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欺君之臣 > 欺君之臣最新章节 > 第37章 三十七个×

欺君之臣 第37章 三十七个×



    第三十七章三十七个x

    赵袀被赵祯说的一噎,瞪眼道,“陛下决定吧。”

    赵祯笑着道,“生死有命,由不得我们。朕这一生足够了。”

    “还没有死呢,尽瞎说些什么。靖北候走的时候可是说要为你把解药拿回来的。你若是死了,让他情何以堪?”赵袀黑着脸道,“你先好好吃药,把现下的问题解决了再说。”

    赵祯点头道,“知道了,今日刚刚醒来,脑子里也不大清楚,解决的事情且让朕想一想。你先把外面的那个女人帮朕打发了,看着就烦。”

    赵袀笑道,“靖北候走的时候也是这样说的。”

    赵祯一听靖北候这三个字一下子就精神了,眼睛闪闪发光道,“当真?阿樾怎么说的?”

    “说柳小姐哭哭啼啼伺候不好陛下,还威胁本王说要是柳小姐在你身边,他就打不好仗。”赵袀气的笑着道,“尽是儿戏,你就是太惯着他了,你我二十的时候哪还像他这么个二愣子,什么都不知道,尽让人当枪杆使。”

    赵祯笑而不语,半晌道,“他厉害了,就不会待在朕身边了。”

    “你问过他?是雄鹰总要飞翔,你能关他几时?”赵袀恨铁不成钢,“若不是你一心要护着,这次他就不会这么容易着了别人的道。”

    “算朕自作自受?”赵祯调笑着道,继而安静了一会儿道,“世人容不下朕的,这次若朕真的去了,倒是一种福气。你看苏浅书,可不是朕的前车之鉴么?朕是亲眼看着他一步步去的。为子不孝,为弟不恭,为师不正,他一辈子就被他自己用这十二个字了结了。若是朕死了,阿樾也能富贵一世,封妻荫子,倒也算圆满。”

    “陛下!”赵袀忍不住喝道,“你躺在床上靖北候就已经那般,你是没看见他那个狼狈样子。他心里是有你的,你若是去了,他怎么能喜乐一世?陛下莫要乱想,正正经经解毒活下去才是正道。”

    赵祯笑道,“他怎么不能喜乐一世了?大不了朕下旨,给他赐婚。”

    赵袀盯着赵祯的脸半晌道,“你当真舍得?笑得真难看。”

    “是吗?”赵祯一时间愣了,摸了一下自己的下巴道,“朕还以为挺好看的。”

    “陛下,黄太傅求见。”陈宝德站在门口道。

    赵祯想着赵袀笑道,“来的真快。”赵袀向外面道,“请进来吧。”

    门帘掀开了,黄太傅快步走了进来,步履有些蹒跚,他走近一下子就跪在赵祯床榻前道,“天祐我大齐!陛下安康便是我大齐万民之福!”

    “黄太傅先请起。”赵祯轻声道,“朕刚醒,没什么力气,太傅坐近些。”赵祯刚说完,陈宝德连忙就给黄太傅搬了个小软凳来。黄太傅再三告辞方才坐了。

    赵祯看着黄太傅道,“太傅,朕的日子怕是说不准了,有些事也要早些交代了,今日既然诏太傅来了……”

    赵祯刚说了几句,太傅便哽咽道,“陛下!”

    赵祯拍了拍老人家的手道,“太傅,你且听朕说。父皇去的时候,老臣本就没剩几个干净的,如今朝堂上的重臣多是朕登基以来才提拔起来的,更何况江南道的事情太傅也知道。但凡朕能多些时日,定能还天下一个清明的朝局。只可惜天不假年……”

    赵祯一说至此处忍不住咳了起来,捂着胸膛半晌才缓过神来,他向陈宝德招招手,陈宝德连忙递上了一方帕子,赵祯接过就吐了一口血。

    “陛下!”赵袀同黄太傅同时惊叫道,太医也快速走了进来,赵祯挥挥手道,“太医先下去,朕心里有数。”

    太医得了赵祯命令,便退了下去,赵祯缓了两口气道,“朝中新锐虽是能干,但许多事还要依仗太傅这样的老臣。太子年幼,难当大任,爱卿们任重而道远。”

    赵祯一番话说得黄太傅老泪连连,只拿着一双老手换着抹眼泪。陈宝德见状又递上来一方帕子,黄太傅接过才狠狠擦了两把老泪。

    “宣永安郡王赵从锶,文渊阁大学士顾鼎臣进宫。”赵祯道,“宝德,备笔墨,将玉玺请出来。”

    赵祯话音刚落,宣德殿中便一片肃静,赵祯这是要立遗诏了。

    赵祯宣召不过一盏茶的时间,永安郡王便与顾鼎言双双进宫了,赵祯向二人示意过便找了示意文渊阁大学士顾鼎臣执笔。

    “朕膺天命区区五载,然忧危积心,日勤不怠,务有益于民。奈何飞来横祸、天不假年,太子年幼难当重任,遂托朝堂于晋王赵袀,太傅黄泽中、永安郡王赵从锶及文渊阁大学士顾鼎臣。内外文武臣僚同心辅政,以安吾民。”赵祯顿了一下又道,“丧祭遗物,毋用金玉。天下臣民,哭临三日,皆释服,毋妨嫁娶。”

    末了,赵祯向执笔的顾鼎臣道,“就这些吧,顾爱卿,将诏书拿上来给朕一观。”顾鼎言拿起方才写好的诏书轻轻过了过风,待墨迹干些了便递到了赵祯的面前,赵祯看过点头道,“顾爱卿的字甚好,将玉玺拿过来。”

    陈宝德躬身跪地,将托盘举过头顶,晋王赵袀伸手拿过递至赵祯面前,赵祯笑道,“朕手上没劲,皇兄且用手扶一扶。”赵袀托着玉玺置于诏书的上空,赵祯轻轻将手按在玉玺上,赵袀稳稳落下,盖上了国印。

    “宝德,取九龙锦匣来,将此诏书置于宣德殿内里的忧国忧民牌匾后。”赵祯吩咐道,陈宝德转身一会儿便拿出来了一方沉香木雕的镂空匣子,赵祯当着这四人的面将诏书放下去,又唤了段虚洲亲自将匣子置于牌匾后。

    赵祯似是如释重负,他笑着向四人道,“当前的大事朕算是解决了,只是朕还有一事想托付诸位爱卿。”

    赵袀闻言便看了赵祯一眼,黄泽中道,“陛下请讲。”

    赵祯笑着道,“此事原是朕的一桩私事,靖北候裴樾从小便是在朕身边长大的,莽撞调皮些,却也没闯过什么大祸。眼见朕时日无多,却着实放心不下,这里便将阿樾托付给诸位了,望诸位看在朕的面子上能多看顾着他一些。”

    赵祯自登基以来兢兢业业从无不适当的地方,此时他就提出这么一桩事,几位大人哪能有什么不答应的,都忙俯身叩首道,“是。”

    赵祯颇为满意地点点头道,“朕精神不济,朝堂上的事你们与晋王商议着就好。明日早朝朕再与诸位爱卿……咳咳……”

    “快躺下,董太医——”赵袀见赵祯说的时间长了,一时间又咳了起来,连忙扶着赵祯躺下。董太医快步走了进来,给赵祯扎了几针便退出去熬药了。

    “明日早朝就不要去了,有什么事臣等四人定会处理好的,若着实有难断的,再请你的旨意也不迟。”赵袀安慰道,剩下的三人也是连连附和。

    “诸位大人先起来吧。”赵祯道,“那边听诸位爱卿之言,朕先缓缓,咳咳……”

    赵袀扶着赵祯躺下歇息,这才与几位顾命大臣退了出去再行商议。

    赵祯见诸位大人都出去了,招过陈宝德道,“宝德,昨晚上是不是阿樾在宣德殿?”

    陈宝德跪在赵祯身边低声道,“是。”

    “他都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一一道来。”赵祯半阖着双目道。陈宝德跪在赵祯身边将裴樾说的话一一说给了赵祯,赵祯含泪笑道,“傻子。”说至裴樾撵柳湘月的时候赵祯方笑着道,“去,将柳小姐送回去,就道朕不习惯女子近身,让她好好照顾母后,全了朕的孝心。”

    陈宝德笑着去了。

    “什么?”柳湘月一脸不可置信,向着陈宝德追问道,“陈公公,莫不是你会错意了?”陈宝德冷笑道,“这是陛下的原话,姑娘看着办吧。”说着便转身进去了,由着柳湘月在外面干晾着,最后还不是自己乖乖回慈宁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