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欺君之臣 > 欺君之臣最新章节 > 第35章 三十五个×

欺君之臣 第35章 三十五个×



    第三十五章三十五个x

    “侯爷……”宋怀亦呛声道。

    宋怀亦脸色涨得紫红,双脚微微挣扎着,裴樾气的狠狠甩开宋怀亦冲他吼道,“你有什么不满地冲我来,灭你南越的是我爷爷,下命令的不是他,你有仇,你有恨,冲我来啊!”

    “咳咳,冲你来?”宋怀亦咳嗽着斜靠在柱子上笑道,“当年是他为了谋夺皇位,为了军功不惜算计我南越!我南越年年上供从无不臣之心,没想到最后竟然落了个这样的国破人亡的下场!若不是赵祯贪心不足何来今日之事?”宋怀亦说话间看向裴樾含泪笑,“若不是他为了这九五之位,我又为何以王族之身为人奴下近十年?他君临天下,凭何我就要流落异乡漂若浮萍?”

    他笑意凄苦,满眼苍凉,嘴角噙着淡淡的嘲讽,“我做错了吗?侯爷,靖北候,你倒是说呀。”

    裴樾一愣。

    “侯爷以为怀亦说的不对吗?侯爷也以为是怀亦错了吗?”宋怀亦靠着柱子缓缓起身,一头墨发散落在肩头,说话的语气仿佛寻常问裴樾吃饭了没有的样子。

    裴樾看着宋怀亦半晌继而缓缓摇头道,“宋怀亦,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伤了他。他与我来说,是特殊的,对也罢,错也罢,只要是他就好。就算他杀尽天下人,就算他罪大恶极天理不容,只要有我裴樾在,你们就休想在伤他分毫!”

    “侯爷。”宋怀亦不可置信地道,“侯爷,你一向明辨是非嫉恶如仇,今日怎会说出这样的话!难道是侯爷的是非正义都是小儿玩笑么?”

    “总有个人会让你不辨是非黑白的站在他的身边。”裴樾起身,向着大殿之内走去,一旁刚刚再次看见裴侯英姿的诸位大人,依稀记起了当年严太傅倒地中风的样子,连看裴樾的眼神都多了几分忌惮。

    “呵呵。”宋怀亦忽地笑出了声,向着裴樾的背影道,“那他要你保护的时候你在哪里?侯爷,此时再说,怕是迟了,他活不下去了。”

    裴樾身影一愣,只字未言,能看见裴樾此刻表情的诸位大人一时间都乖乖收起了看热闹的眼神,裴樾满身的杀气登时让他们遍体生寒。

    赵袀默默坐在椅子上看完了这场闹剧,冷声道,“带下去。”压着宋怀亦的侍卫忙将宋怀亦连搀带拖地拽了出去。裴樾走到赵袀身前,向着赵袀深深一揖,并不说话。

    “明日点兵去靖北,这是聂将军告援的折子。”赵袀将方才八百里加急的折子递给了裴樾,裴樾接过之后细细看了一遍又还给了赵袀,他开口道,“好。”

    赵袀点头,收起折子道,“你府上的事本王已交给了大理寺卿窦仪,必定给你一个交代。”

    裴樾颔首道,“我想见他。”

    赵袀冷着脸点了点头。

    “赢了之后我要回来。”裴樾又道。

    赵袀点头道,“好。”

    裴樾向着赵袀一拱手便出了乾元殿,赵袀向着诸位大人道,“今日的事便就此了结,剩下的事情待本王与各司详细议过再做决定。”

    “是,臣等告退。”

    赵袀起身微微还了一礼。

    裴樾除了乾元殿便撒了泼向宣德殿跑去,到了宣德殿的门口,他却骤然停了脚步,站在院子里小心翼翼地整理了下衣袍,又将头上的发冠正了正,觉得自己不那么狼狈了才迈开脚步缓缓走了上去。虽说陛下暂时还昏迷着,可是他要是看见自己这般狼狈的模样,定然是要训斥的。

    “裴侯……”段虚洲站在门口护卫,见到裴樾惊讶地道。裴樾向着段虚洲微微颔首,迈开脚步走了进去,陈宝德站在龙床旁,榻边还站着一个打扮地颇有几分灵气的女子。裴樾微微皱眉,向着那女子道,“你是何人?陛下不喜女子伺候,你退下吧。”

    那女子听闻裴樾说话站起来转身将手上的药盏递给了陈宝德,杏眸打量了裴樾一眼福身道,“小女柳湘月,是太后娘娘的义女。”

    裴樾思索了一下,似是记起了这么个人,他皱眉不悦道,“本侯知道了,你退下去吧。”

    陈宝德:……

    这位湘月小姐明显是不想离开,侯爷你没听懂?湘月小姐的意思是太后娘娘让她来伺候陛下的,不能离开。可惜这些话,陈宝德便是说了,裴樾也未必听。

    “可是小女还要伺候陛下用药,着实不方便走开。”柳湘月双手攥在一起,似是颇为为难,一双美目含着泪水只管紧着地看着裴樾,似是颇为为难。

    裴樾皱眉道,“哭哭啼啼的,连自己都弄不清楚,如何伺候陛下?伺候陛下用药本侯来就行了。宝德,将药盏给本侯拿过来。”

    陈宝德“哎”了一声忙迎了上去讲药盏交给了裴樾,裴樾伸手接过,一屁股坐在龙床上,斜睨两人一眼站在一边的湘月小姐道,“你怎么还站在这里?”

    湘月委委屈屈福了一福道,“那小女退下了,若是有事,侯爷尽可传唤小女。”

    裴樾一转眼间已经看见赵祯面色惨白地昏睡在床上了,连眼睛也转不动了,只觉得心疼的要死,哪里还管着这个女人,湘月说了半晌,裴樾似是才反应过来了,他随意“嗯”了一声。湘月尴尬地站不住了,只得咬牙转身离开。

    裴樾轻轻抚上赵祯的脸颊,“宝德公公,那个女人这几日一直在陛下身边?”

    “是。”

    “你去跟晋王殿下说,那女子哭哭啼啼伺候不好陛下,让她以后不用来了,不然本侯在靖北也不放心。”裴樾道。

    陈宝德心里只道这湘月小姐倒霉,竟触了裴侯的眉头,这条攀龙附凤之路算是彻底断了。他低头道,“是。”

    “陛下一直这样?太医有没有说他什么时候醒过来?”裴樾问道。

    “太医说就在这几日。”

    “嗯,这几日让那女子不要接近陛下。”

    陈宝德:……

    “宝德,你去叫陛下的主治太医在外面等本侯。”裴樾道。

    “是。”

    裴樾缓缓靠近罩赵祯,俯耳靠在赵祯的胸膛上听了半晌,感觉到他在心跳才缓缓起身道,“陛下,臣喂你吃药。”

    裴樾盛了一勺药喂了半晌却发现压根喂不进去。赵祯完全没有意识,喂下去的药尽皆顺着唇角缓缓流了下来,裴樾伸手用床边的帕子仔仔细细给赵祯擦了嘴角。裴樾微微皱眉,将赵祯的药含在口里俯身噙住赵祯的嘴唇,微微探开他的牙关,抵着他的舌头喂了下去。裴樾见能喂下去,得了主意便照着样子将一碗药悉数喂下。末了,裴樾吻了吻赵祯的唇,又亲了亲赵祯的眼角道,“别睡了。”

    裴樾掀开赵祯的被角,伸手牵着赵祯的手道,“陛下,明日我要出征了,你再不醒来,就见不到阿樾了。”

    明日出征,今晚上便要去调兵,自己能待在陛下身边的时间也就这么一会儿了。裴樾静静做了坐了半晌,忽而褪了靴子爬上了床,他轻轻将赵祯拢在自己怀里,用额头蹭了蹭他的额头道,“让我再抱着你睡一会儿,我这一走,最快也得两月,你可一定要等我回来,我一定会拿下北燕王救你的。两心眠既是北燕的毒,那北燕就一定会有克制它的解药,你等我拿了解药就回来救你。”

    裴樾顿了一会儿又道,“我有些话原想着苏家案子结了之后就跟你说的,可没想到竟然出了这么多事,那等你醒了我就跟你说。你醒了就安安心心在宫里等我扫平边疆凯旋归来,我都还没有对你好过,没有站在门外等你原谅我,你可一定要等着我带解药回来救你,到时候要打要骂都随你。”

    裴樾啰啰嗦嗦咕咕叨叨说着说着就落泪了,胸膛紧紧贴在赵祯头上,双手却轻柔地揽着赵祯的肩膀,生怕这个人就这样一睡不起,甚至离开自己。裴樾从未这样害怕过,原来他竟然也会这样脆弱,脆弱到连下个呼吸活下来都是幸运。

    “都怪我不好。”裴樾哽咽着说出这样一句话后连连流泪,其他话却一句也说不出口了,除了这句,他还能说什么?要不是他轻信宋怀亦,要不是他豺狼在侧却全然不知,怎会害的赵祯落入如此险境!

    陈宝德进殿就看见这么一副画面,自家尚且昏迷不醒的陛下被裴侯抱在怀里,两人同塌而眠。陈宝德大惊之下忙看了一眼殿里有没有不知根底的奴才,岂知他刚转头,就看见晋王走了进来。

    “晋王殿下……”

    “怎么了?陛下几日——”赵袀愣在了当地,他忽地回头道,“本王今日还没有见太子,先出去了。宝德,守着殿门不要让旁人打扰陛下休息。”

    陈宝德:“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