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穿越之兽世修仙记 第51章 莫多拉群岛



    莫拉多群岛是茫茫大海中数不清的群岛之一,孤立地飘在看不到边缘的大海当中。

    这一日,天空黑压压地一片,仿佛要压下来似的,海面上波涛汹涌,翻起了数丈高的海浪。

    莫拉多群岛由一个中心岛,十个附属岛屿组成,而尾巴上的那个岛屿面积是最小的,仅仅才一百多万平方公里。

    今日岛上的居民都没有出门,全都待在房子里。这种日子他们已经比较习惯了,海岛上每个月都会有这么几天,等时间过去,海浪听了便会有短暂的一段天气晴朗的日子,他们只需要等待就好了。

    冷灰一个人躲在屋子里,屋外狂风大作,空荡荡的屋子里边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咔擦!”一声惊雷,吓得床上的小家伙一个没忍住,变回来豹子形态,还是一个十几岁的花豹。

    这还是一头未成年的花豹,他的兽父和雌父出海半个多月了,独自留他一人待在屋子里,走之前给留足了食物,甚至辟谷丹也留了够吃一年的。

    冷灰待在屋子里,在狂风暴雨中好似听到了“砰!”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每次遇到这样的天气,时不时就有大风卷着乱七八糟的东西落到院子里来。

    这对冷灰来说有好有坏,他喜欢吃一种长得巴掌大的银灰色小鱼,而这种鱼只在遥远的深海当中才有,有时候这种狂风暴雨过后,就会降落下这种小鱼。待到风停雨歇,就可以去院子里捡起来弄吃的。

    只不过这次的风暴时间有些久,过了两天两夜了才真正的停了下来。冷灰是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才发现风暴已经停了。

    冷灰下了床,然后到屋内把房间的防护关了。因着这样的天气太过频繁,普通的房子根本无法抵挡,必须得加防护阵法。推门出去,“嗯,这次的风暴果真是有些大”冷灰看着院子里的那一坨想到。

    1条黑色的看不出品种的黑蟒蛇,缠绕着一个瘦弱的雌性,就落在他们家的院子里,看着地上被砸的凹进去的地方,冷灰的嘴角不由得颤了颤。

    这土蟒个头挺大,就是被摔得稀趴烂了,浑身上下的兽皮每一处是完整的,红丝丝的肉都露在外面,就他怀里的雌性还稍微好点。

    冷灰蹲下来,伸手打算拨开蟒蛇。摸上这冷冰冰的蛇皮,还是忍不住皱了下眉头,怪不得很多雌性都不太喜欢蛇兽人,这手感真是差了些。

    冷灰折腾了半天,还是没办法把这土蟒从雌性身上剥下来,想了想算了,就这般把两人埋了吧,想来他们也是愿意的。

    冷灰回到屋子里拿出一个灰色的兽皮袋子,打算把地上的两句尸体收到里边,然后送到兽骨山上,找个地方埋了这两人。

    “嗯,怎么收不进去?”冷灰疑惑,这兽皮袋子是个空的,虽然空间不大,但装下地上的这条蟒蛇还是可以的,装不进去是怎么回事?

    冷灰心下一惊,莫不是地上的这两家伙还没有死?

    冷灰再次探到这蟒蛇的腹部,竟是还有轻微的颤动,若是不仔细感觉,都察觉不出来,这兽人竟是还没有死。同样,他怀里的雌性亦是还有呼吸。

    冷灰蹬蹬蹬跑回房间里边,翻箱倒柜找出了一个白色的水净瓶,这是他的兽父出去历练之前给他留下的,里边装着的是十二颗补元丹。

    冷灰心疼地从里边到了几颗出来,又装回去些,手心里边只剩下两颗。这补元丹的价格实在贵,这么一瓶只有十二颗的补元丹,要三十中品晶石或者兽核,平时修炼的时候他都不舍得用的。

    然后就掰开地上蟒蛇的嘴塞了一颗进去,给他怀里的雌性也喂了一颗。做完这些后,冷灰就把门一锁,出门去找小伙伴去了。

    在他走后不久,昏迷中的楚离就慢慢醒了过来,幽曼把他缠得很紧,他现在丝毫都动不得,也没有心力动。

    “幽曼,醒醒。”楚离有气无力的叫到,因着他整个人是被幽曼包在里边的,也就看不见他外面狰狞的伤口。只是下意识有些担心。

    他最后的记忆就是被含着狂暴灵力的龙卷风卷到半空当中,幽曼将他缠绕包裹。

    没得到幽曼的回应,楚离默默地运转起灵力恢复起来,现在的情况不明,但他待在这蟒蛇的怀里却异常的心安。

    就在巨城镇西北角的这个普通小院子里,爆裂的灵力以一种非常奇妙的方式盘旋在地上的这坨肉上面,慢慢地滋养着蟒蛇和他怀里的雌性,兽人身上狰狞的伤口开始慢慢地复原。

    楚离和幽曼那事做得不多,有限地几次里他尝到里双修的滋味,对修炼的辅助效果极好,他好生研究了一下个中缘由,融入到了他平时的修炼功法当中,好处竟是平时普通修炼两人也能共享。

    后来两人便有意地一起修炼,随着修炼的默契度提高,效果便越来越好。也是因此,虽然只有楚离修炼,对幽曼也是极好的。

    等冷灰从外面回来的时候,莫名觉得地上的蟒蛇好像不像他初看的时候那么凄惨,狰狞的伤口似乎好了不少,他还以为自己眼花了。

    “您好,能帮我一下忙吗?”楚离的神识早就发现了这名少年,看来他们的运气还没有糟糕到极点,这应该到了人类居住的地方。

    楚离的突然出声把冷灰可吓了一跳。“你,你醒过来了?”

    冷灰跑到雌性跟前,惊讶地问道。

    “嗯,你能帮我把幽曼弄下去吗?”楚离说道。

    “他叫‘幽曼’?我之前试了试,他缠得很紧,弄不开。”冷灰说道。

    “现在没事了,你再试试。”楚离说道。

    果真,冷灰再试图分开两人的时候,没有遇到太大的阻碍。

    楚离从幽曼怀里出来后,眼前突然眩晕了一下,而后看到地上的蟒蛇,心突地一阵疼痛。

    原本油光滑亮的蛇皮变得四分五裂,到处都是伤口,里面原本柔嫩鲜红的血肉都成了暗红色。

    冷灰看见雌性出来,就蹲到地上,从自己背包中拿出了一个竹筒。冷灰一下子就发现这竹子竟是罕见的上品墨玉竹器,墨玉竹其色墨绿,能锁灵气,延缓灵丹灵力流失,常被用来装灵丹。

    其实墨玉竹器作为盛丹灵器并不罕见,他知道“紫云阁”就大部分用的是墨玉竹器来保存丹药的,只不过出售的时候采用水净瓶装,顾客愿意多掏些晶石也是可以换墨玉竹器盛的。

    但这雌性拿出来的上品墨玉竹器却是少见的,年份在三百年往上的墨玉竹才有几率炼制出中品墨玉竹器,而上品的更是得需要至少五百年份以上的。这种灵器对灵丹来说,不仅仅是抑制灵气流失,还具有温养灵丹的作用。

    楚离从竹器里边抠出白色药膏来,这是他在灵谷里采集了九十九种灵草再加了灵乳炼制的伤药,一共就炼制五桶,在山谷里两年才用了一筒,还剩下四桶。

    他出了山谷后,几乎不可能再回去了,这药膏是用一点少一点,楚离一边抹,一边心疼,不过不是心疼药膏,而是心疼幽曼。

    这风暴来的突然,他丝毫准备都没有。而幽曼却把他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几乎没有受到一点伤害。他们初始的时候还能撑起防护罩来,到后来在风暴里呆的时间太长,灵力耗尽,便撑不起防护罩。

    之后幽曼的肉身就直接暴露在龙卷风当中,他知道幽曼肯定伤的很厉害,里面是被龙卷风卷起的各种乱石树木,以及其他的杂物,在暴风裹挟下划伤他的肉身,但亲眼见到,楚离就心疼的厉害,擦着擦着,眼睛就含着泪水。

    不一会儿,一竹筒药膏就进去了,幽曼才擦了一多半,冷灰就看见雌性瞥了瞥嘴,然后站起来朝他说道。

    “你能不能再帮帮我啊?”

    他得找个干净的地方把幽曼放过去,还有小半的身体没有擦药,要是翻身放到地上,脏东西就又进了伤口当中了。

    “大哥哥,有什么事?”冷灰赶紧问道,显然面前的人不是普通的人,能在那样的狂风中生存下来,还出手就是这种上品灵器,冷灰眼中火热,却是努力着不表现出来。

    十几岁的少年,已经知道了人心险恶,楚离他们看起来虽是和善,但他若是流露出少许的艳羡觊觎之心,怕是要给自己招来祸患。

    等听到楚离只是让他找个空房间后,冷灰暗暗松了口气,领的他们到了一间客房。他便看的那雌性抱起地上的蟒蛇,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手上抱着其他的部分。即便因为地上的兽人长长的身体,他要卷着好几圈才能抱得起来,雌性也没有找他帮忙。

    进了房间,楚离将幽曼放到床上,把没擦药的那半边露了出来。

    “我在你这里借住几天,这是报酬。”楚离从背包里拿出了三颗上等兽核给了冷灰。

    “可以,大哥哥在这里住多久都行,谢谢您了。”冷灰高兴地收起兽核,果真是高人,一出手就是三颗上等兽核,今日可是赚大发了。

    然后识趣地离开了房间,等他出去后不久,那间客房就升起了一个防护罩,小灰看了一眼,头也不回地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他们这里的人家每户都有防护阵法,在风暴来临的时候就会开启防护阵法,只不过这阵法是城主大人找阵法大师统一,开启的时候回消耗大量的晶石。每年他们耗在这上面的晶石能到一块儿上品晶石。

    兽核的价值和晶石的价格差不多,三颗上等兽核都够他们家三年开启阵法的花费了。

    楚离耗了两桶药膏,才将幽曼的伤口都上好药,就这他还不是很满意。蟒蛇身上乱七八糟的伤口刺红了他的双眼,恨不得那些碍眼的伤口立马从他的身上消失。

    幽曼暂时没有醒,他也没有出门的打算,就在房间了靠着床的位置盘坐了下来,修炼打坐恢复灵力。刚刚修炼了一会儿就有人回来了,灵力才仅仅恢复了一成。

    等楚离进入状态,两人周围便又成了之前的那种奇妙的灵气氛围,灵气被吸引到两人周围,然后以一种特殊的方式进入两人身体。

    一下午的时间一晃而过,床上的蟒蛇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变成了人形。黑色的兽皮衣服很多地方都是破破烂烂的,好在脸还是干干净净。

    床上的人忽地睁开眼睛:“唔!”浑身的密密麻麻的疼忽地传到他的脑海当中,一时没有忍住呻.吟出来。

    然后他就听见了带着惊喜的声音:“曼,你醒了!”

    看着熟悉的眉眼落入视线当中,幽曼很自然地露出一个微笑。这笑简直要晃瞎他的眼睛。

    “看你这球样,还好没有破了我的脸。”楚离声音哽咽,伸手抚上他的脸。

    幽曼抬手抓住,放到自己的嘴边亲吻,过了很久很久都没有放开。

    “我们这是在哪里?”幽曼问道。

    “我现在还没有出门,现在是在一个小孩家里,他家大人出门了。”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等幽曼稍稍好一些的时候,他再出门去看看,看这家大人敢留小孩一个人待在家里,应该是一个比较平和的地方。

    “还行,就是饿得。”幽曼看着楚离的眼睛说道。

    “那你等等,我去给你做点吃的。”说着就出了房间,这才想起来,他还不知道那小男孩叫什么。

    正在为难的时候,冷灰也从房间里出来,看见了院子里的楚离,便问道:“大哥哥,你是有什么事吗?”

    “你好,我叫楚离,小兄弟你叫什么?”楚离问道。

    “哦,我叫冷灰,你叫我小灰就可以了,楚大哥是要做什么?”、

    “你们家的厨房在哪里,我借用一下可以吗?”楚离说道。

    “在这边,楚大哥是要做饭吗?”冷灰把楚离领到自己家万年不用的厨房,里边虽然没有什么蜘蛛网啥的吧,但一眼就能看见上面的一层灰。

    “啊,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们很久没有做过饭了,这厨房就是一个摆设。”冷灰尴尬地说道。

    没想到他刚刚说完,楚离就丢了一个除尘诀过去,片刻的时间整个厨房就恢复的干干净净了。

    他从未见过最这种法术,他的兽父虽然还没有经过化无期,但他的雌父却是正正经经的修士,这种手段却从来没有使过。以至于他看的都惊讶地长大了嘴巴。

    “谢谢,一会儿做好了我请你吃饭。”楚离说道。

    然后就见楚离从他的一个白色兽皮袋子里拿出了一个个锅碗瓢盆,以及两三块没有见过的兽肉,一条鱼,还有好几个小小的竹筒,看的冷灰眼花缭乱,也不知道还要摆出来多少。

    满是好奇心的冷灰也不打算出门了,就在厨房里呆了下来,问道:“需要我帮什么忙吗?”

    “不用,我一个人就可以。”楚离说着,就三下五除二将灰鲮鱼的鳞片处理了,然后手起刀出,火红色的用灵力凝出来的火刀,快速而且均匀地在鱼身上开了数个口中,在里面撒上少许的盐。

    而后开始切葱姜蒜,这些调料虽不是灵材,也是他专门用灵泉浇灌过的,撒到鱼身上,然后装到锅里整上。

    蒸上鱼后,楚离开始做其他的,主食就用米饭吧,灵米是他最后一年才在山谷中找到的,数量其实不多,他找地方种植了一些,只是还没有来得及长成他们就出了山谷了。他现在手里的灵米也不多,只是现在特别想吃,就蒸点好了。

    冷灰看着那一粒粒晶莹剔透的大米,灵气逼人。这定不是普通的大米,冷灰自出生之后,兽父雌父都尽量给他弄辟谷丹吃,而非普通的食物。

    辟谷丹虽说没啥味道,但能管饱,还不会有太多的杂质。所以镇里稍稍有钱的人都吃的是辟谷丹,有那馋嘴的,无心修道之人,或者本身就没有灵根的雌性,才会执着于凡人吃的食物,不过这种人还是少。

    很少有人如此精致的准备食物,浪费时间还对自己的修炼不好,当然还是有人吃熟食的,镇中心就开了一家灵食店,里边的食物全都是用含有灵气的材料做成的,既美味还不会有杂质,只是那价格让实在是普通人望而生畏。

    半个多时辰后,这些菜大部分都好了,楚离问道:“你们家有碗筷没?”

    “有了。”冷灰闻着厨房里散发出的香味,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实在是太过诱人,他都舍不得走。

    厨房里有个大柜子,他从里边抱出了一摞木碗,放得有落了灰,他打算去用水洗洗。

    “别了,拿过来吧。”楚离一下子就看出了他的意图,便出口说道。

    冷灰便发现楚离又像刚刚进厨房来的时候一样,施了个法术就将碗筷都弄干净了。

    楚离拿过他怀里抱着的碗,将做好的饭菜每样都挑出来一部分,然后递给他。

    “这些给你。”

    “谢谢楚大哥。”冷灰笑得阳光明媚,也没推辞,就接受了。

    楚离则将剩下的部分端回了自己的屋子。

    等楚离离开,冷灰看着碗里的饭菜,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蒸出来白的似雪一般的米饭,看的人又是想吃,又是舍不得。

    拿小勺子舀了一口,冷灰尝了一下,味道清甜爽滑,吃进去仿佛又一股暖流进了身体,味道极好,而身体都感觉到了舒适,这是他吃辟谷丹都达不到的效果。

    这是必然的,这些材料都是这几年楚离和幽曼搜集的,无一不是富含灵气的食材,很多都生长在灵气非常浓郁的地方,甚至有灵泉滋养。比普通的食材不仅在味道口感上天差地别,最为重要的是所含杂质极少,只要稍微处理一下,就不会影响修士的修炼。

    屋子里,楚离将饭菜端到桌子上,然后扶着幽曼做了过去。

    “诺,我做了米饭,还有你爱吃的炒牛肉。”楚离将幽曼的碗筷递给他,桌上是“简单”的三菜一汤,一个清蒸鱼,一个孜然炒牛肉,还有个水煮肉片。

    楚离还从储物袋中拿出了一筒灵酒。看见楚离的动作,幽曼的眼睛眯了一下,似是想起一些美好的事情。

    “今天就喝一点,这酒补身体,不过不能多喝。”

    幽曼看楚离笑眯眯地说道,活脱脱像个鬼精鬼精的小狐狸。

    “好的,你说喝多少就喝多少。”酒虽好,但人更重要。看着生气勃勃的楚离,幽曼再大的酒瘾也没了,他爱喝酒,可不仅仅是爱喝酒,还爱酒后的“甜点”,若不是被楚离发现他借酒偷吃,想来也不会如此限制他喝酒。

    只是不知道楚离主动提起,是不是愿意让他饭后吃点“甜点”补补。

    第二天早上,幽曼醒来时舍不得睁眼,感受着怀里抱着人儿的踏实。

    “好了,该起床了。”怀里的人实在和他默契得“过分”,醒来的时间都差不多。

    还好,昨夜的“甜点”分量虽少,但还是很香甜的,估计也有很长时间没有吃过的原因。幽曼想到,有回味了一下。

    楚离这一觉睡得舒服,自从和幽曼在一起后,他时不时的便要睡上一觉,到这时候,已经不觉得纯粹的睡觉是一种浪费时间的事情,只不过他还是很少睡觉。

    “你的伤如何了,变成兽形我看看。”昨夜他和幽曼双修过后,今天的伤应该好多了。

    “昨夜你不已经知道了,没什么大碍的。”幽曼说着,还是变成了兽形。

    粗看伤口还是很狰狞,不过经过药膏的吸收和昨晚上一晚上的双修,伤口明显有愈合的倾向,再加上兽人本身的恢复能力就非常好,楚离估摸着再有几天就好的差不多了。

    变成人形,因为他的蛇皮满是伤口,变成人形的兽皮也是破破烂烂地,楚离看不下去,直接告诉幽曼,把他的兽皮收起来,换上额另一件也是纯黑色的蟒蛇皮衣服。

    之前给他炼制的其他衣服,像是虎皮、貂皮啥的,很多幽曼都不喜欢,到最后还是喜欢同类的蟒蛇皮的衣服,以至于两人在山谷的时候,祸害了不少谷中的蟒蛇。

    冷灰早上早起去院中修炼,没想到客房中住着的两人已经醒过来了,昨日楚离给他的饭食实在太好吃,他还留了一部分没吃完。

    “楚大哥,早上好。幽曼大哥,早上好。”他朝两人打招呼,便看见了站在楚大哥旁边的人,嗯,一个面瘫,还是一个散发冷气的面瘫,脸上绷得紧紧的皮肤看得出来这人可能都不大会笑,冷灰暗暗决定尽量离这人远一点,不然一定会冷死他。

    “小灰早上好,曼,这位小兄弟叫冷灰,我们住的地方就是他家客房。”楚离解释道。

    “小灰早上好。”幽曼说道。

    声音几无起伏,果然符合蛇类兽人的冷血天性,冷灰心里默默吐槽道。不过面上还是很正常的,毕竟从他的直觉来看,这人估计只用一根指头就能灭了他。

    “小灰知道我们之前不是这里的人,刚刚来到这儿,能不能请小灰帮我们介绍这里的大致情况?”楚离问道,他们一会儿外出,不过在这之前还是先向冷灰打听一下他们现在这个地方的情况。

    “可以,楚大哥,我们去那边坐下说吧。”冷灰点点头,昨天的报酬真是丰厚,直觉告诉他若是让这人满意,他一定还会有好处的。所以对于楚离的所有要求,冷灰都非常热情。

    他们现在待着的地方是莫拉多群岛,这是一个小的附属岛屿,小岛三面环海,居民大多都住在岛屿的最里边的镇上。

    这里常年会有风暴,这个楚离听了很有感触,他自己就是这么乘着风卷到这里来的。

    镇上常住人口只有九百多不到一千,岛上其他部分的人口加起来也不到一百。总人口一千多在几个附属岛中是最少的了。

    “其实这里的常住人口是兽人们的幼崽,成年兽人和雌性往往每年都要出海好长时间。”冷灰说道镇上的人口,说道,向他这样一个人生活的兽人幼崽在岛上不是多么罕见的事情,兽父雌父一出海就是一两年的时间。

    “出海做什么?还一出就是一两年?”楚离不解,家中有孩子还走这么长时间,还是一个岛上的普遍情况,楚离从来没有经历过。

    “出海捕鱼猎兽,才能得到兽核和晶石,然后用于生活修炼。”看来这两人真是不知道从无人的地方刮过来的,基本上什么都不清楚。

    “每次出海的场面都非常壮观,五百多人登上巨大的银色大船,驶向大海。”说起来,再有两三年他就可以跟着兽父一起出海了,冷灰对此充满了期待。

    在冷灰的大致介绍中,楚离也对这个地方有了初步的了解。他没想到的是,这里竟然还是一个修士聚集的地方。

    雌性若是有灵根便能够修炼,而兽人如果能经过化无期,也能步入修仙者的门槛。只是从冷灰的说法中得知,这里的修仙者修为普遍不是很高,目前已知的最高修为是城主府中的一个老兽人,那老兽人年龄已经近七百岁,超出普通兽人的一倍还多,最擅长的是火攻,一下子能发二十个火球,每一个都脸盆那么大的。

    楚离估摸着这人应该筑基了,寿元至少八百年,至于实力就不太清楚,毕竟兽人修炼比雌性要困难的多,经过化无的兽人实力至少要高于比他高两到三阶的雌性,筑基期的兽人他还没有遇见过,毕竟他身边和他打成平手的幽曼,还没有筑基,而他已经筑基几年了。

    “你们出门打算去什么地方?我可以给你们带路。”冷灰到了杯水给自己,然后又给楚离和幽曼一人倒了一杯,谁知道两人根本不喝。

    “你先带我们去在镇里转一圈,然后到租房子的地方看看,寻个住处。”楚离说道,一时半会儿估计也走不了,先安顿下来才是。

    “行。”冷灰应道,只是没想到这两人这般快就要离开他家了,虽然幽曼看起来凶,但楚大哥人却很好,还很大方,若是多待些日子就好了。

    这小镇不大,只大半天就逛完了。冷灰带楚离他们去了几条杂货街,还有炼器会所,炼丹会所和修炼交流会所。

    冷灰告诉他们,进入这些会所的门槛儿是非常高的,除了每年要交很大一笔会费以外,必须是达到一定实力的修士才能进去,主要是高阶修士相互交流经验的地方。

    楚离估计冷灰说的“高阶”修士和他自己理解的高阶修士恐怕不是一个概念,不过从这些现象中看出,这个镇上的没有产生门派这种事物而是产生了交流会所这种东西,能看得出来,这里的修士竞争还不是很激烈,整个环境相对平和。

    几条杂货街到是很热闹,各种丹药阁,符隶店,灵器法器等等店铺,鳞次栉比。不过等楚离进了一个丹药阁出来的时候,冷灰清楚的看见他摇了摇头,好像很是失望的样子。

    刚刚进去的地方,可是他们这里最好的丹药店铺了,他知道店铺的老板曾经对一名顶级炼丹师有过恩惠,炼丹师发达了以后,炼制的所有丹药都是在这个店铺里出售的,所以尽管这个店铺的位置其实不是太好,但丹药店铺的生意是极好的。

    刚才店铺小二拿出来的是炼丹师这个月刚刚送过来的一批优质补元丹,要两块上等晶石才能买一瓶,每瓶里边还只有八粒,可不是他给两人吃的那种普通的,冷灰觉得两人越发神秘了,也是,想想他用来装丹药都是顶级的墨玉竹器,刚才的灵丹品质不满意也是能解释的通的了。

    这之后,他还挑了几家符隶店,法器店铺看了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态度。

    “好了,带我去租房子的地方去看看吧,还有,这里有灵田供出租吗?”楚离问道。

    之前的逛了好几个店铺,炼丹水平都太差了,他揭开盖子一闻就知道炼制的非常粗糙,使用的材料品质很高,但出来的成品很差。炼丹师的水平应该不咋地。

    炼器师、符隶师也大多如此,不过是因着现在资源丰富,高阶的材料不少,才容得他们这般浪费,为避免自己心痛那些材料,楚离匆匆扫了几眼就离开了,他现在还是先去找住的地方吧。

    “行,灵田是啥?”冷灰疑惑。

    “灵气非常充裕的土地,这里难道没有吗?”楚离问道。

    “哦,这里有很多荒地,不知道你说的灵田怎么判断呢,不过这里几乎没有人去种地,你若是看上那块了,可以在理事阁报备一下就行了。”冷灰说道。

    这岛上的人口不多,而且大多都不种地,何况那些地都荒废了很多年,没人打理,也值不了几个钱,所以租地种田花不了多少。

    楚离听了,眼睛发亮。他那灵米现在还没有地方种植,等他一会儿租到住处后,便去岛上多勘探一番,寻个合适的地方种灵米。

    这岛上的灵气感觉起来还不低,想来应该能找出几块不错的灵田,而这灵田就跟白种的一样,楚离已经是非常满意了。

    幽曼看楚离眼睛发亮,小脸一脸满足的样子,就想咬一口。可惜在外面,旁边还有人,若是做了这家伙定要”生气“许久,他还是忍一忍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