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重生之血色弥漫 第135章 元少爷



    原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男人,突然被夏冰救了出来,还没回过神来,就被众鬼中惨绝人寰的声音惊的抬起头看着眼前不远处的那一幕,不停的吞着口水,仿佛喉咙被痰卡住了一般,心脏快要跳出嘴里。

    眼前的一幕已经超过了他心理能承受的极限,他嘴唇发干,嗓子眼儿都有些发堵,原本他也该是其中的一人,可是,为什么,为什么……

    明明之前那么肯定坚决不会出手的人,为什么独独救了他,凄厉的尖叫把他的视线再次转向了那三人,看着刚刚被那些鬼魂诱惑着跑过去的三人,逐渐被众鬼淹没。

    “小,小师傅……”姓李的男人哆嗦着,双腿抖得不听使唤,他想要向夏冰靠扰,可因为极度的骇怕,他浑身软得如同一摊烂泥般,根本使不出一丝力气来,他盯着外头的情景,欲哭无泪。

    “想说我冷酷残忍,想问我为什么独独救了你,却不管他们的死活?”夏冰看着眼前发生的惨剧,神情平静。

    “生死有命,这样的结果,是他们自己选择的。”夏冰再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格外冰冷,突然转过头看着他“至于你…….”

    姓李的男人被夏冰直视的冰冷视线看到头皮发麻,无意识的抓紧了被他重新捡回来拿在手中的照片。

    看着年轻男子虽然恐惧慌乱紧张但下意识还是小心宝贝的护着手里的照片的模样,神情不由得温和了下来。

    “想活着,就乖乖地听话”

    “为什么?”九死一生还心有余悸久久不能平复,双脚发软跪坐在地上一脸惊俱的李姓男人还是一脸不解一脸诧异,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明明见死不救的女孩,却在下一刻突然出手救了他。

    夏冰看了看男子手里照片上那个脸上随着很深的刀伤痕迹,却笑的天真开怀,一脸幸福的八岁小女孩,在冷漠的看了看年轻的男人“感谢你的女儿吧!”

    因为夏冰的话,男人有些愕然,呆呆的看了看手中照片上的小女孩,对夏冰的话很不解,为什么?

    夏冰见男人一脸不知所措的迷茫状态并不打算在说什么,照片的小女孩,在前世偶然间救下了一心求死的小宝,因为脸上深到刻骨的疤痕,所以一直受着异样眼光的生活,但因为过世父亲的教诲,所以她并不消极愤懑的面对生活,反而积极乐观的接受着所有人的目光,也正是那样的笑容,在一定的程度上影响着小宝,虽然最后小女孩还是死于这个世界满满的恶意,但是,她在一定是程度上给了小宝短短几年的笑容,而那是那时候她最感激的时间,想要报答,但很多事情就已经来不及了。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那个小姑娘的父亲,如果不是曾经见过小宝手里她小时候的照片,或许,她都不一定想起来,她记得,她曾对小宝说过,她最大的遗憾不是脸上的疤痕不能好,而是在8岁以后,就再也没有父亲陪她一起过生日。

    既然如此,那么不如借这一次还了这个恩也算了了前世结下的果。

    李姓男子听到夏冰的话,他吞了口唾沫“你,你认识我家妞妞吗?”低头看了看在刚才的情况下弄脏了照面的照片,轻柔的擦拭了照片上的灰尘,语气虽然疑惑却在说道自己女儿名字的时候确是满满的温柔。

    夏冰转头看了看一直滩坐在地上的人,并未回答他的问题。

    久未等到回答的男子这才抬头看向夏冰,却见夏冰冷漠的看着外面被众鬼啃咬的三人,神情漠然冷酷,浑身不由得一哆嗦“你,你为什么……他们……”

    他想质问女孩为什么不救他们,近来的几百人,已经死的差不多了,而刚刚三条活生生的人命,她明明有本事可以出手,却对那些人的求救见死不救,会不会太心狠太绝情也太过分。

    “救得了一时,救不了一世。”原本以为会再次被忽视的问题突然被夏冰回答,让他还一时没反应过来。

    等他反应过来时只是呆呆的“啊?!”的一声。

    夏冰见男人如此表情,只是冷漠的瞥了他一眼“再说,你们将我们逼进虫潮的时候也没见你们有多不忍心,种善因得善果,虽然很老土,但,有时候,它却能在你最绝望的时候给你一丝希望”

    夏冰意有所指的看了看男人还有些发懵的表情不在理会,而是冷冷的注视着前方,这次进入古宅的人,除了她身边的墨雪等人以外,还活着的就只有这个姓李的男人了。

    而死去的那些人,只能说,是他们自己的选择,这些人并不相信她,或者说并不相信唐笑天,对唐笑天始终怀有恶意以及防备,所以才会旁观的看着颜青将她们逼入虫潮而冷漠以待,在遇见她的时候也是打着自己的小心思,所以才会在死于非命化为厉鬼的人诱惑下,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另一边。

    就算这一次她既往不咎选择仁慈的出手相救,这些人恐怕也会认为理所当然,不一定会领她的情,认为她救人是应该的,既然如此,她为什么又要费神去救?

    更何况心里有自己盘算的那几个人暗中还在打她的算计,东坡先生的事情她可不想做,而且双方都不信任,都互相防备,后面还有未可知的危险状况,若是危险出现,这些人经受不住诱惑,只会是两种结局,一是,再一次对她下黑手,然后他们死,二是,接受了对方的诱惑,像如今这样,也会死,既然结局注定他们迟早都是死,现在和之后又有什么区别?

    她可不想留一些心有二意的人在身边,不听话不信任自己的人,本身在宅子里就危机重重,还要防备一些对自己怀有恶意的人,她最讨厌不听话的人。

    死的人都是自己的选择,与她何关。

    李姓男子被她堵得哑口无言,他知道夏冰说的对,事实上一开始他对于夏冰也并不是百分之百信任的,他也相信若是这些人并不是鬼魂,而是真正的人,恐怕自己到最后也是会跑的,而且还会联合他们的力量将夏冰背包里的符纸统统抢过来,可想是这样想,在真正听到夏冰这样说出口时,李姓男子心里突然有种心虚的不舒服感。

    “都是三条活生生的命摆在你面前,你怎么能忍心?更何况,他们不知道实情,你应该跟他们说的。”他说到后来时。话里便带上了几分抱怨之色。

    若不是夏冰之前不肯解释,又何苦会让这三个人受了厉鬼的蛊惑?

    “所以怪我?”夏冰笑了笑,看着对面“只要稍微动点脑子的人就会看得清楚明了,那样明显的破绽。我们的手机电筒再如此照,也照不出他们这样的亮,更何况地面没有一丝影子,有些人走路时脚底甚至都没碰到地面。”那走廊的地板是用木头铺就而成,经过这样多年时间,早就已经腐朽了,之前他们过来时踩在上头木头都是‘吱嘎’作响的。

    “而他们跑过来时,只听到‘咚咚’的脚步声,并没有听到‘吱嘎’声,这就证明刚刚听到的跑步声,只是厉鬼制造出来的幻象,是利用某些人多年前耳中的记忆,‘播放’出来给你们听罢了,这样多破绽也能上当,蠢成如此下场,也是无可救药,只能说,你们从一开始就怀疑我,甚至想要对付我”

    夏冰每说一句,李姓男子便脸色涨得通红,抬不起头来,低头将自己埋在双膝之间,喃喃自语,最后却只有三个字“对不起…..。”

    对于这个姓李的男人,夏冰并没有多少意见,主要是因为,救他只是未还他女儿曾经的善念,而且,能教导处那样乐观积极的女孩,她相信,他自己本身也并非真是一个阴毒之人,所以才会出手。

    至于他刚才话语中的抱怨之声,虽然她很不喜,但却还不至于到要出手结果了他的地步。而愿意出声解释,只不过是防止他在后面不明情况的给自己添乱,她可不想因为他的无知再出手!

    姓李的男人,将头埋在双膝之间冷静下来细想她说的话,其实并没有错,破绽的确不少,鬼魂因为没有实体,所以走路时大多身体轻飘,而他们跑过来时地板只听到踩得‘咚咚咚’的,却没听到木头摇晃时‘吱嘎’的响声,最重要的,是他们没有影子,这样明显的事实摆在面前,之所以他们仍是选择性的忽略了,追根到底,还是因为对夏冰出手狠辣的杀死鬼子的那一幕从内心感到恐惧,所以一看到之前的熟悉的同伴才会动摇,之后又被大家不停地说她会杀了自己,那么多人一起指认,再加上回想起她再次出手的快狠准,所以他们才会被诱惑吧!

    人在不信任又极度恐惧之下,本能的会相信某些假话,而忽略一些明显事实的东西。

    大家都想离开这个鬼地方,又怎么会有人如此冷静,在面对这样阴森可怕的环境时,会冷静果敢的做出判断?

    夏冰看了姓李的男人一眼后,很快的将目光从他身上移开“元少爷,你认为我说的话是对的吗?”

    夏冰含着笑意盯着场中唯一一个不慌不忙,没有露出死前可怕情景的‘女人’,‘女人’长着和她一模一样的脸庞,甚至连平静的表情都一样。

    两人披肩的长发一样柔顺漆黑亮泽,就连夏冰右侧脸颊那缕在之前打斗中被削断的一缕发丝她都也跟夏冰一样零落的垂在脸颊边。

    电视台、以及游客或是协会跟着进来后死去的人,一个个在被夏冰点破已经死掉之后,都已经露出了临死前的惨状,可偏偏就只有她,一点儿都没有变。

    要么她死前就已经是这个样子,要么就是她现在露出来给众人,根本就不是她自己本来的面目。

    换句话说,新死去的鬼魂哪怕怨恨极强,又有此地极浓的阴气之助,使它们在初死时便拥有一定能力,可因为初死不久,这里就算阴气再足,这些鬼魂能伪装出来骗人,已经是很了不起了,但道行与老鬼相比,始终还是要欠缺一些,尤其是夏冰身怀元素之灵又有巫术傍身,一喝之下自然许多鬼魂控制不住露出原本面目。

    现在唯一能稳得住场子的人,可见已经成了气候,除了资料中那已经死去百年光阴的元少杰之外,这座古宅,她还不知道有谁能比他死的时间更长久。

    而且从进入古宅开始,她总觉得似乎被什么东西监督着,在跟着墨雪唐笑天等人一起和众人走在一起的时候,她的这种感觉更加强烈,可一路走来,她遇见的多为灵智不足的虾兵蟹将,而真正的BOSS却一直不露面。

    而她很确定,越是往里面走,那种感觉越是明显,而且不止一道目光,可给她的资料中显示的死在这栋大宅之中的只有民国时期那位一生无子,好不容易得了个独生子,却死于此处的元姓财阀之子,元少爷了。

    她这会儿试探着将‘元少爷’的名字一喊出,那另一个‘夏冰’便呆了呆,嘴角抿了抿,没有说话。

    事到如今,在夏冰已经点破了在她身旁的‘人’其实全都是死去的阴魂之后,她其实已经没有必要再装出别人的样子来了,可这会儿她仍是没有变回他本来的样子,夏冰不相信他是有什么其他意图,前面一直隐而不见,现在却亲自上阵,想来是已经知道,那群虾兵蟹将是没有办法阻止自己了,才会亲自上阵。

    可见自己这会儿都将话已经说到这样地步,那老鬼仍一声不吭,反倒不像开始那般还会蛊惑人心了,不由冷笑出声。

    姓李的男人听夏冰喊出‘元少爷’三个字,还有些惴惴不安,他看了前面的夏冰背影一眼又转头看了看与她对持的对面的‘夏冰’一眼“小师傅,你,你怎么知道他,他是……”这女人长得跟夏冰一模一样。

    姓李的男人努力回想着这一次与他同行跟着自己进来的人中有没有姓元的。

    他一时间还没想起这‘元少爷’三个字的出处,只觉得似乎好像被人提起过,但是是谁说过这个人,还当这个跟夏冰长得极像的鬼魂是跟夏冰有什么关系似的,明明是女的为什么要叫少爷?!。

    这话一问出口,夏冰就伸手将自己耳侧那缕碎发撩了起来勾到耳后:“我猜的。”

    姓李的男人其实也挺好奇的,毕竟叫一个女鬼少爷,难不成鬼魂还能随意变换性别不成,可他都没想到夏冰会给出这样一个回答,姓李的男人不由的愣了一愣,目光茫然,夏冰又道。

    “进入这栋古宅时,协会的人已经将宅子来历探查过,宅子建于齐末。最开始修建的人是一个告老还乡的二品中丞,原本想要在此颐养天年,可没想到一家人却尽数死于这栋宅子之中,因此宅子被人视为不详。几经转卖,直到华夏初期的民国之后。”

    夏冰一旦开了这个头,一旁姓李的男人还不明就里。等夏冰越往后面说的时候,姓李的男人却突然激伶伶的打了个冷颤,显然是想起了这个‘元少爷’的名字为什么觉得耳熟了,因为他在接手这个材料的时候,也去查过相关资料,自然也知道这个故事。

    那会儿他恐怕做梦都没想到。一开始这个在他们看来及其具有报道的传奇意义的故事,到了最后会发生这样多可怕的事儿,那时想必不只是他,只要查到这个故事的相关媒体人员都并没有将这个故事放在心中,只拿它当成一个民间传说来听着好玩儿的罢了,可没想到这样的故事极有可能会是真的。

    “……元姓财阀一生之中娶妻纳妾无数,最后却只生了一个独子,本来寄予厚望更是疼爱有加,翻修这间宅子,将其修建得更加气派繁华,本来是为了给其子庆生的礼物,可谁想到搬进这间宅子,却怪事频出。”夏冰嘴角勾了勾,随着她的说话声,那原本面无表情的另一个‘夏冰’的神情渐渐就变了,她维持不住一开始时麻木阴冷的神情,渐渐变得激动。

    他那张仿着夏冰模拟出来的面庞一开始先是露出忧伤与怀念的神色,紧接着那脸上又显出极度的恐惧之色。

    一开始时夏冰叫他元少爷,还真如夏冰自己所说,她是胡乱猜测,可这会儿另一个‘自己’的表情,她哪儿还有不明白的。

    “元少爷死于这栋古宅之中,元家人自然也不见踪影了。”夏冰将故事说完,盯着那‘女鬼’“寻常鬼物,像他们这样新死不久,不成气候,在我面前,能遭我喝斥之后才露出死前的模样,能瞒得过那帮蠢货,已经是不错。可是你如今还维持着幻象蒙蔽别人,可见是有了年头,我想我应该是没有猜错了,是吧,元少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