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欺君之臣 > 欺君之臣最新章节 > 第34章 三十四个×

欺君之臣 第34章 三十四个×



    第三十四章三十四个x

    宋怀亦抬头向着赵袀微微一笑道,“我是来证明裴樾无罪的。”

    众人还没有从宋怀亦是南越王族的震惊中反应过来,没想到他竟然说他是证明裴樾无罪的。赵袀皱眉道,“你说你是南越王族,有何凭证?”

    宋怀亦侧着头似是笑了,分外嘲讽,他轻笑着道,“没想到如今我的身份也要证明了才做数。”话虽这样说,他却仍缓缓褪下左肩头的衣衫。因着宋怀亦长得太过漂亮,一时间大殿之上的众位大臣倒是不好意看了,仿佛觉得自己亵渎了哪位姑娘一般。

    宋怀亦的衣衫轻轻从左边的肩头滑下,只见他肩头刺着一朵冶艳的曼陀罗,他轻轻拢起肩头的长发露出肩头的刺青,向着赵袀微微颔首道,“这样够了么?”

    赵袀讶然,这株曼陀罗不但证明他是南越的王族,更证明他是南越的王储!

    赵袀起身道,“是我大齐怠慢了王子。来人,赐座。”

    宋怀亦轻笑道,“南越已亡,哪来的王子殿下,晋王言过了。我此番来不为其他,只是想证明靖北候裴樾是被冤枉的,那《越安集》上的毒,是我下的。”

    宋怀亦话音刚落,大殿上便一片哗然,宋怀亦却恍若未知一般,他随意扯起自己肩头的衣裳道,“两心眠是我从北燕苏潇尘那里得来的,靖北候府的人是我杀的。那日我见裴樾进宫办事书房无人,便偷偷溜了进去,偷了《越安集》,将它拿到了隔壁苏府。苏潇尘给我两心眠之毒,我将毒/药溶于水中,然后将越安集上的字用沾着□□的水一一描过。两心眠只要沾着皮肤上便立时毒发,无药可救。”

    “你就不怕毒死裴樾事情败露?”赵袀沉声道。

    “那日我特意在身上熏了南柯梦,裴樾站在我身边也沾了此香。南柯梦与两心眠相克,只要不沾在皮肤上,南柯梦足以解开两心眠的毒。裴樾翻书,从来不会触摸字迹,他只会拿着书角随意翻。”宋怀亦道,“那日裴樾还问了我身上是否有什么香气,我骗他是我在苏家不小心沾在身上的,此事你可以去问裴樾。”

    “那若是沾在皮肤上——”赵袀惊起道,就算沾在身上的毒/药不能化解,就是缓解也好啊,想至此处赵袀恨不得能立时将宋怀亦住抓起来拷问一番。

    “无解。”宋怀亦浅笑着果断说出了两个字,他本就生的美,此时笑颜如花,更似是一个蛇蝎美人,偏又像是站着露水的罂粟,清浅而冶艳。

    赵袀皱眉,心下知道此事急不得,等眼下的事了结了将他关在霜华殿里细细审问便是,正好裴樾出来了,给他在霜华殿腾个位置。“那你又为何中毒?”赵袀问道。

    “我自打八岁亡国到大齐,从未有人疼过我,靖北候府算是待我不薄,既然我亡国之仇已报,便是舍了自己这条性命给他们赔罪又有何不可?”宋怀亦神情坦然地道。

    “他们既然对你有恩,你又为何要杀他们?”

    “他们知道我下毒之事,可是那时苏潇尘尚在京城,我不想给他惹来麻烦。”宋怀亦道。

    赵袀闻言道,“苏潇尘与你有何关系,你为何要为他手刃自己的恩人?”

    “他赠我毒/药,助我报仇。”

    “当真如此?只这一点你就愿意为他手刃恩人?”赵袀双眸灼灼地盯着宋怀亦,一旦他说假话,第一个便瞒不过自己的眼睛。宋怀亦对着两道刀子一般的眼神竟然视而不见,他静静地道,“我心悦他。”

    此话一出,整个大殿再一次沸腾,京中权贵虽有龙阳之好者,但大多只是尝尝鲜,玩过了之后回家娶妻生子自是不误,可是从未有人敢将自己喜欢男人这件事拿到青天白日底下说。

    “我心悦他。”宋怀亦淡淡道,“只要他离开大齐,我便足矣。”

    赵袀一时无话可说了,问他你喜欢苏大哪里?这话赵袀当真是问不出来,一时间大殿之上倒是一片寂静。虽说这只是宋怀亦一人的片面之词,可是赵祯中毒,与他脱不了干系。

    赵袀思索片刻道,“将靖北候裴樾带上来。”

    带裴樾的人刚刚出去,外面便有侍卫大声道,“王爷,靖北八百里加急!”

    赵袀揉揉眉心,看着冲进来跪在眼前的侍卫道,“念。”

    “北燕皇帝萧凤熠派兵二十万南下直奔靖北府,聂将军请求朝廷支援。”

    好呀,真是热闹。赵袀闭着眼长出了几口气方道,“现下陛下仍在昏迷,太子年幼难当重任,朝中大事无人主持,昨日本王与黄太傅昨日商议过了,朝中大事由本王暂代,其余各司皆同往常一样,诸位大人可有意见?”

    苏家的案子刚牵扯出一堆案子,陛下中毒生死未知,江南道一片混乱,现下靖北又遭北燕来犯,大齐近百年来从未这样乱过!晋王与陛下感情甚笃,身份又足,既然他愿意出来主事,简直再好不过。

    “臣等决无异议。”

    赵袀点头道,“此乃大齐危急之时,还望各位大人尽忠职守,保我大齐顺利度过这番难关。来人,将宋怀亦带下去,羁押在霜华殿。陛下解毒之事还系在此人身上,窦大人办案时还请多加小心。”

    窦仪走出一步躬身道,“是。”

    “来人,将宋怀亦带下去。”

    宋怀亦闻言向着大殿上的诸人笑道,“我南越的昨日,便是你们大齐的明日。”

    “一派胡言!”黄太傅怒喝道,“还不将此人速速带下去!”

    押解宋怀亦的侍卫听闻黄太傅出声呵斥,连忙伸手推了一把宋怀亦,宋怀亦一个脚下不稳,便向前踉跄倒去,忽地有人伸手带了他一下,这只手宋怀亦分外熟悉。

    “侯爷——”宋怀亦抬头间见裴樾竟是站在自己身前,不免激动道。

    裴樾一连几日都被赵袀软禁在霜华殿里,虽说吃喝不断,可是一点讯息也没有,赵祯怎么样了,没有一个人告诉他,周边的侍卫也是一问三不知,闭口不言装哑巴。可是方才他在大殿门口都听见了些什么?靖北侯府满门被屠,宋怀亦是南越王族,赵祯所中之毒无药可解!

    “宋怀亦,你放才说的都是真的?他的毒是你下的?当真无药可解?侯府的人都死了?”裴樾紧紧攥着宋怀亦的手腕,眼睛赤红着嘶哑着声音问道。宋怀亦的手腕被攥得钻心的痛,看着裴樾微微发红满含愤恨的眼睛,他嘴唇喏喏,半晌没说出一个字,只缓缓点了点头。

    裴樾右手狠狠拽了一把将宋怀亦,将他临空扔到了大殿的柱子上撞得“嘭”的一声,宋怀亦背部吃痛全身缩在柱子下轻轻痉挛着,裴樾快步走近膝盖抵在他的胸膛上一把抓起宋怀亦胸口的衣裳将他抵在柱子上道,“我待你不薄,你为何要伤他?你为何要伤他!”裴樾双目泛着血丝,手上的劲大的似是要把宋怀亦掐死在这乾元殿里一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