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都别闷骚了 第29章 –31



    029

    周如斯没将林焕的那个电话告诉边翊。

    周末回家,冯微看到周如斯的右胳膊时吓得不轻,还以为他在学校打架了,问了来龙去脉,得知是为了救人才受的伤,不仅没生气责怪,还将他夸了夸。

    冯微查看完他的胳膊,嘱咐他了些注意事项后,就开始跟他说起隔壁新搬来的一个邻居。

    新邻居叫作杨菲,三四十来岁,搬来第一天就抱着一团毛线来找冯微询问她会不会打毛衣,说是想给自家先生打一件。

    通过聊天,冯微知道她先生还在外出差,夫妻两人关系很好。

    冯微当然会织毛衣,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杨菲说话非常有趣,经常逗得冯微大笑,手把手教会了她之后,两人都互相留了手机号,说是以后有空一起出去玩。

    冯微很喜欢与人交好,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人际关系向来都处的不错,当初如果没有发现周如斯与边翊的事情,现在她和边翊的关系肯定也不会发展成这样。

    她这次下班下得早,提前买了许多的菜,在厨房忙碌之余,便让周如斯去隔壁叫人过来吃饭,顺便认个脸。

    周如斯应着就出去了。

    按完门铃,里面传来渐近的跑步声,门被快速拉开。

    映入眼眶的女人看上去保养的很好,明明将近四十岁的年纪,看上去却像少女一般年轻又有活力。

    女人看到他时,眼睛微微睁大。

    周如斯礼貌地对她笑道:“杨阿姨好,我是冯微的儿子周如斯,我妈想叫您来家里一起吃个饭。”

    杨菲没回话,盯着他看了好一阵。

    周如斯不解:“杨阿姨?”

    杨菲猛的回了神,她舔了舔嘴角,连忙问道:“你……就是饺饺啊?”

    周如斯愣了愣,点头。

    “哈哈,你妈跟我提过你,说你学习好又懂事,没想到长得也这么出挑……”杨菲望着他笑了笑,“行,今天就去你家蹭个饭吃,你先回去吧,我换件衣服就来了。”

    周如斯回去后跑到厨房给冯微打下手,冯微看他胳膊还吊着,撵着他出去,周如斯不愿意走,挤在一旁给她炒菜,冯微看这事儿一只手做起来也不累,撇了他一眼也没再说什么了。

    不多时杨菲也来了,挽起袖子来帮忙洗葱蒜,周如斯拿了条围裙给她系上,杨菲弯着眼着对冯微说:“冯姐,真羡慕你啊,有个这么好的儿子。”

    冯微把切好的菜扔进锅里,笑着回道:“羡慕我干什么?你不是也有个好儿子?要我说啊,孩子还是自己带的好,你说你把儿子给老人家带,常年不跟在自个儿身边,以后相处起来,多少有些隔阂生疏不是?”

    杨菲摇头叹了口气:“没办法,我那儿子从小脾性就不爱亲近人,你都不知道,他小时候有次摔倒了,我当时心疼地去抱他准备哄他,结果你猜怎么着?那小子居然推开我,还板着张臭脸给我看!现在长大了,还是一样欠收拾!”

    周如斯忍不住笑了,随口道:“您儿子还真有意思。”

    他没把心里那句“小小年纪就如此倔强”的话说出来。

    杨菲瞅他一眼,翘着嘴角笑道:“也就你觉得他有意思,我跟他爸都愁地不得了,一天天跟供个祖宗似得。”

    几人边说边忙,十来分钟后,周正言也下班回来了,冯微把最后一份菜炒好后,就推着杨菲到了客厅,拉着人给周正言介绍。

    杨菲知道周正言是律师后,坐在他对面没话找话,然后就聊起最近较为热点的一些社会新闻。

    吃饭的时候,三个大人边吃边聊天,周如斯一直沉默着低头扒饭,杨菲看他连续夹了好几次糖醋脊骨,就伸手把离自己近的那一盘推到他那边。

    周如斯连忙抬头说:“谢谢阿姨,我夹得够,您不用管我。”

    杨菲瞅着他笑:“多吃点吧,看你挺瘦得,是不是在学校伙食不好呀?”

    周如斯正要说话,冯微便道:“他以前其实没这么瘦,就是有段时间不吃不喝,把身体弄垮了,现在补了补,跟那时候比已经好多了。”

    杨菲哦了声,也没多问,夹了块红烧肉给周如斯:“乖,以后可要好好吃饭啊!”

    简直像是在对不爱吃饭的小孩所说。

    周如斯有点不好意思。

    晚上他回卧室写作业,八点半的时候,边翊给他发了个信息让他开电脑上q,他想也不想就照做了,随后收到了边翊的视频邀请。

    周如斯一看,连忙把门反锁,跑过去坐下,戴上耳机点了接受。

    视频接通。

    屏幕里的男生坐在靠椅上,眼眸凝睇,他身上穿着宽松的睡衣,头发有些湿,看上去应该刚刚洗完澡。

    从后面的背景来看,应该在他自己家的书房里。

    周如斯眯眼笑道:“怎么突然要跟我开视频了?吓我一跳。”

    边翊:“想看看你。”

    周如斯笑着往前一趴,用手掌托着下巴问:“看多久呀?”

    边翊一动不动地盯着他,搭在桌面上的五指收在了一起。

    周如斯注意到了他的小动作,愉悦地动了动嘴角:“行了,想看多久就看多久,哥哥就坐在这儿给你看。”

    边翊看了他一会儿,问:“你刚刚在做什么?”

    周如斯笑:“写作业呢。”

    边翊说:“那你继续写。”

    周如斯挑了下眉:“真的?”

    边翊点头:“嗯。”

    周如斯想了想,抬手慢慢地拿起鼠标,正准备关视频,边翊阻止他:“别关。”

    “不是你让我去写作业的?”周如斯的眼角飞了起来,“怎么又突然不干了?”

    边翊神色微变:“你去写,电脑开着我看。”

    周如斯放下鼠标:“就这么想看我啊?”

    边翊默了一阵,又说:“你去写作业。”

    周如斯乐了,他翘着腿不知死活地接了句:“毛长全了吗小子?你让我写我就写?”

    边翊又不说话了,他望着周如斯,忽然就站了起来,周如斯还没看到他的反应,人就从视频里消失了。然后就听到对方那里传来开门的声音,人似乎出去了。

    周如斯没关视频,疑惑地盯着看了会儿,几分钟后边翊重新出现在屏幕,不过衣服已经换了身,看上去换得挺急,外套的袖子还没穿上。

    他正发愣,对方坚毅英俊的脸已经靠近了过来,光线被遮住,男生的脸部一片阴影。

    他听到边翊沉着嗓子说:“等着,我去找你。”

    周如斯蓦然开始觉得后背发凉。

    “我错了!你别……”话没说完,对方已经挂断了视频。

    周如斯准备回拨,电脑显示对方已经下线了。

    他挠头叹气,瞅见一旁的手机,连忙打了个电话过去,很快就接通了。

    他不待对方开口就抢先问:“你不出真的要来吧?我爸妈在家,你如果已经出来的话,到时候就在小区前面等着,我再找个理由出去行不行?”

    “不用……”

    卧室的门突然被人敲了敲,听到冯微的声音,周如斯立刻挂了电话,他心虚得厉害,呼吸不稳地舔了下嘴,把手机往抽屉里轻轻一放,快步走过去开门。

    冯微往室内看了一眼:“还在看书呀?我跟你爸等会要和你杨阿姨一起出去了,你杨阿姨爱玩,知道你爸在律所工作,介绍了好几个这方面的朋友,说是趁明天能睡懒觉,晚上就约一起去唱个歌,我们也不好推掉,主要是你爸,也挺想交那几个朋友,听说都是挺厉害的律师。”

    “那挺好。”周如斯笑,“你跟我爸这段时间一直在忙,也应该放松一下,明天我做饭伺候你们。”

    冯微摸了摸他的头:“明早我们就回来,别学太晚,要早睡。”

    他点头。

    周如斯出了卧室送他们,周正言换了身正装,心情不错,冯微在前头和杨菲说说笑笑,看几人走进电梯,电梯门关上,周如斯才快速跑回家里。

    他从抽屉里拿出手机,给边翊打电话。

    边翊:“刚刚怎么了?”

    周如斯话里带着笑意:“怎么了?生气了呗。”

    “……”

    发现对方呼吸开始有些急了,周如斯不敢再逗他:“好了好了,哥哥骗你的,刚刚我妈来了,所以就挂了。你要是到了直接来我家就行,我爸妈出去了。”

    听那头答应了声,周如斯嘱咐他路上注意安全。

    挂完电话,周如斯才觉得这事儿还真够巧的,边翊前脚要来,他爸妈后脚就出门了,但他也没多想,心里也就给老天爷道了声谢。

    他把胳膊上的固定带取下来,拿了钥匙就着打底衫套了件风衣出了门。

    他准备给边翊来个大偷袭。

    小区入口处的路道旁有个动物雕塑,几人高,周如斯躲在后面绰绰有余,完全不会被发现。

    等了一阵,他看着手机算了下时间,想着人怎么还没到,便听到前面传来车子驶动的声响,前方亮起的车灯缓缓靠近,然后就在小区门口停了下来。

    边翊是打车过来的,从车上下来后,他迈开步子往小区里面走。

    周如斯看着那长长的影子离自己越来越近,心里的作恶欲也慢慢涌了上来,边翊走到雕塑前时,他轻手轻脚地绕到他后边,然后一把捂住他的口鼻,看对方正要动作,立马用手机坚硬的边角抵着他的腰,粗着嗓子恶狠狠道:“敢动一下老子就捅了你!”

    边翊果然不动了。

    周如斯把人拉到那雕塑后面,手不老实地在人家身上摸来摸去,当摸到对方结实的腰腹与均匀的肌肉时,他笑着赞叹道:“宝贝儿,身材不错呀。”

    很快,周如斯就为自己一时的爽意付出了代价。

    边翊反身将他抵在了雕塑的石面上,周如斯刚刚还在得意,转眼就被这个突如其来的袭击弄得没反应过来。

    手机都从掌心里突然掉了出去,他想弯腰去捡,没成功,因为他被边翊牢固地圈在了怀里。

    边翊轻而易地举将之前那只不断作恶的手抓紧,然后高高举起来,不等周如斯说话,低头凶狠地敷上他的唇。

    030

    周如斯被他吻地晕头转向,伸手就抱着他也急切地回应,中途他睁了次眼,结果发现对方垂着眼眸,如炬的目光一直都在看着自己。

    周如斯败下阵来,闭眼不看了。

    两人的气息都有些急促,他主动伸出舌头,小心地去探究边那个属于边翊的领地。

    边翊眼睛一暗,松开他的胳膊,抬手探进他的风衣里摸索,揉捏着他腰间的软嫩。

    边翊的手劲儿很大,周如斯被他弄得哼了声。

    “你干嘛……”

    边翊抵着他的唇瓣,将他的声音全部堵住了。

    直到腿间感受到对方的某物有了升起之势,周如斯才开始恢复了理智,他扬着头部想往后退一下,却忘了后面是个石雕。

    后脑勺被那一下撞得生疼,他“嘶”了声,边翊急忙停下来,揉着他的头,打开手机灯光就要去看看。

    “没、没事儿。”他擦了下眼角因生理性疼痛溢出来的水分,然后拉着边翊的手不让他动。

    边翊看他固执,就把灯关了,伸手去摸他的后脑勺,有个地方肿起了个小包,他轻轻地揉了揉。

    周如斯被那温柔的动作弄得很舒服,就特别想逗逗他,于是故意撇嘴说:“看看,为了占你个便宜,都负伤了!”

    边翊揉着他的脑袋准备去亲他,周如斯却嘀咕着手机掉了,他只好放下手,把掉在一旁的手机拿起来给他。

    周如斯用右手去接的,边翊这才注意到他没戴固定带,抬头就看着周如斯问:“怎么取下去了?”

    “这不为了找你玩儿么,没事,等会戴回去。”

    边翊起身拉着他就走。

    到了家里,周如斯坐在卧室的床边,边翊弯腰帮他的右胳膊戴固定带,周如斯看他模样认真,勾着嘴角道:“来当保姆的?我还以为你是要来找我来算账呢。”

    边翊扫他一眼:“是要算账。”

    周如斯哼道:“小心眼,我当时都认错了,再说你本来就没我大,我就那样说说又怎么了?”

    边翊已经把固定带弄好了,听到那句话,他俯身把人压了下去。

    周如斯也没挣扎,乖乖地躺着不动,斜着眼看他,清亮狭长的眼睛含着笑,皮肤在明亮的灯光下白皙透彻,特别勾人。

    边翊怔了一秒后,去亲吻上他细瘦的下巴。周如斯拱了拱身子,高大的男生眼里弥漫出一些血丝,抵着他的肌肤低声道:“没有小心眼,就是想见你。”

    周如斯听到这句话时,别说心,身子都控制不住地软下去了。他伸出左手去摸边翊的头,挺着腰与他紧紧相贴在一起,笑道:“这才周六呢就这么想我?咱们昨天不是还在一块?”

    边翊的嘴从他的下巴转移到唇齿,然后抬眼看着他的眼睛,嗓音低哑:“一天看不到你,很难受。”

    周如斯收回手,要去看边翊的脸。

    边翊不满地去咬他毫无反应的嘴,有些别扭。

    “天,可怜死我了,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以前你见不着我是怎么办的?而且我记得那时候咱们也没能经常遇见,你那时候难受不?”他半撑着身子起来安慰般地去抱边翊,嘴边的笑又恢复了,“难受的话,是不是总是像我去学校打球的那晚,跟着我?偷窥我?”

    边翊的脸难得多了几分忸怩,不过很快就又恢复持重,他只回了周如斯第一个问题:“初一的时候。”

    周如斯眯着眼笑:“初一?喜欢我这么久了呀?那告诉哥哥,怎么喜欢上的?”

    边翊没说话,他抬起头,幽幽地凝视着他,瞳孔里藏着某些深切的情绪。

    周如斯的玩心终于自行收了回去,他抻着脖颈热情地去吻眼前的人。

    现在的周如斯其实并不喜欢回味过去,可是只有一件,他想过很多次。

    如果自己能早点知道边翊的心思,或是在遇到林焕之前,能多注意一下这个外冷内热的人,可能很多事情都会发生天差地别的变化。

    周如斯觉得当初的自己如果能多分几眼去看看边翊,他一定会爱上这个人。

    毫无质疑的。

    完事后,两人短时间里的思念都得到了抒发,喘息着抱在一起。

    周如斯低垂眼帘,看着近在咫尺的边翊,对方也在看着他。

    周如斯的胸口弥漫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满足。

    两人休息了几分钟,客厅的座机突然传来电话铃声。

    边翊要起来,周如斯按住他说:“这个点,应该是我妈打来的,你别动,我去接。”

    他说完就套了件衣服,然后穿着拖鞋跑到客厅接电话,果然是冯微打来的,说是拿到厨房的肉没放回冰箱,让他收一下,最后又嘱咐了一遍让他早睡。

    “知道了。”

    挂了电话,周如斯去厨房拿东西,收拾好后就往卧室走,刚开门,就看到坐在床上的人一脸阴郁。

    边翊的手中拿着之前给周如斯用的手机。

    周如斯走过去问:“怎么了?”

    边翊抬眼,完全变了一副模样:“你跟林焕通过电话?”

    周如斯的眼跳了跳。

    看来是查了通话记录。

    真贼!

    周如斯的身上只穿着一件薄衣,身上有点凉,他现在其实特别想钻进被窝和边翊抱在一起好好睡个觉,但这情形,他实在没办法安然地睡下去。

    他驻在原地没动,觉得这事儿不好办。

    林焕那个电话他并不想让边翊操心,所以也不想说出来,可现在不说……看边翊这反应,真能把他给吃了。

    边翊:“为什么不说话?”

    周如斯叹了口气,在他旁边坐下:“林焕他这人吧……没事就爱给别人打电话。”

    边翊显然没被他糊弄过去。

    他忽然盯着周如斯:“你难道……还喜欢他?”

    那话刚说完,周如斯就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去看他。

    边翊却迎着他的目光,等待他的回答。

    周如斯从开始的惊诧转为愤怒,心都抖起来了,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想反驳又觉得说出的话肯定会很蠢。

    他们第一次做的时候,周如斯就说过,以后死都不能背叛对方。

    当他说着玩的吗?

    周如斯怒火中烧,一时间也没了理智,他咬着牙站起来索性气道:“是,我喜欢他,还喜欢的不得了,跟你在一起压根就是玩的,行了吧……”

    话没说完,他的嘴就被人用手从后面紧紧捂住,周如斯正想挣开,身体就被扳倒在床上,边翊的手撑在他身体两旁压过来。

    他双眼红着,捏着周如斯的肩膀用力地啃着他的嘴巴,动作间却带着明显的慌促。

    他一直重复着一句话:“不行!”

    周如斯的嘴都快被他咬肿了,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理,他都不好受。衣服被扯得乱七八糟,肩膀露出了一大半,右边胳膊因为扭动猛的痛了一下,他咬着嘴巴没叫出来。

    床单被抓得乱成一团,周如斯抬眼看着边翊越来越疯狂的举动,心里慢慢地疼起来,他突然想低头了,哑着嗓子说:“边翊,你别这样,我刚刚是生气胡说的,我不喜欢林焕,早就不喜欢了。我现在就只喜欢你,以后也是一样,我现在真的不想吵架了,好不容易我爸妈不在家了,我就想跟你好好地在一块。”

    边翊的手一僵,终于停了下来。

    他看着周如斯此时狼狈的样子,怔了一会儿,突然给了自己一巴掌。

    周如斯没想到他会这么做,吓了一跳。

    边翊把他搂起来,想检查他身上被自己弄伤的地上,周如斯抓住他的手不让他动。

    “那个电话的确是林焕打给我的,因为张黎雨找上他了,想要搞我。我当时是觉得没必要告诉你,怕让你担心,因为林焕真想搞出什么事儿,不会提前给我个警告,他可能就是闲得慌,消遣我玩呢。”

    边翊的眼里一片阴霾,他拿过那个手机,将那个号码拉黑,然后就扔到远处的桌子上。

    他把正愣神的周如斯重新推倒在床上,然后紧紧搂着他的腰,又轻轻地去按摩他的肩膀,手法比以前好了很多,周如斯怀疑他私地里刻意学过。

    “饺饺。”边翊的语气里藏着难得一见的哀求,甚至都有些小孩子气,“他敢动你半分,我绝不让他好过,你以后能不能不要再接他电话?”

    周如斯觉得被窝里太舒服了,身边挨着个火热的身体又让他觉得特别暖和,心情好转许多。他扯了下嘴角,耷拉着眼皮喃喃道:“行,所有陌生来电都不接,听你的。”

    边翊把他往怀里带了带。

    第二天边翊很早就走了,临走前帮周如斯盖好被子,趁他没醒抱着他亲了好一会儿。

    周如斯一觉睡到自然醒,到客厅餐桌看到做好的早餐时,真心觉得自己遇到田螺姑娘了……

    洗漱的时候冯微和周正言正好回来,进了主卧就倒头大睡。

    周如斯吃完饭就收拾着下楼倒垃圾,出门看到杨菲揉着眼睛精神不振地提着垃圾袋出来。

    他看她眼睛都快睁不开了,走过去道:“杨阿姨,垃圾给我吧,我顺手的,您回去好好休息。”

    杨菲愣了下,连忙摆手笑道:“我也是顺手的,我先生今天抽空回来,要带我出去吃饭,正在下边等我呢。”

    周如斯笑着收回手,没再多说了。

    扔完垃圾,杨菲朝停在不远处的车子走过去,周如斯往那边看了一眼,转身的时候,他觉得那辆车非常地眼熟。

    他回头又看了一遍,这次才想起来那和边翊之前开的车是一样的。

    那种的车在一些会所的停车场和小区偶尔也能看到,这并没有什么可奇怪的。

    奇怪的是,他在回头时,那辆车正在调车头,他看到了驾驶座上的男人。

    成熟坚毅的脸庞,英挺深刻的五官轮廓。男人的眉宇微微舒展着,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副驾驶座上的女人讲话。

    他看上去四十岁左右的年纪。

    那张脸和边翊有七分相像。

    只不过男人相比边翊,多了许多的亲和力。

    那是一张周如斯曾在杂志和电视上才看到过的脸。

    著名电影导演——边海。

    031

    周如斯觉得脑仁疼。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昨晚会为什么那么巧了……

    到了十二月中旬,杨菲成功升级为冯微最喜欢的好姐妹,两人整天都在网上聊着八卦或是家长里短,一有空就邀着对方一起逛街做美容。

    冯微偶尔也会在周如斯面前抱怨杨菲的先生不顾家,说是都这么久了,也不见人回来过一次。

    周如斯每次都是默默听着不说话。

    学校的倒计时牌子翻过去不少,周如斯为了不影响学习,制定了个规矩,上学期间每天只见一次,昭河和恒川虽然离得近,但跑来跑去也很浪费时间。

    边翊没有反对。

    可周如斯很快就发现,每次中午和边翊吃完饭了结一天中的唯一一次见面后,他总会在下午放学后的时间里,感觉到有人在背后看着他。

    可每次回过头,也没见着什么人。

    周如斯想了个办法,让同宿舍的程冬跟自己一块走,程冬跟他说话时由于讲到了一个有趣的话题,很自然地就揽着他的肩膀往前走。

    两人还没能走出第三步,程冬的胳膊就被人从周如斯的肩膀上活生生掰了下去。

    周如斯不出预料地看到了边翊。

    边翊阴测测地看着程冬。

    那以后,周如斯就把之前制定的那个规矩废了。

    下今年第一场雪的时候,恰好是周五,好久没来过昭河的陈响穿着件白色的羽绒服,跟着边翊一块来了,后边还拉着本来准备一个人来昭河的陆植。

    陆植时不时在看旭七,旭七看到他则有些不太自然。

    陈响说亲戚家的新店开业,要请大家一块去里面吃火锅。

    李大雾随口道:“我对火锅其实没啥执念,就问你有美女服务生吗?”

    陈响拍着他的肩膀嘿嘿笑道:“胸很大,脸很小,哥们你说呢?”

    李大雾双眼放了光。

    接了陈响电话过来的何湘看到聚一块的都是男生,斜着嘴笑:“我有福了。”

    一群人坐车到了陈响亲戚家的店。

    店面很大,装修得特喜庆,红红绿绿的,由于一直把陈响的审美带入与他有关的人,周如斯看了之后觉得比想象的要好很多。

    陈响应该是提前跟店主说过,一进来就有人带着他上楼,将一群人引到一个大包间,几人走进去,里面摆着简约的盆栽,墙边是矮木椅和小茶几,整体色调比店外要清新一些,正中间是张较大的圆形火锅桌,桌面放满了一盘盘的菜肉、啤酒,边缘分边摆着碗筷和酒杯。

    服务生的确是个美女,把火锅调整好后就出去了。

    李大雾把眼珠子收回来,他移了下椅子一屁股坐下去,然后望见何湘揶揄的眼神,连忙笑道:“我就随便看看,没你好看,没你好看!”

    何湘嘁了声,用牙撬开了瓶啤酒开始倒,陈响一看,也开始帮忙给人倒酒。

    旭七说:“别给我倒,喝了我家里人能闻出来。”

    陈响同情地看了他一眼,跑去给陆植倒,陆植看了看旁边的旭七,回道:“我也不喝。”

    周如斯忍不住看了旭七和陆植几眼。

    边翊却不知道这里面的内/幕,他以为周如斯在看旭七和陆植其中的一个人。

    周如斯回头就发现边翊脸上有些不开心,凑过去道:“我又惹你了?”

    边翊只是把他往身边拉了拉,也没说话。

    周如斯眼中带笑地开始打量他。

    边翊突然说要上厕所,起身就拽着不明所以的周如斯出去了。

    进了厕所,门一关,边翊就捏着他的下巴疯狂地吻了上来,周如斯被他撩得当即开始回应,两个人跟打仗似得你来我往地争夺领地,直到隔壁有人进来,边翊才喘息着松开了他。

    两人难舍难分地黏在一起。

    隔壁的人很快就出去了。

    周如斯伸手就去脱边翊的裤子,边翊急忙抓住他的手,呼吸都开始不平稳了,周如斯笑道:“你不是要上厕所么,这都到了,你不上了?”

    边翊脸色阴沉起来,他轻轻地捏了捏周如斯的手腕,周如斯也不觉得痛,还想逗他继续玩,边翊已经推开门拉着他回了包间。

    几人吃开了,就火热朝天地聊了起来。何湘可能喝醉了,拿错了手机,戳着李大雾的手机半天戳不开,李大雾以为她要拿自己手机玩,抻着脑袋就帮忙给解锁了,然后回头继续哈哈大笑着跟陈响他们扯淡。

    紧接着,热闹的氛围突然被一声极大的呻/吟给冷冻了。

    所有人都向同一个方向看去。

    何湘红着脖子晕乎乎地站起来,盯着手机看了半天,才举起来问道:“这……这片子……真他妈刺激啊……”

    说完就“咚”地一声倒了。

    李大雾手忙脚乱地扑过去,把人扶起来才去关手机。

    陈响因为憋着笑,眼角都溢出泪来。

    这顿饭的最后,在嘲笑李大雾的氛围中完美结束。

    ——

    他醒来的时候是在边翊的家里。

    浑身的酒味全部没了,还多出了一些沐浴露的清香,宽敞宁静的卧室没有人,可能是怕影响他睡觉,灯已经关了,只有床边高立的台灯开着暗淡的光。

    因为当时多喝了几杯,散局的时候他也有点飘了,印象中是边翊把他带走的,边翊当时好像跟李大雾说了些什么,李大雾看他地眼神很奇怪,最后说:“行,那我晚上回去给阿姨打个电话,就说一起玩的晚,让他在我家休息了。”

    他撑着头皮爬起来,看了下床头的钟,已经深夜十一点了。

    边翊去哪儿了?

    他掀开被子,发现身上穿的是边翊的睡衣时,脸上顿时热了一下,他努力忽视这种感觉,拉开门想去找人,走了两步,发现廊道那边的房间灯光亮着。

    那是边家的书房。

    里面隐隐约约有人在说话。

    他步子不重,走过去并没什么声响。

    他先听到的是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居然都发生过那种关系了?你为什么没告诉我?”

    另一个人没有说话。

    “他真的愿意?”

    “嗯。”

    是边翊的声音。

    周如斯屏住呼吸。

    书房里的男人沉默了一会儿,他叹了口气道:“如果后面他爸妈那里做不通,你怎么办?”

    “我带他走。”

    “走去哪儿?出国?”男人笑了声,“果然是个毛头小子,先不说人家愿不愿意,你到时候把人带走了,他的亲人怎么办?你以为世界上除了爱情,就没别的了?”

    “……”

    站在门外的周如斯慢慢收紧了手掌。

    边翊道:“那我一直跟在他身边,就算当一个影子,也行。”

    男人似乎在挑战他的极限,步步紧逼道:“可你这个前提条件是他得一直爱你,愿意让你跟着,如果有一天他对你没感觉了,或者突然发现自己根本不喜欢男的,只是年少时期的一时迷茫,或许他以后还会娶妻生子,当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过着再普通不过的人生,你已经完全出局了,那时候要怎么办?”

    室内一片寂静,周如斯没有听到回答,正在他考虑要不要进去时,边翊突然开了口。

    “那我就杀了他,再跟他一起下地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