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戬心]春风吹又生 52| 49│封神榜上炳灵公



    姜子牙一直紧绷的心情终于缓解了许多。他就说杨戬的媳妇娶得好啊,在这样糟糕的情况下,还能主动去厨房帮忙,不仅如此,她还找到了地底蕴含灵气的净水来加入士兵的饮食之中,虽然僧多粥少,但也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军中的疫情。

    只是,似乎把人家媳妇儿累很了。姜子牙有些担忧地望着寸心惨白的肤色,问道:“师侄媳妇,你是不是太累了,赶快回去休息吧,这里的伙头军身体状况都缓解了许多,就让他们来吧。”

    伙房的将士齐齐称是,都道:“杨夫人,辛苦你了,你快回去休息吧,我们来就可以了。”

    “对对对,大家加把劲,赶快帮忙,南大营那边的还有许多将士没有吃过这净水所做的饭食,得赶快给他们送过去。”

    寸心慌忙道;“不行!不是……师叔,我的意思是,地面浊气过多,净水灵气容易流失,必须要让我用御水神通维持,否则效果就没有那么好了,以前都是我亲自把饭送到将士手中的,所以,我没事的,您就让我在这里吧。”

    姜子牙闻言,有些愧疚道:“原来如此,那可就辛苦你了,这里有些丹药,你快吃了补充体力吧。”

    “好!”姜子牙眼看着她就像饿虎扑食似得夺过丹药,一口吞下,一面大口大口喘着气,一面挤出笑容道:“我无事,谢谢师叔,好多了。”

    她这脸色可不像好多了的样子,姜子牙心中暗叹,却也不提,他不仅仅是杨戬一个人的师叔,更是周营的元帅,还有千万将士的命等着呢,罢了,日后再好好补偿他们夫妻吧。

    寸心看着姜子牙离开,长舒一口气,差点摔倒在地,忙倚着菜案,头晕目眩,急着周围打量,辛亏大家都忙手中的事,没有注意她。只差一点点,她就要晕倒在当场,到时候一把脉,所谓“净水”的真相就会被揭穿,那可就完了。

    可是如今,她是既庆幸,又哀叹,杨戬已经走了三天了,他怎么还不回来啊,再不回来,她可就熬不住了。

    为了避免周营诸人发现“净水”的真相,伙头军做好饭后,她会以施法加“净水”的借口将大家都请出伙房,之后她都是亲自将饭送到将士手中或者让哮天犬偷偷帮忙,哮天犬呆呆傻傻,士兵们都病得头晕目眩,如何能吃出饭菜中的异味,事实就这么一天天瞒了下去。

    一条龙的身体有多长,能有多少血在体内流淌。到了第五天,寸心已经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

    她颤抖着从床上起来,刚刚坐起升,眼前一黑,就栽倒下去,重重摔倒在地板上,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胸口如同压了一块大石,她大口大口喘着气,如同濒死的鱼。

    她声音细弱,叫道:“哮、哮天犬,哮天犬!”

    仿佛过来一个世纪那么漫长,那狗儿终于跑进来,寸心伸出手,艰难道:“快给我,给我。”

    哮天犬面露不忍之色,忙把手中的丹药递给她。

    丹药入口即化,大量灵气填补寸心内里的虚脱,然而不过是杯水车薪,不过总算能站起身来了。

    寸心扶住额头站起身来,感觉终于从地狱里爬出来了,还不待休息完备,忙对哮天犬道:“你是怎么和哪吒说的?”

    哮天犬支支吾吾道:“就是,就是按你说的,说有些病人病得太重,需要吃丹药,让他把他师父给他的送过来一些。”

    “呼~~~对,就这么说!”寸心舒了一口气,又觉得自己有些失态,描补道:“我主要是怕他们知道丹药都被我吃了,有些不好意思,才叫你撒谎的,你可千万别说出去,知道吗?”

    哮天犬点了点头,寸心伸了个懒腰,穿鞋准备出门,一边收拾一边对哮天犬道:“等会儿帮我送饭,看到人你就避开知道吗,千万别让他们见到饭,记住,千万别让他们见到!”

    “嗯……”哮天犬立在原地不说话。

    寸心正准备掀帘而出时,哮天犬突然叫住她:“三公主!你!……”

    寸心回头嫣然一笑,问道:“怎么了?”

    哮天犬看到她的笑靥,眼前浮现出主人的音容笑貌,过去主人都是将他捧在手心的。

    那一句“只要我活着,就不准你死。”

    他一生都不会忘记。

    内心痛苦的挣扎终究还是归于平静,他听见自己有些哆嗦的声音。

    “没,没什么,你,你去吧……”

    寸心切了一声,大步走出去了。

    今天,本该是同过去四天一样,可变数,时时都在发生。

    杨戬终于回来了。

    他风尘仆仆带着草药交给姜子牙,派白鹤童子紧急送一部分去八景宫,又留下一些给将士直接服用。

    姜子牙面带愧疚之色,对杨戬道:“你快去看看你媳妇吧,她从地底抽净水来缓解疫情,现在应当在伙房,她累坏了,你去帮帮她,让她好好休息。”

    净水?什么净水,杨戬心下疑惑,也不待多言,忙朝伙房去。

    到了伙房,更令他奇怪的是,所有人都在外等候。领头的大叔见他来,忙冲他打招呼:“哎呀,杨将军你终于回来了,杨夫人正在里面施法加净水呢,哎,杨将军你不能进去,旁人进去会破坏灵气的!”

    杨戬皱眉,破坏灵气?她有几斤几两,旁人不清楚,他难道还不知道么,她怎么知道去哪里寻水,又从哪里学来维持水中灵气的法术?

    杨戬想闯进去,又顾及旁边这些齐齐拦住他的伙头兵,当下天眼一开,伙房内情景全部显现。

    寸心根本不在其中,反而是哮天犬偷偷摸摸用篮子装着饭食,准备穿墙而出。杨戬敏锐感觉到不对,他腾身而起,越到伙房后侧,将哮天犬拦了个正着。

    “主,主人!”哮天犬两股战战,下意识将饭篮往身后藏起。

    杨戬浓眉一立,喝道:“拿出来!”

    哮天犬摇摇头,磕磕巴巴道:“三、三公主说,不能让旁人碰。”

    杨戬冷笑一声:“不能让旁人,那如何能让你拿。”

    他劈手夺过篮子,打开一看,一时五内如焚,犹如万箭穿心,刺心裂肝之痛,让他顷刻间目眦尽裂。修道之人,五官敏锐,饭篮中放了香草遮掩气味,可距离这么近,如何能瞒得住杨戬?那股带着咸腥味的血气,将杨戬的眼前都染得一片血红。

    他倒退一步,差点摔倒在地上,哮天犬忙扶住他,连声叫:“主人!主人!”

    “她在哪儿!在哪儿!!”

    哮天犬哭泣道:“在,在西大营。”

    话音未落,杨戬已经在百步开外,哮天犬大喊一声:“主人!”

    杨戬回头深深看了他一眼,哮天犬的声音戛然而止,如坠冰窟。

    一路上,与他离开时的境况迥然不同,许多人虽然面带病色,但死气已经散去,大口大口吃着饭菜,吃着他心爱女人的血……

    杨戬终于见到了寸心,她苍白的如同一个幻影,仿佛下一刻就会被日光灼散,消失得无影无踪。她仍旧笑着,如同风中的雏菊,分发着饭菜。

    “快吃,吃了你们的病就能好了。”

    杨戬再也忍不住了,他一个箭步上前,将她打横抱走,不顾周围人惊讶的眼光。

    寸心开始有些心虚,随后大力挣扎起来。

    “你做什么!饭还没分完呢!杨戬!放我下来!”

    然后她就听见他似哭泣一般的声音,在她耳畔如雷鸣炸响。

    “放你下来,继续去放血至死吗?”

    啪,一滴滚烫炙热的泪打到寸心憔悴的脸颊上,寸心一怔,一言不发。

    在他们的床上,杨戬以看着陌生人的眼光看着自己的妻子。

    他似乎从来都没有了解清楚她内心在想些什么,因而时时都能收到她赠予的“惊喜。”

    “为什么?”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平静如波,天知道其下掩埋的暴怒与疯狂。

    寸心胆怯地避开他的眼神,不敢说话。

    “说,为什么?”他又问了一次,如同千斤重锤打在寸心心底。

    她想避开,却被他紧紧抓着,动弹不得。

    他蓦然笑了起来,轻声在她耳畔道:“是为了敖丙,对不对,他需要功德,来得到一个神位,所以你就用自己的命去换?!”

    最后一句声调蓦然提高,寸心眼眶里的泪终于落下,浑身一个哆嗦。

    “现在你知道害怕了,你当初做的时候,怎么没想过我会是什么感受?我说过,我会给他神位,你为什么不信?”

    一句一句,咄咄逼人,寸心终于忍不住了,愤怒压住了害怕,她猛然爆发了。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你说过会带我回西海,这么多年了,你带我回去过了吗?!你说你会对我好,可你心里一直都有嫦娥!你的狗,你的兄弟,都比我重要!我只能,一个人,在深渊里,慢慢身心枯朽而死,我不想那样,我真的不想那样,我想家,我真的想回家……”

    寸心眼睛里仿佛燃烧着两簇火苗,她不停摇着头,泪水簌簌流下,前世今生的记忆在交替,她已经陷入了迷狂。

    杨戬忙搂住她,一指将她点晕,默默地替她盖上被子。

    哮天犬战战兢兢进来,想叫主人可又说不出话来。

    杨戬定定看着他,突然微笑道:“哮天犬,我对你好吗?”

    哮天犬头点的如不倒翁似得:“好,主人对我很好。”

    杨戬接着问道:“那寸心呢,她打过你吗,断你的吃食了吗,私下对你不好吗?”

    哮天犬终于明白了,他砰的一声跪倒在地上,嚎啕大哭。

    “主人,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猪油蒙了心,你原谅我吧,原谅我吧!”

    杨戬冷冷道:“回答我的问题。”

    哮天犬涕泗横流:“三公主,三公主,对我很好。”

    “所以,你报答我们的方式,就是明知道她在送死,仍旧装聋作哑,伪作不知,来替她打掩护,瞒着我?”

    “主人,主人,我不是有意的,我不是有意的!您这段时间关注三公主太多了,我怕,怕她会夺走你,她那么不喜欢我,我怕你再也不要我了,我才、才……”

    哮天犬膝行过来,抱住杨戬的腿哭得撕心裂肺:“我一直给她找丹药的!她不会出事的!不会出事的!”

    杨戬疲惫地阖上眼,沉声道:“你没有错,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只将你变成人,却不教你做人的道理,让你多了人的狡诈,还失去了狗的忠心。”

    杨戬猛地站起身来,将他甩开。

    哮天犬哭喊道:“主人,主人!我知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会对三公主不敬了!再也不会了!”

    杨戬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如同一阵旋风一样刮到哪吒帐中,他的两个哥哥金吒木吒也在。

    哪吒见杨戬脸色不好,急急而来,忙问道:“杨二哥,你怎么了?”

    杨戬抓住哪吒的手道:“哪吒兄弟,我记得你曾说过,你对东海三太子敖丙的死,心存愧疚,不知现在,这句话还作不作数?”

    哪吒一愣,小脸沉下了:“当然,我复活了,他却死了,本是我扰乱龙宫在先……”

    “那好,路上我再与你细细说来,现在只问你一句话,敢不敢随我去趟三十三重天外八景宫见两位师祖替他讨个神位?”

    哪吒咧嘴一笑:“有何不敢?”

    金吒木吒早就听愣了,此刻听弟弟说要走,忙站起身问道:“杨师兄,弟弟,你们这是要去……”

    杨戬对他们俩道:“烦请二位去请婵玉弟妹和龙吉师妹去我帐中照顾内子,她以龙血延缓疫情,如今已经昏迷了,我稍后便求药回来。”

    “好,好……”

    金吒和木吒眼看着杨戬和哪吒离去,半晌才回过神来,两人对视一眼,惊叫道:“不是说是净水吗?!居然是龙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