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绝情将军,虐爱契约 第七十五章



    &&&&

    午膳时刻

    王绮珍正在聚精会神地择菜,连令狐萧走近的声音都没有听见。

    快走到她身边时,轻轻唤了声:“珍儿?”

    王绮珍抬起头来笑开了脸,碧波伴清澈的眼神,洋溢这灿烂的微笑,动人极了!

    “爹娘到河边去打鱼了,你野果摘回来了?”王绮珍笑着走向令狐萧。

    “我好饿哦!快去烧饭给我吃!“他一把搂住了王绮珍的腰撒娇道。

    “好,我马上就去,这点菜择完。”

    “绮珍,怎么办?我觉得好幸福哦!”

    王绮珍欲把刚没有择完的菜弄完,可令狐萧紧紧地拥着她,不让她离开。

    王绮珍心跳了一下,任由令狐萧紧拥着自己。

    这时刚从厨房里出来的冬菊看到两人亲昵地拥在一起,忙悄悄地退下去了。

    “我娘天天唠叨让我好好疼你,不然你就飞了.............”

    “我如果不疼你,你是不是就飞了?”王绮珍笑着问。

    “那肯定的了,你都不好好对我,不疼我,我还留下来做什么啊!”令狐萧佯装生气地说道。

    “那你现在就走了,你这个坏人!”王绮珍嘟着嘴说道。

    令狐萧看着她那可爱的俏模样,便爱怜地摸着她白希柔软的脸庞,眸光炽热看着她。

    “你知道吗?我的心里从来没有过别人,一直都是你,都只有你,除非你不要我,否则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的,我们以后永远在一起!”他低声柔道。

    王绮珍的眼眶里霎时盈满泪水……她多爱哭啊!时光彷佛又回到从前,让她知道这世上除了父母还有个男人如此在乎她。

    “萧.........”她轻轻唤他的名字,然后绽出灿烂的笑容。

    “你饿了吧?我烧好吃的菜给你吃!”

    她从小被灌输的观念就是相夫教子,做个贤惠的妻子、母亲,所以她的刺绣功夫很好。而除了刺绣外,她的厨艺本来就好,后来在雷府跟着厨娘们也学了不少,现在可以说是大师级的了。

    “你知道我爱吃什么?”

    “当然知道了,红烧狮子头嘛!我这就去做。”

    令狐萧温柔大笑他嗓音变得低沉。似若有所感地道。

    “我们还没有成为夫妻,却已变得这么有默契!你就是我生命中的的解语花!”

    “令狐兄,好福气哦!”

    低沉的男声突然从大树后传出,仔细一年,原来是王子俊从拐角处转出来。

    “原来是王公子啊,幸会!快请坐!”令狐萧拱手道。

    “幸会,客气。”王子俊撇起嘴拱手回礼道。

    视线却移向令狐萧紧搂着王绮珍的手臂。

    “听说你们是青梅竹马!” 他旁敲侧击。

    “王公子,我同绮珍自小订亲,很快便会成婚,届时望王公子赏脸参加。”令狐萧满脸喜色地说道。

    “那恭喜两位了,两位真是郎才女貌啊,天生一对。”王子俊甩甩衣袖,焉地笑开脸,慢条斯理地道。

    “谢谢王公子”令狐萧说着的同时强壮的手臂猛地一收,把王绮珍揽得更紧,漂亮的唇角同时勾出一抹灿烂的笑痕。

    王子俊见此,心阴森森地陡然发冷。

    “王公子吃过饭了吗?”王绮珍问道。

    “真不巧,我还真没吃!”王子俊挑起眉,撇嘴道。

    “不知王公子喜欢吃些什么菜呢?”王绮珍问道。

    “我不挑的,就随意弄吧,不要太麻烦了。”

    他又问道:“王姑娘,有没有红烧肉啊?我还挺喜欢吃的。”王子俊微笑说道。

    王绮珍笑着说:“王公子,红烧肉是家常菜色,你稍等片刻。”说完便转身朝厨房走去,大展身手。

    “令狐兄,你太有福气了,能娶到王姑娘这么贤淑的女人做妻子,我真的太羡慕你了........”王子俊瞥了令狐萧一眼, 幽幽地说道。

    “王公子总有一天也会找到的,只是时候未到而已。”

    “唉,茫茫人海中,何时能找到人世知已啊,难啊!”王子俊轻叹道。

    不一会儿功夫,热腾腾的红烧肉便端上了木桌,王绮珍便也坐了下来,三人一起用膳。

    “冬菊,你也坐下一起用吧。”令狐萧热情的邀请身后的冬菊。

    “不了,我刚才已经吃过了,你们多吃点。”冬菊说着。

    “萧,冬菊她不好意思,就不要和她客气了。”王绮珍递给令狐萧一个无可奈何的眼神。

    王绮珍夹了一块红烧肉给令狐萧,随即也夹了一块给王子俊,王子俊一吃,露出了一副非常好的表情。

    “天--啊!天下居然有这么好吃的东西!香气扑鼻,爽嫩滑口..........王姑娘,你厉害了!”

    令狐萧则在一旁已经幸福得说不出话来了,一双眸子弯得像彩虹,幸福的感觉直透进心坎里...........

    “喜欢就多吃一些。”王绮珍又再夹几块红烧肉递到王子俊的碗里。

    “王姑娘,你烧得真好吃!”王子俊夸奖道。

    “谢谢王公子。”

    “菜烧得这么好吃,那我可要天天来蹭饭吃了?会不会太麻烦了?”

    “王公子对我们一家有恩,如您不嫌弃我的厨艺,天天来吃都可以。”

    “喜欢吃常来便是。”一旁的令狐萧也微笑道。

    王子俊此时也觉得好幸福,他不禁憧憬前美好的未来,如果将来这个女孩能够一直陪在他的身边, 白头到老那该多好、多幸福啊!

    &&&&

    雷府的一间装修气派的寝室里不时传来一阵摔东西的声音。

    “小姐,你不要再生气了。”陈媛媛身边的丫鬟颤抖着说道。

    “乒乓!”一只花瓶应声倒地。

    “将军这是什么意思?没空陪我出去游玩?”陈媛媛怒不可遏地吼道,原本妩媚妖冶的面孔却流露出怨恨的神情,杏眼睁得死死的,红润的小嘴正着狠毒的破口大骂。

    大家闺秀的风范此时荡然无存,美丽的面孔也满目狰狞。

    早上陈媛媛派遣心腹丫鬟小梅去均苑,叫雷均陪她到扬州城的瘦西湖逛逛,哪知小梅到了均苑,一旁的守卫却不肯她进去,称有事他会帮忙传达,于是小梅就在均苑外等,等了大约一个时辰,守卫这才告诉她,这些天将军公务繁忙,有要事要办,没有时间陪她到瘦西湖逛了。让她闲逛时在商铺看上什么商品随便买。

    “雷均这是什么意思?我陈媛媛是要饭的吗?让他陪我逛街,他却拿些银子来打发我,我爹大小也是个扬州知府,还缺这点钱,简直气死人了!

    陈媛媛愤恨地说着,骄纵的样子真让人厌恶。

    “小姐,也许雷将军公务繁忙确实抽不出时间来陪你。”小梅劝慰苦道。

    “将军如果真的一点也不在乎你,他也不会让你逛街时看上什么商品随便买!”

    陈媛媛闻言,火爆的脾气稍微收敛了下来;小梅又继续说道。

    “雷将军可是大宋第一将军,万岁爷身边的大红人、贴身心腹,要他这样一个伟岸的大男人去逛街挑选商品,好像有点.......”

    陈媛媛仔细一想,也是!她现在不能乱发脾气得稳重些,这样才有资格当上未来的将军夫人嘛!

    思及此,陈媛媛便喜笑颜开。

    “小梅,准备午膳,稍微歇息一下,我们就到扬州城的瘦西湖去逛逛。” 陈媛媛用亢奋的语气说道。

    “好的,小姐。”

    正当陈媛媛兴高采烈的策画着她的出游计划时。

    “将军..........” 陈媛媛一见雷军进来,便发出撒娇嗲嗲的声音,随即婀娜多姿地走向他。

    “将军,我实在想你想得厉害,于是我就去均苑找你,却被守卫阻栏在外,那个该死的侍卫,你得好好惩罚一下他。” 陈媛媛撒娇地告状。

    “侍卫也是忠于职守,并无过错。”雷均冷漠的回道。

    “哼!将军,好歹我也是您的女人?下人对我如此不敬,怎能不好好管教?” 陈媛媛继续娇嗔说道。

    “好了,好了,以后有事我会来找你的,没事不要老往均苑跑。”雷均皱起眉头不耐烦地道。

    “将军,妾身还不是想你嘛……” 陈媛媛娇羞地说着。

    雷均一看她那妖艳的模样,心里不由得厌恶起来,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女。她父亲巴结逢迎、贪爱惧势、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这个女人也是一样!蛮横娇纵,还自以为是,还一门心思的雷府的将军夫人?想都别想!

    雷均冰冷地回道:

    “我公务繁忙,有很多要事要办,以后没事不要往均苑跑。”

    雷均说完便转身离开,留下陈媛媛生气地瞪着离去他的背影。

    “你.......你........” 陈媛媛气得喘不过气来,紧紧咬着下唇,抓狂的模样,使整个五官都扭曲了。

    “小梅,收拾一下,我要回知府小坐几天。” 陈媛媛怒气冲冲地令丫鬟收拾,随即便离开了将军府。

    雷安连忙地向雷均禀报陈媛媛离府一事,雷均一声不吭,由着她去。

    陈媛媛义愤填膺的离开雷府后,感到受到了极大的羞辱。越想越气,一路上不断的斥责辱骂着,身边可怜的随从们敢怒不敢言。

    到了知府后,陈媛媛的气焰更加嚣张。

    “你们这帮废物,这茶是给人喝的吗?这么烫,想烫死我啊!”说完便往地上一摔。

    “这地上怎么这么脏啊?你们这帮整天好吃懒做游手好闲的蠢货,连地都扫不干净!如果不想干,早点卷铺盖滚回家去!”

    从一进家门开始,陈媛媛的辱骂声就没有停过,整个知府的丫鬟们都很悚惶,生怕被打骂或赶出知府。

    丫鬟小梅明白陈媛媛为何这般愤怒,她只好私下劝这些丫鬟们忍一忍。

    “小姐,不要生气了,你走了以后,不是让那个丁慧玲更加嚣张了吗?我们这时不能慌了阵脚,要有信心啊!”小梅劝道。

    “我又不是永远的离开雷府,只是心情非常不好,回家来散散心,我才不会把将军让那个丁慧玲的。”陈媛媛尖叫出声。

    等她气消了,缓过来了,就回去,想抢她的男人,没门!

    正当她在思索时,一阵宏亮的男音飘来。

    “是谁胆子这么大啊?又惹我的宝贝生气。”陈浩笑呵呵地走到女儿身边说道。

    “还不是那个该死的雷均!让他陪我去扬州城瘦西湖逛逛,他硬是说公务缠身,有要事要办,让我自己去!”陈媛媛生气地说道。

    “宝贝女儿啊,男人理应以事业为重,难道你要他抛开繁忙的公务,陪你去游山玩水?这种不负责的男人你要吗?”

    “我...........”陈媛媛一时话塞,被驳得哑口无言。

    “你现在应该极力的去讨好他,对雷老夫加倍呵护才是,别到头来雷均让那个丁慧玲给抢走了,别怪为父没有提醒你啊!”陈浩看着女儿怒红的娇颜说道。

    听到情敌的名字被提起,陈媛媛脸色陡然一变,妒恨交加地嚷道:“那个践人就是下贱,雷均都不喜欢她,她还死缠着他不放,死赖在这里不肯走,真是不要脸!”

    “媛儿,爹爹懂你心思,我素来和丁慧玲的父亲不和,也不希望将来雷均成为我的敌人。”

    陈媛媛急切地道:“爹爹既然明白女儿的心思,就应该替女儿多着想一些。如果雷均能爱上女儿,成为您的女婿,他就是爹爹的人了,他自然也会帮着您步步高升的。”

    陈浩皱眉道:“女儿啊,不过,这拉拢男人的心还是得靠你自己才是。”

    陈媛媛娇艳的脸上浮现妒恨之色,恨恨地道:“现在那个王绮珍走了,万一雷均真的喜欢上那个丁慧玲,女儿该如何是好?”

    陈浩虽然心地狠毒,但是对陈媛媛这个掌上明珠却是十分疼爱,当然也舍不得见她心伤。

    “媛儿莫心急,雷均如果真的爱那个丁慧玲,老早就把她娶回家了。”

    陈媛媛听了露出了一丝欣喜之情道:“爹爹言之有理,那如今女儿该怎么做?”

    “媛儿这么聪明,还用得着爹教吗?”说完大笑出声。

    就这样,父女俩在悄悄的商议着。

    &&&&

    也不知道爹、娘现在怎么了?

    正当令狐萧在想父母的时候,王绮珍轻轻地推门进来,温柔的说道:“萧,吃饭了。”

    她一走近就见他面容凄楚幽伤,“怎么你好像很伤心的样子?有什么不开心事情,说出来,也许我还可以帮你分担分担。”

    “没什么,只是很久没见父母了,有点想他们,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贝儿也联系不上了。”令狐萧深吸了口气,收起情绪。

    “我没事,你不要担心我。”

    “萧,有心事说出来心里会好过些,不要憋在心中。”  王绮珍安慰道。

    令狐萧感激地看了她一眼,接着他倒了一杯绿茶递到王绮珍的手中。

    王绮珍浅浅地品了一口。

    “就是想讲起以前的一些事情。” 令狐萧又给她的茶杯续满。

    “是我不好,害得你有家不能回,心情不好,喝点酒吧,一醉解千愁。”

    “好好,咱们这就喝酒去!”令狐萧露出赞同的眼神看向她,清俊的脸漾起一抹浅笑。

    “那就吧!” 王绮珍柔软的小手牵住他修长骨感的大手直往外走。

    王绮珍拉着他的手推开小木门,一桌的美味菜肴已经摆好,真是色香味俱全。

    “萧,坐。”她将他按在木椅上。

    “这是那天王公子带过来的酒,你尝尝。”

    王绮珍不慌不心地倒了一杯酒递到令狐萧面前。“ 喝吧,把所有的烦劳全忘掉!”

    “嗯。”他说完便一饮而尽。

    咳!这............这是酒还挺烈的!

    王绮珍又给他的杯子里续满。

    王绮珍微微一笑,举起手中的茶杯,“ 萧,我以茶代酒,希望我们萧以后能永远幸福,一辈子忧愁不缠绕! 她将杯中的茶喝下。

    令狐萧眼圈有些发红。

    是啊!他很想父母,目前自然是不能与父母相聚了,但不管怎么说,他的心底倒还是很挺敬重父亲母亲的,想来已有多日无法与父母一起聊天吃饭,心里难免有些落寞。

    令狐萧拿起茶杯,将她的杯子倒满。“绮珍,谢谢你,只要以后你留在我的身边,我就不会寂寞。”

    “令狐公子,可先说好了哦,我可不敢保证你的愿望一定可以实现哦!”王绮珍打趣道。

    看着令狐萧有些紧张的样子,她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原来你耍我?你这个坏东西!”令狐萧放下手中的酒杯佯装要打她的样子。

    “没有啊,我哪敢?” 她扬起柳眉笑道。

    “现在开心点了吗?”她又问道。

    “嗯,稍微好些了,不过可能还要多哄些时候才会完全痊愈。”

    “萧,轮到你哄我开心了!”  她嘟起可爱的小嘴。

    “王姑娘,怎么哄啊?”令狐萧笑道。

    “我现在手疼,你喂我吃。”她仍是嘟着艳红的小嘴。

    令狐萧看到她小孩气的可爱模样!心里甜滋滋,恨不得把世界上所有的好东西都摆放到她的面前。

    令狐萧夹起一块红狮子头。“不行,我要最大的那个狮子头。”她像小孩一样嚷道。

    令狐萧只好夹起当中一个看起来比较大的红狮子头,“ 来,张大嘴巴,啊-------”他像是在哄小孩似的。

    “啊------”令狐萧把味美的红狮子头喂进了她的嘴巴,塞得她一张小嘴满满的。

    “嗯,真好吃。” 她心满意足地嚼着,表情好幸福。

    “绮珍,多吃点!” 他赶紧将整碗红狮子头都推至她的面前。

    “嗯。” 她乖乖的点头。

    “萧,你再多喝点!”

    “你一直让我喝,我要是喝醉了怎么办?”他笑道。

    “放心,不会醉的,就算醉了有我照顾你!”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就这样,在春意盎然的中午,幸福的两人在房间里温馨的饮酒作乐,颇有“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的情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