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穿越七十年代小日子 第36章 被扣



    徐明海并不是没有脑子的人,来到镇上他先去了昨天的那个胡同口。在附近转悠了一圈,大致心里明白周围情形了,才找了个坐在大门口晒太阳的老大爷问情况。

    “大爷,没事晒暖儿呢,跟您问个事呗。”徐明海蹲在老大爷旁边笑着和他说。

    老大爷睁开眯的快睡着的眼,动了动身子,看着他问:“啥?你想问听啥事?”

    “我爸让我来看我表姑,可是我发现刚才走到那家看着人不像呀?想问问那里边住的人的谁,看看自己是不是记错门了。”徐明海指着昨天徐大头带他玩牌的那个院子说。

    老大爷看他指的院子,又扭头打量了他一遍,“你表姑姓啥,叫啥。”

    徐明海心想我哪真有表姑呀,“姓徐,听我爸说好像叫徐翠华。”说谎不打草稿,徐明海接着往下编。

    “那肯定是你记错门了,那家人姓王,而且早就没有老婆子了。”老头听完徐明海的话给他说。

    “那现在那家住的是谁呀,我记得是这没错呀。”终于绕道正题了。

    “那家人呀,”老大爷说起来明显来劲了,“那家就住了一个娃子,你不知道他在咱这个镇上……”老大爷还没说完呢,徐明海豁的一下就站起来了,还吓了老大爷一跳,“你干啥呢?吓着人啦”。

    “谢谢您呀大爷,我有急事先走了。”一边说着徐明海就往快步往外赶,他刚才看见昨天那个胖子了。

    徐明海出了胡同躲在一个墙角拐弯的地方,没一会儿看着那个昨天那个梳着中分头的胖子出来。他本来想跟着看看他去干啥,然后回来再继续打听呢,但是才走没几步他就看见那个胖子进了一间街边的屋。

    原来是间理发的店,是要理头发呢,徐明海走进撇了里边一眼,觉得在这看不出什么,正要打算走呢,没想到里边传出的话音让他阴了脸。

    “我这么高兴还不是昨天遇见一个二楞傻子呀。”胖子显然很自得想起昨天的事。”

    “可不是吗,前短时间不是听徐大头说他们村叫什么斌的发财了吗,本来想找着人玩一次呢,但是叫兄弟跟了几天,但那人最近老是在家呆着,根本就没出过他们村。老子还以为这次白做工了,谁知道他们村这几天又出现个,卖野猪的。”

    胖子彪哥说的唾沫横飞,驼子理发师手里剪刀咔嚓咔嚓剪个不停。

    “呵,野猪呀,那岂不是赚大钱了。”理发的说着不无羡慕。

    “可不是,我们让徐大头回村里打听打听,知道这卖猪有钱的二楞子也喜欢玩牌,所以呀昨天我们趁着他从县城回来从镇子上过把他拦下了,嘿嘿,你懂得,一下午那小子就输了三十块钱呢。”

    “啊,三十块钱!这不是比那纺纱厂吃铁饭碗的一个月的工钱还多呀。”理发的驼子一激动手抖了一下,多剪去一撮毛。

    毫不知情的胖子继续说着“切,三十算啥,我告诉你,昨天那个二愣傻子可是骑着一个崭新的飞鸽自行车,据说还是昨天上午才买的呢。”

    “彪哥今天这么高兴难道是那自行车也留下了?他就没闹?”驼子听得津津有问,连手里的剪子都不动了。

    “咳咳,”胖子清清嗓子,脸上有些不再在,“没呢,车要是留下来今天老子还能来你这。老子早就找地儿逍遥快活了。”

    “那岂不是可惜了。”驼子理发师看来也不是啥好鸟。

    “可惜啥,不可惜,等着瞧吧,早晚那车还是老子的,我跟你说驼子,你是没见着昨天那二愣子,看着就是个雏,根本没出来混过,多做几次局想骗他容易得很。”满是横肉的胖子根本就没想到他说的那个二愣子就在外边站着听他的“豪言壮语呢”。

    徐明海气的脖子青筋暴起,死命的攥着拳头,压着怒气。英子说过不能冲动,千万不能冲动,一定要回去先和她商量,这是在镇上,不是在徐家村。徐明海强忍着想暴打那人一顿的怒气,想听听看他们还能说啥。

    “那是,也不想想彪哥是谁。”换换手驼子嘴里奉承他。

    “也不知道那二楞傻子走啥狗屎运了,不仅捉着头野猪卖了买上自行车骑,我听徐大头说这人家里还有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呢,他娘的,就这样的,我不坑他坑谁!”

    “嘿嘿,彪哥你不一次弄了他是不是想,嘿嘿……”驼子理发师说的隐晦,笑的猥琐。

    “啪”胖子抬手就拍了自己大腿一下,“嘿嘿,还是驼子你最懂哥,昨天晚上李二狗和章子还唧唧歪歪说后悔没能让他把车留下呢,切,他俩懂啥,老子要的是细水长流,是要把那个二愣傻子的家底一锅端了,说不定最后老子也能享受享受他那小媳妇儿呢,听徐大头说那女人美着呢,皮肤那是一个……”

    说他啥他都能忍,但是一听里边说韩秀英,而且还都不是啥好话,徐明海怒火三丈,“你他娘的说啥呢!”冲进去照着胖子就是揍,“妈的,我媳妇儿也是你能想的!谁他妈的是二愣啥子,啊!”

    徐明海彻底是暴了,出门前韩秀英交代的啥话都忘了,就剩一腔怒火了,逮着胖子一顿的揍。

    猛开始胖子是脑袋上挨了一下发懵,等反应过来就开始还手了,俩人扭打到一起。驼子理发师嘴里嚷嚷着:“别打了,别打了。”看上去是伸手拉架,其实专门逮着徐明海的腰黑。

    徐明海力气大,这两个人根本就不是够他揍,没一会呢,胖子的脸就花了,眼看着快打完人收场了,理发店又涌进来四五个人,里边竟然有昨天牌桌上和胖子一起的两个。

    双拳难敌四掌,再加上揍人也是个力气活,刚才打胖子徐明海可是一点都没惜力,拳拳都是狠手。现在几个人围攻,一会儿徐明海就被制住了。

    “彪哥,怎么处置?”昨天牌桌上的那个瘦高个问还趴在地上没站起来的胖子。胖子摇晃着从地上爬起来,走到被押着的徐明海跟前冲着肚子上去就是两拳。“小子,敢打我,老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去,章子,把徐大头给我找过来。”胖子支使一个人去叫徐大头,又招呼其他人把徐明海押到昨天的那个院子里。

    徐大头被叫过来一看胖子青一块紫一块的脸心里就骂娘,准没好事。还有徐明海也真他妈的小气,输都输了,不就是损失几个钱吗,用得着再找过来?净惹事。

    “嘿嘿,彪哥,您叫我有事?”徐大头笑的满脸讨好。

    胖子彪哥看着跟前徐大头的笑脸怎么看怎么不舒服,直接上去先踹了一脚,“都是你他娘的找的人,看看还敢对我下手呢?他也不出去打听打听我王彪是谁!不是说他有钱吗,去,你去他家告诉他家里的人,就说他把人打了,拿两百块钱的医药费过来,不拿钱就等着他挨收拾吧。”

    徐大头听了王彪的话心里发苦,他虽然不是啥好人,但是在徐家村他还是要点脸的,这一弄,事情传出去,以后他咋在徐家村混,徐明海可是兄弟四个呢。

    不愿意做也要做,如果他敢不听王彪的话,别说徐家寨了,就是整个镇他都别想呆。当初之所以跟彪哥说打徐明海的主意,还不是因为徐明海卖个野猪就在村里瞎嘚瑟,还真以为徐家寨就他一个能人了,都他娘的一块长大的,谁比谁差,看不惯他才在彪哥跟前说他几句,不就是昨天输了几个钱嘛,谁成想他竟然这么能惹祸。

    不管徐大头怎么想,这事他终是要传回徐家村的。徐家老宅他不敢去,怕挨打,而是去了徐明海的新家,找着韩秀英说了这事。

    韩秀英站在大门口阴着个脸,等徐大头说完,也没啥情绪起伏,只是问徐大头这么晚了,他一会还去镇上吗?这天都快黑了,路恐怕不好吧。

    徐大头看着徐明海这媳妇心里毛毛的,怎么着也不该是这反应呀,按着平时见到的通常遇见这种情况要么是一边哭一遍骂自家男人瞎混惹事的泼妇状;要么是听完哇的一声只会哭,不知道怎么办小媳妇样;遇见能支事的也会问问自己男人是什么情况,去哪送钱能把人领会来。

    但是这韩秀英竟然跟他说什么天黑不黑,夜路不好走这些个不沾边的,徐大头心口扑通扑通的跳着,明明这韩秀英就是一个女人,还啥都没做,但他就是感到有些怕。

    “是呀,天快黑了,我,我今天不去镇上了,住家里,晚上住家里。”说完还感觉浑身凉凉的,他娘的真的是要入夜变凉了?可这太阳才刚落下去呀。

    “那个啥,你放心,徐明海现在没事,只要你们把人家的医药费送过去,人家就能把人放回啦。”徐大头临走的时候还小心翼翼的告诉韩秀英徐明海的情况。

    “嗯,知道了。”韩秀英没在搭理他,转身进了家门,随手把院门关上了。

    徐明海看着闭上的院门,怎么看怎么想都觉得这事怪异,这女人不正常吧,也没听谁说徐明海娶了个傻媳妇呀,这样想着忽然就打了个冷颤,徐大头缩了缩肩膀,晃了晃脑袋,架着脖子往自己家的方向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