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综]普通的美甲师 第五十九章 ||首|发



    地下换金所,在常人见不到的另一个世界中掌控着一条灰色交易的道路。你若是找的对门路,就可以在这里用钱发布悬赏信息,无论是追捕还是仇杀,亦或是想要得到某个人的尸体,只要你的口袋中能掏出足够多的钱,都是换金所的座上宾。

    然而换金所里的人并不会亲自出马为这些金主做事,他们会发布悬赏信息,任何人——能按照要求完成悬赏的人,都可以用尸体来换取赏金。而换金所里的人需要做的,不过是信息的中转。

    就是这样一个信息中转站,就连留衣也不知道它存在了多久。

    不是没人想过分一杯羹,不是没人想过除掉换金所、或是报复换金所,只不过把这种想法付诸行动的人最后都成了被换成金钱的尸体。

    长久的经营中,换金所内部有着自成一套的规矩和系统。固定与金主接触的人、发布悬赏信息的人、收验尸体发放赏金的人、与打手签订合作约定的人……boss手下往往有一个管家一样的存在,自上而下传达boss的命令并且查看执行情况与收益,各个部门的部长称为若头,每一个若头手下通常有几个若头辅佐。

    在若头与管家之间还有着两个人,也是整个换金所里除了管家之外唯二能与boss直接接触的两个人,称为boss的双参谋。

    留衣还在换金所时,因为那一任boss的偏爱,虽说名义上是若头,实际上也相当于第三个参谋了,这也是引起众人不满的原因。

    嫉妒会引起人们对某一样事物的嫉妒想往。曾经的boss是这么对留衣说的。他放任了所有对留衣的猜测,留衣也从未抱怨过。

    新老boss权利交替,之前遇见的谅大约就是趁着这个机会从若头辅佐升为了若头,另外两个人大约是他的辅佐或是小弟吧。

    原本以为谅回去之后,换金所就会派人找上门来,不过出乎留衣的意料,新boss似乎选择了按兵不动。看来是知道她会去亲自拜访啊。

    换金所的总部并不在雨之国,但是雨之国中还有通往总部的门。留衣如今正站在这扇门前,不过是不起眼的地下水路网门,门上没有上锁,随便哪个流浪汉都可以进去,看守更是一个也没有。

    “好了,你回去吧……鼬……”留衣无奈的转身看向身后的人,“不要在往前了。”

    鼬沉默了许久,最终还是点点头转身走了。

    “好了。”留衣推开铁门,“小朋友们,我回来了哟~”

    走进其中,下水道的味道扑面而来,讲道理,谁会没事到这种地方来啊……

    “每次都把门建在这么奇怪的地方,真是从来都不考虑别人的感受啊。”

    小声抱怨着,留衣的声音在空旷的地下通道中被墙壁弹来弹去,回荡在满是异味的空气中。水汽从污水里溢出,石砖砌成的道路又湿又滑,有的地方长着些青苔,昏暗的灯光映出女人的身影,很快她便走到一处角落,伸出手在墙壁上摸索了下,对着一块石砖按了下去。

    墙面渐渐向后扯去,眼前出现的是一个仅容一人通过的通道。留衣毫不犹豫的走向前去,要知道,这是通往本部的路,这么简单就走完是不可能的。

    这仅仅是一个起点而已。毕竟这复杂的迷宫,当年留衣也参与了设计,只是没想到他们总是把门安放在这种令人讨厌的地方。

    “就不能干净一点吗……”

    石砖铺成的水路层叠交错,机关密道一个接着一个,里层的迷宫密道中遍布着闪着暗紫色光的阵法。老旧的玻璃灯罩中,灯丝发出昏黄的灯光,留衣仿佛看得到空气中细小的水汽珠子,两种颜色的光芒透过它们折射出异样的气氛。

    迷宫的尽头是一个小型阵法,在一堆板条箱中间,地上蓝色的阵法相当显眼,留衣站了上去,结印向其中注入查克拉。

    阵法的运转速度相当快,蓝光一闪,阵法中的留衣就被传送至另一个地方——换金所总部之中了。

    谅已经在传送阵法的边上等着她了。

    “哟,这是在欢迎我吗?”留衣笑着乜了他一眼。

    “boss让我在这里等你。”谅从齿缝中挤出几个字,上次被捅的那刀……刀伤上残留的查克拉让他难受了相当久,为此他更加记恨留衣了。

    可留衣不在乎,她也是有备而来的。

    “事不宜迟,现在就走吧。”环顾四周熟悉的景象,留衣的神色依然轻松,“新boss还在用那间屋子当办公室吗?”

    谅白了她一眼,没答话。

    “看来是没搬了。”留衣向着那个曾经她来过无数次的房间走去,“你这么跟着我……他让你盯着我?”

    “留衣,上一任boss已经死了。你觉得现在的boss可能会相信你吗。”谅语气轻蔑,若不是上一任boss的命令,他们怎么可能放任这个女人在外面活得这么自在。

    “新boss是不是信任我,这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留衣拢了拢碎发,“我想要的也不是他的信任。”

    “不管你要什么,换金所都不会再给你。”谅停在一扇门前敲了敲门,“贪得无厌的人总是很难活得长久。”

    “没错,所以我也讨厌贪得无厌的你们。”听到里面的声音,留衣打开门,在进屋之前扫了一眼谅。

    “新参谋你可要加油多活些日子哦。”

    说完,她转身关上了房门。

    不理会门外咬牙切齿的谅,留衣的眼神向那个熟悉的办公桌望去。

    一切的摆设都没有改变,仿佛这间屋子的主人从未改变。但是坐在那里那个年轻的男人,却是和曾经坐在那把椅子中的人一点也不同。

    剑眉微挑,凤眼星眸,薄唇如削,黑发一丝不苟的向后梳过去系成马尾,棱角锋利的面庞透露出他杀伐的气质。

    “好久不见,留衣。”

    “是啊,好久不见。”留衣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你看起来精神很好嘛。”

    “你也说是看起来……”男人轻轻抚着额头,“我的情况可是糟糕的很。”

    “看过医生了?”

    “是‘咒杀’。留衣……”他起身走向留衣,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我知道你有办法。”

    “所以,你在等我主动来找你?”

    男人俯下身去,他黑色的眼眸静静的看向她茶色的瞳孔:“我可不会随便打破我父亲留下来的规定。”

    “放过我这个回家养老的家伙吧……”留衣翻了个毫无美感的白眼。

    “你想去木叶。”男人又凑近了些,“那两个宇智波,你相中了哪个?”

    留衣终于沉下了脸色。

    “木叶的团藏是我们的好伙伴,留衣。”他微笑着直起身,“帮我的话,我们之间的事情一笔勾销,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无论去哪里都不会有人敌视你,换金所绝对不会出现和你相关的任何悬赏,再也不会有人找你麻烦,怎么样?”

    留衣的脸色又轻松起来。

    “看来你是真的没办法了。可惜,我们之间早就没有任何关系。”留衣推开眼前的男人,“当然,我是指我和换金所之间,我和你之间……从来都没有过任何联系。”

    “该说你这么多年来还是如此幼稚吗?留衣……你以为你进入这个房间之中,还能轻易走出去?”

    “这话还是留给你自己吧。”留衣起身走到窗前,抚摸着木质的窗框,柔和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她的脸上,此刻她看上去就像是沐浴着圣光的巫女。

    “你知道了什么?”男人的脸色瞬间褪去血色。

    “‘咒杀’啊……看来你还没找到施术的人。”她转过身,原本迎着阳光的面庞转到阴影之中,只有那一对杏眼闪闪发亮,“不过有一点你说对了,我的确有办法,而且还能控制……”

    留衣一步一步的走近男人。

    “我讨厌贪得无厌的人。”男人愤愤的开口道。

    “我也讨厌贪得无厌的人,尤其是——贪得无厌还不自知的人。”

    看着越走越近的女人,她脸上的满满恶意终于清晰起来。男人不由得攥紧了手指。

    “要我回来给你们干活,这种事情最好连梦里都不要想。因为会被我知道,还会被我小心眼的报复。何况……对我的朋友下手,甚至是刚刚的威胁,这种事情就更不要妄想我能容忍。”

    两个人相对而立,谁也不肯输谁一头。只有留衣的声音还在屋中响起。

    “照顾过我的只有你的父亲,他去世之时我和换金所就一刀两断了。显然你的手下在看到我和纲手的时候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现在我也告诉你,我要去木叶,所以你们离木叶远点。”

    “你……”

    “说起来,龙也君,我身体恢复了这件事情,你还不知道吧?”留衣的皮肤上闪过一个个金色的符文。

    男人吃了一惊:“宇智波肯帮你?!”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这间屋子已经困不住我了,你打算怎么办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