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冥王毒爱溺宠甜妻 > 冥王毒爱溺宠甜妻最新章节 > 087来,她就是你心底的人(万更求首订)

冥王毒爱溺宠甜妻 087来,她就是你心底的人(万更求首订)



    而染颜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有些诧异,眼眸紧紧的看着锦瑟,想要看看她的话是真还是假。

    她不相信她不喜欢!

    以前她的心里满满的全是王,虽然这次醒来之后,性格都变了,难道因此这样,连对王的喜欢也不存在了吗?

    想到此,染颜的眼中全是疑惑,她仔细的看着锦瑟,想知道她是不是在骗自己。

    可是在锦瑟的眼中,她什么也看不出来,看出来的只有一片平静,难道她说的是真的,她的心里没有王?

    就在染颜想着自己的心思的时候,锦瑟发现自己在说完那句话的时候,心情变得更加不好。

    看着眼前的染颜越来越碍眼,今天要不是她,她不会突然有这么多的心思,都是因为她。

    想到此,锦瑟的紫眸中全是寒光,看着染颜冷冷说道,“滚吧,没看见本后不待见你吗?”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称什么,但是楚珩自称本王,她称为本后应该也没错吧。

    再一次听见滚这个字,染颜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姣好的面容也略微扭曲。

    “姐姐,你……”

    “停,本后好像说了不止一遍,你只是个侍妾,有什么资格称本后为姐姐!”

    这一刻,锦瑟端起了冥后的架子,清脆的嗓音冷清寒冷,不带一丝温度。

    其实自从穿越到这里以来,虽然在不停的告诉自己,她就是冥后,但是她一直进入不了这个角色。

    可是现在……面对染颜的炫耀,挑衅,还有这么多的废话,她是真的很烦躁。

    冷冷的看了染颜一眼,看到她那副隐忍着发怒的模样,红唇勾起了一抹冷笑,随即转身。

    “以后没后本后的吩咐,不许靠近紫瞳苑!”

    在走动着,锦瑟面无表情的说出这句话,随后站在了桌子边,素白的小手握在了茶壶上,为自己倒了一杯水。

    而染颜一直站在原地,耳边全是刚才她的话语,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的掐住柔嫩的掌心。

    死死的瞪着锦瑟的背影,染颜的面容变得十分狰狞,她缓缓的抬起右手,掌心出现了一抹白色的光芒。

    她不能对锦瑟怎么样,但是总可以教训教训她的。

    想到这里,染颜的唇角勾起了一抹阴险的笑意,掌心抬到了半空中的时候,猛然朝着锦瑟的背后袭击而去。

    锦瑟站在桌边,并不知道染颜的动作。

    眼看着白光就要击中她的身子的时候,蓦然,锦瑟的周身像是感觉到了危险,迅速的升起了一道透明的保护圈,将那道白光反弹了回去。

    原本染颜正得意洋洋的瞪着锦瑟出丑,可是当看见那道白光朝着自己而来的时候,瞳孔骤然瞪大。

    怎么会这样!

    因为诧异,她已经忘记躲闪了,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刚才发出去的光束越来越近,随后砰的一声打在了她的身上。

    “啊!”

    尖叫一声,随着光束打来的力道,染颜直接飞到了半空中,出了紫瞳苑,落在了地面上。

    扑通一声砸在地面上,灰尘迅速飘起,可是染颜却像是愣住了,就这样狼狈的坐在地面上,面容上全是惊讶的神情。

    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她的法力到了锦瑟身上没有任何反应,反而还会弹回来。

    而且最奇怪的是,刚才她只是想要看锦瑟出丑,所以出手时,法力只是微弱的。

    但是为什么反弹回来的灵力足以将她掀飞到半空中,甚至于飞出门外,最后才落在了地面上。

    她真的无法理解,在她的认知里,锦瑟就是一个没有任何的法力的人,可是若是没有法力,那么刚才的事情怎么解释。

    “娘娘!”

    染颜带来的侍女当看见此时的情况的时候,迅速飞身上前,想要将她搀扶起身。

    而原本正在喝水的锦瑟,当听到身后的动静,立马转过身子。

    “你这是在做什么,耍猴戏吗?”

    转身一眼就看见染颜坐在外面的地面上,发丝有些凌乱,红唇张着,双眸中全是惊讶的神色。

    因为刚才背对着,所以锦瑟并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这个女人真是莫名其妙,原本她的心里就因为楚珩有些心塞塞的,现在她的话语又提醒了她,原来她的心里是有些喜欢那个男人的,更加的郁结了。

    放下手中的杯子,缓缓踱步上前,站在了染颜的面前,微垂着脑袋,俯视着她,想要看看她究竟在玩什么把戏。

    而染颜却是完全愣住了,她直接推开了侍女的搀扶,眼眸中除了无法掩饰的惊讶就是震惊。

    这怎么可能!绝对不可能!

    众所周知,锦瑟是没有灵力的,她是没有灵根的人。

    可是为什么刚才,她的身体里有一种她也看不透的力量,更甚至于力量比她的要强大多了。

    还是说,莫非,她有灵力了,思及此,染颜抬起眼眸,直直的看向锦瑟。

    “你……有灵力了!”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传进了锦瑟的耳中,她的眉头微微蹙起,什么有灵力了,这是什么意思。

    不解的瞳孔看着惊讶的染颜,锦瑟的语气有些不耐烦,“你到底在说什么鬼话!”

    要是之前听到锦瑟的这句话,染颜肯定会气得发疯,可是此时她的心全在另一件事上。

    看到锦瑟的模样就像是不知道似的,染颜带着打量的眼神看着她,试探的问道。

    “你有没有感觉到有不舒服的地方,比如体内有一种力量!”

    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染颜紧紧的盯着锦瑟的双眸,等着她的回答。

    锦瑟越来越不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意思了,无语的对着她翻了一个白眼,轻启红唇。

    “你说的到底什么意思,什么力量,本后什么感觉都没有!”

    看到锦瑟的模样不似装模作样,难道真的是她的感觉错了?

    就在染颜心中徘徊着各种思绪的时候,锦瑟再次开口了,语气中满是厌恶还有不耐。

    “本后现在要出去,希望本后回来的时候,看不见你的身影!”

    话落,锦瑟抬起眼眸,看向前方,似乎连一眼也不想多看染颜,轻移莲步就走了出去。

    她要到处走走散散心,将刚才心中的郁闷全都散去。

    染颜一直没有开口,就像是没有听见刚才锦瑟说的话,微微侧过头,眼眸一瞬不瞬的目送着她离开,直到身边侍女的开口,才让她回过神。

    “娘娘,奴婢扶您起来!”

    之后,在侍女的搀扶下,染颜站起身,只是仍然看着刚才锦瑟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

    许久之后,转头,看向一边的侍女,“你刚才看见了吗?”

    知道染颜的意思,侍女轻轻的摇了摇头,“没有,奴婢只看见娘娘的光束在距离冥后还有一段距离之后,突然返回,但是在冥后的身上,奴婢并没有感觉到灵力的波动。”

    侍女如实的将刚才的情况说了出来,刚才的一切她都看在了眼里,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

    “是吗,难道是我想错了?”

    侍女的回答让染颜也不禁怀疑是不是自己想多了,废物就是废物,怎么可能会突然有灵力呢!

    看来真的是她想错了,刚才,应该是她没有掌握好,才被她逃过一劫。

    这样想着,染颜也没有说话了,就在此时,刚才锦瑟说的话出现在她的脑海里了。

    瞬间,脸色变得难看,恶狠狠的瞪着她早已离开的方向,咬牙切齿的冷哼了一声,“该死的锦瑟,居然敢跟我作对,我一定要让你付出代价!”

    话落,染颜生气的扬起衣袖,带着侍女消失在了紫瞳苑。

    ……

    而另一边漫无目的到处走着的锦瑟,绝美的容颜上全是无精打采的神色,就连紫色的瞳孔中也像是失去了光芒一样,变得黯淡。

    “唉!”

    叹了一口气,停下了脚步,她惊恐的发现,在经过刚才染颜的那些话语之后,现在满脑子全是那个男人的身影。

    她真的感觉自己要疯了,她也真的没有想到她居然会对那个种马有了不该有的心思。

    “锦瑟,别想了,他不是适合你的人!”

    低垂着眼睑,锦瑟双手握拳,坚定的语气提醒着自己。

    是啊,他真的不是适合她的人!

    他们两个是完全不同世界的人,他的思想是可以有许多女人,而她的思想,却是一生一世一双人,那个男人,根本无法做到。

    “唉!”再次叹了一口气,锦瑟摇了摇脑袋,想让自己脑海中这些乱七八糟的心思全都摩擦掉。

    等到她抬起眼眸往前看去的时候,原来在不知不觉中来到了春意怏然的花园。

    想到上次认识的那些朋友,她都好长时间没有来看它们了,思及此,她扬起了一抹笑容,往前面走去。

    “小蝶,小月,小夏,小曼……你们好吗?”

    来到了这些花儿的面前,锦瑟开心的打着招呼,可是当看见它们全都低垂着花瓣的时候,好奇的问道。

    “你们怎么了!”

    锦瑟很不解,之前她过来的时候,它们散发着浓郁的香味,可是现在……

    嗅了嗅空气中,她这才发现,什么香味也没有!

    就在她还想开口的时候,醉蝶花小声的开口了,“嘘,小声一点!”

    这声音很轻,要不是锦瑟仔细听,压根就听不见,随风就会飘散了。

    可是这样就令她更加的好奇了,她蹲下身子,也轻声的问道,“到底怎么了!”

    “冥王现在的心情不好,我们不能打扰!”

    随后,就没有了声音,而锦瑟却有些愣住了,冥王的心情不好?可是这和它们有什么关系。

    “小蝶,你这是什么意思!”

    可是却再也没有人回答她的问题了,没办法,她只有站起身,思索着它刚才所说的话。

    冥王,那不就是那个男人喽,他心情不好?也是,像那样心思如海底针的男人心情怎么好的了。

    锦瑟瞥了瞥红唇,看醉蝶花它们都没有动静的模样,就准备转身离开了。

    可是在转眸之间,看见了前方亭子里面似乎趴着一个人,因为好奇,她迈起了步伐走上前。

    当看见趴在桌子上的楚珩的时候,锦瑟的眼中闪过了一抹诧异,他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还喝的醉醺醺的。

    紫色的瞳孔转向了桌子上的酒壶,看他现在不省人事的样子,一定是喝了不少酒。

    视线再次转向男人好看的侧脸上,锦瑟微微有些失神了。

    俊美无铸的容颜,不得不说,那举世无双的容颜无法让人不心动。

    此时,空荡荡的凉亭里,只有站着的锦瑟,还有趴在桌边的楚珩,两张绝世的容颜就像是世间上唯一的色彩。

    今日男人依旧穿着一袭不带一丝花纹的黑袍,一身黑衣也掩不住他卓尔不群的英姿。

    天生一副君临天下王者气势,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

    此时的他虽然喝醉了,但是依然不自觉得给人一种压迫感!

    银发高高的束起,骨节分明的大手还握着一个酒杯,形成了一抹入骨的you惑。

    那双黑曜石般的双眸紧紧闭合,此时的他,比之前少了一抹凌厉冷漠,多了一种安静,不过不管是哪样的他,都令人情不自禁的沉沦。

    一瞬不瞬的的看着男人绝世的容颜,想到之前和染颜的对话,她知道,尽管她不愿意承认,刚才也一再的否认。

    但是现在见到男人的时候,她发现所有的思绪在这一瞬间全是消失无痕了,此时此刻,她居然想要好好的看看他。

    “楚珩!”

    红唇微张,轻声的吐出了这两个名字,自从上次那尴尬的情形之后,这是第一次见他。

    她现在完全是越来越迷茫了,波光潋滟的紫色瞳孔中带了一抹困惑。

    其实她真的无法相信,在她的心里,是真的有这个男人的存在,她也真的不知,究竟是从何时,在心里,他已经存在了。

    正在锦瑟失神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的时候,她不知道的是,在喊出这个名字的时候,趴在桌子上的男人的紧闭的眼眸动了动,动作很微弱,饶是一直注视他的锦瑟也亦没有发现。

    其实锦瑟现身在花园的时候,他就已经感受到她了,当她走了过来,他依然不动声色,只想要知道她要做什么。

    他会喝酒,是因为他的心情真的很不好。

    刚才从忘川镜里看到的情形,听到的话语,一直深深的刻在了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那句她的心里没有他,就是他喝酒的原因。

    他理不清心里到底是什么感觉,但是真的很烦躁,只能用喝酒来压抑。

    从忘川镜那里离开之后,下意识的就来到了这里。

    因为在这里,他想到了之前和锦瑟遇见的场景,想起她当时的模样,嘴角会不自觉的扬起了一抹他自己也不知道的弧度。

    现在,听到锦瑟喊出了他的名字,他的内心在不自知的情况下,变得有些期待。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尽管楚珩闭着双眸,但是他仍然可以想象那双灿若繁星的紫眸,会是怎么样的惊世潋滟。

    锦瑟就这样站在那里呆呆的看着他,却发现她的心里越来越无法平静了。

    她的心,在看见男人的时候,会无法遏制的加速,让她有些慌张无措。

    最后看了他一眼之后,转身就准备离开,可是在刚转身的那一刹那,纤细的手腕被一只略带凉意的大掌握住了。

    移动的脚步停下了,她可以和清晰的感觉到手腕上的大掌,没有用力,但就是让她无法挣脱。

    掌心的温热传递到了她的肌肤,那异样的感觉让她呼吸不禁一滞。

    回眸,正好对视上男人那双像夜空一样璀璨,神秘的黑眸,瞬间,她有些愣住了。

    他,没醉?

    “你……”

    “你怎么在这里!”

    两人不约而同的开口,只是锦瑟只是开口说了一个音,就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了。

    而男人就这样紧握着她的手腕,缓慢的站起身子,瞬间,高大健硕的身材笼罩在了锦瑟的面前。

    此时那张俊美无铸的容颜上没有多余的表情,眼眸微眯,薄唇微抿,但是若是仔细看,在他的眼眸深处流淌着一抹复杂的神情。

    上前两步,两人的距离更加贴近,只要他伸出手臂,就可以将她搂在怀里。

    站在锦瑟的面前,俯视着她有些不自在的小脸,掌心下意识的收紧。

    而锦瑟因为男人的靠近,也许是他喝酒的原因,她的鼻尖全是属于男人身上的幽香,还有醉人的酒香,就这样毫无设防的钻进她的心底。

    在男人的深邃眼眸下,她很不自在,迅速的垂下了脑袋,语气有些慌张。

    “我……我只是经过这里!”

    随着说话,她想要将自己的手从男人的掌心中抽出来,可是却无法挣脱。

    “陪本王喝酒!”

    终于,一直未开口的楚珩从性感的薄唇中砸落了这句话,锦瑟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蓦地抬起了眼眸,眸底有着错愕。

    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男人将手一伸,将锦瑟拉在了对面的椅子上,落座。

    “啊!”

    后知后觉,当锦瑟坐了下来,才反应过来他刚才说的是什么,可是……陪他喝酒,他们的关系有这么好吗。

    想到此,她摇了摇小脑袋,轻咬着红唇说道,“我不会喝酒!”

    就算会喝酒,她也不会和他一起。

    本来就想要躲着他,又怎么会和他单独在一起呢,这样的话,她的心就真的无法控制了!

    谁知道男人在听到她这句话,并没有放她离开,狭长带魅的黑眸看了她一眼,随即出声,“那就坐在这里,陪着本王!”

    这一刻,他不想自己一个人!

    就是这一句,让锦瑟微微怔住了,闪耀动人的潋滟双目,一眨不眨的看着面前的那张俊颜,随后就像是着了魔似的,轻点了脑袋,红唇轻启。

    “好!”

    这一个字落下的时候,就连锦瑟自己也愣住了,她没有想到在刚才男人的眼神下,她居然会同意了。

    不过既然她同意了,她也不会反悔!

    锦瑟的答应让男人的魅惑的黑眸中闪过了一丝满意,随后执起桌上的酒杯,一仰而尽。

    修长的手指握在了酒杯上,靠近那张完美的薄唇,这样一系列的动作看起来是那么的优雅,迷惑人心。

    在他仰头的那一刹那,性感的喉结随着烈酒入腹,上下的滚动着,让锦瑟有些不好意思的移开了眼神。

    之后,她就一直坐在那里,而面前的男人则是一杯接着一杯,像是感觉不到醉似的,恍若他的酒杯里不是酒,而是水。

    这一刻,就连锦瑟也感觉到了今天的他是真的很不对劲,看到他正准备再次将杯中的酒一仰而尽的时候,伸手阻止了他。

    “你醉了,不能再喝了!”

    因为阻止,锦瑟素白的小手下意识的放在了他的手背上,两只手紧紧相贴,感受到那抹温暖的时候,楚珩执在半空中的手愣住了。

    眼眸转向锦瑟,眸光深谙如海,看上去有些复杂。

    他没有开口,眼神再次移向那覆在手背上的柔嫩小手,闪动着一抹看不清的暗光。

    而锦瑟也注意到了,迅速将手收了回来,就像是碰到了烫手的山芋,迅速至极。

    锦瑟的动作让楚珩的嘴角勾起了似笑非笑的弧度,举世无双的俊颜蛊惑魅人,他再次执起酒杯,仰头而尽。

    不知过了多久,锦瑟也不在阻止他了。

    终于,在楚珩不知喝了多少杯之后,原本白希的俊颜上染了一层淡淡的红,深邃的眼眸也带着一丝迷离,看起来更加的邪肆魅惑。

    他醉了!

    锦瑟很肯定,看着男人那带着醉意的模样,轻轻的摇了摇头,喝的这么猛烈,能不醉吗?

    就在她有些无语的时候,看到面前的男人的掌心一松,原本握在手中的酒杯就这样掉落在了地面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迷离朦胧的眼神看了锦瑟一眼,随即趴在了桌子上。

    “喂,你醒醒!”

    看到男人就这样趴在了桌子上,锦瑟不禁开口喊道,可是,什么动静也没有。

    “快醒醒!”

    锦瑟站起身,绕过桌子走到了他的身边,伸出手推了推他的胳膊,依然还和刚才一样,除了呼吸声,什么声音也没有。

    原本锦瑟就想要将他丢在这里,独自回去,可是后来,看到他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的模样,又不忍心。

    在这一刻,她也知道自己完了,彻底的完了!

    对于这个男人,就算是一再的警告着自己,提醒着自己,但是她的心早已在不知不觉中沉沦了。

    而她现在也终于看清了,认清了自己心中的复杂情绪,她并没有如释重负,反而更加的忧心。

    心中就像是翻卷的海浪一样,起伏不平,她自己也知道,只有在看见这个男人的时候,她的心弦才会被重重的拨动了。

    看了一眼面前的男人,深吸了一口气,她也认了,以后的事情再说吧,她不想因为这些事情忧心忡忡。

    想到此,她伸手架起了男人精壮的身子,往冥王殿的方向走去。

    男人的个子很高大,长臂绕在锦瑟的脖子上,压得她快要喘不过来气了。

    “看你这么瘦,怎么这么重。”

    一路上都在埋怨,终于,锦瑟气喘吁吁的将醉酒的楚珩搬进了冥王殿,粗鲁的将他放在了那张大床上。

    “累死我了!”

    坐在床边,甩了甩酸痛的胳膊,看着就这样躺在床上的楚珩,撇了撇嘴,随后站起身将他的脚上的靴子脱去,为他盖好了被子。

    “其实,本姑娘对你还是不错的!”

    站在床沿,绝美的凤眸一眨不眨的看着紧闭双眸的楚珩,轻声的喃喃自语。

    微微俯下身子,看着男人那长而密的睫毛,努了努嘴,“这家伙,眼睫毛居然比我还要浓密,怎么长的。”

    话落,她伸出纤细的指尖,轻轻的拨弄了那长长的睫毛,碰上的那一瞬间,丝丝的痒意从指腹传来。

    不过不得不说,睡着的他比醒着的他要可爱多了,最起码没有那冰冷冷漠的气质,现在的他,是她第一次见。

    玩了一会他的睫毛之后,就准备站直身体离开,可是……

    “啊!”

    突然一阵天旋地转,她从原本的站着变成了躺在了床上,而她以为醉醺醺的男人正趴在她的身上,紧紧的压着她。

    “你你你……”

    锦瑟惊讶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红唇因为讶异微张着,她瞪大着眼眸,这才看见上方的男人还是紧紧的闭着眼眸。

    原来还没有醒!

    她松了一口气,伸出手用力的想要推开他,可是他却突然伸出长臂将她紧紧的抱在了怀里,脑袋靠在她的肩膀上,炙热的气息全都拂在了她的脖间处。

    刹那间,锦瑟愣住了,身体也变得僵硬了,素白的小手抵在他精壮的胸膛上动也不动。

    此时两人的距离很近,准确来说,可是说距离为零。

    脖颈处因为他的呼吸让她的心跳无法遏制的加速,仿佛要从心口处跳了出来。

    她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他的所有重量全压在了她的身上,两人紧贴的没有一丝缝隙,她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他身体温热的温度。

    现在她已经完全懵住了,她没有想到他会突然有这样的动作。

    她等着男人主动离开,可是他就像是将她当成了抱枕一般,紧抱着她,一直不曾离开。

    终于,在这样气氛下,锦瑟的脸蛋变得通红,她有些紧张支吾的说道,“你……你放开我!”

    这句话似乎是起到了作用,楚珩动了动脑袋,他微微抬起脑袋,深邃的眼眸依然迷离,散发着妖冶的光芒。

    他凝神关注的看着锦瑟娇美的脸蛋,缓缓伸出骨节分明的大掌,猝不及防的覆在了那绝美的侧脸上。

    肌肤相贴的那一刻,锦瑟完全呆住了。

    潋滟的双目全是不可置信的光芒,此时此刻,她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面前的男人的温柔。

    “你……”

    就在她想要开口,却被男人随即吐出来的话愣住了。

    “婉希……”

    嗓音低沉,魅惑,很轻很轻,像是随时都会消失在空气中,但是锦瑟却听见了。

    他喊得不是她!

    这个陌生的名字让锦瑟的原本跳动剧烈的心刹那间变得平静下来了,精致的面容也微微僵硬了。

    抬眸一瞬不瞬看着面前的男人,那样认真温柔的神情,面颊上的大手也是那么的温暖,可是却不是对她。

    红唇自嘲的勾起了一抹弧度,她轻轻的拿下了放在面颊上的大手,绝美的凤眸里流露出一抹落寞。

    “原来,她就是你心底的人!”

    轻声的吐出了这句话,可是男人却听不见了,因为他再次躺在了她的身上,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耀眼银色的发丝放大在锦瑟的眼前,眸中原本的失落转瞬即逝,她抬起手将楚珩从自己的身上推离。

    整理了一下衣裙,锦瑟站在床边,紫色的瞳孔中全是他的影子,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随即离开。

    ……

    自从这一天之后,当锦瑟知道深藏在那个男人心里的名字之后,她就无意识的躲避着他。

    因为怕遇见他,会不知所措,所以她几乎都不出紫瞳苑了,一直都待在属于她的天地中。

    因为无聊,锦瑟几乎都是天天数着手指头过日子,她是真的很无聊。

    与此同时,楚珩的书房中,来了一位客人,他将手中一个白瓷的瓶子放在了桌上。

    “你要的丹药我给你带来了!”

    说话的是一个身材健硕的男人,刚强俊朗的面容,手中还拿着一个三剑两刃刀,看起来很威风。

    在他的眉间还有着一只眼睛,闪烁着一抹光芒,要是锦瑟在场的话,一定知道他是谁,那三只眼的标志,明显就是二郎神。

    “谢了!”

    将瓷瓶拿在了手中,薄唇微动,楚珩心不在焉的把玩着。

    上次醉酒之后他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他发现,自从那次之后,每次从忘川镜看锦瑟的时候,她的表情都带着一抹情绪,而且也没有出过紫瞳苑一步。

    就在楚珩想着心思的时候,二郎神将他的神情看在了眼中,不解的问道,“怎么,有心事?”

    这句话问的有些不确定,因为在他的心里,楚珩是个冷漠无心的人。

    二郎神的话让楚珩回过了神,抬起眼眸,深邃的眼眸飞快的闪过了一抹暗光。

    “没有,对了,怎么没看见哮天犬!”

    下意识的将话题转移了,这才发现原来一直紧跟在二郎神身边的哮天犬不在。

    “玩心太重了,不知道跑去哪里玩了。”二郎神有些无奈的扶额,哮天犬什么都好,就是喜玩。

    ……

    此时,锦瑟正待在紫瞳苑,双手托腮无聊的坐在桌边。

    她感觉真的要疯了,上次楚珩吐出的那个名字,总是会出现在她的脑海中。

    婉兮!

    这个名字不得不说还真是好听,优雅动听,想到此,她的心里涌上了一抹她无法掩饰住的嫉妒。

    “唉!”

    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正在她准备站起身在屋里走走的时候,突然从门边飞快的闪进了一道黑影,速度很快,她压根就没看清是什么。

    “妈呀!”突然冲进来的黑影让锦瑟吓了一跳,她往后一退,还好躲避及时,不然就要被撞到了。

    那道黑影就像是一道光束,在紫瞳苑中飞快的转圈着,弄得锦瑟眼花缭乱。

    “靠,这是什么鬼!”

    忍不住的爆了粗口,锦瑟感觉自己的眼睛随着这个黑影都转的花了。

    她以为是什么妖物,伸手搬起了身边的椅子,当黑影经过身边的时候,手疾眼快的将椅子砸了过去。

    瞬间,原本还在移动中的黑影快速的落在了地面上,发出扑通一声。

    “呜呜……”椅子砸中的时候传来了一道闷响声,随后还传来了一声有些痛苦的声音。

    但是她也顾不得这么多了,当看见自己砸中的时候,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冲上前,一阵拳打脚踢。

    “该死的,叫你吓唬本姑娘,打死你,打死你!”

    锦瑟原本心情就有些不好,现在正好出出气,因此,她下手的力道也很大,不停的发出砰砰的响声。

    “汪汪……”

    正在锦瑟打的手都痛的时候,突然一声虚弱的狗叫声在她的耳边响起,正在使力挥拳的双手瞬间停下了。

    “汪汪……”狗叫声再次响起,像是在抗议,这次锦瑟总算看清楚了,原来她认为是妖物的原来是一条黑色的大狗。

    真的很大,几乎都要到她的腰间了,看着此时它软绵绵的躺在地上,口中还发出虚弱的汪汪声,让她一时之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了。

    这……这怎么回事,从哪冒出来的一条狗!

    锦瑟不知所措的站起身子,看着仍然躺在地上的黑色大狗,伸出脚尖轻轻的踢了踢它。

    “你没事吧。”就像是在和人说话一样,虽然它是一条狗,但是她相信,在这个神奇的世界,它肯定可以听懂自己的话。

    果然,在听到锦瑟这句话的时候,黑色大狗向上昂了昂狗脑袋,再次冲着锦瑟叫了两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