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欺君之臣 > 欺君之臣最新章节 > 第33章 三十三个×

欺君之臣 第33章 三十三个×



    三日已过,赵祯却丝毫未有醒转的迹象,赵袀暗地里派人去寻找民间的大夫,却因着大局不敢大张旗鼓。

    赵袀这日召了太傅黄泽中,刑部尚书马仲玄,大理寺卿窦仪和御史大夫沈正四人进宫,虽然赵祯倒下了,可是他肃清江南道的事可还没做完。眼见着此案已经打草惊蛇,江南这几日动荡不安,这事不能再拖了。

    “现下陛下尚在昏迷,本王走不开,此案便转交给黄太傅监审,限你四人十日之内审查结束。”赵袀道,说着他又看着几位大人叹了口气,“江南道如今的模样,想必诸位大人这几日也看到了,这案子拖不得,再拖江南道就乱了。南楚与我大齐隔江相望,虎视眈眈,现下陛下危急,万不可给他们这个机会。”

    黄泽中拱手道,“臣等明白。臣等必不辱使命。”

    马仲玄,窦仪,沈正跟着拱手行礼,“臣等必不辱使命。”

    赵袀点头道,“有几位大人这般良臣是我大齐之福,现下陛下危急,正是朝堂上下一心的时候,苏家之案,江南道之事便拜托诸位大人。”

    “是。”四人一同拱手道。

    “王爷,看守宋怀亦的侍卫求见。”白狐站在门口道。白狐本是暗卫,且生的与常人不同,天生一头白发,黄泽中等人闻声转身间都是大吃一惊,脸上几分诧异,旋即各自收起了吃惊的表情。

    “叫他进来。”赵袀道。

    靖北侯府一日之间满门被屠这事在京城传的沸沸扬扬,连靖北候裴樾本人也被拘押在霜华殿里,此事当然不浅,他们还是能避就避的好。黄泽中当即告退道,“王爷既然有要事,衬得便先行告退。”

    赵袀点头道,“去吧。”

    “王爷,宋怀亦醒了。”来人禀告道。

    “救下了?”

    “救下了。”

    “先关着吧,看紧点,别让死了。”赵袀挥手道,来人领了命去了。

    黄泽中接了此案,与窦仪等人熬了一日一夜将此案梳理了,却发现牵扯匪浅,别的不说,且说当年若不是苏家叛国又会是谁?无论是谁,必是当年获利之人。可是当年获利之人,如今只要没死便定然身居要职。黄泽中对着满案头的证据,又叹了一口气。

    “大人,我们不妨先将此事放下,先审苏家与林家之案,待江南道定下了,再行商议?”大理寺卿窦仪道。

    黄泽中思索良久,颔首道,“也罢,暂时也只能这样。”

    窦仪又道,“此案恐怕非同小可,虽是我四人审理,可是必定要一个皇族坐镇,可是永安郡王带兵守城,晋王殿下又在宫里……”

    黄泽中点头道,“确实棘手。”

    四人正在昏天暗地间,宫里忽然传来讯息道晋王殿下允许此案在乾元殿里审的消息,黄泽中闻言大笑道,“妙极!看来晋王殿下是想公审此案,既是满朝文武皆在,就不用计较皇族坐镇之事了,到时候晋王殿下必定也是在的。”

    窦仪等人听了也是连连点头,四人分头将人证物证又检查核实了几遍,分头审理。转眼又过了两日,太傅黄泽中带着窦仪等三人,提着人证,带着物证和前两日分堂审理所得的罪状供词一一带进了乾元殿。

    黄太傅与晋王分坐两侧,大理寺卿窦仪,刑部尚书马仲玄和御史大夫沈正三人主审,满朝四品以上的官员皆在一旁观审。

    窦仪一声惊堂木下,满殿肃静。

    “带苏家旧仆徐幼清上殿!”

    徐幼清仍同几日前一样,面色冷清,在侍卫的羁押下缓步走了进来,他跪倒在地,“草民徐幼清拜见大人。”

    窦仪道,“此案现人证物证已全,盖因林家与苏家往日纠葛,林家怀恨在心陷害与苏家,先将本案的供词呈上来,传与各位大人一看。”

    窦仪话音刚落,沈正就派人将本案的供词都呈了上来,各位大人一一看过,已是大半个时辰以后,窦仪、马仲玄与沈正三人在此期间一个字都未说,直至最后一份供词交上来,窦仪方道,“诸位大人看过本案的供词,对本案的判决可以意见?”

    底下的诸位大人还能有个什么意见,认证物证已全。

    “臣等没有异议。”

    窦仪见状与沈正马仲玄各自交流了一个眼神,当即拍案道,“本官宣判,苏家昔日盖是遭人陷害,绝无判国之罪,至于当年贪赃枉法结党营私等数罪,悉数交于刑部再行审判。林家栽赃嫁祸,罪无可赦,且在本案审查期间,本官和参与本案的诸位大人一同发现林家在江南结党营私,罔顾朝纲等数桩罪,此案也将交于黄太傅与沈御史一同查办。本案至此,各位大人可有意见?”

    “无。”诸位大人尽皆摇头。

    窦仪点头道,“退堂!”

    “等等!”坐在一边一直未说话的晋王赵袀突然道,准备退堂的诸位大人闻言立时站住了,连着窦仪等人都站在了主审官的位置上,皆向赵袀看去。赵袀道,“诸位大人稍等,本王还有事要宣布。”

    诸位大人一听不是方才的案子当即各自松了一口气,各自垂首等着晋王说事。

    “陛下遇刺一事,经过本王与段统领几日追查,发现是靖北候裴樾呈上来的《越安集》上所沾的毒/药,现已将裴樾羁押在霜华殿里,此案交于大理寺卿窦仪主理,务必要给天下人一个交代。”

    工部尚书罗恩杰出列道,“不知陛下现下情况如何?靖北候裴樾又当如何处置?”

    “陛下现已安定,只是解毒之事还得费些心思。”赵袀道,“至于靖北候裴樾,本王暂时无权处置,还得等陛下醒过来之后再行决断。”

    “王爷,宋怀亦求见。”侍卫走进来躬身道。

    诸位大臣都惊讶地左顾右盼,半晌才反应过来,这宋怀亦不就是靖北候府唯一活下来的那个小倌吗?魏国公听闻宋怀亦上殿,心下更是大惊,眼神直直向殿门看去。

    “他来做什么?”赵袀皱眉道。

    “宋怀亦说他是南越王族——”侍卫此话未歇,大殿上的诸位大臣炸锅了!宋怀亦是南越王族!魏国公更是脸白如纸,一时间只觉得脚下发软,两眼全黑。宋怀亦在自家府上做了那么多年小厮,他、他竟然是南越王族!当年攻城时自己一番心软,没想到竟然带回来了个祸根!他又是哪个王族?莫不是南越王的儿子?

    赵袀听闻宋怀亦这样的身份,倒是一时间沉静了,“将他带上来。”

    赵袀话音刚落,宋怀亦便走上殿来了。宋怀亦本就生的美,经中毒这么一折腾,更添了几分病弱,他的头发并未束起,只散在身后,随着风微微扬起,划过他精致的脸庞,宽袍广袖,一身素衣,不卑不亢地缓步走了进来。一时间大殿之上的众人只觉得怪不得裴侯为了他后院都清理了,果真是个祸水。

    宋怀亦走至殿前,单手抚胸微微颔首道,“大齐晋王殿下。宋怀亦正处于变声期,声音颇有些雌雄莫辨,只是他声音不急不缓,倒是有几分王族的气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