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鬼知道她经历了什么 第20章 血符



    《寻仙记》剧组今天拍摄的戏份,有很多大场面的戏,两百多剧组工作人员加群演、其他演员,演员助理等人,总的人数可以达到五百多人。而这么多人在一个不大的片场,因为两个“疯子”突然闯进来乱咬人,而被吓的慌乱起来,场面很快就失控掉了。

    “啊啊啊,救命啊!”

    “妈呀,这是什么疯病啊!肉都快咬下来了,狂犬病吗?这被疯子咬到还不知道会不会传染!”

    “别挤我啊,别挤!”

    “前面跑不快的龟孙,自己跑不快,就让开路,别他/妈的堵着路,让后面也跑不开。”

    “后面的别推我啊,前面小门堵死了,跑不了了啊!”

    “啊啊谁踩我到我手了!”

    路安宁追着徐薇去抱路安杰,没跑几步,就看到先她一步的徐薇,被一群慌不择路乱跑的人,给乱挤乱撞的推着走,一眨眼的功夫路安宁看不到她不说,路安宁自己也被好几波人,给冲撞的差点摔倒在地上。

    “安杰!安杰!”

    等路安宁好不容易躲过人流,跑到路安杰最初站的拍摄点下,没有看到路安杰本人在那里,只看到他脖子上戴的大挂珠掉落在那里,挂珠的大佛珠还不知被多少人踩过断了线,乱滚在地上。

    路安宁看到挂珠不知被踩了多少脚,才断裂成那样的惨像,和挂珠边不远,几个被推挤摔地上,被后人乱踩怎么也爬不起的人,路安宁联想到还不到一米的路安杰,整颗心都吊了起来,她想去找他,四周乱成一锅粥的样子,却是让她无处下手不说,她自己也很难在其中自保。

    “砰!”路安宁见她凭她的体格,根本闯不过人流去找路安杰,当机立断推翻了离她不远处的一个铁架子,让其砸在地上,发出一声“砰”的巨响。

    “不想出踩踏死人事件,就都呆在原地别乱跑乱动,现场觉得自己是爷们的,就出几个力大的,跟我一起制服他们两个,就遇到两个疯子,至于吓得屁滚尿流的乱跑么!”

    铁架倒地的巨响声,让吵囔着的人群受惊吓安静下来几秒,路安宁趁这个空档,提气喊话暂时制止了这场骚乱,率先在人群不动下,向着两个“疯子”闯进来的方向跑去。

    路安宁一个女生,脆生生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她带了些鄙夷的话,刺激到一些只是被突发事件弄懵的男子,让他们从人群中跑出来,开始配合着彼此,去制服已经撕咬过好几个人的“疯子”们。

    “吼——”

    十多个离两个“疯子”近的男子,率先跑出来围困住两个“疯子”,等路安宁跑出来时,一起围困“疯子”的人,已经有二三十人。

    这么多“身强力壮”的男子围困除了力气比常人大几分的“疯子”,很容易在几分钟内就把他们弄翻在地,压在起不来。

    “快拿绳子来给他们绑起来。”

    路安宁在一边都没有做什么,有了目标的那群男子,已经配合着把两个“疯子”绑起来。

    “快报警,打救护车!”

    刚刚不知道跑哪去的导演和副导演之流,在“疯子”被制服后,纷纷走出来主持大局,很快乱起来的剧组,也恢复了一些秩序。

    路安宁看了眼被制服,还怪吼怪叫的“疯子”,看出他们身上的情况,却没有马上去处理,而是继续很引人注目的爬上一张桌子,喊着路安杰的名字,在乌压压的人群中找他。

    “姐姐!”

    路安宁突兀的站在桌子上,很容易吸引大家的注意力,所以一出声就让路安杰发现,出声回应了她。

    路安宁听到路安杰的声音,循声去找,有了定位,很容易在一群人中,看到她被一个穿着戏服的女人抱着。

    路安宁凭借她天眼比肉眼,强了多倍的视力,查看了路安杰的身体情况,发现他浑身干干净净没受伤,一直提着的心落下后,开始在人群中找徐薇,她刚刚出声喊路安杰的时候,徐薇在人群中看到她,也喊了她一声。

    路安宁找徐薇的时候,徐薇已经开始向她这边跑来。

    “宁宁,你没事吧?”徐薇从人群中跑出来,着急的查看跑来想制服“疯子”的路安宁情况。

    “舅妈,我没事,你先去找安杰,他在那边。我处理下这边的事,再去找你们。”路安宁跳下桌,握住徐薇心急她发抖的手,出言安抚好她后,指路安杰所在的地方给她,让她先去找路安杰。

    “那宁宁,你在这边小心。”徐薇见路安宁安然无恙,跑去找路安杰,路安宁看到她抱到路安杰后,放心的转身去看被反绑在地上,怪叫挣扎的两个”疯子”。

    “小姑娘,你别靠近他们,小心被他们咬了。”

    一个体格很魁梧的男子,出大力制服一个“疯子”后,还站在离“疯子”不远处,所以一发现路安宁走近“疯子”,就好心的让路安宁小心些。

    路安宁回头对那大哥笑笑,算作他好心的感谢,走向疯子的步伐却没有停。

    “妹子….我知道你胆子大,可也........”

    好心的大哥被路安宁好看的笑容,晃了下神,回神发现路安宁已经蹲在一个反剪手绑地上的“疯子”面前,担心她的跑上前被咬,想拉走路安宁,却看到路安宁手法独特的掐住挣扎着要咬她手的一个疯子下颚,阻止掉那疯子对她攻击的动作。之后,路安宁轻轻一扭手,“咔嚓”一声很突然的卸掉了“疯子的下颚,让它嘴无了攻击性。

    “妹子,好手法啊!”

    路安宁这一手,看惊艳了所有看到的人时,路安宁从她随身带着的药香囊里,取出了里面混有的几片艾叶,丢入了被她卸了下巴的“疯子”口中,接着手轻点“疯子”脖颈的几个大穴,嘴中默念起了一个咒语,催动艾叶的功效快速传入“疯子”体内。

    “我地妈呀,这嘴里爬出来的是什么啊!”

    “在动,在动,它在往外动啊!”

    “好多腿啊,这好像是蜈蚣,啊——就是蜈蚣!”

    路安宁奇怪的行为,一直被人围观注意着,所以很快就有人发现“疯子”嘴里出现的东西,而惊叫出来。

    路安宁没管这些惊恐的声音,从口袋里取出一包纸巾,从中取了一张白纸,附在“疯子”嘴外,继续念着咒语,催动里面的蜈蚣爬到纸上。

    蜈蚣慢慢爬到纸上的时候,路安宁忍不住皱眉,强忍着她对它爬入纸内悉悉疏疏的不适,等蜈蚣再她的口诀中,全爬出来在纸内盘成圈后,路安宁快速的用纸包住它,把它放一边,然后如法炮制如法炮制的对另一个“疯子”做了驱虫。

    弄完后,路安宁抬手把驱出体内蜈蚣,就陷入昏迷的两个“疯子”的下颚复原,拿起用被纸包着的两只蜈蚣站了起来,想快点找地方处理掉这它们。

    “等等,小..小姑娘,你手里拿走的东西,是...是让这两个人疯了的东西吗?”

    “他们是蛊虫吗?”

    “泰国的降头吗?”

    路安宁拿着白纸包着的蜈蚣,向片场外走去的时候,好几个见到蜈蚣从突然疯了人嘴中爬出来的人,忍不住好奇的跟着路安宁,七嘴八舌的问路安宁那是什么。

    路安宁本不想多事的回答他们,可是那群人却对蜈蚣是什么东西讨论的很激烈,激烈到还开始八卦是不是有蛊虫师或降头师在害人,引起听到他们话的人恐慌了起来,这让路安宁简单的做了些解释,让大家不要乱慌。

    “这不是人为下的虫降或蛊虫,只是普通的尸蜈蚣,是他们去墓地杀...….做了什么引来的。”路安宁看着从她出手,就突然出现,然后一直跟在她脚边爬行的尸蜈蚣王灵体,遮掩掉“疯子”他们杀死了太多尸蜈蚣,而惹怒尸蜈蚣王才弄出的这场报复的真想。

    “尸蜈蚣是什么?在墓地吃尸体的蜈蚣吗?

    “你们别跟着我,我要处理这些东西,不适合你们看!”

    路安宁解释后,好多人追着她问尸蜈蚣的事,路安宁手里还拿着会动的蜈蚣,虽然知道它们不敢咬她,可是路安宁还是心理上不舒服,因此没心情回答他们,找理由把他们打发了。

    “小..小姑娘..那边也还有两个疯了的人,你要不要去看看。”

    刚刚第一个跑来通知有“疯子”跑来的群演,见路安宁离开,忍不住开口告诉路安宁,那边也需要她帮忙处理。

    “手欠的人真多!”路安宁听说那边还有两个“疯子”,忍不住低咒了一句,让那群演带她去看另外两个“疯子”。

    ***

    路安宁跟着群演快步走去隔壁片场时,那边居然还有些乱糟糟,没人出面主事制服那两个“疯子”,让这两个“疯子”还在追着没有逃出片场的人,满场子跑,把片场弄的惊叫连连,倒是很符合他们这个剧组的片名《夜半惊叫》的。

    “死人啦!死人啦!”

    路安宁看到挂在片场外的片名《夜半惊叫》和【闲人免进】的字样,走了下神乱想事情的时候,片场里面传来几声说有人死了的声音,让她收回杂思跑进片场。

    “他死不管我的事啊,他要咬我,我就推了他一把,他自己突然抽搐死掉的。”

    “啊啊啊啊,这边这个也死啦,这是什么疯病啊!”

    “别叫,快把他们抬过来。”

    路安宁进去,看见“死”的人是进了尸蜈蚣的“疯子”,不是有人被咬死,松了口气,打断《夜半惊叫》剧组乱喊乱叫的声音,让他们快把晕死过去的“疯子”抬一起。

    “不想真的死人,就动作快点。”路安宁第一次出声,没引起太大注意,后面再次喊了句,才有人注意她。

    “你们快别磨蹭了,这位......这位大师刚刚可是救了另外两个人。”带路安宁来的群演,帮路安宁催促其他人的同时,率先去抬离他最近的“疯子”。

    路安宁也在这空档,跟一直跟着她的尸蜈蚣王打商量,让它叫出在人体内闹事的尸蜈蚣,放过那两个人,别对他们赶尽杀绝。

    “吱吱吱吱。”

    尸蜈蚣王扭着它快近一米的身体,拒绝路安宁的请求,并跟路安宁表示,它已经给路安宁面子,不再对尸蜈蚣下命令,操控人攻击其他人,对于杀死它众多子孙的人,它还在有怨气,所以不会叫停他们。

    “那我动手把他们请出来,不劳烦你,你可别对我动手,我不想对你出手。”路安宁有些头疼的跟尸蜈蚣王打商量,尸蜈蚣王没吱声,路安宁知道它还是有些忌惮她,算是同意她的商量,也就自己动手去驱虫。

    路安宁蹲地上,很容易发现“死过”去的两个人,尸蜈蚣已经跑到他们脑内,不是她用艾叶念驱虫咒能驱出来的,就换了另外一个法子——用血在人额头上画血符驱虫。

    “这位大哥,能刺破你大拇指,给我几滴血吗?”路安宁的血阴气太重,不适合画驱邪类符咒,所以跟带她来的群演男子要了点。

    “大拇指的血吗?”

    那位群演大哥,也不知道怎么的,对路安宁很是信任,路安宁说要他大拇指血,没有任何犹豫,马上用牙咬大拇指。

    “大哥,我有针....好吧,你都咬破手指了啊,谢谢大哥。”路安宁本想阻止群演大哥咬手指的行为,没想到晚一步,有些实诚的大哥已经咬破手指,看的路安宁有些不好意思,自己咬破手指多疼啊,她从来下不去嘴,都是借助外物破血。

    路安宁用手指沾了群演大哥的血,开始快速的在“死”过去的男子额头画了一个符号,画完最后一笔,路安宁提气喊了个“出”字就快速收回点在男子眉心的手。

    “……出来了......”

    路安宁手一收回来,马上看到从男子眉心钻出来的尸蜈蚣,后背不受控,起了一片鸡皮疙瘩,浑身为看到的场景毛毛的,却还得负责的取纸包住那尸蜈蚣,然后再去救另一个男子。

    另一个男子,还是用血画符,只是画的地方因为尸蜈蚣所爬的地方,路安宁画在他太阳穴上。

    弄完尸蜈蚣从太阳穴位置出来,路安宁催促看傻她行为的人,快点把已经有呼吸但还昏迷的两个男子送医院救治。

    “好了,等他们四个出院了,让他们记得再那里害了尸蜈蚣,就买些它们能吃的肉食和鲜果,去给它们谢罪。”路安宁虽然是对着围着他的人说这些话,眼睛却看着尸蜈蚣王的灵体,看它愿不愿意接受这个补偿。

    路安宁发现她说完话后,尸蜈蚣王没出声,似乎不是很乐意,正想再开口问它还想要些什么的时候,尸蜈蚣王算是同意的“吱”了一声,带着路安宁用白纸包着的四条尸蜈蚣,凭空消失了。

    “记得害了人家多少尸蜈蚣,就带多少斤。”路安宁见尸蜈蚣王,这么赏她脸,愿意接受她的调停,心中对尸蜈蚣王也生出很多好感,也多为尸蜈蚣争取了补偿。

    因为说起来,今天这四人惹来杀身之祸,也都是自己手欠心毒,害了尸蜈蚣一族,而且害的肯定还不少,不然也不会让尸蜈蚣王出动报复,所以尸蜈蚣王要搞死他们作为报复,在路安宁看来也算是以命抵命,说到很多地方,都是尸蜈蚣王站理。

    若不是今日这事闹的太大,牵扯到许多无辜的人,威胁到大家的安危,弄的场面非常难看,路安宁在没有被他们邀请帮忙调停的话,其实是不会也不想出面干涉的,毕竟结仇这种事,有因有果,她外人突然干涉,容易得罪尸蜈蚣一族不说,也不一定公允。

    因为细说起来,尸蜈蚣一族,应该是没有主动攻击者四人,这四人却不知道为何杀死他们许多族类,而惹怒道尸蜈蚣王。是这四个人先招惹的尸蜈蚣一族,至于他们被报复的下场,还是应了那句话,一饮一啄,皆为前缘,你平白屠害尸蜈蚣一族,尸蜈蚣选择报复,该是因,就承什么果。

    现在路安宁因为看不下尸蜈蚣王弄出的大混乱,插手阻止尸蜈蚣王寻仇,尸蜈蚣王看她要做调停人,给她面子让她当了,自然路安宁要给它们要点补偿,这补偿路安宁觉得多多益善比较好,反正这四人害了那么多条命,也该破点财。

    “哦,对了,这两人醒了的话,你们让他们记得找这位大哥,好好感谢他,他今日可是破血救了他们,别不记人家的恩情,再做心毒之人。”

    路安宁快走出片场的时候,看到那群演大哥还跟着她,想到大哥咬破手的事,出言让《夜半惊叫》剧组的人记下他。

    “不用,不用.......”

    “大哥,刚刚谢谢你帮忙,我还要去找我弟弟,先走了。”

    处理完《夜半惊叫》剧组的事,路安宁挂念着路安杰和徐薇,匆匆和群演大哥道别,往《寻仙记》剧组走去。

    “大师....能给我留个联系方式吗?”

    群演大哥犹豫了下,追上路安宁。

    “你别叫我大师,我够不上这称呼,我叫路安宁,你叫我名字就好了,大哥,你要我电话号码做什

    么?”在路安宁看来,大师这称谓,可不是什么人都配的上这么叫的,所以让群演大哥改口。

    “原来是路大..........路小姐,我是看您很有本事,想留您的联系方式,在大..........您不忙的时候,请你帮我看看我儿子,他老是看到不干净的东西。”

    群演大哥从路安宁拿艾叶念咒驱虫的时候,就觉得路安宁是“隐士高手”,不是他之前拜求的那种江湖骗子。

    果然之后被他带去《夜半惊叫》这边弄出的那几手,更肯定了他的想法,所以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结识路安宁,好让路安宁帮帮他儿子。

    “看到不干净的东西,他出生具体时间告诉我下,我帮他看看。”路安宁意外对方向她求助,不过因为路安宁对这群演大哥印象不错,所以到不介意那天顺手帮他一下。

    “他是200x年5月17日凌晨3点出生的。”群演大哥见路安宁愿意帮他儿子看,有些激动的报了时间。

    “戊子年丁巳月丁未日…….这八字不算弱。”路安宁算了下群演大哥儿子八字,发现不是八字弱,容易招惹鬼怪的命格,就知道问题出在其他地方。

    “大哥你儿子在哪?有机会还是带来我看看他情况。”

    “他现在在家呢,我家就在影视城附近的刘家村,不远,走过去只要半小时,坐车几分钟就到了。路小姐最近都是在影视城吗?您什么时候时间方便,我都可以叫我儿子来这里拜见您。”

    “附近啊,那到方便。”路安宁盘算了下路安杰拍戏的时间安排,主动跟那群演大哥定了明天下午,让他带儿子来见她。

    “路小姐,谢谢,谢谢,到时候我一定准时带我儿子来找您的。”群演大哥感激的对路安宁鞠了一躬,路安宁侧过身子,没有受这礼。

    “大哥贵姓?”

    之后两人交换电话号码,好明天联系的时候,路安宁套出她和刘佳悦一起在网上挑选的手机,询问群演大哥的姓做备注。

    “路小姐,我姓刘,叫刘福才。”

    “好的,刘大哥,你记下我电话了吗?记下就明天联系,我要去找我弟弟了。”路安宁弄好后,笑着和群演大哥刘福才告别,向《寻仙记》剧组走去。

    ***

    “宁宁,你去哪了?”

    路安宁还没走近《寻仙记》剧组,等在剧组门口的徐薇,就抱着路安杰跑了过来,关切的询问她刚刚的行动。

    “舅妈,我去处理另外两个疯了的人。”

    路安宁没有对徐薇隐瞒她去做什么,徐薇听后也没有觉得多奇怪,毕竟她知道路岱川的威名,也知道路安宁从小就特殊的体质。

    “处理好了吗?”徐薇随意的问路安宁,路安宁说处理完之后,她没多问其他,而是跟路安宁说了路安杰之前被救的事。

    “没想到《寻仙记》的女主角李子琪,人长得漂亮,为人还这么好,刚刚出事的时候,看到安杰在她身边,居然抱着安杰一起跑。要不是她抱着安杰,还不知安杰会出什么事。明天我买份大礼谢谢她。”

    徐薇说起来就一阵后怕,刚刚片场几百人乱起来,她都被挤了差点摔地上,若是路安杰被挤地上,被没人没留神踩出个什么事,真是想到她手都会抖。

    “宁宁啊,要不这戏别拍了。”徐薇想到刚刚的危险,就想不让路安杰拍戏。“违约金我来出,我去和

    亲(qing)妈说这件事。”

    “哪能舅妈出违约金,我们自己…….”

    “姐姐,舅妈,阿杰要拍戏。”

    路安宁也有些心动的想借这件事,不让路安杰拍戏,路安杰却表示他想拍戏。

    “拍戏多累啊,安杰乖,我们不拍了,回家休息几天,舅妈带你和你姐去l国玩一圈,暑假去哪里最适合了。”

    徐薇劝说着路安杰,还很有计划的想带他们姐弟两出国散散心。

    “阿杰喜欢拍戏,不去玩,不赔钱。”路安杰有些急的跟徐薇表示,徐薇又用其他话劝了他几句,他还是坚持要拍戏,让徐薇很是不解,他为什么这么“喜欢”拍戏,不过既然喜欢,徐薇也准备支持.

    “阿杰喜欢拍戏,那这样,我们不拍这部戏,舅妈投资一部儿童电影给你拍好不好,我们就在室内拍,不在室外受罪。”徐薇很壕气的说出让路安宁哭笑不得的打算。

    “阿杰不要拍舅妈的电影,赚舅妈的钱,阿杰就要拍现在这部戏。”

    路安宁还没拒绝徐薇壕气万千的提议,路安杰已经摇着他的小光头反对这件事。

    “阿杰拍戏想赚钱啊,赚了做什么?”徐薇第一次听路安杰想拍戏的原因,有些惊讶。

    “阿杰赚了养姐姐和奶奶啊。”路安杰有些理所当然的说出,让路安宁愣住的话。

    之前在龙源寺,路安宁听过路安杰想拍戏赚钱的话,当时因为急着反对这件事,路安宁没有去细想他想拍戏赚钱的原因,现在再听一次,路安杰想拍戏赚钱养家的话,才明白这真的是他要拍戏最纯稚的目的。

    “阿杰,姐姐和奶奶并不需要你养啊,家里的钱够我们一家三口花了,所以你不需要出来拍戏。”路安宁摸了摸路安杰在闷热的天气下,有些汗湿的小光头,认真的告诉他家中不差他拍戏的钱。

    “奶奶之前说家里的钱,都拿去给你交学费是哄你的,你别当真,家里的钱,够姐姐,也够你去上学,更够我们吃饱穿暖。而且你还小,养家的事不是你该承担的,这是姐姐的责任。”

    “养家才不是姐姐的责任,姐姐是女生,阿杰是男生,爸爸和爷爷走了,家里顶梁柱应该是我,才不是你呢!”路安杰不赞同路安宁的话,说他才是家中顶梁柱的小模样,逗的路安宁笑出声来。

    “姐姐不许笑,阿杰是认真的!”路安杰见路安宁发笑,忍不住学路岱川严肃样子,板着小脸,很一本正经的说。

    “家里有钱,也肯定不够养大我,也不能给姐姐存嫁妆。养孩子,妈妈说老费钱了,说我出生,都把他们存给姐姐的嫁妆钱花光了,让我长大,在他们不能照顾我们的时候,好好照顾你。我现在还没有长大,不能照顾你,但是我能给姐姐在赚出嫁妆钱,也能赚钱养姐姐。”

    路安杰说出这番话,里面其实很多词汇他还不是很理解,不过不妨碍他为此坚持要赚钱的心。

    “我们阿杰有志气。”徐薇听了路安杰的童言童语,很能透过他的话,知道路妈妈从小跟他说这些玩笑话,想培养路安杰作为男生那一方家庭责任感。

    同为女人,徐薇虽然没有机会自己做妈妈,可是若她有一双儿女,她也会希望儿女关系很好,互相扶持的同时,也会更希望儿子,不论是哥哥,还是弟弟,能成长的顶天立地,能在他们老去或死去后,为姐姐或妹妹继续撑起一个新守护,

    毕竟这个世界,女人过的要辛苦一些。

    “阿杰拍戏是要养家呢,那舅妈不反对你拍戏。”徐薇在此把自己换到母亲的角色去想,突然觉得让路安杰多磨练磨练,也未尝不是一种性格上的磨砺。

    虽然苦了一点,可是男孩子若是能从中培养出男子气概,能在其间学到更多的东西,以便长大后在任何境地都能做到宠辱不惊,那未尝不是他未来人生的财富。

    “舅妈,你怎么也支持阿杰拍戏了?”路安宁还在想怎么打消,路安杰想赚钱养家的心时,徐薇改口同意的话,让她错愕不已。

    ”儿子穷养,这还是有些道理了,现在多摔打磨砺他,的确如你奶奶说的,能给他定心性。”徐薇解释跟路安宁解释了一句,路安宁还是有些不懂这些育儿经,正准备开口继续跟路安杰说养家的事时,《寻仙记》剧组的导演助理,突然从里面走出来,把路安宁他们请了进去,说导演找他们。

    路安宁被导演助理找的时候,第一反应是之前被她砸地上的铁架子,心中盘算需要赔多少钱。赔多赔少,路安宁倒不是很在意,若是再发生之前那样的紧急情况下,为了路安杰的安危,砸再贵的东西,她也下的去手。

    “路小姐来了,快请坐,快请坐,之前李某有眼不识泰山,没看出路小姐是这方面的高手,真是失敬失敬。”

    拍摄《寻仙记》的导演李国华,见到路安宁就文邹邹说话,听的路安宁怪异极了,不懂他是要表达什么。

    还是等后面李国华旁敲侧击问路安宁师出哪里,同姓路,认不认识同市的路岱川路大师的时候,路安宁才知道对方恐怕认识路岱川或者是听过路岱川的名号。

    “他是我爷爷。”路安宁并没有怕惹来关注或特殊对待,就遮掩她是路岱川孙女这件事,她一直以有路岱川这样疼她爱她的爷爷为傲,她并不想为一些不必去在乎的事,去对任何人否认或隐瞒他们祖孙的关系。

    “路小姐果然是当年路大师背着的那个小姑娘,没想到,十多年过去,路小姐还长这么大了。”李国华见路安宁坦诚和路岱川的关系,拍了下大腿后,有些激动的和路安宁套近乎。

    “路小姐怕是不记得了,十二年前,我还在周建安导演执导的《战国七雄》做副导演,周导有幸请路大师来做法事,你被路大师带着来,我还逗过你说话呢。”

    路安宁安静听着李国华的话,回忆他说的事,到是记回忆起她小时候,被路岱川带去一些剧组处理事情的事。

    不过对于李国华倒是没多少印象,因为那时候她在外并不是个外向的性子,路岱川做事,她都安安静静做小椅子上,目不转睛的看着路岱川,外人逗她,她都会有些害怕的不理睬。

    “路小姐,难得你们来a市,安杰还在在我剧组拍戏,真是缘分……..不如今晚我做东,请你们去柳府家宴尝尝我们a市特色菜。”

    李国华想请路安宁姐弟和徐薇吃饭,路安宁委婉的找借口拒绝,李国华笑呵呵说可惜,倒也没有继续劝路安宁去吃饭,而是和路安宁说了些其他。

    之后在徐薇看出路安宁想离开的时候,提他们有事需要回酒店的时候,李国华郑重的给路安宁递了张私人名片后,有些谨慎小心的问路安宁,愿不愿意给他留一个联系方式。

    路安宁看了李国华几眼,想到对方也算认识路岱川,所以给李国华报了新手机号。

    李国华是用笔记本工工整整的记下路安宁电话,亲自把路安宁姐弟和徐薇送出影视城坐上车离开后,才折回片场办公室,把路安宁的电话号码,存在他用的所有手机的重要电话栏里。

    “李导,签合同的时候,不是留了那小丫头家的联系方式吗?你怎么还那么正式的问她再要一遍。”李国华的一个私人助理,有些看不懂之前李国华对路安宁的殷勤,也看不懂他如此郑重问路安宁要联系方式的行为。

    “你懂什么,同一个号码,不同的知道方式,代表的关系不一样,今日她愿意给我留电话,证明我以后遇事,还是能向她求助,说不好那一日,我能靠这个电话,救命哩。”

    李国华宝贝的合上记了路安宁电话号码的笔记本,想着往事跟助理感慨。

    要知道当年他给周建安打下手做副导演拍摄《战国七雄》的时候,他们剧组一次去k市某古战场旧址取景失误,惹上不该惹的东西,被那东西给下了诅咒,整个剧组在那之后,出了几次离奇事故,死的死,伤的伤,后面还是周建安察觉到不对,紧急对外求助解救方法,折腾了几位“大师”,中间又死了几个人,周建安靠着一个关系过硬的兄弟那里,得了联系上路大师的方式,让路大师赶来给他们化掉全剧组被下的诅咒,救了他们的命。

    不然还不知道,下一个该死的是谁呢!

    “喂,刘大哥,有什么事吗?”

    李国华这边才回忆起十多年前《战国七雄》经历的事,为得了路安宁一个可以“保命”的电话沾沾自喜。

    路安宁这边,在晚上给路安杰讲完睡前故事的时候,接到了白天才留有她电话号码的群演大哥刘福才的求救电话。

    “路小姐,现在能麻烦你来..........”

    刘福才这个求救电话,倒不是替他自己打的,而是被《半夜惊叫》剧组找上门,哀求着替他们联系路安宁的。

    等路安宁接完他的电话,知道《半夜惊叫》剧组今晚又出的事后,路安宁是觉得好气又好笑的。

    因为会这么作死的剧组团队,路安宁也是第一次见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