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穿越七十年代小日子 第8章 新奇的认知



    第二天两人早上起床胡乱对付了早饭,徐明海就去斌子斌子家了。媳妇儿手艺太不敢让人恭维了,还是早点让她去学学好。

    徐明海出门后,韩秀英整理完厨房就开始给家里大扫除。把所有能能洗能换的床单被罩还有衣物全都倒腾出来了。光看那一大堆要洗的东西,都感觉累。就这还是因为刚结婚好多东西都是新的还没沾过身,要不然韩秀英真该受不了了。

    看着这堆东西,不洗吧,用着膈应。洗吧,看着就心累,扔了吧,家里暂时还没钱没票没法买新的。

    韩秀英坐在院子里的跟搓衣板吭哧吭哧战斗半天,等徐明海从外边回来就看到自己家晾衣绳上慢慢的都是床单被罩和衣物。

    “你咋洗这么多东西,咱才结婚都还没用今天呢。”媳妇儿好勤快呀,洗了这么多。

    “额······,想着天好就把家里的东西换洗了一遍,这样咱俩用着更干净是吧。”涮着手里刚用完的洗衣盆,韩秀英有些心虚的说。

    徐明海早就知道自己媳妇爱干净,也没想那么多。“哦,对了,我刚才去看了,斌子家没人,跑他老宅问问说是斌子和李丽今天去镇上了,估计下午才回呢,我后晌再去他家看看,还有刚才看见隔壁的有财哥了,说有财嫂在家呢,不行就先去隔壁和有财嫂子学学。”

    “嗯,也只能那样了。明海,刚才洗衣服把你早上担的水快用光了,你看是不是再去挑点。”家里没井,吃水只能去村里挑,韩秀英觉得十分不方便,稍微不留意家里就没水了。

    徐明海往翁里勾头一瞅,嗬,媳妇儿真能霍霍,早上才弄满的大缸,现在就剩个水底儿了。

    “行吧,那我再去挑点。”徐明海龇牙咧嘴的去伙房拿扁担和水桶。水井在村前边,自家离的有些远,要想把大水缸装满,至少要来回四次,揉揉早上担完水还有些酸的肩膀,再看看媳妇冲着自己傻笑的小~脸,徐明海摇摇头,认命的去打水。

    整理完一遍,看着整个屋子都亮堂不少,虽然累点,但值了!韩秀英自我安慰的想。

    挑完水都有十点多了,韩秀英提议再去山上看看,她想去找些野菜顺带看看山上有哪些能有的草药,还有就是让徐明海去山上捡柴火。

    徐明海这样的人就不能闲,一闲下来不是犯懒,就是惹事,给他找点事做正好,捡柴不太累,又能锻炼人,两人一起还能培养感情韩秀英对自己这样安排很满意。

    陷阱是昨天挖好的说不定就有啥野物了,徐明海也觉得去山里看看很好。就这样两人和和乐乐背着竹篓一起上山了。

    徐明海他们挖的陷阱在后山坡上,韩秀英跟着徐明海往山上走了没多久就受不了了,不停地喘气,“明海,不行,我上不去了,你自己去看看吧,记得注意四周环境,小心安全。”韩秀英喘着粗气对走在前边开路的徐明海白手。

    徐明海看着媳妇儿确实小~脸通红满头大汗,都有点站不稳了,赶紧过去扶着。

    “媳妇儿,怎么样,要不要紧,除了累还有其他不舒服的吗?我现在送你下去吧?”看着媳妇儿累成这样徐明海有些自责,自己刚才怎么就只顾往前走呢,媳妇儿一个女人还是第一次上山,肯定不能和自己比呀。徐明海心里懊悔着,赶紧查看媳妇儿情况。

    “没事儿,就是走的多了,有点累,不用送我下去,我歇歇就好。”看着扶着自己的徐明海满脸担忧,神情紧张,韩秀英心里暖暖的,进宫那么多年,有多久没有享受过这种纯粹的关心了,她自己都不记得了。

    “这儿不是离你说的地方不远了吗,我看这周围野菜也多,我就在这歇歇,顺道摘点野菜,捡些柴,你不用管我,上去吧。”这的东西比山下多很多,一会儿弄些柴火让徐明海背下去,比在山脚找快多了。

    徐明海看着媳妇儿确实比刚才好多了,除了累点也不见啥毛病,再看看四周知道这附近没啥大野物最多也是遇见野鸡和野兔,危险不大,而且确实离挖陷阱没多远了“那好,你在这歇歇不要乱走动,拿个棍子打草防蛇,野菜和柴等我回来弄,我去看一眼马上就回来。”

    “嗯,放心吧,我不乱走动。”韩秀英很老实的保证自己不乱跑。

    叮嘱好小媳妇徐明海快速往山上走去,想着看一眼就就赶紧回来,毕竟这是山里,让媳妇儿一个人待着还是不放心的。

    这具身体比自己上辈子弱太多,看来要抓紧时间练功了。等歇过气,韩秀英发现周围的都是常见的基本被当做野菜的草药,挑着嫩的摘了些有促进消化功能的荠菜,可以清热解毒的婆婆丁,以及能清肠通便的灰灰菜,还有就是婆婆家最多的马齿菜,看着够吃两顿了才开始捡柴。

    韩秀英也是运气好,竟然在一个小土坡上发现了野山药的藤枝。等徐明海拿着只野兔回来,老远就看到媳妇儿蹲在拿着棍子刨土。“媳妇儿,你在干啥呢?”

    “嗬,吓我一跳。”韩秀英挖的太专注根本就没注意徐明海回来了,就想着有软糯的山药可以吃了。

    “哈哈,媳妇儿你都成小花猫了,这是在做啥,怎么脸上都是泥?”徐明海看着媳妇的花猫脸笑的浑身打颤。

    “你快过来帮忙,呀,你还抓到只兔子,把它放竹篓里,赶紧过来,这有好东西。”竟然有只兔子,山药炖野兔也是美味!韩秀英想着。

    “好好好,你别动了,我来弄。”把兔子放好,徐明海跑到韩秀英旁边先拿自己的衣袖给小媳妇擦擦脸,才接手媳妇手里的活。

    “顺着这藤挖,下边是山药,加糖煮熟了软糯香甜,而且还能做山药糕呢。”韩秀英一时想起了上辈子吃过的山药糕。

    听媳妇这样说徐明海觉得口水都流出来了,想赶紧看看这是什么好东西。挖出来徐明海就傻眼了,这想树根一样的东西能吃呀?

    韩秀英帮着把最后的挖出来“能吃,还很好吃呢。”原来徐明海把心里想的顺嘴给说出来。

    “另一个山头的南面这种东西有好多呢,吃它没啥不良后果吧。”徐明海还是有些怀疑。

    “这是一种中药,能舒筋活血,止咳化痰,也能当粮食吃,只是一次别吃太多就好。”韩秀英想着上辈子学到的有关山药的知识给徐明海解释。

    徐明海知道自己老丈人是村里的大夫还以为是在家学的呢,“那就好,那咱们挖根回去试试。”

    两人背着一竹篓野菜兔子和一竹篓回到家,在院子里发愁:怎么做饭?

    “我给你烤兔子吧,这个我之前学过。”韩秀英想着自己以前和外公他们在山里采药,大家烤野兔吃,她因为好玩还学过呢。她相信自己来烤兔子绝对比去煮兔子做出来的好吃。

    徐明海不想打击小媳妇学厨艺的自信心,就同意了。而且他想着自己以前也在山里烤过,要是看着媳妇儿不行了,自己在接手也没问题。

    趁着徐明海不剥皮处理的兔子的时候,韩秀英把刚才俩人挖的山药洗净剁段放锅里开煮。只是单纯的煮东西,把水添多点,等会煮的时间长些应该没问题吧。韩秀英烧着火默默的想。

    事实证明学过的确实不一样,韩秀英烤的兔子还没熟呢,已经香味四溢了,在伙房看着火的徐明海都被勾出来了。

    看着滋滋冒油的兔子,再看看被火熏得小~脸通红的媳妇儿,徐明海心里也是美滋滋的冒泡。

    皱皱鼻子闻着这诱人的香味,赶紧跑到门口把大门关上,不然一会儿门口就该围着一圈人了。

    “等会就能吃了,你把这些调料先收回伙房吧,再看看山药,熟了就捞出来凉凉。”看着油亮泛黄的烤肉,韩秀英估摸着快差不多了,让徐明海开始收拾准备开饭。

    徐明海早就等不及了,快速的把媳妇儿交代的办完,就搁旁边呆着。光闻着味儿,就知道媳妇烤的不错,或许媳妇烧菜的手艺学学也能这么好,徐明海十分乐观的想。

    但是他咋就没想想为啥她媳妇儿作为个女孩为啥没学过烧菜,却学过烤兔子这事呢。

    看着最后的一点火熄了,“终于弄好了”,这不仅是徐明海的心声,还是英子的心声。作为一个从小就锦衣玉食的人,没有谁清楚韩秀英来到这么世界吃野菜粗粮稀饭的心情。

    看着自己手里香喷喷的烤肉,韩秀英比徐明海更着急学厨艺,虽然这的材料不见多丰富,但是至少自己要把它往好吃里做吧。嗯,一定要学好厨艺,韩秀英闻着香味暗暗发誓。

    把肉放到盆子里,徐明海跃跃欲试,他盯着那条后退已经半天了。但还没等沾着呢,手就被拦下了。

    “咋啦?媳妇儿,不是好了吗?可以吃了吧?”刚才媳妇不是说熟了吗,怎么还不让吃。

    “给爸妈送去一些吧。”虽然韩秀英也想马上开动,但是她知道这个年代吃点肉有多不容易,有些人家只有过年才吃那么一两顿。所以手里有了这么珍贵的肉,传统的孝道让她想到了老人。

    给多给少是一回事,给不给又是一回事,当着徐明海的面,韩秀英十分乐意做个孝顺的儿媳妇。

    “给爸妈呀,好吧,反正估计咱俩也吃不完。”听听,这就是作为儿子徐明海的想法,韩秀英都不到该说啥了,估计徐明海从父母那一直都是得,他还从没想过给这个问题。

    看着这么大个的兔子,徐明海果断的撕纸了两条前腿放另一个小盆里,“那我把这两条腿送老宅去,你先吃吧,不用等我。”说着徐明海就窜出去。

    该是急着回来呢,韩秀英看着徐明海急速跑出去有些踉跄的身影,好笑又无奈。不过和这样没有那么多复杂想法的一起生活应该更顺心舒服吧,韩秀英对未来的日子隐隐有些期待。

    中午两人吃着香喷的烤肉配着山药蘸白糖,解腻还荤素搭配得当,徐明海吃的十分满意,不过就是徐母给的半斤白糖被霍霍了不少。韩秀英想着是该抽空让徐明海带自己去这里卖东西的供销社看看了,家里该添的东西还不少呢。

    “明海,咱啥时候去供销社看看吧,我想买个洗澡桶还有看看有没有摸脸和擦手的东西。”吃完饭,俩人在院子里散步聊天。

    没办法,谁让俩人都没出息的吃多了呢。

    “洗澡桶不用买,一会我去三哥家一趟,让他给做个就行。摸脸的雪花膏咱结婚的时候不是托人给买了一盒吗,你还不舍得用藏起来了。”媳妇儿该不是忘记藏哪了吧。

    “哦,我一时没想起来这事。”根本就是给忘了好不好,韩秀英摸了摸鼻尖有些心虚。

    “可能还在储物架上,回头你找找。”看来媳妇儿的记性不太好呀。

    “嗯,回头我翻翻,对了,三哥还会木工啊?”想想不记得有这事呀。

    “当然啦,他木工是和三嫂娘家的爸学的,学了两年多,大件物品打不了,小件还是完全可以的。平时三哥会给人做个桌椅板凳什么的,能赚不少呢。”三哥有手艺能赚钱,大哥二哥干活好,每年也能拿不少钱粮,那自己呢?什么都不会,干活又不好,自己靠什么养媳妇儿呢?长到这么大的徐明海第一次这么深入的思考生活却感到有些迷茫。

    说着说着突然没音儿了,韩秀英回头一看,徐明海不知道在发什么愣呢,“怎么了,是不是吃的太撑不好受了,要不要我去给你煮点促消化的灰灰菜。”中午徐明海一个人吃了大半只兔子,韩秀英怕他消化不良难受。

    徐明海回过神儿,看着关心自己的媳妇儿。瞎想什么,只要媳妇儿不嫌弃自己,以后自己好好干,总能养活好媳妇儿。“不用,我没事,就是想着啥时候去和三哥说。”

    “哦,那越快愈好,只有盆洗澡是真不方便,还有······”听徐明海说没事儿,英子就又说起其他了。

    看着满面柔和的小媳妇儿絮絮叨叨的和自己说着家常,徐明海觉得心里又充满了希望。生活,有生的希望就有活的出路,这条路不行就换另一条路,自己和媳妇儿总能把这个家过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