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欺君之臣 > 欺君之臣最新章节 > 第36章 三十六个×

欺君之臣 第36章 三十六个×



    第三十六章三十六个x

    四更天的时候裴樾就醒了,毕竟天亮发兵,他不能再睡了。裴樾轻轻起身,深深看了一眼身边的赵祯,似是想把这个人的样子烙在自己心里带着一起上战场。

    “太医呢?”裴樾走了出去向着陈宝德问道。

    “在外间候着呢。”陈宝德躬身道。

    “嗯。”裴樾走了出去,向着候在一边的董太医微微一拱手,“听闻是董太医在看护陛下?”

    “是。”董太医起身施了一礼。

    “陛下现在的情况怎么样?”裴樾示意董太医坐下道。董太医也没有多礼,他坐在裴樾的对面道,“臣学识有限,对于解毒之法还没有思路。陛下的情况虽是稳定了,可是依着现在的样子,臣最多只能保陛下两个月。”

    裴樾皱眉沉声道,“保着陛下稳稳当当去死?”

    董太医乍然惊起跪下道,“侯爷……”

    裴樾气的闭眼摆手道,“你起来吧。本侯此番去靖北一是为保边疆安定,二是想为陛下寻得解药。还望董太医能为陛下尽量延长时间,等本侯带解药回来。”

    “是。”董太医躬身道,“臣一定竭尽全力。”

    “靖北候。”晋王赵袀走了进来,“到时间了,该出发了。”

    裴樾躬身向董太医躬身一揖道,“有劳董太医了。”董太医哪敢受这一礼,忙还了一礼。裴樾向着赵袀一拱手走进了内殿。

    “陛下,你等我回来。”裴樾替赵祯缓缓理了理发丝,轻轻吻了吻赵祯的嘴唇,起身拿过陈宝德从靖北候府拿来的剑,披上铠甲带上头盔,遥遥望了一眼仍在沉睡的赵祯,转身出了宣德殿。

    “靖北候。”赵祯刚走出去,就见晋王站在廊下等他,他快步走了过去拱手道,“王爷。”

    赵袀拉过裴樾的手,将虎符交在了裴樾的掌心,他轻轻拍了拍裴樾手心的虎符道,“西山大营的十万大军就都交给你了,到了靖北仍是你做主。”

    裴樾点头道,“是。”

    赵袀道,“一起出去吧,让本王也看看我大齐的儿郎们。”

    天还未亮,隐隐约约可看见来来往往的宫人提着宫灯走动。赵袀走在前面,沉声道,“陛下的心思,本王也知道一些,只是他毕竟是九五之尊,那位子虽说至高无上,可是自古以来没有那个皇帝可以随着性子来,侯爷可懂?”

    裴樾自打赵袀说陛下的心思的时候心就乱跳,只屏着呼吸听晋王讲话。听他这意思,陛下早就对自己……裴樾惊喜交加之后却听见了后面的话,他心下猛地一跳点头道,“臣懂。”

    “陛下与侯爷少时相识,陛下更是对侯爷有半师之谊,从小悉心教养,犹如亲人。天地君亲师,陛下占了两个半,所谓天地伦常,君臣有别——”赵袀忽地转身向裴樾一笑道,“既然侯爷明白,倒是本王多言了。”

    赵袀的话一个字一个字都敲在裴樾心上,裴樾皱眉道,“既是陛下与臣的事情,还是由陛下亲断的好,不劳王爷挂怀。”

    “哦?”赵袀笑意微敛,打量了裴樾一眼道,“就算是陛下同意,靖北候认为自己能给陛下什么?能护得他一世么?”

    赵袀的话让裴樾一滞,赵袀看了一眼宫门道,“靖北候,到了。”

    “是。”裴樾躬身道,“京城的事都有劳王爷了,臣会替陛下将解药找回来的。”

    “静候侯爷佳音。”赵袀拱手道。裴樾还了一礼,接过侍卫递上来的马缰快步走了出去,京城外十万大军都在静候主帅到来。

    天亮了,赵袀却还站在城头。

    “王爷,宫里传来消息说陛下醒了。”侍卫道,赵袀闻言猛地回头向宫内赶去。听闻陛下醒了,宣德殿里里外外都是太医,看来一整个太医院的人都在这了。

    “晋王。”太后听闻了消息也过来了,此时正坐在床边拉着赵祯的手垂泪,赵祯刚刚醒,整个人还有些迷蒙,只是睁着眼呆呆的。

    “太后娘娘。”赵袀躬身向太后行了一礼,“陛下他——”

    太后一个劲掉眼泪,只攥着帕子道,“详细的哀家也不知道,你问董太医。”董太医闻言上前了一步,“王爷,陛下现今醒过来,证明先前用的药是对的,只是此毒顽固,没有解药还是难以拔除。”

    “你是说我儿还没有救?”太后激动地向前俯身道,“董太医,你是说陛下这毒还会发作么?”说话间又是一阵好哭。

    “母后。”赵祯轻轻出声道,嗓子也有些沙哑变声,一开口就呛得咳了几声,赵袀连忙上前扶着赵祯道,“陛下慢些说。”

    赵祯轻轻摆了摆手靠着赵袀向太后道,“母后莫急。”

    太后见赵祯一说话就咳得厉害,一时间也是吓住了,拍着赵祯的肩膀道,“皇帝莫要再说话了,快歇着。”

    赵祯看向赵袀示意了一下,赵袀会意向着太后道,“娘娘,陛下刚醒,臣还有些朝事向陛下禀报,您可先回慈宁宫去,待臣禀告完了,陛下稳定了再过来。”

    太后抹着眼泪的道,“好好,湘月,你就留在这替哀家好好照顾陛下。”湘月扶起太后乖乖巧巧行了一礼道,“是。”

    “柳小姐,在外面候着。”赵袀道。

    柳湘月看了一眼赵祯知道他们要说朝事,自己留着是真的不方便,这才缓缓退了下去,末了,还看了一眼赵祯。陈宝德看的直翻白眼。

    “宝德,去外面守着。”赵祯道。陈宝德连忙退了出去,末了还带上了门。湘月站在外面看了一眼陈宝德,又往外面挪了一步,生怕陈宝德玷污了自己的身份一般。

    “陛下。”赵袀坐在赵祯床榻边细细看了眼赵祯的脸色道,“陛下觉得身体可还好?”

    赵祯摆摆手淡笑道,“尚好,就是胸膛有些疼。阿樾走了吧?”

    赵袀惊讶道,“陛下怎么知道靖北候走了?”

    “今早上他走之前朕就迷迷糊糊有些清醒了,只是一只睁不开眼睛。”赵祯说话间眼睛里都是笑意,赵袀便知道,裴樾走的时候亲近的时候陛下定然是醒的,不禁黑着脸道,“陛下满意了?”

    赵祯抿着嘴笑着咳了两声道,“嗯。”

    赵袀瞪眼。

    赵祯忙收敛了笑意道,“咳咳,这几日朝堂上怎么样?”

    赵袀给了他一个你还知道问的表情道,“苏家叛国之案已经结了,只是拽出来一堆人来,你大概也料到了,现下还在处理。江南道的事情已经悉数交给了黄太傅与沈御史二人处理,北燕来犯靖北候也已带着西山大营的十万大军去了。”

    赵祯微微皱眉道,“再派吏部侍郎石人杰同沈御史一同去江南处理,严摇蕙也在江南,有困难定会帮他们一把的。”

    “靖北候府也出了事情,陛下遇刺之事乃是苏潇尘与靖北侯府的宋怀亦一同联手做下的,靖北侯府也是满门被灭。”赵袀道,他顿了一下道,“宋怀亦是南越的王储。”

    赵祯想到了自己中毒与北燕,与苏潇尘有关,没的他们怎么会自己一中毒就挥兵南下,想来是准备已久。只是宋怀亦是南越王储,还有靖北候府满门被灭——他皱眉道,“怎么回事?”

    “宋怀亦为了掩护苏潇尘离开,下毒灭口。”

    赵祯冷笑一声,“那日朕在靖北候府见他的时候,倒是没见的他能这么有出息,宋怀亦倒是对苏潇尘挺好的。”

    “宋怀亦说他心悦苏潇尘——”

    赵袀话音未落,赵祯就猛地咳起来了,他不可置信地问道,“你说什么?”

    赵袀一顿,将赵祯昏迷以来的种种细细说了,赵祯听了便道,“人是苏潇尘杀的。”

    赵袀一愣,赵祯笑道,“没想到这宋怀亦倒是个别扭的,想要报仇还想还恩,这世上哪有这样两全的事。宋怀亦现在在哪?”

    “关在霜华殿里。”

    “改天朕见见他。”赵祯道,“明日早朝让诸位大人都来吧,朕也不知能撑多久,余下的事情都得赶紧打算了。”

    “陛下!”赵袀沉声道,“不要说这样不吉利的话。”

    赵祯似是全然不在意地笑道,“若是朕突然去了,皇兄虽能辅佐景云继位,但是没有朕的旨意,终究不够硬气,若是谁有些个不良的心思,岂不是害了我大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