朕的,朕也就不计较了。”

    宋怀亦愣了良久道,“你不计较了?”

    “比起让你给朕陪葬,朕还是更愿意看到你能忠于朕的子孙,世世代代以万民为念。为君者,民为上,社稷次之,君为轻。这道理你懂,朕也懂。”

    宋怀亦不语,只拧在一边。赵祯也不急,只笑着道,“你还小,慢慢来吧。想看看真正的《越安集》么?”赵祯说着将徐幼清呈上的那本手书摇了摇,宋怀亦眼中一亮,继而点点头。

    赵祯伸手递给他道,“苏家祖孙皆是有才之士,可惜为家族所累不得善终,着实可惜。”

    宋怀亦伸手接过,只觉得内容与自己下了毒的那本没什么区别,只是手书更多了几分情味。他随手翻阅直至原本的那篇南越游记的时候,他翻动的手指才骤然停下,他惊讶的抬头道,“是越人歌?”

    赵祯点头道,“是。”

    “是苏浅书的……”宋怀亦惊讶道,只见苏浅书字迹清雅俊秀,文章也考据的极好,只是卷首的那首越人歌,宋怀亦仔细琢磨间只觉得满口苦涩,仿佛那股悲伤之情时隔五年仍能从苏浅书的笔下渗出来。宋怀亦呐呐道,“苏浅书他有求而不得的女子?”

    “非也。”赵祯摇头道,“西汉刘向《说苑》中曾有记载,春秋时楚王母弟子皙乘船出游,锦盖华裳,钟鼓齐鸣。钟鼓将息时,有个越人舟子抱着船桨对他唱歌,可这舟子用的乃是越语,子皙听不懂,于是诏了那越人翻成了楚语,便是苏浅书所书的这四行。子皙听了舟子此音却并未恼怒,而是将自己的锦绣袍披在了舟子身上。”

    赵祯体力不支,说了这些话后便靠在床榻上歇了半晌方又道,“只是在苏浅书的考据中,此舟子并非女子,这乘船而歌之人乃是一个男子。”赵祯说罢笑了笑道,“这书乃是苏家祖孙三人心血所作,有些意思,朕那里还有本晋王手写的,你可借去一观。”

    宋怀亦将书还给赵祯半晌方道,“你是说苏浅书他爱慕的是个男子?”

    赵祯笑而不语,向着宋怀亦摆摆手道,“朕已通知了你母族,你暂且住在霜华殿,回越地的事,就由晋王和你们详谈吧。朕精神欠佳,就不留你了。”

    陈宝德将晋王手书的那本《越安集》呈给了宋怀亦,又打发了宋怀亦出去,回来见赵祯伏在榻上咳嗽,便忍不住抱怨道,“陛下何苦跟那人说这样多的话,费精神又没得什么好处。”

    赵祯靠在塌边歇了半晌道,“他们敢算计阿樾,自是要他们付出些代价的。让白狐去靖北传信,务必要给朕将苏潇尘活着带回来,朕也要他尝尝这滋味。见不到的故人,近在眼前的替身,让他好好尝尝这阴阳两途求不得的苦处。”赵祯一发狠又牵动了胸腹,登时又是一阵咳嗽,直直又咳出一口血来。

    “陛下!”陈宝德颤声道,“这些事自由晋王殿下和裴侯处理,您就少操些心吧,裴侯现已是北边的元帅,一定能为陛下解忧的。”

    赵祯却浅笑道,“再大,在朕眼里还是个孩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