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穿越七十年代小日子 第5章 适应新的生活



    现在这个家还真是穷的很呢,没有洗澡桶洗澡只能用盆,而且这个盆还是要用来洗脸的,忍着心中的恶寒。韩秀英快速的给自己擦洗了身子,照着原主的记忆快换洗小衣服,然后去院子里洗漱。

    洗漱完韩秀英把东西归置好,在家里转了一圈熟悉环境,发现真是一个新建不就的农家小院呀,泥砖砌的院墙,院子里东侧是伙房,西侧挨着院墙有

    两棵不大的果树,看树叶该是李子树和桃树,旁边有个瓮盛着水,用来洗衣服。除此之外竟然院子里什么都没有。

    虽然有些简单但是对于新的生活,能有这样的居住环境韩秀英还是比较满足的。

    站在院子里看着随处贴的都是的大红喜字,韩秀英想起来原身和徐明海俩人才结婚没多久呢。不过这样对于自己正好,新来的小媳妇大家了解少,还都不熟悉,自己和以前有些不同别人也发现不了。

    至于娘家人,嫁过人的媳妇和在家里的闺女总要有些不一样的,而且自己以后大都待在徐家应该不会被发现,想到此韩秀英安心了不少。

    正屋的中间堂屋也只有一张桌子四个小凳子,靠北墙上放着个案桌,东间就是他们的卧室,西间放着杂物。

    一圈下来,韩秀英竟然没在家里发现粮食,想想才记起刚结婚没几天,所以徐明海他们俩还是在老宅吃饭,新家也就是平时烧个水什么的,虽然厨房碗筷都齐全,但真的没粮食。

    对了,还该有钱呢,韩秀英记起结婚他们收的礼金徐母是让她自己放好的,原身怕给徐明海拿去乱花,还把它藏在了衣柜的角落里。

    韩秀英拿着翻出来的几张纸币和一堆零散的票据,根据记忆知道现在买东西都是要拿票的,要不然有钱也没用。钱一共有四十七块五毛八,有整有零,这是自己这个小家的全部的钱财了。根据这个时候的物价,韩秀英换算了一下,发现自己有点穷,不过还好是在老宅吃饭,能省不少呢。

    了解完家里的大致状况,韩秀英开始考虑自身的处境。

    虽然现在还在老宅吃饭,但估计过几天应该就要在自己家开火了,以后洗衣服、做饭甚至下地,自己都要做,有人伺候的日子不复存在了。

    而且不仅是自己的衣物,男人的也要女人来洗,想想都心酸,不仅没人伺候还要伺候人。

    上辈子韩秀英虽然生活在边城,但真的没吃多少苦。父亲是边关最大的官,外祖父是边城西边落神谷有名的神医。据说自己父母能成亲,还是因为父亲有一年打仗受伤严重,最后被外祖父救了,养伤期间认识的母亲。

    父亲为人爽朗义气,做事不拘小节,母亲不仅温柔有才华还有一手的好医术,小时候韩秀英非常得宠,只要每天该学的学会了,父母从不拘着,有时候还能和哥哥们去军营玩耍。

    十岁以前自己没少从军营学东西,但是十岁之后,就不能乱跑了,在进宫以前呆的最多的地方就变成落神谷了。

    即使最苦的日子也只是和外祖父他们去山里采药罢了,但那时候身边也是有奴婢和药童跟着的,生活上真是没吃过苦,重活一世却要一一经历了。至于进宫后,更是锦衣华服,只是特别劳心而已。

    想起医术,韩秀英赶紧给自己摸了脉,发现这具身体就是营养不好有些弱,并没有其他大毛病。上一世韩秀英落神谷学医术和内家功夫,一手银针使得出神入化,不仅能救人,遇到危险更能要人命。

    祖父年轻的时候行走江湖吃了不少亏,为此专门找了内家功夫给家里儿女修习。在入宫前韩秀英上辈子已经完全可以靠着内劲五十步之内用银针放到一头奔跑中的狼。

    内力虽然没了,但是自己还能修习,医术自己可没忘。想着自己还有这两样,韩秀英觉得要适应新的生活也并不是没有可能。

    徐明海从外边得瑟回来,发现家里黑灯瞎火,媳妇坐在屋门口高兴的赶紧凑过。

    “你怎么还不睡,等我吗?媳妇”,徐明海以为媳妇不睡是在等着自己回家呢。

    韩秀英赶紧从自我纠结中回神“嗯,回来啦,和他们说好了吧。”

    “肯定的,这次斌子说要多弄些,他想换点钱,他媳妇病好了要买些细粮补补。对了,刚才在斌子家我又吃了点饭,他媳妇真他娘的做饭太好吃了,河里的小虾炸的特别想,炒的野菜也和别人不一样,上次去他家吃饭还真没发现他媳妇手艺这么好。”

    说完,徐明海才发现自己好像当着自己媳妇的面夸别人的媳妇了,赶紧看媳妇脸色,凑着些微亮堂的月光发现媳妇脸色没变,还很认真听自己说话,才大大松了一口气。

    自从自己醒过来以后,韩秀英听的最多的就是斌子。想了一下,才记起这个人是和徐明海一起长大的俩人关系很好,结婚那天见过,长得浓眉大眼四方脸,待人很有礼貌,看着比徐明海靠谱多了。

    听说是三月初结的婚,媳妇好像叫李丽。“咱们婚礼她去了吗,是哪个?”韩秀英从原主的记忆里搜不到这个人。

    “没有,之前她上山挖野菜,摔了磕着脑袋和腿了,在家养了快半个月了,我也是今天去他家才又见到,看着好的差不多了。”这次去斌子家徐明海发现斌子媳妇有些不一样,具体哪变了说不上来,总不能盯着兄弟的媳妇看吧。不过那女人做的菜是真香。

    不知道媳妇做菜怎么样,结婚之后还都是在老宅吃,都是妈做的,媳妇儿顶多打下手,自己还没有感受过自己媳妇的手艺呢,应该不会太差吧。

    韩秀英又问了其他一起去的,知道都是村里一起玩的,有五六个也没再说啥,督促徐明海去洗漱就回屋睡觉了。

    徐明海快速收拾了一下自己在院子里,根本没用到热水。年轻正是火气旺~盛的时候用凉水正好,只有女人才用热水呢。

    由于明天要上山,徐明海晚上兴奋的有点睡不着,看着媳妇闭着眼睛在睡,喊了两声英子媳妇都没应,怕是媳妇今天摔着还没好累着呢,也不敢乱闹,小心翼翼的钻进去没一会就睡着了。

    其实韩秀英并没有睡着,只是今天发生太多事,十分疲累。

    这个丈夫虽然有些陌生,但看着还是能接受的,自古成亲就没有几个姑娘会提前见人的,都是家里相看的,即使由齐妃变成韩秀英,上一世的某些认知还是有些影响的。

    上一世自己进宫只不过是皇上拉拢朝臣的一种手段,而且由于自己父亲手握重军,皇上对自己和齐家更多的是防备,因此即使自己进宫十几年也没有一儿半女。

    这一世从新开始,虽然日子看着有些清贫,但是能过上相夫教子的日子,对这一点韩秀英还是十分满意的。

    一夜好眠第二天天刚亮徐明海就醒了,韩秀英也跟着起床了。俩人一起去老宅吃早饭,昨天已经说过徐明海要和人一起上山,所以早饭会做的早点。

    老宅在村中间,还没到远远的就看到飘出的炊烟了。

    进门就看见一个穿着黑灰补丁衣裤的老人,背有些驼,是徐父在院子里收拾农具,韩秀英跟在徐明海后面和徐父打过招呼就进伙房了,徐母已经年过半百,头发白了一大半,额头布满皱纹,在对着门口洗菜。喊完人,韩秀英赶紧坐到火灶前的小凳子上烧火。

    根据原身的记忆韩秀英知道平时婆婆都是让自己烧火,她自己来主厨的。

    现在是春天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徐家每天主食放多少都是有一定量的,要不然吃不到夏收就该断粮了,小媳妇新来徐母不敢贸然让她做饭。

    “头还疼吗?要不去外边坐着再歇歇吧,这里闷热。”小儿媳妇才来没多久,看着脾气是个好的,除了长得有些瘦弱,干活力气不是特别大,没其他毛病。

    昨天的事自己也知道,原本还以为儿媳妇醒了会和儿子闹闹,没想到不仅没闹,还同意小海去山上,这倒是让人有些意外,不过俩夫妻能好好过,自己还是感到高兴的。为此徐母看着眼前的小儿媳妇比以前顺眼多了。

    “没事了妈,头上就是磕了个包,不怎么疼了。”韩秀英往灶里添着柴,这活简单,不仅有原身的记忆,上一世在边城她还烤野味,徐母看着她脸色没了昨天的苍白,迎着火还泛红,就没再多说。

    早饭做的白薯粥,里面放了些玉米糁,菜是山脚摘得野菜,徐母麻溜的处理了,在另一口锅里就给炒了。

    韩秀英一边烧火,一边留意徐母是如何炒菜的,感觉也不是多复杂,没多久饭就做好了。

    吃饭的时候,大家是坐一张桌子的人有些多,韩秀英有些别扭,不过想到现在毕竟不是大楚,也就接受了。这里也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习惯,大家在饭桌上随意的聊着,基本上是徐父叮嘱徐明海到山里注意安全,徐明海炫耀自己之前去山里打了什么野物。

    徐明海很快吃完饭就去和人约好的地方了,韩秀英帮着徐母收拾碗筷。

    “英子,你一会回去吗?”徐母问。

    思量婆婆的意思韩秀英回答:“不回去,妈我刚来,还想着在妈身边待着多学学呢。”

    “那一会儿咱娘俩去西山口摘野菜吧,趁着这几天队里不上工,现在多摘点,吃不完就晾晒好放起来,要不然等以后忙不过来的时候家里连个菜都没有。

    早饭吃的早,这个时候摘野菜也不热,西山口已经有很多人了,老老少少都有,看着她们来,不断有人打招呼。

    “明江娘来摘野菜呀。”村里的方大娘和徐母打招呼。

    “是呀,大娘来的好早呀。”

    徐母不停的和遇见的人打招呼,这些人有见过的,但大都不认识,韩秀英在徐母的介绍下大娘、嫂子、婶子的不停和人打着招呼。

    “妈,英子你们来啦。”隔着老远徐三嫂就打招呼,穿着半成新碎花小衫,冲她们招手,很是热情。

    “芳芳也来啦!”看见三儿媳妇早早就到了,徐母心情不错。转头四周撒了一眼看见大儿媳妇也在就是离得远,而二媳妇则没见着影子,好心情又落了大半。

    “三嫂”韩秀英叫人。

    大家看着韩秀英免不了问昨天她摔倒的事,大多都还很和善。韩秀英都是笑笑说没事了,别的也不多说,大家都还以为是新媳妇还害羞呢,打趣两句也就过了,但是也有不和谐的。

    “英子,听说昨天明海把你推倒了,你说他怎么还这么淘,娶了媳妇也不知道护着。”听着好像是为韩秀英打抱不平,但却夹杂着一股幸灾乐祸的味。

    韩秀英看着眼前这个皮肤老皱,满脸黑斑,眉毛上挑长得一副刻薄相,“不管明海的事,是我自己绊倒了,还多亏了明海扶着才没磕坏。不管怨谁在外面男人都是要维护的,自己家的事韩秀英不习惯让外人说嘴。

    “这是村里的赵三婶子,她家儿子县里纺织厂上班,平时老爱显摆,觉得谁都没她儿子有能耐。”徐三嫂给韩秀英小声介绍。

    赵老三家的还这不省心,当着自己面就敢讲究明海,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玩意儿。徐母心里暗恨赵老三家的,同时也对小儿媳妇刮目相看,觉得也不像当初打听的性子闷,不会和人打交道。

    想着应该也是传言有误,就像自己小儿子,多有活力的小子呀,在村里被传成那样。

    “呀,英子还护着男人呢。”这是村里另一个喜欢多事的媳妇燕子。

    “燕子,明川又去镇上了?”徐母问了一句。村里人都知道明川喜欢往镇上跑,还有人看家他和女人在一块,都是街坊邻里平时大家都不说罢了。

    徐母本来不想和小辈计较,但是当着自己的面就敢这样说,还真以为徐家新媳妇谁都能踩一脚呢。

    “嗯,他去镇上打工了,反正这几天不用去地里,他去看看有没有活。”说完就低着头,寻着野菜往旁边去了。

    徐母叮嘱韩秀英不要搭理那些嘴碎的,赶紧摘野菜,韩秀英看这一块人有些多,好些还是摘过了,就打声招呼往山上走了些,人少菜就多,灰灰菜、苦苣、野芹菜、蕨菜、荠菜种类还不少,多亏有原身的记忆,要不然根本就不认识。

    摘野菜的时候韩秀英还发现一些草药比如苦菜、婆婆丁、马兰头看着四周这些都是很常见有的大家也当野菜采来吃。

    摘满竹篓,回头一看发现好些人都摘完走了。徐母看看天,招呼韩秀英问她好了没,好了就该走了,俩人汇合篓子里都不少就也会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