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穿越七十年代小日子 第21章 后续



    徐明海不知道他小媳妇儿现在心里的疑问,当然他现在也不关心李丽是怎么得来的消息。除了感叹一下真给她说中了,最多的还是后怕。

    这天晚上徐明海睡的极不安稳,惊醒了两三次,韩秀英搂着他好一顿的哄着安抚,终于后半夜徐明海睡熟了,但是韩秀英却睁着眼想了很久。

    这个时代的特殊的环境比自己想的还要严峻很多,他们以后的路还要很长要走呢。

    第二天徐明海醒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韩秀英在院子里晾洗衣服,看见徐明海睡醒出来,就招呼他洗脸收拾一下去吃饭,“早饭都在伙房给你温着呢,赶紧去吃吧。今天什么都不干,咱们好好歇歇。”

    “嗯,好。”晴朗的日子,阳光打在身上,徐明海觉得暖洋洋的。

    吃饭的时候徐明海看着妻子在院子里忙碌的身影,受惊的心安定多了。才想起昨天在医院何主任和自己说的草药的事。匆匆扒完饭,就拿凳子坐在伙房口给英子说这事。

    “英子,何主任说了医院收其他药材,他让我找个草药图书去看看,看看在咱们附近的山上能找哪些?然后拿给他,他瞧瞧哪些是他们医院收的。”徐明海晒着太阳,眯着眼和韩秀英说着。

    如果是之前遇到这么好的事,徐明海一定高兴的跳起来,兴奋的讲,但是刚经过昨天的事,他现在是在是高兴不起来。

    “这是好事呀,等过几天,咱们看看哪能找到草药书。明海,昨天的事过去就过去了,别再想了,咱们以后大不了不去换粮了,快夏收了,到时候就能分新粮了,咱们杂粮配着白面也能吃的好好的。以后咱们好好找草药,送去医院采购部这是正当的途径,咱们以后光明正大的挣钱。”韩秀英斟酌着和徐明海说。

    徐明海才19岁,一直都是在父母的羽翼下长大的,根本就没经历过太大的风浪,昨天应该是他第一次近距离感受生死,简直就是和死亡擦肩而过,韩秀英怕他被吓的左了性子,只能先安慰他,让他先从昨天的事中缓过来,至于其他的,以后看情况再说吧。韩秀英叹口气在心里想。

    “嗯。”徐明海精神还是有些蔫蔫的。

    这一天韩秀英顾忌着徐明海的精神头,让他好好休息,有些事情只能自己想开,她尽量不去打扰他,甚至连水缸里没水了,也没叫他。

    徐明海看着妻子为这个家忙个不停,还顾忌着自己的心情,做事都有些小心翼翼的,他觉得自己作为一个大男人,一个老爷们还这样蔫不拉搭的,实在是不应该。

    爷们就该有个爷们样,自己将来是要撑起一个家的人,是要能为英子遮风挡雨的,怎么能因为一件发生过的事就一直担心害怕,还让媳妇儿让着哄着呢。

    徐明海坐在院子里想了一中午,昨天的事不能说完全不在意了,只能以后更加小心避开就是了,大不了像英子说的以后只是老老实实的去找草药卖,自己安分守己就不会有那些个危险。

    想通了的徐明海觉得堵在胸口的大石好似一下子就移开了。连这日光照在院子里看着都比刚才敞亮了几分。

    站起来,接过韩秀英拿着的扁担“你歇着吧,都忙了一上午了,我去挑水去。”徐明海冲韩秀英笑着说。

    俊朗的眉眼,逆着光泛着笑意,晃花了韩秀英的眼。这是想开了?

    韩秀英以为要等徐明海想开至少要个两三天或是三五天才行呢,没想到一个上午就想开了,看来自己这个丈夫要比想象中还有可塑性。

    这样的徐明海还真是令人满意,韩秀英更喜欢笑着的、生机勃勃的徐明海。

    她不知道的是,如果是之前的徐明海遇见这样的事或许真的会吓破胆,但是结过婚这些天韩秀英给他灌输的男子汉大丈夫的思想,韩秀英对他的信任和鼓励,还有韩秀英对他的依赖,让他在不知不觉中成长了很多,认识到了责任,学会了担当,这才促使他快速的挣脱心中的郁气,满怀希望继续为未来奋斗。

    徐明海挑完水回来,韩秀英收拾一下院子里东西,开始准备午饭,徐明海很自觉地帮着烧火,夫妻相互的配合着。

    “英子,草药书不好找,我下午去徐二爷爷家看看吧。他是村里的大夫说不定能有那书呢。”徐明海往火灶里添把柴看着炒菜的韩秀英寻思着怎么找书。

    韩秀英听了,手里的动作停了一下想想说:“要不明天咱们去大梨树村一趟吧,你忘了我爸也是村里的赤脚大夫的,说不定我爸能帮咱们。”

    徐明海一想,是呀,怎么能把老丈人给忘了呢。如果老丈人能帮他们那就不用去麻烦别人了,“好呀,那咱们明天就去爸妈家走一趟吧,还能看看小溪,上一次她回来我也没见着她。”

    其实韩秀英上辈子学医认识不少草药但是又不好表现的太多。让韩父帮忙最好能找到医书,这样将来自己认识一些大家不知道的草药也有借口。韩父作为村里的赤脚大夫,知道的都是一些偏方,用到的多是平时的油盐酱醋,杂粮树根,地里的有些野草等,真正的草药其实没多少,能找到正式的医书自己翻过学了,才更不容易被人怀疑。

    韩秀英回想上一次自己在镇上的废品收购站翻菜谱的时候好像没有见到医药方面的书籍,现在先去韩家看看吧。

    俩人中午吃完饭,下午徐明海打算去河里打鱼,想着明天媳妇儿回娘家,怎么着也不能空手吧。韩秀英则是把前几天从山里找的蘑菇从新拿出来晒晒,这样拿回去也是一个菜。

    经历过县城这件事韩秀英多少感觉到徐明海有些变了,但她相信他们未来的生活会越过越好,因为徐明海是朝着好的方向在走。

    第二天一早他们夫妻俩吃过早饭锁着门就朝着大梨树村出发了,他们是走着去的。自从经历过去镇上徒步一个多时辰之后,韩秀英十分适应。这个贫困的小村子里只有队上有一匹公用驴和牛,根本没有马车一说,而比较高级的自行车只有大队长家才有一辆,一般人是借不到的。

    徐徐的微风吹在人脸上,八,九点的太阳一点都不晒人,走在乡间的小路上,路两旁都是成片的快要熟的麦子,再看着身边主动拿着所有东西的徐明海,韩秀英心情十分舒畅:其实这样的日子也是不错的。

    徐明海不知道这麦田有啥可看的,但是看着媳妇儿明显高兴愉悦的神态,也觉着这春天的事物还挺有生气的。

    俩人走的不快到十点多才走到大梨树村。

    “来看你妈呀,英子。”

    “回来了呀。”

    “英子姐回来串亲戚呀。”······

    一路上村里坐在路边、墙角唠嗑晒太阳的大婶子和小媳妇,见着韩秀英和徐明海主动的和他们搭话。

    “嗯,回来了,大家没事歇呢呀?”韩秀英上次来过一次,有些人和事也能搭上号,一句婶子或是大娘的叫着和大家回应,直到进了老韩家的门才挡住了大家的“热情”。

    因为徐明海之前的名声还有上次徐明海给村里贡献山药的事,没少被村里的人议论老韩家的女婿怎么怎么样。

    “呀,四哥,英子你们来啦!”在院子里晒毛毛根的徐小溪一抬头正好看见走进来的俩人。

    两家是换亲,怎么称呼确实是个问题,后来大家就商量了相互称呼名字好了,不过因为徐明海没有韩岭年纪大,再加上徐明海有些憷韩岭看着自己的那张冷脸,不自觉的和英子一样开始喊哥了。

    “小溪,你在干嘛,其他人呢?徐明海看见自己妹妹十分高兴的。

    “是英子和明海回来啦?”还没等徐小溪回答呢,屋里的韩母听着动静就出来了。

    “妈,我们来了。”韩秀英迎上韩母进到堂屋。徐明海则是喊过妈,打过招呼,把拿来的东西送上去。

    “来就来了还拿那么多东西干啥,你们俩也不容易。”虽然这样说着,但是韩母看着袋子里的东西还是满脸止不住的笑。东西多少不重要,关键是孩子的心意,徐明海能给拿东西来,该着是对英子不错的。

    徐小溪十分有眼色的接过东西去往厨房放,徐明海赶紧接过来帮着拿出去,屋里就剩英子娘俩了。

    “妈,我爸和我哥呢,去哪了?”进家门这么久都没见俩人,肯定是没在家。

    韩母让英子坐那给倒上热水她和说:“你爸趁着天好出去找能用得着的草药了,你哥在队上忙呢,不是再过几天就该夏收了吗,队里现在都开始准备了。”

    ······

    韩秀英照寻常的问了两句,还是韩母问的比较多,都是些例如徐明海对你怎么样呀?有孩子了吗?你们村什么时候准备夏收呀?等等。

    韩秀英捡着自己知道的能说的一一回答了韩母,虽然上一次回来过一次,但是她还是不太适应这样和韩母聊家常。如果不是韩母一直给讲村里最近谁家娶媳妇谁家嫁女儿了,谁家的和谁家因为什么吵架不和了,估计早就冷场了。

    徐明海倒是还好和自己妹妹聊得比较开心,就是没有感受到媳妇儿内心的煎熬,他还为自己聪明的和小溪出来,给他们母女留单独空间谈心而觉得自己有眼色呢。

    终于韩父回来了,把韩秀英从韩母的家常碎碎念之中解救了出来。

    韩母和徐小溪去做饭,韩秀英要帮忙,被韩母赶出来。正好从伙房出来看见韩父和徐明海在说草药的事。

    “我去附近找的草药基本都是甘草,艾草,牛舌草,红果,白毛根,五星草,婆婆丁,喜鹊窝等这些常见的,平时你们在家吃的那些野菜也都有些功效,还有一些在地里都被当做野草,估计医院都不会收的。这些英子基本都知道,小时候她没少跟着我去倒腾这些呢。”

    韩父说着想起女儿小时候跟在自己屁股后面背个小背篓和自己一起去找婆婆丁的事,心里不由感叹,一转眼英子就长大嫁人了,过得还真快呀。

    “先找几样拿去试试吧,实在不行再去想办法找找书。”听完老丈人的话徐明海的心落了几分,但是也没泄气。

    “爸,你知道哪有医书吗?”韩秀英不记得韩家是否有医书。

    “咱家没有,至于其他的地儿,我也不知道,估计城里的书店会有?”韩父也不确定。“我当初学的这些都是早些年跟着别的村的老大夫做学徒口耳相传学来的。”医书这东西韩家还真没有,韩父连字都没认识几个,哪会去看什么医书。

    从韩家找书的希望被断了。韩秀英想如果镇上废品站再没有,那就要到县城去看看了。

    韩父看着两个小辈不吭声了,还以为俩人被打击到了,赶紧说:“别泄气呀,咱家没有不代表其他人那也没有,我记得徐家寨也是有大夫的吧,你们可以去你们村再问问,实在不行,要不让你哥找人给你找找?”

    女婿好不容易找到个营生,韩父可不想还没开始就胎死腹中完蛋了。

    “不用了爸,我们回去村里问问,如果没有在说其他的。”徐明海觉得还是先自己试试吧,刚才听小溪说他们村再过几天就夏收呢,最近韩岭每天都去队里,特别忙。

    中午做好饭韩岭回来,一家人围在一起吃饭,爷三个喝着小酒,大家聊着家常,韩岭听说了徐明海想卖药材的事说,菊花应该可以,不过要到九月才有,而且外边山上量也不是很多。

    韩父听到儿子说菊花,想到了刚才被自己忘了的金银花“对了,除了菊花,金银花应该也能可以,而且金银花开花时间比较长,从五月到十月基本上都会有,你可以拿金银花去试试。”

    徐明海一听金银花的情况也来劲了,如果医院真能要,这么长的花期,自己可以在山上找好久,应该能赚不少呢。

    吃完饭没聊多长时间俩人就回来了,韩秀英是怕待时间长了,让人觉得不对劲,徐明海是感觉在老丈人家没自己家呆着舒服。

    俩人回家才半下午,徐明海怕韩秀英走多了路累着,让她躺床上歇会儿,自己则没闲着,关好院门晃晃悠悠的往徐二爷家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