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会长夫人很傲娇 【092】棋友(二更)



    虽说医院里有护工,可温娆还是不放心吃了饭,便急匆匆地赶回医院里。

    “娆娆,你也别急呀!说不定这会儿爷爷还在睡觉了!”温妍嘻嘻哈哈地。

    “我不急。”虽然口头上说不急,可脚步还是在不觉加快。

    一旁的宫时洌只是跟着温娆,没有说什么。

    路上无聊,温妍想到了刚刚在餐厅里发生的事情,便兴高采烈地跟温娆说道:“娆娆,你刚刚去了洗手间可错过了一场好戏!”

    “什么?”温娆问。

    “咳咳……”宫时洌假意咳嗽了两声,示意温妍不要乱说。毕竟,打女人这种事情也不太光彩,他可不想让温娆觉得他有暴力倾向。

    “那个……什么……那个……”温妍明明就是故意的,想说又不说,似乎在拿这件事情跟宫时洌做着什么交换。

    “到底什么?”温娆停下脚步问道。

    “未来妹夫,要不你给我妹妹说?”一副不怀好意的样子。

    “没什么!”宫时洌冷声回答。

    “呃。”

    “其实,刚刚……”

    “不想要照片了?”宫时洌小声问温妍。

    温妍一听照片,整个人都像被打了鸡血一般,用力地点头,道:“你同意给了?”

    美男的照片。

    哇,想想都要流口水了。

    “只有正常的照片!”宫时洌好意提醒。

    “啊?”温妍失落极了,整个人都不好了。“呜呜……”

    “不要就算了!”宫时洌做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那……好吧!总比没有强!”温妍只好退而求其次。

    “你们在窃窃私语什么呢?”温娆整个人都懵了,怎么自己才去了一趟洗手间,二姐和宫时洌就打成一片了?

    “没什么!我们快点儿走吧!爷爷这会儿应该快要醒了,就怕他一会儿觉得闷得慌,又跑出来了。”这就是温爷爷不想呆在医院的缘故。

    “嗯!”温娆不在说什么。

    准备进电梯的时候,温妍不经意地撇过头,看到了一个更加令她痴迷的身影。

    对,没错,就是他。

    当今最红的娱乐天王——欧宬。虽然他今天带着口罩,穿着也十分的低调,可人家的气质在哪儿呀!奇怪,欧宬怎么会来宁阳市的医院呢?

    看望亲戚?

    不对呀!听说他是孤儿!

    看望朋友?

    也不对!他是东闾市人,朋友大部分也应该在东闾市才对呀!

    管他什么原因!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一定要抓住。

    温妍所在的杂志社在也是东闾市比较出名的,他们一直想给欧宬做一个专访,以此来提高杂志社的知名度,可杂志社请了他几次都被他婉拒了,不只是他们杂志社,其它的媒体也没能请到他。

    “好机会!”温妍心里不禁窃喜,一定要抓住这次的机会呀!于是,温妍笑着对温娆说:“娆娆,我突然想到有点儿事情要处理,你们先上去吧!”

    “什么事?”温娆问。

    “就是很重要的事呀?”关系到钱途问题,要是跟欧宬能够套近乎,把他拉到杂志社做一个专访那她的知名度…

    哈哈……

    想想都兴奋!

    当然,最最重要的是,对方可是美男呀!跟美男打交道,怎么都不会吃亏。

    “那好吧!”温娆见她不说便也不再问。

    温娆和宫时洌刚刚走到病房门后,听到了一阵阵十分嘈杂的声音。

    “杀!”

    “死老头,你以为就你会?”说着,“砰”的一声。

    宫时洌正吃惊着,结果温娆推门一看,才发现,病床旁边又多了一个人。那人正坐在病床旁边津津有味地和温爷爷下象棋呢!

    温娆见此,无奈地笑了笑。

    听到门开了,正在陪温爷爷下棋的老人,偏头看过来,慈祥地对着温娆一笑:“娆娆回来啦!”

    “嗯,张爷爷好!”温娆十分有礼貌地跟对方打招呼。

    “好些日子不见娆娆了,越发的漂亮啦!”张爷爷笑眯眯地说。

    温爷爷听了,自豪地笑了笑,道:“那是!我家娆娆随她奶奶,越长越漂亮!”

    “唉,老温,怎么看都是你的命好呀!有个这么漂亮的孙女!”张爷爷是温爷爷在乡下的邻居,也是棋友,没事儿的时候总喜欢在一块儿下棋。张爷爷只有一个女儿,早些年嫁到了城里,也把他接到了城里住,可张爷爷住不惯,三天两头的往乡下跑。

    前阵子,生了一点儿小病,女儿和女婿非要把自己接到城里来,闷死了。听说温爷爷也在城里,便跑到医院里来探望他,当然顺便也过几把棋瘾。

    “娆娆,这是你同学?”张爷爷的目光停留在了宫时洌的身上。

    “他……”温娆正犹豫着应该怎么介绍宫时洌。

    “那是”三胖“的孙子!”温爷爷笑着介绍。

    “呃……”三胖“的孙子呀!难怪难怪,有点儿你爷爷当年的影子!”张爷爷恍然大悟。

    宫时洌礼貌性地回了一句:“张爷爷,您好!”真心不喜欢,爷爷的那个外号!

    “好……好…”张爷爷和蔼地招招手。

    “娆娆,咱们爷俩可好些日子没下过棋了,一会儿陪张爷爷下一局?”张爷爷说着,又问温爷爷,“老温,该谁走了?”

    “没问题!”

    温爷爷转过头,看了一眼棋盘,说,“该你了!”说着,两位老人又投入到了棋局之中。

    “你会下棋?”宫时洌有些吃惊地问温娆。毕竟,现在很少有女孩子会下象棋了。

    温娆笑了笑,道:“会一点点!”因为从小受爷爷言传身教的缘故,她的棋艺虽说不上精湛,却也也很有水平了,一般人下不过她。“你会吗?说不定一会儿我爷爷来了兴致,还要跟你下一局呢!”温娆笑着说。

    宫时洌微微愣了一下,道:“应该会。”

    “应该?”

    “娆娆,你今天是不是要满18岁了!”张爷爷一边下棋,一边问温娆。

    “嗯,再过几个月就满18了。”温娆答道。

    “真快呀!”张爷爷感叹了一句。

    “老张,你那外孙今年也18了吧?”温爷爷笑着问。

    “可不是!刚好跟娆娆同岁。”

    “是吗?那他现在应该也读大学了吧?”

    “嗯,今年刚刚高考完,现在在崇德上大学!娆娆呢?也在崇德吗?”张爷爷笑着问。

    “没有!我家娆娆本来是报了崇德,后来把志愿改去了澟皋大学!”温爷爷答道。

    听到这里,宫时洌转头望着温娆,温娆对上了宫时洌的眼眸,马上有低下头。心想:爷爷,你怎么什么都往外说呀!一会儿宫时洌肯定又要问自己这个事儿了。

    “是澟安市的澟大?”张爷爷还有所耳闻。

    “是呀!”

    “嗯,年轻人的确应该出去走走,老是窝在一个地方,能有什么出息。我那外孙就是一个典型的不爱跑的主,家里让他出国读书,他非要留在宁阳市。”

    “说到你外孙,我好像从来没见过耶!”温爷爷说。

    “他平日里要让这补习班,那补习班的,我都见的少!”张爷爷浅笑。“不过他待会儿要来医院接我,等会儿你就可以见到了。我可说,我外孙可是个下棋高手,我都下不过他,你敢跟他比一比吗?”提到自己的外孙,张爷爷的自豪感爆棚。

    “呦,极少见你去夸一个人呀!着我倒是要见识见识了。”温爷爷突然也来了兴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