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驸马展昭 第030章



    众人看着公主摆在桌上的东西,对她的受宠程度又有了新的认识。

    桌上摆着的是一把尚方宝剑,象征着皇帝自高无上权利,号称见剑如见人,有先斩后奏之权的尚方宝剑。

    公孙先生一脸的赞叹,都有点忍不住想伸手了。

    其他两个人却没说话。

    赵碧嘉隐晦的用余光扫了一眼展昭,见他眼神发亮看着这剑,赵碧嘉想了想,道:“御制的宝剑,也不知道锋不锋利,我来看看。”

    “公主不可!”

    说这话的……在场的除了赵碧嘉,都是这么说的,尤其是包大人,黑着一张脸,虽然他的脸从来就没白过,但是……总之赵碧嘉生生从他脸上看出来了几个大字“不开心,有小情绪”。

    稍稍一想就知道为什么了。

    仁宗皇帝临走的时候将赵碧嘉托付给了包拯照顾,一转脸又给了赵碧嘉一把可以先斩后奏,号令群臣的尚方宝剑……

    赵碧嘉有点想拍拍包大人的肩膀。

    不要难过……这玩意马上就要成你的标配了。

    “包大人。”赵碧嘉忽然义正辞严道:“我想父皇此举定有深意!”

    包大人抬头,视线总算是落在了公主身上。

    赵碧嘉觉得他是真不开心,连敷衍的“公主请讲”四个字儿都没有说出来。

    “我不过一个女子,虽然是公主,但也是养在深宫不识人,也无什么机会外出的——”赵碧嘉顿了顿。

    公孙先生莫名的觉得不太对,不识人这三个字总觉得是另有所指,他下意识看了展昭一眼。

    展昭打了个寒颤,想起那次还是小王爷的公主,带着他跟杨和安两个去钱庄查探,还有上次一出门就见鬼……

    不过她说的也没错,这半年了的确才出去两次。

    “——这剑留在我手上也并无他用,想必是留给包大人的。包大人奉我父皇的旨意留在此地清查旧案,想必是用得上这尚方宝剑的,这东西留在我手里怕是只能观赏了。”赵碧嘉说的很是真切。

    公孙先生才思敏捷,忽然觉得如果真的像公主所说,为什么陛下不直接将这东西留给包大人呢?总不会是想起来的太晚,包大人已经睡了吧。

    这个念头不过一闪而过,就被他下意识忽略了。

    “公主客气了,若是本府真有用,一定请公主出马。”包大人的话终于又多了起来。

    赵碧嘉松了口气,话说黑脸黑起来其实也挺吓人的。

    包大人忽然又提起方才赵碧嘉挑起的话头来,“方才公主是想知道这宝剑究竟有多锋利,臣倒是有个主意。”

    众人都看他,想不通一向为国为民的包大人怎么会岔到这等话题上去。

    包大人撸了撸胡子,踌躇满志道:“臣记得展护卫身上有一把名为巨阙的佩剑,也是名家所铸,锋利无比,不如这剑就让展护卫试一试如何?”

    这话听着倒也没什么,只有熟悉包大人的公孙先生看出来了,包大人的眉毛又向上挑了挑。

    展昭站起身接了剑,轻轻握住剑柄往外一抽,只听见一声脆鸣,赵碧嘉觉得眼前闪过一道白光,这剑已经被抽出来了。

    “好剑!”展昭赞叹道。

    包大人满意的点了点头,“既然展护卫说好,想必是真的好,这样本府也放心了。”

    你放心什么?赵碧嘉下意识觉得包大人要搞大事情了!

    果然,他下一句便来了。

    “本府借去尚方宝剑之时,便用展护卫的巨阙剑做个抵押吧。”

    赵碧嘉呆住了,那可是他后来跟丁月华定亲时候的信物!划掉丁月华重来一遍!

    那可是展昭用来定亲的信物!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包大人!

    还怪讨人喜欢的(w)

    可是……他们几个究竟是怎么样被包大人一步步带进沟里来的呢?

    然而赵碧嘉忍不住去想:尚方宝剑是她的皇帝爹给的,去换了巨厥剑……这进展有点快啊……关键双方父母都不在场啊!

    展昭半晌没有回答,忽然苦笑道,“这剑的确锋利,不过被剑气轻轻一划,卑职的手就破了。”

    赵碧嘉定睛一看,展昭手指上果然一道红痕,只是伤口很小,微微渗了一丝血出来,倒是也没什么要紧的。

    大家都不是很在意,展昭又收了剑放在桌上,听着包大人下头又有什么安排。

    然而在场的人里头,只有勉强跟跟得上展昭武艺的杨和安看清楚了。

    神马剑太锋利!都是套路!他分明就是手抖来着!听见要换剑他就手抖!

    只是……杨和安看了看在场众人都是一脸平静的样子,又想起上回公主不叫他跟了,他说什么出门只有这一条路,杨和安头一低,老老实实站在公主身后,我什么都没看见。

    包大人道:“虽然有这尚方宝剑在手,但是却不可欺压百姓,以免民心生怨,给陛下蒙羞。”

    赵碧嘉自然也不愿意打着她爹的旗号去挖别人家祖坟的,不管哪个朝代挖人家坟都是重罪,开棺验尸也一样是忌讳到不能再忌讳的事情,所以还是得从长计议。

    赵碧嘉眼珠子转了转,有了个不好不坏的主意。

    她指着自己鼻子,“我扮成京里来的贵人,上回已经有不少人见过了,回头我去后山,只说避暑山庄要扩建。”

    “公孙先生依旧扮风水先生,说这块地风水不好,不然也不会大白天的闹鬼了。既然闹鬼,那他们的祖宗肯定都不得安宁,再加上避暑山庄扩建,这迁坟也就能提上日程了。上回我也见了,虽然他们的祖坟都在那一块,不过龚家的在最前头,要挪也是先挪他们的。”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龚家现如今一家老小死的只剩下三口人,祖坟里的地方都不一定够。

    “至于包大人,等开了棺再说。要是那尸身依旧栩栩如生,他们家里自己也知道有问题了,若是没什么异样……包大人拿着尚方宝剑来救场,只说我是假冒的便是,将我带回衙门处理。”

    “这……”包拯听完,撸着胡子不说话了。

    公孙先生也是一脸的犹豫,不过听听倒是可行,而且短时间里头也没什么更好的法子了。

    若按照他们一开始的主意,是想请从高姑娘的父母二人入手,若是能劝说得动他们两个,这开棺验尸一事也就行得通了。

    只是高姑娘的父母投亲去了,虽然能从官府查得到当初他们办路引时候留的底子,而且两人走了也没几天,但是……两地之间能走的可不是只有一条路,谁知道追的上追不上呢?

    若是先去他们的目的地守株待兔,怎么也得一个月过去了,谁等得起这个?

    半晌,包大人终于点了点头,道:“便依公主。”

    赵碧嘉不由得想翻白眼了,包大人真的好会说话,滴水不漏哦。

    商量到了这份上,也就没什么好等的了,当下众人回去分头准备,刚吃完午饭,赵碧嘉就换了男装,带着杨和安,以及她宫里得用的几个太监,还有仁宗留给她的侍卫等人往后山去了。

    与此同时,展昭又拿起“阴宅阳宅,铁口直断”的布幡,扶着装瞎子的公孙先生,腰间别着快要不属于他的巨阙宝剑,也往后山去了。

    后山有好几家的坟地,自然是要有人看守的,赵碧嘉不过刚绕过去,就被人发现了。

    只是她唇红齿白的不像本地人,身边又是诸多侍卫跟着,就算没人认得她是上回闹鬼时候的小贵人,但是她非富即贵,所有人都看见了。

    当下便有人来搭话,“前头有坟地,小公子莫要再去了。”

    赵碧嘉眉头一皱,略带了点居高临下的姿态,道:“怎么就这么一小块地方?如何够再建一处猎场?”

    老汉的脸色变了变。

    杨和安道:“要么再往前走走?”说着从腰间的荷包里掏了银子出来递给那老汉,道:“前头还有多少空地?”

    临近避暑山庄,每年的小商小贩不少,还有人来这儿是想跟皇帝来个偶遇,不管是邂逅还是君臣相得什么的,传出去都是一段佳话。

    所以这么折腾了好几十年,这地方的人心思也都活泛了,老汉看见银子眼睛闪了闪,道:“前头是三家的祖坟,”说着又压低了声音,“前两天还闹鬼了!”

    “胡说!”杨和安训斥道,又被赵碧嘉拦了,“您请讲。”

    正说了没两句,什么阴风阵阵,四散逃跑之类的话,公孙先生带着展护卫也来了。

    那老汉一看公孙先生就愣了,“你不就是上回那个风水先生?”

    公孙策听见人说话,将一双一点神采都没有的眸子转了过来,虽然赵碧嘉看了不止一次了,不过还是在心里叹了一句:公孙先生真是个全才!

    “你是……”公孙策的声音都比往常清淡了三分,“孟家的人?”

    那老汉一边点头,一边上来就想抓他,“你做的好法事!还敢回来!”

    展昭默默往他前头一挡,尽职尽责的扮演了一个学徒的形象。“穴不是我师父点的,时辰也不是我师父选的,若不是我师父将墓穴朝向改了三分,你们现如今怕是要越发的倒霉了!”

    老汉听见这话,有点犹豫。

    赵碧嘉也在一边道:“你方才还说这先生是临时拉来的,可不能往他头上赖。”

    公孙策又道:“我这次来便是想再看看这墓地,上次闹鬼的那一家……听说他们家里死的只剩下三口人了,唯一的男丁还在吃奶,这必定是祖坟糟了大难了。”

    能派来看祖坟的,自然也是家里能拿得了主意的人,当下派了人回去主家禀告,其余两家也有人回去报信,只是剩下的人却没这老汉胆子大,都在外头看着,并不往里走。

    老汉陪着公孙策往里走了,又回头看赵碧嘉,虽然拿不定她是个什么身份,可是手下能有这么一通训练有素的大汉,又说要建猎场,肯定是京里来的贵人,而且身份还不低。

    “您也跟着来看看?正好有这风水先生在,万一——”老汉后半句没说出来,歉意的笑了笑,“这地方邪性,你几位小心。”

    不过他的未尽之意赵碧嘉还是听明白了,只是她看看公孙先生,跟凌云道士比起来真是个半吊子。

    但是……赵碧嘉忽然愣住了,要是当初按照他的主意,被展昭嗯嗯啊啊了……那岂不是一次就吸足了阳气,再不用养病了?

    赵碧嘉惊呆了,她决定收回原来的评价,公孙先生一点都不半吊子啊!凌云才是个半吊子!

    老汉已经带着他们一行人走到墓地边缘了。

    “先等等。”老汉急急忙忙停了下来,两步跑到一边的棚子里拿了符纸出来,往自己身上又贴了不少。

    不仅仅如此,赵碧嘉看那不大的棚子周围贴了一圈的符,不由得又问了一句,“后来……可还闹过鬼?”

    老汉摇了摇头,看在方才收的银子份上,把手里的符也给她递了两张,“有备无患。”

    赵碧嘉悄悄往展昭身边凑了凑。

    墓地外头那一圈已经被收拾干净了,可是原先飘进龚家的那块红绸子还真没人敢去捡。

    老汉看了也是心有余悸,道:“就是那块红布,一开始还以为是布有问题,后来龚家的人死了个遍,听人说那日闹鬼的是个女声,也有人说是龚家的新媳妇高氏有问题。”老汉叹了口气,“谁知道呢。”

    赵碧嘉皱了皱眉头,老汉又道:“您也看了,这地放埋过死人,不太吉利,我们几家正商量着要将祖坟迁走呢,说起来迁来也没来多少年。”

    公孙先生已经开始观察周围的环境了,赵碧嘉拉着老汉问个不停。

    “怎么是才迁来的?祖坟也是轻易能动的?”赵碧嘉疑惑道。

    老汉道:“这地方是避暑山庄的后山,大概三十多年前有个风水先生说了,搬到这儿能沾沾龙气儿,对子孙后代好,说不定就投生到皇帝家里了呢。”

    他看了看龚家的墓地,觉得分外的萧条,“谁知道发生了这事儿。”老汉转向公孙先生,“兴许还是应了您原先那句话,龙气儿不是谁都能沾上的,福气不够压不住!”

    话音刚落,就见天空飘来一处乌云,天色顿时暗了下来,老汉吓得一哆嗦,侍卫们都围了上来,杨和安更是直接抽出来桃木剑,立在赵碧嘉身侧警戒着。

    又是一阵尖利的笑声,毫无征兆的在众人耳边响起,老汉指着赵碧嘉脚下,刚想说什么,眼睛一翻,晕过去了。

    再怎么样也知道自己身边出了问题了,等到赵碧嘉反应过来不能低头的时候,她已经看见了把老汉直接吓晕过去的东西。

    是个人!

    是个浑身惨白的孩子!

    正牵着她的手!

    赵碧嘉低头,那孩子也正好抬头,惨白的脸上,两只黑瞳分外的鬼魅。

    看见赵碧嘉看他,那孩子露出个惨淡的笑容来,赵碧嘉只觉得浑身一冷,听那孩子道:“娘!”

    赵碧嘉吓得一哆嗦,想甩手又甩不掉,下意识朝展昭看去,你信我!这孩子不是我生的!我是清白的!

    不对!我跟谁也生不出这么大的孩子来啊!

    还是不对!我跟谁也生不出这么大的鬼来啊!

    赵碧嘉一声惊叫,终于将那孩子甩开了。

    杨和安一声“保护公主!”提着剑就朝那鬼扑了过去!

    展昭紧随其后,抽出腰间巨阙剑,也跟着攻了上去!

    杨和安手上的桃木剑能克鬼,展昭身上的阳气又特别的足,他们两个一起攻过去的结果,就是那鬼孩子被打的在空中飘了两下,冲着赵碧嘉露出一个很是委屈的眼神,哇的一声哭了。

    哭了两声猛然往地下一钻,就这么不见了。

    两人奔回赵碧嘉身边,赵碧嘉已经伸了手出来,只见方才被鬼握过的地方黑了一片,看着很是吓人。

    公孙先生凑了过来,沉着一张脸,“你们都看见了?”

    除了杨和安跟展昭两个,剩下人都点了点头,公孙先生道:“上次那女鬼可没显形,也没听见她的声音。”

    众人脸色都不太好了,赵碧嘉环视一圈,“先扶了那老汉起来,我们出去再说!”

    当下上来两个侍卫扶着老汉,展昭收了剑,默默走到赵碧嘉身边,杨和安狠狠瞪了他一眼,不过还是让开了地方。

    展昭悄无声音将她的手握在掌心。

    赵碧嘉有点羡慕:武功高就是好啊……不用看也知道我手在哪里。

    只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有点腿软。

    几人从墓地里出来,像是走过某个明显的界限,外头忽然又太阳高照了,还有几个才被叫来的人一脸惊恐的看着他们!

    孟家的老爷上来,指着被两个人驾着出来的老汉,“他……他……”哆嗦了半天也没说出话来。

    正巧这时候那老汉醒了,正眼看见自己人在前头,挣扎着过去,只是方才被吓的哪儿都软,没两步便扑倒在了地上,“老爷,又闹鬼了啊!”

    孟老爷心有余悸道:“看见了……方才墓地忽然进不去了。”

    展昭悄无声息的放开赵碧嘉的手,两步走到公孙先生附近。

    赵碧嘉低头看着自己的手上又恢复了洁白无瑕,悄悄看着展昭的背影,很是严肃的思考了一个问题。

    他的保持了二十二年的阳气究竟是有多充沛。

    公孙先生又开启了风水师模式,叹息道:“都是命啊!”

    这话含义很多,首先说明他明显知道这里头是怎么回事儿,其次……他其实什么什么都没说。

    果然剩下的人将他团团围住,为首的孟老爷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是龚家的墓地出了岔子?”

    公孙先生点了点头,叹息道:“赶紧迁坟吧,这一处既然已经生了厉鬼,什么气都被他吸了,若是迟了,惊扰了先祖的安宁,怕是诸位都……”

    就是这样半遮半掩的说,越发得让人抓心挠肺。

    “我就说龚家的人死的有问题!”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连带赵碧嘉也又听了不少。

    只是她还在想方才那个孩子……那个孩子为什么要叫她娘呢?

    想来想去只有一种可能。

    赵碧嘉被高姑娘上了身,之后高姑娘的魂又被凌云道士超度了,这孩子找不到母亲,退而求其次找到了她。

    公孙先生想必也是想到这一点,问道:“这墓地里可有埋过……一两岁的孩子?”

    众人急忙摇头。

    孟老爷道:“怎么可能,这等孩子死了连牌位都不会有,更别说埋进祖坟里头了。”

    越听越觉得高姑娘很是可疑。

    只是山中本就黑的早,加上方才又见了鬼,众人不敢多待,连忙下山。

    孟老爷道:“现如今已经不是他龚家一家的事情了,一会我们两家都去,无论如何都得让他们将这坟清出来!”

    当下众人又约定了明天早上还在这里见面,这才主意散去了。

    回到避暑山庄,包拯正在屋里等着,又听公孙先生汇报了方才发生的事情,决定连夜再去提审那杀了高姑娘的许姓男子。

    包拯正想走,一直在想那孩子的赵碧嘉将他叫住了。

    “我在想……也可以去龚家诈一诈。”赵碧嘉有点犹豫,“龚家的少爷死了半年多,高姑娘才死了两个月,这孩子肯定不是他的,而且一个地主家的少爷,一个是农户家的姑娘,两人平日里肯定不会有交集的。”

    包拯跟公孙先生对视一眼,道:“多谢公主。”说完又嘱咐展昭一句,“你留在这里。”

    他很是诚恳的看着赵碧嘉,道:“今日又出了这等事情,臣难辞其咎,不如让展护卫守卫公主,臣也能安心去查案。”

    赵碧嘉有气无力的答应了一声,包拯急匆匆的跟公孙策走了,留着展昭一人在屋里跟杨和安大眼瞪小眼。

    杨和安抽出手中桃木剑,挑衅般看了一眼展昭,“公主放心,我彻夜守护公主!有我手中长剑在,不管是人是鬼都不得进来半步!”

    赵碧嘉只觉得他那一眼,还有“是人是鬼”这四个字说的很是微妙……

    展昭点头,也抽了腰间巨阙出来,只是能说的话都被杨和安说完了,半晌他也只冒出来几个字,“我去屋外守着。”便提着剑离开了。

    夜色渐渐深了,赵碧嘉看着屋外那高大修长的身影,心里想的却是包大人。

    您为了让那一句“展护卫于深夜在公主屋外徘徊”落在实处,还真是够拼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