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穿越七十年代小日子 第37章 前因后果



    韩秀英听完徐大头说的徐明海的事,十分担心徐明海,她相信徐明海,以徐明海的性格,如果只是知道那些人坑了他钱,他冲动的上去把人打个鼻青脸肿,肯定还有其他事。

    她进到卧房,翻出家底儿,这几个月徐明海都是把钱给她收着的,除了昨天买车给他两百块钱以及这几月他俩的开销,她家现在还有三百多,韩秀英也没数到底有多少直接揣到怀里了,她现在想的是尽快把徐明海弄回来,把人打了,他给人扣着肯定会挨报复的。

    不了解情况的时候贸然行动是十分不明智的,韩秀英带上防身的东西锁好门,去了离自家较近徐二哥徐明河家,徐二哥和徐二嫂刚把饭放到桌上准备吃饭呢,徐二嫂一看韩秀英过来了,赶紧招呼她,“英子快来坐,吃饭了吗?给你拿双筷子吧。”

    “不用了二嫂,就是有点事想找二哥商量商量。”说完韩秀英也没客气直接坐到徐二嫂给搬的凳子上。

    “啥事?明海呢,怎么不让他跑一趟。”徐二哥没看见弟弟还以为他躲懒让媳妇儿跑路呢。

    “就是明海的事,二哥。”韩秀英把事大致。徐明河听完就怒了,不讲了一遍。不管赌牌对不对,也不管今天打人是不是怨徐明海,那都是他弟,竟然敢扣着他弟。

    “我和你去镇上看看怎么回事,把人带过来。”徐明河表情严肃。

    韩秀英觉的徐明海的这些个兄弟还是靠得住的,“先不要去,我听徐大头的话,像是那个叫彪哥是十分猖狂,如果没点本事估计不会这样明目张胆的扣人讹钱。我打听了徐大头今晚在家,我想让你和大哥或是三哥去他家一趟问问情况。”

    说到这她停了一下,低头看了自己的手一眼,“弄清楚情况才好办事,不是吗?”最后一句话像是说给徐二哥听得,又像是问自己。

    徐明河第一次觉得小弟媳妇儿是个能支事的,脑子清楚。“你和你二嫂在我家等着,哪都不许去,我去问问一会儿就回来。”

    徐二嫂看着韩秀英心情不是太好,给她端了碗热水,也没说那些个无用的安慰的话。韩秀英低着头,静静的想事,俩个人想对坐着却都没说话,屋里静悄悄的。

    这个时候虽然对女人的束缚小了,但是依旧有限制。其实靠她自己一个人也能让徐大头把什么事交代清楚,随便放点药就能制服,可他们是一个村的,她现在不是大楚的将军府的小姐,完事了找个理由把这种人随便就能处理,韩秀英想。

    对于平民来说,国家的法律往往会限制很多,她现在不想惹事,眼下徐明海回来才最重要。至于,受的委屈如何讨回来,韩秀英脸上漏出一个阴冷的笑,这种事以后慢慢来,哼,不着急呢。

    徐老二徐明河从家里出来,去把老三叫上又拐到大哥的院子叫了人,路上和俩人大致说了情况,三个人脚步匆匆的往徐大头家赶。

    徐大头自己住一个新院子,这本来是他爹给娶媳妇用的。但年级到了,屋也盖好了,可就是说不来媳妇儿,这都两三年了。

    走到徐大头家门口,三个人就停下来了,天才刚黑,徐大头竟然把门关了。

    “妈的,这小子是防谁呢。”徐老三看着紧闭的院门问两个哥哥“他家没狗,是叫门还是翻墙。”

    “天晚了,别惊着别人,老二进去开门,我们自己走进去。”徐老大看看四周昏黑的天,表情不明慢悠悠的说。

    徐老二走到院门旁边的院墙处,后退几步,快跑加一个上冲就扒上了墙头,跳进去,从里边把门打开了。

    徐老大和徐老三进去后,徐老二又把门掼上了。

    三个人相互对了一眼,进屋就把躺在床上啃馒头的徐大头按倒了,徐大哥捂着他的嘴,徐老二和徐老三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先是一顿乱揍。

    直到打的差不多了,徐老大才松开手,“说吧,我们为啥来你应该清楚,把知道的都说了,省的一会再挨顿打。”

    徐大头看着围着的徐家三兄弟,立马就怂了,把知道的全讲了。

    原来那个王彪就是个靠着坑蒙拐骗吃喝二流子,手底下跟着几个没事做的混混,平时喜欢借着玩牌赌钱坑人,这事镇上很多人都知道,但是他有个同母异父有本事的大哥,就是镇上的王镇长。仗着有个镇长哥哥平时没少在镇上欺负人。不是没人说过这事,但是镇长不想管他,只要他做的不太过,都不会搭理他。

    “他这样王镇长就不怕他影响自己的声誉吗?”徐老二问。

    徐大头扭扭脖子,感觉舒服了点听着徐老二问的就接着讲了,“王彪说过,只要他不给王镇长找给事,王镇长都不会管,他俩一个老娘,他娘最护他了。而且王镇长在咱镇除了王彪这事,其他方面口碑还是不错的,还有他老丈人还是咱们县城哪个局的,所以镇上其他能管事的看王镇长不管他一般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还有王彪和镇上的那些个检查分队的熟得很,不是没人找他闹过,但是过几天都会给按个名头报复回去,有几个找他事的进局子里之后,就没人敢说他啥了,所以他平日才狂得很。这次明海把他打的不轻,我看他就是白讹钱,我感觉他不会放过明海的。”徐大头说完,想到有一次碰见王彪收拾人的场面,不由的抖了抖。

    徐大头想对了,王彪这人是真狠,这次他打的注意不仅是要钱,还有徐明海的媳妇,以及毁了徐明海的后半生。横行霸道整个镇长惯了,已经很久没人敢这样打他了,敢打他,就他妈找死,他要毁了他全家。

    ······

    从徐大头这了解完情况,兄弟三个回去的时候,脸色一致的难看,这事麻烦了。

    俗话说民不与官斗,因为即使你有理,别人也不会听你的。如今他们遇见的不仅是个仗势欺人的,还是个小气记仇瑕疵必报的小人。这事一个处理不好就有可能害了明海。

    在韩秀英等的心急要坐不住的时候,徐家三兄弟回来,把问出来的事给她讲了,韩秀英听完一过脑子马上就说:“去找大队长,不是说镇长名声不错吗,让村长去找他说清楚情况,哪怕给钱,也要先把明海带回来,那人那个性子,我怕明海出事。”

    “呼~~”韩秀英跟着去找大队长的徐三兄弟走到院子里长出了一口气,这种渣子,死了都不可惜,等徐明海全须全尾的回来,看吧,这天底下记仇的不止他王彪一个人呢。

    都晚上七点多快八点了,大队长一看徐明江他们一群人一起过来心里就是一咯噔。

    徐老二也没浪费时间,直接进去就把事说了,大队长经常去镇上,他是听说过王彪的,知道这不是个善茬。

    “明海媳妇说的对,咱们要直接去找镇长,如果找王彪即使给了钱,他也不一定放人。其实你们有一点不知道,王镇长不是不想管他,而是他家里老娘护的太紧了,不过据说王镇长下半年想往县城发展,所以现在特别注意自己的影响,他该是不会让这事闹大传出去的。”

    大队长经常去镇上开会,对有些事也是门清,估计王镇长巴不得有人找到他家呢,正好给他个理由堵老娘的口,把人好好管管。

    大队长看时间不早了,说明天去,徐家哥几个再着急,大队长不去也没办法,最好大家商量好明早一起出发。

    韩秀英和大家一起从大队长出来,和其他人打招呼说是要回自己家了,徐家大哥二哥三哥都安慰了她几句,让她不要乱想,回去好好睡一觉,明天早上就去镇上找明海。

    回到家的韩秀英并没有去睡觉,而是又翻箱倒柜的拿了些东西,锁好屋门,路过伙房的时候拐进去拿了些吃食,掩好大门,趁着夜色往镇上去了。

    她担心徐明海的安危,一刻都等不了,不想明天早上再去,之所以一开始没去,是不了解那人情况,怕贸贸然去了坏事。而刚才去大队长家她是希望现在去先把徐明海带出来的,因为直接出手收拾那个人渣让他放人,容易留后患,毕竟有个当哥的镇长在,她不能把整个徐家都卷进来给人报复。

    但是现在嘛,知道那人是什么情况,又有大队长这后手安排,接下来就好办事了。浓浓夜色中明亮的月亮照的韩秀英笑的有些诡异,如果这时候让人看见,说不定还为遇到了鬼呢。

    韩秀英昨天晚上听徐明海说那个胡同在哪了,而且傍晚的时候徐大头给她捎信的时候也提了院子的位置。走到镇上的时候已经不早了,当初静悄悄的,几乎看不到亮灯的屋。

    徐明海被关的院子十分好认,因为只有这一家还亮着灯,凑近了听还能听到里边人赌牌的吆喝声。

    幸亏韩秀英一直坚持锻炼,她现在的身手还算不错,进去院子之后,看到光亮是从正屋传出来的,她从窗户根上往里看,有七八个人在玩纸牌,认真的一一看过记住模样。

    在这屋她没找到徐明海,回身看见院子西边紧闭的厢房,估摸着徐明海应该被关在那里,走过去悄悄看一眼,接着堂屋传出来的光亮,看见里边确实有个人被捆着,是徐明海。

    韩秀英没有直接进去,而是又悄悄的在院子里转了一圈,认清了地形,找到厨房在哪,小心翼翼的推开没锁着的门进去,适应了一分钟,找到屋里的水缸,看着满满一大缸水,笑了。然后从兜里掏出一小包牛皮包着的□□直接在水缸口拆开,全放进去了。

    看着□□倒尽,韩秀英收起纸包装好,临走前还好心的帮他们用水缸里的水瓢搅拌搅拌,她相信那些东西一定会融化彻底,很好的发挥作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