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仙君攻略系统 35|01.08丨城



    说着他就要起身,被薛子游摁回去了。

    薛子游借着昏暗火光去瞧那睡美人,见他长发散在床上,面色仍是憔悴,眸光清湛若水。他心下嘿嘿两声,伸手在仙君脸上捏了一把,调戏道:“白天是谁把我锁在床上了?风水轮流转啊仙君大人。”

    段明皓:“……你待如何。”

    薛子游:“睡你——行不行?”

    他差点脱口而出嫖你,细一想那把自己和段明皓都骂了进去,于是临时改了口。他还指望着段明皓听见这胡言乱语能脸红一红,不料段仙君伸手在他背上一拍,霎时便疼得他直挺挺地扑倒在仙君胸口上。

    段明皓挑眉道:“睡我?”

    薛子游:“……嘿嘿嘿。”

    段明皓想翻身起来,又被薛子游摁住了,“你作甚去?”

    段明皓:“你的伤口。”

    薛子游反手摸了摸自己后背,已然疼得没什么知觉了,于是浑不怕死道:“不要紧死不了,我们还是先做正经事吧。”

    他嘴上说得热闹,手上也不停歇,上上下下地去捞段明皓的腰带。段明皓顾忌着他身上的伤,反倒成了限制,三两下就被薛流氓扒了层皮。

    段明皓:“……”

    薛子游见他忽然不抵抗了,顿感己之禽兽,颇不好意思道:“仙君,你多少也给点反应,搞得好像我那啥黄花大姑娘似的……”

    段明皓不说话,只微微垂下眼,指尖探到薛子游压在他肩侧的手,轻轻摩挲腕子上细白的皮肤,而后一寸寸向上,潜进他的衣袖里。

    薛子游喉头动了动,低头去凑仙君形状好看的唇,被他偏头躲过了。薛子游不肯善罢甘休,扳住他的下巴,又凑了上去。这次碰到了,可惜只是蜻蜓点水般地一下。

    “薛子游。”

    他一怔,讷讷地缩起手脚,下意识地想朝后躲。段明皓坐起身,两手扣住他肩头,一条腿亦曲起,将他困在自己身前。薛子游干脆放弃躲藏,自暴自弃道:“既然不想,你捉我作甚?放手放手……”

    话未说完,段明皓的气息已然逼近,一股脑扑了他满面。一只手抵在脑后,断了他的退路。薛子游还来不及惊诧,只察觉唇上一凉,口中却是一热,什么东西探了进来——

    段明皓捂住了他的眼。

    眼前一片漆黑,口中码麻痒之意却更甚,痒得他浑身发软,不由自主地瘫坐在段明皓身上,紧紧揪住他衣衫。热度相交气息相拂,湿润的水声仿佛在往耳朵里钻,薛子游脑中有一部分又开始走神:以为仙君大人是不经人事守身如玉,原来是世外高人不肯显山露水……现在爱惜自己的贞/操是不是有点晚?还是应该欲拒还迎一下?

    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呼吸骤然一畅,眼前亦有了光亮。那沸雪般又冷又热的气息转移了阵地,在他颈窝里逡巡,时不时露出贪婪的獠牙来,落下几个红印。薛子游身上一抖——那金崖留下的伤口不知什么缘故,至今仍未完全长死,露着一点鲜嫩的皮肉,被段仙君轻轻叼住,温吞地吮吸。

    薛子游闭眼喘了两声:“别……别咬那里。”

    段明皓果然松了嘴,又转头来吻他的眼角,一手极尽轻柔地揽过他肩,使两副身体贴在一处,另只手松了他的长发,轻轻拽在手心。

    烛火曳曳,窗外人声未歇。

    段明皓忽然又没了动作,只静静地环抱住他,下巴垫在他的发心上。薛子游一边听他心跳如擂鼓,一边深吸几口气,觉得身上越发的热了。这具身体本就体温偏高,如此一折腾更是烧得有些发烫,他觉得自己好像一块大碳火,叫一个大冰箱抱着,噼里啪啦地激出火星来。

    “仙君大人,”他终于还是忍不住嘴贱,“我还拿你当守身玉女……敢情是霹雳娇娃。”

    段明皓:“……什么?”

    “没事没事,”他拿自己的小腿蹭了蹭段明皓的小腿,“怎么了?继续啊。”

    去他娘的欲拒还迎。薛子游又蹭了蹭,故意戏弄道:“哎,你要是不行换我,我觉得我行得很……”

    段明皓翻身把他抵在床板上,眼中唯有一片清明。薛子游怔怔的,还沉浸在方才的温存里,奇怪道:“怎么了?”

    段明皓道:“你什么也不记得,但却一再亲近于我,为什么?”

    薛子游一愣。

    段明皓又道:“芙蓉剑对你的血有所反应,你却不知其来处,为什么?”

    屋外响起人声,似乎是玉宸又跟化生吵了起来,言语间夹杂着无数感叹号。

    薛子游哑口无言。

    身上热度渐渐退去,薛子游脑子里亦清楚了些。他盯着段明皓的眼看了半晌,反问他:“谁跟你说我是薛子游?”

    段明皓:“你不是?”

    薛子游:“世上也许有一千个一万个薛子游,你怎么知道我是你的那个薛子游?”

    薛子游莫名来了火气。难道我想摔成一摊烂肉然后到一个莫名其妙的世界里做什么莫名其妙的任务?转念间他心头涌起冲动,想把一切全盘托出:他是谁,他来自何处……

    胸口一痛,脑中响起八八八八的声音:[警报!警报!宿主即将违规!]

    那疼痛很快蔓延开,从胸口泛到指尖,疼得他嘴唇都哆嗦起来,但仍挣扎着道:“若我不是薛子游,你怎么办?把我扔出去?交给金崖?”

    他越说越起劲,全不顾喉咙里涌起的腥甜,连珠炮似地道:“仙君大人,你什么都不肯叫我知道清楚了,难道不是心里早就有疑?自欺欺人也好,信以为真也罢,你当这是小孩过家家……”

    胸口疼痛愈甚。薛子游眨眨眼,恍然间视野一片血红,那被他强咽下的血竟然融成了泪,来势汹汹。薛子游伸手抹了把脸,看见满手的血,自己也愣住了。

    段明皓翻身下床,一把扯过重华黑袍盖在他身上,反手打横抱起,往屋外走。

    薛子游讷讷道:“别管我了,死了干净。”

    段明皓:“别说话,调息。”

    薛子游眼前晃动着人影,耳边接连响起惊慌的喊声。他伸手扯住段明皓的衣袖,想跟他说起码把自己那张恶鬼一样满是鲜血的脸挡一挡,别吓着他的幼儿园小朋友们,可出口只是低哑的呜咽。

    段明皓一脚将门踹开,屋内白石道人惊起,抬手便在薛子游眉间画了个符。薛子游的意识苟延残喘了片刻,终于被那道符催得昏沉睡去。

    ·

    这一觉睡得很漫长,多日不曾见过的梦境重又钻回他的脑子里。梦里段明皓穿着重华的黑袍,上臂扎着白布,单膝跪在一座大殿的中央。拂雪站在他面前,道:“段明皓——”

    段明皓:“弟子在。”

    拂雪:“从今起,予尔降魔仙君之名。日后斩妖除魔,清平世间,当为尔任。”

    段明皓:“弟子领命。”

    梦境碎去,薛子游睁开眼,入目是暖色的柔光。他顿了顿,反应过来这是有人捂着他的眼睛。他轻轻挪开那只手,见屋内天光大亮,已是正午时分,而段明皓正靠在床头,虚虚地合着眼,眼下一片青黑。

    薛子游叹了一声:“你不也受了伤么,病号照顾病号,这是什么道理。”

    起床到桌边,见茶水仍温,桌上留着两行用茶水写成的字:“伤重,宜卧床静养。我等先行,莫忘漆吴之约。”

    最后落款是“三个葫芦。”

    薛子游微微一哂,知道这定是那个不着调的老顽童白石留给他的。果然,回头便见那三个葫芦肩并肩立在窗台上,正彼此搔痒,看薛子游望过去,赶紧立正站好。

    薛子游随手掂起一个,问八八八八:“这是什么?”

    八八八八道:[记忆葫芦,可用于储存记忆。]

    薛子游把玩片刻,又道:“你猜,这里头是谁的回忆?”

    八八八八犹豫片刻,答非所问道:[三个葫芦读取完毕后,可达到剧情百分之六十推进度,请宿主大人谨慎开启。]

    薛子游把那葫芦翻过来,见上头写着个歪歪扭扭的“一”。他刚想去开那葫芦嘴儿,便听身后一声惊雷:“逍遥君!!!”

    薛子游:“……”

    回头一看,段明皓已叫这一声给惊醒,下意识先寻他的影踪,对上他的目光时却又面色一僵,默默转开了脸。

    这场景有些尴尬。薛子游轻咳一声,“玉宸,你下次能不能别这么大动静,就是我还有半条命,也要被你吓没了。”

    玉宸呜呜两声,被他身后的化生一把拨开,见礼道:“逍遥君,仙君,白石道人方才要我传话,说他与其他几家掌门有事先行一步,要两位好生卧床歇息。”

    薛子游点点头,“知道了,他给我留……”

    屋外一声喝:“薛子游!”

    薛子游:“……你们今天都吃错药了吗。”

    流月一把推开另一扇门,扫视一圈,奇怪道:“你们两个怎么了?”

    “……”薛子游心道说来话长,岔开话题道:“昨天那是你娘?怎么没把你带走?”

    流月登时也露出了一脸“说来话长”的神色,“我跟她说我徒弟被金崖掳走了。”

    薛子游:“然后呢?她叫你抢回来?”

    流月:“……她叫我把金崖打回姥姥家。”

    月如在几人身后插言道:“我们先去外面说罢。”然后便把几个没眼色的统统扫了出去,还贴心地顺手关了门。

    房内只剩下二人。薛子游张张嘴,不知说什么,只好作罢,转头继续去研究三个葫芦。

    段明皓起身,拢起长发,露出腕上伤口。薛子游总觉得那伤口比昨日又深了,仿佛不曾愈合过,几乎有了溃烂的势头。

    段明皓收拾停当,又顿了片刻,这才回头看他。薛子游忙低头看自己手里捧着的三个葫芦,做出一副不知如何是好的模样。段明皓开口道:“这是?”

    薛子游不看他眼睛,“白石他老人家给的,说让我一个一个开。”

    段明皓从怀里摸出个乾坤袋递过来。薛子游默默接过,把葫芦搁进去,手碰到个冷冰冰的东西。他□□一看,是芙蓉剑。

    段明皓:“昨日……我顺便替你收着了。”

    薛子游低声道了句多谢,把那剑又匆匆放了回去。

    关于昨夜的事,两人都只字不提。薛子游心知段明皓昨日的话半点不错,是他自己露了自己的马脚,可如此一想,心口更闷。

    这世上除了薛兰兰以外,他未曾记挂过谁。也有三两损友,酒肉朋友更多,可他总觉得,人生下来就该是独来独往的,谁没了谁不能活?

    想着,他抬手摸了摸脖子上的伤口。大抵是昨日白石给他用了什么法术,那多日未曾愈合的小伤口竟没了踪影,只余下光滑的皮肉。

    不过……摁着还有点疼。不知是被谁嘬的。

    段明皓道:“好些了么?”

    薛子游深吸一口气,抬头咧嘴笑道:“说了我是妖怪,几天就好。走罢走罢,他们还在外面等着。”

    段明皓沉默地跟在他身后,反手带上了门。

    一出门就听见流月的声音:“……他们掌门既然放话了,应该不必再担忧这边。”

    薛子游:“什么掌门?”

    几人给他二人让出位置。流月道:“轩辕门掌门,切玉君轩辕珞。昨日你跟白石前辈叙旧时,我把那个女人和她儿子的事与他说了,他向我保证,回去会将此事查个彻底。”

    流月脸上挂了彩,说话时总是牵到伤口,丝丝哈哈地倒吸着冷气。月如似乎有点嫌弃他这副模样,不动声色地到了杯茶过去,堵了他的嘴,接道:“璎夫人是切玉君的妹妹,不过此事是我们有目共睹,也勿须担心他会徇私。只是不清楚他二人是何动机,要下此杀手。”

    那个叫柏舟的——薛子游低头看着手中的茶杯,忽然问道:“哎,你那只鸟儿呢?”

    流月口中打了个哨子,登时又疼得表情扭曲。窗外一只红色小鸟飞进来,一头撞在流月后脑勺上。

    流月:“……跟你说过别撞头!”

    薛子游问他:“这鸟儿昨天怎么会突然不听话了?”

    流月听了也是一愣,“你什么意思?”

    薛子游:“没意思,随口一说。”

    他是随口一说,流月反倒若有所悟,与他对视一眼,彼此心里都有了计较。

    几人商量接下来去何处。还是流月拿了主意,说几人都有伤在身,不如先找个地方修养。

    流月道:“我看逍遥庄就不错。”

    薛子游一听就知道,准跟自己有关系,没跑,于是抬眼等他们解释。

    段明皓听到这个地名,神色有些复杂,但只淡淡道:“多年未去了。”

    流月冷嘲热讽道:“是啊,你是多年未曾光顾了,”又转向薛子游,“这些年一直是尉迟守着庄子,不然早叫人给铲平了。”

    薛子游眨眨眼,“听这名字……是我老窝?”

    流月:“逍遥山上逍遥庄,山下逍遥城,是你自己划出的人间乐土。自你死后,这山也荒了,城里也不见人了,现在基本就是个死城。”

    薛子游微微木讷了一下,随即哂笑道:“我还挺厉害。”

    流月翻了个白眼,“求求你闭嘴。”

    几人商量后,决定先去此处歇息一些时日,之后再看事情能否有所转折。商定后几人说好出发时辰,各自回房调息。

    薛子游坐在床边,想要调息,可脑子里乱得很,怎么也静不下心来,于是又摸出那三只葫芦,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

    “剧情读取到百分之六十……”他自言自语道:“这是谁的记忆,会是薛子游的么?”

    此时房门处传来响动,“你……”

    薛子游手一抖,啪地掰开了那葫芦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