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带着孩子谈恋爱 第26章 各自的倔强



    洁白的病房里,乔陌靠着柔软的枕头捧着杯子狂喝,喝完,她把空杯子重重地放在垂在大腿中心的手上,这次真的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或者更丢脸,她仰着头放空自己的大脑,双眸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

    晨歆的焦急,晨歆的担心,她都知道,但一想到,因为这种事而来医院,她真是,真是...

    脑子闪过过一脸担忧她的晨歆的脸跟眼神,她就无法真的生起气来。

    她有多久没被人这样关心过了,太久了,久得她快忘了这被人关心的滋味是那么的好。

    当周絮莹把杯子从发愣的她手里抽走时,她才回神,听了她的关切略带笑意问话,她摇头道:“嗯,好多了,不用,谢谢。”多亏了今天周絮莹也在上班,不然她还真不知道该给谁说她的“病情”好?

    周絮莹把她的杯子还有保温壶搁床头柜上,看着脸色唇色渐渐红润起来的乔陌松了口气,道:“你呀,刚刚那模样可把把你送来医院的人吓坏了,噗,不好意思。”

    乔陌有经痛的毛病,尤其是第一天特别要命,她是知道的,所以每次在她的经期快来前,身为医生的她都会电话给这个工作狂,提醒她要自己给自己准备一个保温壶装红糖姜水。

    这次提前得她们谁都没有防备,但乔陌就不会自己在来的时候,在家煮点吗?

    她用不满的眼神询问乔陌,乔陌看懂了,尴尬地挠头:她该怎么告诉周絮莹,她家厨房从她搬过去至今,冰箱里除了牛奶,其他都没有。

    说的话,会不会被骂死的呢?

    肯定会,所以不能说。

    乔陌正想转移话题抬头看向周絮莹时,却见她捂嘴。

    一副想笑不敢笑的模样。

    如果现在遇上这种情况的人不是她本人,她现在也想笑,把头捏向窗外,鼓脸嘟嘴道:“想笑就笑吧,不用憋着。”在周絮莹面前,她不是冷美人,而是邻家妹妹。

    她们是有着差不多的家庭的孩子,但周絮莹比她幸运,遇上了对她痴心不改的顾蔚笑。

    周絮莹真的忍不住笑得花枝招展,笑趴在她床边:“哈哈哈,抱歉,抱歉,我真没法忍住,想想都好笑。”

    见乔陌因她的笑声红了耳根,她拭去因笑溢出来的泪花道:“恭喜你成为本医院,第一个来大姨妈被送医院,还差点被推进手术室的人。”

    不行了,她又想笑了。

    周絮莹不顾形象地边笑边趴在床垫捶床。

    乔陌却恼羞成怒地抓着被单,咬牙切齿道:“我一世英名都被那个混蛋给毁了。”晨歆,她记住了,现在她把之前的感动全抛到脑后了。

    周絮莹手心捂着想笑的嘴,见她恼了,她也不笑了,帮晨歆说些好话道:“哈哈哈,人家那也是关心你,关心则乱。”

    可以理解的,但同时她也注意到,当乔陌听到她说晨歆关心她时,她竟然害羞的把头扭向窗外。

    咦,这是个不错的征兆耶,周絮莹挑眉,可是一想到晨歆对岚微称呼就...

    乔陌微低头让她的长发遮住她羞红的侧脸,手指揪扯着床单,喃喃道:“都跟她说不用了,她还把我往医院送,要被她给气死了。”不过就她之前那病恹恹的声音,晨歆估计也听不到。

    周絮莹见她真害羞了,秀眉皱得更厉害,她道:“她就是晨歆吧,希希的‘爸爸’。”希希这个聪明的孩子,能让希希接受的“爸爸”一定有什么过人之处吧?

    她们以前不是没试着给乔陌找个伴,但除了乔陌自己本人的不乐意,希希自己也不乐意,那个孩子是敏感的。

    后来乔陌为了不让她们拿着伴来烦她,她提出,她的未来另一半,孩子的父亲,由孩子来挑。

    没想到,希希真的帮她挑了,但希希分得清男女吗?

    显然,顾蔚笑忘记把一件很重要的事告诉周絮莹。

    “你见过了?”她怎么知道的?

    周絮莹想到前几天晚上顾听知趴在她身上说的那些话,她紧皱的眉舒缓开来,笑道:“听听在家把人夸得除我之外是最棒的,把笑笑气得要拿拖鞋要打她的小屁屁。”孩子还聪明的话里话外告顾蔚笑的状,说她不做饭,偷懒什么的。

    笑死她了,晚上睡觉时,她才偷偷告诉她是晨念水教她的。

    提到晨歆,乔陌的眉眼里多了一抹不易察觉的柔情,笑道:“她就跟个孩子王差不多。”想到希希最近的转变,家里的欢声笑语,“不过也多亏了她,我才能专心工作不用担心陪孩子没人陪...”

    说到这里,乔陌沉默地抿起嘴,她是个不合格的母亲,一直没能好好陪孩子,连带她去玩,也能忽略孩子。

    见她心事重重突然不说话,周絮莹关切地问道:“怎么了?这表情?”

    乔陌抿唇闭眼摇摇头,把昨天晚上的事说了出来,道:“其实我们昨天吵架了,那家伙生了好大的气,因为我一心在工作,那个家伙气不过...”她昨天的事出头到尾说一遍,包括早上上班在车里的约定,苏煜的到来,晚饭后争吵,她也知道是她的错了...

    周絮莹了解乔陌,也理解晨歆,她甚至更支持晨歆的做法,她发现晨歆这个人或许真的很适合乔陌。

    听到苏煜到来,周絮莹脸瞬间就沉,黑得难看,但因为工作忽略孩子...

    她道:“陌陌不是我要说你,有空多陪孩子吧,工作并不是你的唯一。”

    乔陌当然知道这点,但她的手指用力紧抓着被单,手指关节处泛白,她的眼里燃烧着名为不甘的火焰,她道:“絮莹姐,我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还差一点点,还差最后一点点了。”她的债务...

    怎么可能不知道,说到底还顾蔚笑给她惹的麻烦,如果不是顾蔚笑把她带到了那里,乔陌现在不知道得过得多幸福,她能说的只有:“如果撑不住了,你可以试着依靠我们。”她的手附在那紧抓被单的手上。

    “...嗯。”乔陌点头应道。

    估计又是左耳进右耳出,这不是第一次了。

    周絮莹恨铁不成钢道:“倔骨头。”这脾气,她还真好奇将来谁受得了她...

    另一边,跟岚微在办公室的晨歆,正一脸为难地解释道:“姐,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误会了,我这里,”她伸手捂在自己跳动的心脏处,想着那个她心悦的人,放空双目,仿佛那个人就在她的眼前,她真诚告白:“这里已经住进了人,那个人把这里塞得满满的,已经容不下任何人了。”

    岚微难过地摇头,当年的事谁也不想的,但那已经过去了,她道:“晨歆,如果茗水还在的话,我是不会多事的,但...”她已经不在了,不在很久了。

    晨歆打断她的话,急切道:“她在的,她一直都在,她一直活在这里。”她的手狠狠地拍着自己的心口,她一直活在她的世界里,她的心里,她会连她那份一起加油,一起努力的活下去。

    还有她的孩子,晨念水,她要抚养她长大成才找到属于她的幸福,这样她才对得起她临终的委托。

    岚微忍着要掉下的眼泪,把头扭向一边,晨歆的固执她怎么会不知道,谁都劝不了她的决定。

    放在身子两侧的手合了送,送了合,她还是没忍住地搭在晨歆的双肩上,问道:“你怎么就这么傻?”如果晨歆能活到八十岁,那她是不是还要再孤单地活在过去的回忆,抱着那个逝去的梦,再一个人过上五十多年?

    岚微的眼泪也随之落下,她道:“你什么时候才肯面对她已经离开你们的事实?”她是真的心疼晨歆这个固执的妹妹。

    晨歆从旁边的桌面上抽出纸巾递给她擦眼泪,笑道:“我这样不也挺好的吗?”呼,还好这办公室没人,不然别人见了说不定会以为她欺负岚微。

    最近应该没轮到晨沐阳的假期吧?

    应该没。

    伸手接过纸巾,给自己拭去泪珠,听到她的问话,她怒道:“一点都不好。”她把手里的纸团扔进垃圾桶里,恼火道:“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哪有以前的洒脱。”

    以前的晨歆从不会压抑自己,整天跟夜爵打架,想笑就笑,想闹就闹,想闯祸就立马闯祸,整天让人操心一点也不稳重,做个饭都能把厨房给烧了,但她至少是快乐的,比任何人都快乐。

    但现在的她呢?

    跟从前就是两个模样,让她们这些做姐姐的,如何能放得下心?现在的她看似快乐,但在人后,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她选择了回忆。

    晨歆无奈地挠着自己略长的头发,双手交叉放在身后,头微微抬起,硬扯出一抹微笑道:“抱歉呀,有些人放不下就是放不下。”她的世界当她被成一个人时,都是闭封的灰色而她孤零零地站在中央...

    “你就是倔。”岚微知道她是说不通的。

    晨歆身子倾前,调皮地朝她眨眼道:“岚微姐不也是吗?”她可不能让岚微姐难过,不然晨沐阳那个暴力女非得真削了她。

    她是讨厌晨沐阳,但她不讨厌岚微姐。

    岚微也知道她在打什么哑谜,反驳道:“我们不一样的。我盼的人至少还活着,你呢?”

    晨歆却固执地摇头,再次拍自己的胸口强调:“她活在我心里。”一直都在...

    岚微不想跟这个倔骨头扯了,反正她也不会听她的。

    想到那个被她急切送来的女人,她瞄了晨歆一眼,快速伸手扯过她的衣领道:“走,跟我去看看那个被你当成急性阑尾炎的漂亮女人现在好点了没?”

    晨歆瞬间斯巴达了,她不要去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