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晴路 > 晴路最新章节 > 第四十九章 :等等等等

晴路 第四十九章 :等等等等



    所有人都在等待,尤其是叶祠几乎是接近屏息地等待。

    不过是三分钟左右的时间,他却感觉早已等了一辈子之长。

    唐管家宣布新娘入场,让宾客起立。众人的目光都聚在那狭窄的小道,此时有人奏起了门德尔松的婚礼进行曲……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

    叶祠抿了抿嘴唇,润润喉咙。这时候还要你等等等。他不是已经无法再等,才急着订婚么!也不知作曲的那位先生是如何想的,竟然在新娘入场之时还让你等等等等。

    何晴路拖着一袭雪白纱裙出现,惊艳了众人,引起一阵惊呼,不由地羡慕叶祠娶一位天仙般的美女!

    她身段姣好,缓步走来仿如仙子般。

    脸上施了薄妆,飘逸的纱裙剪栽独特以雏菊为理念,宽肩带的设计简洁大方又显优雅,增添了几分妩媚。她头发披散着如一匹黑缎,头戴着以黄水晶配上白纱扎成的一朵朵嫩黄的雏菊,再以翡翠玉珠串起绑在脑后,远远看着那一串玉珠如水滴般隐于黑发间,胸前还缀着一颗非常耀眼的黄钻(此胸针是夏天的礼物)。

    崔大鹏无比惊叹,虽知何晴路是衣架子,却没料到她竟将这件婚纱穿出自己的味道,就像是为她量身订做的。虽然他和设计师加班了两日,却只是做了改量,光是头饰就费了一天时间。那十多朵花都是人手亲自缝制的。

    他若想找她来公司作代言人,不知他那固执的妹妹同不同意呢?

    今晨他去接她,她却哭红了眼,硬着嘴说不肯出席。她不过是让那学生看着别让女儿捐肾,没料到竟整个人都被他拐跑了。

    她能不恨,能不哭么!

    她如花一般的女儿……

    再三规劝无用,实在是拿她没办法,崔大鹏只好自己赶来了!施当家狠瞪着一旁已看呆的施十七和施十八,暗骂:这两没用的混小子如此天仙般的美人都不懂先下手为强,居然让别的混小子捷足先登,现下看呆吧有什么用啊!哼!

    想到家里唯一的公主也被人拐了,施当家不禁抹了一把眼泪。

    他们施家的男儿何时才能拐一个天仙般的媳妇回施家呀!他受够了全是男人的施家了,神啊!上帝啊赶紧赐一朵红花给施家吧!

    宋净之靠在虎二的怀中叹道:“晴路真美啊!”

    “我觉得不够你漂亮!”虎二低首靠近她耳朵答道。何晴路虽美,但不及他的宋净之,他眼中向来只有宋净之,旁人美不美与他何干。

    宋净之掩脸一笑。这只小老虎真不害羞!

    这话不真,却让人听着舒服又高兴。

    铺好红毯不过是五十来步,何晴路的纱裙不拖地整体以简约,优雅为主线,裙摆只到脚跟,只是章怀月性子向来不急不躁,以十分缓慢的步调,领着何晴路走向红毯另一头。这一路还得跟亲朋好友挥手回礼呢!

    这一头叶祠急得绞紧双手,白手套下全是汗水。他眺目远望,何晴路越来越近,直到她停就在他探手可及的距离。

    她微微敛眉一笑,他猛地炸红了脸,身子微颤抖。

    都说小路同学的笑靥如花,不能随便笑的。不过叶祠现在相当高兴,因为这朵笑花往后就是他独有的。

    章怀月提起何晴路的小手交到叶祠手中,说道:“祝福你们!”

    “谢谢!”

    叶祠听到自己颤着声回道,他手中握着何晴路的小手,眼里也只有她,他轻轻地拉过她旋过身,两人面对着满场的宾客。

    宾客以热烈的掌声祝贺这对年轻的准新人。

    一直紧张的何晴路这才张目一瞧,见众人堆着满满的笑意,她这才放心。她的目光落在远处,人群外那高墙之上无人注意的夏天。

    还是忍不住出现的夏天向她轻轻一颔首,何晴路也回她一笑。

    那些年的纠缠,喜或乐都已经过去了,现在只剩师徒的关系了!

    何晴路又将目光调向宋净之,虎二,小阮,夏余,东郭迷人,施三,章怀月,崔大鹏,阿好伯,唐管家……一一的与他们点头致谢!

    最后她将目光定在宋鹤望那异常苍白的脸上,拖着疼痛的身子宋鹤望好不容易挤出一丝笑意。他透过她看着宋净之,看宋净之时也会透过她寻找何晴路的身影!

    他并不后悔自己选择,只要能救回宋净之,又让何晴路不至于陷入危险当中。这一切都值得。这一切值得……

    叶祠将她目光调正,笑问:“你都不看看我?”

    “你有什么好看的?又不是潘安或宋玉,少吃这些无用的酸醋。”何晴路笑答。

    叶祠掐着她的细腰,堵气地说:“我是没有潘安宋玉的脸。”

    “我又不爱看脸,你又担心什么。”

    “担心煮熟的鸭子飞了。”

    何晴路狠拍他一下。“呸!谁是鸭子。让你胡说八道!让你胡说……”两人轻声低语,看在众人眼中真是朗才女貌,天作的一对。

    虎夫人满意地点头,儿子自己喜欢,她也没办法争得过年轻人。既然如此,为了儿子往后的幸福着想,她一定要将这儿媳养得白白胖胖,长命百岁。

    送走了所有的宾客已经是日落时分,唐管家还在后院忙碌地指挥收拾。客厅内只有四人,何晴路和叶祠已换下一身礼服,着平常的妆扮。

    宋净之靠在躺椅之上,今日也够她累的,虎二端了一盆蛋糕搁在茶几上,递了一盆给宋净之说:“先吃点东西吧!唐伯没那么快处理好。别饿坏了!”

    宋净之接过,对何晴路说:“晴路你也吃点,今日累翻了吧!”

    “嗯!”何晴路拿起蛋糕,埋怨道:“一个小仪式都累成这样,要是结婚不得累死啊!哎哟!”而且她什么事都没有动手处理呀!

    虎二抢答:“哪里累,不用你们累。有我们嘛!你们穿得漂漂亮亮就行了。”生怕宋净之会害怕婚礼。

    何晴路看穿他那点心思,只埋头吃蛋糕。吃完一块,叶祠双给她切了一块。他忽然想起老管家的异常。他说:“田伯说曾经跟姥爷来过这里,说这里是姥爷以前……”

    “旧人情的居所!”宋净之直接回道。

    叶闲亭和和练月的恋情在当年算是非常轰动的事件。

    和练月曾就职于好报,有一专栏论生活与日常,而其中有一篇是关于婚姻的,她说爱情就像是扒香蕉皮,不亲扒开都不知里头藏着什么。叶闲亭却马上在忆报回了一篇月光诗,诗云:那遥远而不可及的月光,我虽触碰不到,它却温柔夜夜抚慰我孤寂的心灵。两人偶尔在小报上眼目传情,引为一时佳话,可惜因某人不厚道地插足,有情人不能终成眷属。

    咳咳!

    虎二轻咳两声说:“前辈的事情,我们作为后辈不便言论。”外公这一辈子都妒忌着叶闲亭,直到外婆闭眼的一天。外婆轻轻抓住他的手说:“这辈子感谢你对我的纵容和爱,我不后悔选择了你,不后悔,所以不要再伤心了!”

    叶祠也点头同意。

    宋净之笑说:“前辈的是非我们就不要再议了。虎二你赶紧去买些吃的回来!唐叔也不知会忙到什么时候。快去!”

    虎二应声起身出门,顺道拉起叶祠堂兄弟俩一块出门觅食。这两姐妹最像的地方是挑食,不是美味不肯下嘴。

    “净之姐姐对不起!”冷不防的何晴路道歉。

    宋净之轻摇首说道:“这些前人的是非恐怕不是我们后辈能了解的。夏天应该也知道,还愿意收你为徒,这就证明了事情并不是我们想去担当就能担当的。长辈是长辈,我们是我们。你也别总往心里去,知道吗?”

    “嗯!”何晴路重重地点头。

    因为崔宇宙的问题,何晴路一直有愧于夏家!

    三天前宋净之进了医院,虎二当然相伴在侧,连唐管家也是医院和家里两处奔波。家里只剩下何晴路和叶祠这对准新人。

    叶祠常抚着无名指上的银圈,已经过了三日他仍不敢置信自己和何晴路订婚的关系。他常坐在客厅里,手中翻开一本书本时,便会傻笑。

    何晴路每遇他如此,只在一旁笑看他这痴呆的模样。

    傍晚吃过饭后,何晴路拉起他要到附近散步。叶祠挽着她的手肘,订婚后的叶祠对她的举动反而谨慎又小心,有外人的场合绝不让以肢体上的动作她为难。

    晚霞划着美丽的红晕在天际炫着它的美丽。

    无人的巷子里只有他俩缓缓走过,时而从高墙里传为阵阵饭菜的香气,诱人食指大动。何晴路深深地吸着这些香气,浅浅地笑开,近来因为与宋净之相亲,也染上了她爱笑的毛病。宋净之说笑能解百病呀!

    叶祠冷不防地说:“小路你明天就去要医院了!我的心好不安啊!”

    以手握其手,何晴路答:“没事的。像净之姐姐这么好的人,上苍会保佑她的,所以我也会没事的。”

    叶祠重重地吐了一口气,只是握紧她的手。两人的影子在巷子里拉长,地上的影子亲密地紧靠在一块。

    洗了澡出来,何晴路用毛巾擦着*的发丝,推开房门却见叶祠坐在床沿,背对她。她不解地问:“这么晚还有事?早点睡吗?明早还得上医院呢!”

    叶祠没有转过身,径直说道:“小路,今晚我想留在这里。”

    何晴路吓得张大嘴巴,怔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她冷淡地回了两个字:“不行。”

    叶祠转身,走向她,情深缓缓地保证。“我不过是想陪陪你。绝对没有别的想法,你要相信我!”

    “我相信你。所以不行。”何晴路推开房门,摆手作请。

    叶祠委曲地抿紧嘴唇,不肯移动双腿。

    何晴路微眯起圆眼,冷冷地问道:“你是不是想我在躺医院前,还要我动手练一下筋骨呀?让你也一块躺?”再压低声音嗓音作最后的通牒。“出去!”

    叶祠移上前到门边,挨近她。“我真的没有别的想法。乖,就让我留下,就一晚!”

    何晴路回他一记,直接将他推出房间,马上锁上房门。门内何晴路扬声说:“大叶,我们明天见啊!”

    门外的叶祠呐呐地答了声:“嗯!明天见!”

    这一晚何晴路如常入睡。

    次日早晨,她早早醒来,推窗一瞧,又是一个晴天。心情愉悦推开房门,却发现叶祠靠在门边睡着了。

    轻轻摇醒他。“大叶,你怎么在这里睡?会感冒的。”

    叶祠揉着眼睛,见是何晴路不由地笑了笑,伸了伸手脚说:“反正回到房间也睡不觉,不如守在这里我还安心些!”

    何晴路一听,眼眶泛红,一把抱住他问:“你为何如此不安呀?为什么呀?大叶,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你才会安心。我能做什么让你安心?”

    叶祠怕她跌倒,抱住她笑道:“你在我身边,我就安心了!”

    捧着他的脸,何晴路说:“我在呀!大叶,我一会一直在你身边……你别害怕,是我舍不得离开你,是我,是我呀……并不是你一直纠缠我。大叶啊!你要知道呀我的心如你的心一般。”话毕,吻上眼前的嘴唇,轻柔地压下。她想退开,却被纠缠着,直到两人都快没气了才分开。

    叶祠搂住她,埋在她肩膀,泪轻轻地划落。

    何晴路从不当面向他坦露心声,虽然自己一早就懂了她的心,但能亲耳听到她的自白,那幸福感却是任何事都无法代替的。

    “我爱你!我真的太喜爱你的小路!我愿敞开我的胸口,将我的心奉献给你。再多的语言也无法将我的情感表达出来。我只要你记住,这话不是一年,两年,三年五载,这是我一辈子的承诺。并不是我选择的,是我的心选择了你!”

    何晴路已泣不成声。

    唐管家站在楼梯口,也不由地掩脸抹泪。

    年少的爱恋很多人认为过于青涩而不稳重,但却是最真、真纯的感情。若能守住便是一辈子的,就像少爷和少夫人一般,生死与共,不离不弃。

    真令人羡慕的感情啊!

    这一日和平医院门外突然有许多陌生人走动,他们既不是病人,也不是探病者。他们只在医院附近缓缓地散步,偶尔碰到熟悉的人,相互点头微笑,又错开。

    这一日宋净之和何晴路都躺在手术室的床上。

    这一日是重生的一天,虎二永远不敢遗忘,直到老去他还记得那日的天气是如此的晴朗和温暖,连天边的白云都拢过来祝贺他。

    这一日是叶祠出生以来十八年的人生中最幸福的一天。没有人能抹去他脸上的幸福,因为他相信何晴路会健康是站在他身边,一如她所承诺的。

    这一日许多人在祈祷。祈盼生命的再生。我们都是平凡的人,逃不过生离死别,所以我们诚心地祈祷,祝愿:善良的人终会留下来与我们相伴的。

    这一日,阳光正灿烂,连风儿都带着无限的温柔。你们又在做什么呢?

    ——————以上本文完结。感谢一直以来看文的亲!这是对我最大的鼓励!卷三《小池的饲养日志》,新年后发布,敬请关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