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当绛珠草被浇死后[红楼] 第三十三回



    既然有人击鼓鸣冤,案子就不得不受理。

    只是贾雨村刚接了贾家的银子,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本以为无关人命,现在倒好,着实是怕什么来什么。

    把人传唤上堂。

    “事情发生了多日,为何现在才来伸冤。”贾雨村审问道。

    来人是中年男子,自称是庄子的管家,温文尔雅,到像个读书之人。

    “回老爷,救治了几日,无果,今日才下的葬礼。”男子不紧不慢的说道。

    这理由也得当,人没死,过来报什么官?

    “如何断定是王氏所为?”贾雨村问道,用的怀疑的语气,明显贾雨村想给王管家开脱,一旦事情和人命关联起来,可就棘手了。

    “回老爷,王氏来庄子找过,想要继续提供菜源,只是我家主子习惯了对面庄子的菜,就没有答应。”官家说道。

    “仅凭猜测哪里能断定是他下的毒,且这菜是从林氏庄子出去的。”贾雨村紧跟着说道。

    贾雨村显然想把这锅扔给林黛玉这边。

    吃了林家庄子的菜死的人,这应该算是另一起案子了。

    此刻的贾雨村真不像是判案的官老爷,到像是个状师。

    这也没有办法,他可不是要给王管家开脱,都应了贾家了,钱都入了库。

    “菜是由王管家亲自送来的,庄子里还有他签字的收据。”说罢,管家就把证据拿了出来。

    怀恨在心,理由得当,白纸黑字,证据也有,一起似是铁证如山。

    “呈上来。”贾雨村说道。

    他看了一眼,确落款实是收菜的王管家。

    只是这也太不合理了,这不是明摆着把把柄往别人手里送么,贾雨村见过王管家,看到那个贼眉鼠眼的样子,贾雨村觉的他应该不是如此无心机的人。

    “他都离了林家的庄子,送菜你们怎么还收?”贾雨村是个老狐狸,立马提出了疑问。

    来的管家却不慌不忙,“来的时候王管家说辞是他没离了林家庄子,里外都是别人的家事,也管不了那么多。”

    这话说的也在理,同样也有漏洞。

    但证据就在这。

    “把这收据上的字迹拿下去对比,仔细的比对。”贾雨村把证据递给了身边的师爷,还特意强调了一下,他怀疑这字据有问题。

    师爷接到后,立马去堂下比对。

    但这结果却是出乎意外,这字迹和画的押都是王管家的。

    这下连王管家自己都蒙圈了,他什么时候签的这个东西!

    可是这字迹真的是他自己的。

    “我冤枉,我冤枉啊。”这次王管家是真的冤枉。

    堂上还等着结果,无人有心思去听一个阶下囚喊什么冤枉。

    牢门被狠狠关上,王管家握着牢门的栏杆,有些绝望,怎么……怎么就出人命了,到底是谁要害他。

    阴冷潮湿的牢房中处处透着糜烂的气味,或者这就是自作孽不可活。

    师爷把结果告诉了贾雨村,贾雨村的脸色变的甚是难看。

    贾雨村没有立马说出结果。

    而是转了心思,反正这证据现在在他们手上,说是假的也没人敢质疑,是不是?

    现在的贾雨村一心的想着不让王管家占上人命案子。

    “官老爷若是觉的字迹不清,平民这还有备用的字据。”管家不紧不慢的说道。

    这话说的正破了贾雨村的心思。

    “怎么还有两份?!”贾雨村下意识的问了出来。

    堂下的管家笑了笑,“庄子做事仔细,凡事都有备份。”这话说的巧,表明了就算贾雨村把这个备份拿走,也不一定是最后一份。

    心思被人猜透,贾雨村只觉的心猛然的跳了几下,对上那管家的眼神,不知为何总有种被人看透的感觉。

    管家脸色还挂着淡然的笑容,他的容貌极其平常,只是那双眼睛却睿智异常,总觉的那双眼睛不该配这般的相貌。

    这般,让贾雨村乱了心神,他需要时间来找人商量一番。

    看了堂下管家一眼,贾雨村赶紧别开了眼,“先行退堂,本案明日在审。”

    一个简单的案子,莫名其妙的退了两次堂。

    贾雨村这般是在拖延时间,既然银子已经收了,总要和贾家人商量一番。

    贾雨村心里已经有了些对策。

    下下策就是把王管家直接给处理了,一了百了。

    不过这般做,风险都让贾雨村给承担了。

    毕竟在衙门里死人了,打的可是官家的脸。

    所以贾雨村并不偏向这般的做法。

    贾府之人赖管家还没有走,当天贾雨村就赶紧商量。

    “官老爷,你觉的该如何,只要不牵连我家夫人就好。”贾府就这一个态度。

    只是这王管家知道自己被“冤枉”了杀人,此时更咬着王夫人不放。

    这般真是让贾雨村犯了难,杀了是个捷径,可新官上任,贾雨村此时还没这个胆量,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他不至于为了这点银子,连官都不当了,这么的,当官才是铁饭碗。

    看出贾雨村动摇,赖大立马说道,“贾大人算起来可是贾府的外戚,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道理想必大人应是明白。”

    这已经算是□□裸的威胁了,贾家摆明自己的态度,收了钱,就必须要办事,贾家虽然没有什么大的本事,可让贾雨村不好过还是绰绰有余。

    贾雨村脸色白了一下,“你!”

    他站了起来。

    赖大却没有丝毫的胆怯,事情到了这一步,这贾雨村还想着能全身而退未免也太天真了。

    “贾大人真的不知金陵四大家么?”赖大问道。

    金陵四大家之前门子已经和贾雨村说过,实力贾雨村也是知道。

    看着赖大这般高傲的模样,贾雨村就知道自己没有什么退路了,他就不该鬼迷心窍的贪墨那点银子,悔啊悔。

    “自是知道。”贾雨村回了这四个字,有气无力,心里堵的难受。

    把贾家骂了千百遍,自己做了腌臜事,到让他为难了。

    如今看来,只能用那最最阴损的办法,让王管家死在牢狱中。

    做这个决定可是用了贾雨村好大的决心,可是事已至此,已经没了其他的办法。

    不管黛玉对面庄子说法有多少漏洞,可是确实是人证物证都有,一点无法反驳。

    赖大看着贾雨村这个模样,也知道他心里下了什么主意。

    这类的事情在官场上不少,为了掩盖大户人家啊腌臜之事,杀几个人什么的没什么大不了。

    这不,怕贾雨村这没有工具,贾家连药都准备好了,一粒毙命,干净利落。

    且死后查不出什么症状来。

    贾雨村把药丸接了手里,先是紧紧的握着,而后又松开了。

    “我与贾府可是同舟共济了。”贾雨村意味深长的说道,赖大自是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

    连笑着点头,“自是自是,本就是自家的老爷。”

    “退下吧,我有些乏了。”贾雨村有些累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看着目的已经达到,赖大识相的请安退下,屋里只有贾雨村一人。

    看着手里的药丸,贾雨村有些发呆。

    想他十年寒川,放坐了官位,不想还没扬名立万,却被人如此威胁。

    还真是可笑、可悲。

    在感叹自己命运不济的时候。

    忽然似是想到了什么事情,贾雨村眼睛一脸,对着门卫大声喝道,“让贾管家进来!”

    赖大还没来得及走几步就被请了进来。

    “贾老爷,还有何事?”赖大一头的雾水,难不成是改变了主意?他有些紧张的看着贾雨村。

    “你们都退下。”贾雨村对门卫说道。

    门卫遵命退下,房间里只剩下贾雨村和赖大两人。

    贾雨村站了起来走到赖大身边。

    “赖大管家。”贾雨村说道,还用的尊称。

    “小人可是不敢当,我的大老爷呦。”贾雨村这般的态度让赖大的心有些发毛,心里完全猜不透这贾雨村在想什么。

    贾雨村对赖大笑笑,把方才赖大给他的药丸又递给了赖大。

    赖大是一脸的错愕,“官老爷,你这是作甚?!”

    “今晚我还要梳理案情,牢狱那边本官已经已经打了招呼,你去就是了。”贾雨村这话的意思明显,就是这毒他要赖大下。

    方才那一会,贾雨村想明白了,自己下了毒,把柄都是他自己的,被人翻出老底,倒霉的也是有他自己,什么同舟共济,都是他/妈的屁话!

    想要贾家和自己一条船就必须把贾家给牵扯进去,毒是贾家下的,大不了他是安于防守,总不至于落得什么大的罪名。

    “小人,小人哪里敢啊!”赖大也不是个笨的,王夫人能把王管家给弄死,真出了什么事,自己迟早也是个费棋子。

    到时候他的下场恐怕是比那王管家更惨。

    贾雨村冷笑,看着想把自己往外摘的赖大。

    “你不敢,本官就敢?”贾雨村反问道。

    “小人不是这个意思。”被贾雨村看的难受,赖大连忙否定。

    “这药本官是交与你了,至于结果如何,在于你不在于我。”贾雨村说道。

    他在赌赖大没那个胆量忤逆自己的命令。

    反正也要杀人,一个人也是杀,两个人也是死,贾雨村想着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谁能知道赖大究竟到没到过这里。

    在贾雨村的眼中看出了杀意,赖大颤抖的握住了手中的药丸,“遵命。”

    即便在不想趟这趟浑水,也要趟这浑水了,若他不想把命当场交代到这里。

    贾雨村满意的点了点头,“赖管家,请。”

    此时的赖大笑都笑不出来,只能僵硬的扯出一个类似于笑的表情,而后退下,到了门外,赖大低头看着自己手上的药丸,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他心里到不是害怕,毕竟处在贾家那个大宅子里,手里没有几条冤魂也爬不上这个位置。

    只是这个事情牵扯的太多,整不好小命就没了。

    摇了摇头,希望不会有事才好。

    在进去之前,赖大还跪地给老天磕了几个响头。

    贾雨村派人过来把赖大引到了牢房。

    到了地牢,迎面是阵阴冷凉风,这种地方赖大是第一次来。

    贾府家大业大,事情一般都内部解决,还从未闹到衙门上来。

    “这边。”牢房的牢头给赖大带路。

    地牢着实阴森,赖大模糊的都看不清这牢头的长相。

    “怎么连个油灯都不点?”赖大咕囔着。

    “这种地方,点油灯也是浪费。”牢头说道。

    说的也是,赖大没在放声。

    此时他心里的念头就是早完早了事。

    牢头给赖大只了个方向就走了,这地牢他也不爱进。

    来到王管家牢房门口,赖大瞪大了眼睛,“这这这……”声音都跟着颤抖起来。

    赖大往后倒退了几步,眼神就没离王管家牢房的方向。

    只见王管家已经僵躺在了地上,早已经没了进气。

    死的症状和吃了这□□丸一模一样,赖大看着自己的手中的药丸,还好好的在那里,因为手汗的原因,赖大的手心已经被药润然上了颜色。

    看了一眼药,又看了一眼王管家的尸体,赖大大骇。

    到底是谁先于他下的手!

    身后有种阴森森的感觉,让赖大毛骨悚然。

    此时就算他说不是自己下的毒都没人会信了。

    不得不说,王管家这个事件真是处处透着诡异,似乎有什么人在幕后一手操作。

    赖大到是贾府的管家,不会那么没出息,只是慌乱了一会,他就安定下了心神,不管是谁下的黑手,总是王管家是死了,这事情就算完结。

    把药丸装了回去,赖大急匆匆的离开了。

    这里他真的是半刻都不想在待了。

    到了第二日,贾雨村开堂判案件。

    “王氏罪人,昨日已畏罪自杀,罪有应得,得令斩首!”签子落下,判言真是让人啼笑皆非。

    都是已经死的人了,还斩首什么?

    不过对于这个审判,到是没人提出什么异议,这让贾雨村送了一口气。

    尘埃落定,贾雨村只觉的在多几个这样的案子,自己迟早会死在这里。

    虽说案子解决了,但贾雨村心里有些发毛,毕竟这个案子从开始的时候就透着一股子诡异劲,这么轻易就解决了?

    许是自己想多了,贾雨村这般对自己安慰道。

    都说女子有第六感,其实男子也有,贾雨村还真是没有想多了。

    这前脚才打发走了黛玉家的管家和她对面庄子的管家,这后脚又有人前来告状。

    贾雨村着实头疼,就不能让他歇一歇?

    可有人击鼓总不能当做听不见吧,还有外面嗷嗷大哭的女声。

    府衙里面最厌的就是女人过来告状,都知女子若不是到了不得已的地步,谁也不会怕抛头露面的前来伸冤。

    所以但凡有女子伸冤,看热闹的人就会不少。

    不一会的功夫,在衙门门口就聚集了一帮子看热闹的人,里面还有黛玉府上的管家,他还没有走。

    对面庄子的管家却已经离开了。

    还真是什么事情都让贾雨村给赶上了。

    “老爷,老爷,不好了呀!”师爷急匆匆的跑了起来,气喘吁吁,半分沉稳的模样。

    “怎的了。”贾雨村不耐烦的问道。

    师爷一口气没有上来,站在原地喘着。

    “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贾雨村按着自己的心口,他这几日真的乏累的很。

    喘上了一口气,师爷的脸憋的通红,他也不想这般,只是这事情着实是太紧了。

    “说。”贾雨村没好气的说道。

    师爷是一脸的委屈,“回老爷,有女子前来告状。”

    “这有何大惊小怪。”贾雨村呵斥道。

    “可……”师爷看了贾雨村一眼。

    “说!”贾雨村显然是不耐烦了。

    “来人是罪人王氏的家眷,说是有冤情!”师爷说道。

    “你说什么!”贾雨村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没站稳,差点摔了一个趔趄。

    “王氏的家人,冤情,有什么冤情!”贾雨村几乎是吼着说道,有种被人抓住把柄的感觉。

    “她在外面哭闹,说是她家老爷是被人诬陷的,罪不至死,手里……手里还有着血书……”师爷说道。

    一听到这话,贾雨村是差点晕了过去。

    真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老爷,外人已招来不少平民百姓围观,这可如何是好?”

    “快把那些耍泼状告的民妇带到府衙。”贾雨村说道,语气是相当急促。

    事态不能在继续扩大了,要不真的就收不回来了。

    “青天大老爷,您可要为民妇做主呀,我家男人是被人陷害的,民妇有血书为证,为证啊。”说罢就把血书拿了出来,还给到府衙看热闹的平民百姓都看了一遍。

    惊堂木落下,“把证据乘上来。”贾雨村的脸色是相当难看。

    师爷把血书递上来。

    贾雨村一瞧便知道是王管家的字迹,血书上写的是自己被王夫人指示下毒,成了替罪羔羊,若自己真的毙命,交代妻儿一定要给他伸冤。

    看着血书,贾雨村只感觉自己太阳穴突突直跳,牢房守卫森严,这血书是如何出去的,但是看这个字迹却不是在造假。

    贾雨村有一种感觉,他被暗中的某种势力给盯上了,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那些人的眼中。

    不寒而栗的感觉。

    血书已经被传阅看了,在销毁是来不及了。

    来看热闹的不妨有读书之人,想必上面写的什么已经被看的清清楚楚。

    总而言之,这次王夫人是想都不用想,绝对的脱不了关系。

    前面做的种种是功亏一篑,而且王夫人的人命案子由一变成了二。

    别忘了,这人可是贾家派人过来给喂的药丸,死的蹊跷,算是第二条人命。

    人还是在府衙的牢房里被人毒死的!

    贾雨村可不会笨的承认是自己下的毒。

    所以这锅最后只能王夫人过来背着。

    反正这毒是赖大下的,贾雨村庆幸自己还给自己留了一条退路。

    事情牵扯巨大,贾雨村再次休庭在审。

    堂下的看热闹的平明百姓一阵的唏嘘,大户人家的热闹他们可是最爱看的。

    且谣言的速度穿的极快,也就是一日的功夫,就传遍了这个消息,京城的贾家指示人杀人灭口了。

    谣言就是这般,越传越玄乎。

    速度之快贾雨村根本控制不了,这个案件即便是想压下去都不可能了,这么多眼睛盯着在看。

    贾府也得了这个消息,一时间府上也沸腾起来。

    王夫人这下可是闯了大祸。

    指示人下毒也就罢了,竟然还把下毒的王管家在牢房里给弄死了,这不是在打官家的脸么!

    王夫人第一时间去了贾政,“老爷,老爷我冤枉呀。”

    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完全没了当家主母的样子。

    贾政甚是厌恶的看了王夫人一眼,事到如今哭还有什么用!

    “老爷,前期是我不对,可王管家的死可和我没有半分的关系啊!”王夫人嘶吼的说道。

    “不知谁惹的祸,如今说这话有何意义!”贾政气的发抖。

    怎么,不和她有关?那就是自己的错了?!

    贾政想着自己操心操肺的,花了大把的银子,如今得来的到是这般结果。

    “你给我回去。”王夫人哭闹惹的贾政烦躁的很。

    “老爷……”王夫人顶着哭红的眼,事情没有结果之前,她哪有心思走。

    “给我滚!”贾政第一次说了粗话。

    这让王夫人一愣,刚想着哭闹委屈,对上贾政恨不得把她吃了的眼神,也不敢造次了,只能退了下去。

    贾政自己在书房平复了一番。

    等安抚心神才唤人让赖大过来。

    这件事情的关键就是赖大。

    贾政找来赖大,问他事情到底如何。

    赖大面如死灰,他不想事情会发展到如此田地。

    “毒是怎么回事!”贾政厉声问道。

    他明明是让赖大怂恿贾雨村下毒,怎么变成了王夫人下毒。

    “奴才没有下毒,进牢房的时候那人已经死了。”赖大说的是实话。

    “已经死了?”贾政问道。

    “不对,你进牢房作甚!”贾政一下子抓住了问题的要点。

    赖大耷拉了脑袋,看来是逃不过去了,“贾大人让奴才下毒。”

    话音刚落,贾政就一个茶杯砸了过去,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奴才!

    本想着只要下毒的事情没有什么蛛丝马迹可以牵连到贾府,贾政还可以想办法脱身,大不了花上重金把罪都退到贾雨村身上。

    可现在这般的状况却是不可。

    为了自己的性命,贾雨村一定会供出贾家,就算赖大说不是自己下的毒,可他进过牢房,而进过牢房后,那个王管家确实是死了。

    真是所谓的死无对证,死无对证啊!

    听到赖大这般说辞,贾政心凉了一半。

    如此情况已经不是用钱就能解决的事了。

    于是贾政派人去找了京城王家。

    这件事情牵扯到了王夫人,王家也逃不了干系,虽说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可到底会抹黑了王家。

    王夫人的哥哥王子腾现如今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官场上步步高升,决不能让人抓住什么把柄,亲戚的把柄也是不行。

    王子腾得了信,一脸的阴沉,在外人看来,是王夫人倒霉,惹了这么大的麻烦,可王子腾一眼就看出这是一个局。

    这局套的不是贾家,而是他王家。

    若真的管了这件事,火必定会牵连到自己身上。

    光是包庇之罪就是很大的污点。

    想到王夫人,王子腾不禁的皱眉,两人是同父异母,不是胞兄妹的关系。

    从小到大算不上有多亲近。

    只因为是本家人,王子腾对王夫人多有关照罢了。

    为了这样一个人,把自己绕进这个圈套,值得么?

    答案是肯定的。

    到书房,王子腾提笔写了一封信,然后用油蜡封好。

    “来人。”王子腾叫来的是暗卫。

    “把这信秘密送了去,不要让任何人看见。”说完,王子腾还和暗卫说了一句话,让他转给贾政。

    贾政在家中等的着急,到了晚上,王子腾的暗卫才来。

    见不是王子腾本人,贾政有些失望。

    贾政等的急,王夫人这边更是急。

    这个时候,她已然是慌了神,她不想着这么小小的一件事情竟然会发酵到如此之大。

    “老爷那边在怎么样?”她一遍遍问着身边的下人。

    没了平时淡然的样子。

    奴才只能安慰着。

    王夫人进了死胡同,就一个奴才,为何这般。

    妇人家当然不懂现在的趋势,这次事关的不是贾家,而是王子腾。

    这才是事情要害。

    贾家虽是大户,但在朝中已经没了什么势力,贾政贾赦虽有官位,不过都是手上没权的空职罢了。

    但王家不一样!

    金陵四大家族,贾王薛史,如今还能站在台面上的也只剩下了王家。

    王子腾这几年的官运愈发的通畅,就连贾政能得了这闲职也是看在了他的面上,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用银子买官的。

    与之官位越高,为人就越谨慎。

    王子腾这几年可谓是事事低调,旁人都挑不出什么错处来,不想他这个不争气的妹妹却给他招惹上了麻烦。

    终于得了信,说是王家可能是来人了,慌了心神的王夫人这才安定了下来,大小有她的哥哥在,一定不会有事。

    对着暗卫,贾政也是毕恭毕敬的。

    暗卫没说什么。

    只是给了贾政一纸文书,看后,贾政的手都开始颤抖,有些不敢相信,“这真是王大人的意思?”

    贾政反反复复问了好几遍,信也仔仔细细的看上了好几遍。

    来人把贾政手中的信拿过来,然后当着他的面给烧掉了。

    “确是王大人钦点,还请贾大人三思,人毕竟没有一个家族终于,这是大人让我给您老人家带的最后一句话。”传信的心人说。

    把信带到了,该说的话也说完了。

    没有做过多的停留,王家的人就走了,留下贾政一脸错愕,虚晃了几步,有些无力的坐在椅子上面,“人不重要,不重要呀。”

    贾政反反复复的说的说着这几句话,目光由呆滞变为狠厉。

    贾家这般暂且放到一边,且说黛玉这里,也得了消息。

    着实让黛玉有些惊讶。

    “对面庄子真的这般说?”黛玉再次问道。

    新任的庄子管家赵管家点了点头,“回姑娘,还拿出了证据。”

    黛玉点了点头,沉思了一会。

    “王管家今个就死了?”黛玉在问。

    赵管家点头,“现在都传变了,都是是贾府那位指示做的,那天的血书可不少人都见过。”赵管家细细的说到,毕竟在这小小的庄子里多年没有这么大的新鲜事了。

    本来对面庄子死了人去状告就出人意料,可后面的事情更让人意外,王管家死了,他的妻儿来喊冤,不想还牵扯到了京城的大户人家,狗不狗血,传不传奇,真真看戏都没有如此的热闹。

    黛玉一边听一边点头,大致的事情她都已经知道了。

    “赵管家今日辛苦了,回去好好休整一番,事情的动态多关注些。”黛玉说道。

    “老奴遵命!”赵管家应的那叫一个痛快,就算黛玉不下命令,这么大的事谁不关注,赵管家是一脸兴奋的退了下去。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然和林黛玉没了什么关系。

    现在所有的焦点都在于是谁在府衙就把人给害了,打官府的脸不要太响。

    王管家下毒的事却早让人抛于脑后。

    外面天色已晚,不过黛玉却并没有安眠。

    这两日发生的事情太过蹊跷,她要好好的梳理一番。

    首先黛玉可以确定的是,这菜绝对不是王管家送到对面庄子的,所以说谎的是对面庄子的主人。

    只是黛玉不知他的目的是何,按理说用了解毒丸,定不会有人身亡。

    退一万步,就算医治不及时,有人因此丧命,为何这两日黛玉都没有听到一点风声?这完全不合乎常理。

    再者,就是王管家为何会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自家庄子的门口,这件事情黛玉一直没来的及细细思考。

    现在想来,会不会是同一个人所为?

    不管是这次的人命官司还是前几日王管家被绑事件,这些事情都是帮了黛玉的忙。

    但换一个角度,虽是帮了黛玉的忙,但也可以说借黛玉的手达成了某人目的。

    虽然是什么目的黛玉并不知道。

    想必那人也没有料到黛玉对下毒这个事情会突然放手,这才出了第二个事件。

    重重的疑点都把矛头指向了黛玉对面的庄子。

    可是对面庄子的人似乎对自己并没有恶意,要不然这事也不会半点不牵扯到黛玉,毕竟她才是事件的发起者。

    最蹊跷的还是后面的事情,王管家的死,拿着血书的冤情,这一环一环扣的着实太紧,像是事先计划好的一般。

    细想一下,着实有些吓人。

    黛玉在这里也充当了重要的一环。

    黛玉来这半月有余,却从来没见过对面庄子和任何人走动,恐只有到她庄子来拿菜罢了。

    对面究竟住的何人?

    黛玉站了起来,超着对面庄子的方向。

    闭上眼睛,黛玉集中了自己的神经力想对对面庄子探索一番。

    不想过了很久,黛玉才睁开眼睛,眉头轻轻的皱着,“奇怪,竟是进不去。”

    不知道怎么,黛玉的精神力都被挡在了对面庄子的门外。

    那庄子似被什么保护起来一般,像是神仙的仙人阵。

    这点黛玉是第一次发现。

    到是有意思的很。

    可这般就更加奇怪了,若对面庄子也有修仙之人,为何还会有中毒丧命之说?

    黛玉着实想不明白。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对面的人针对的是贾家,并不是她,要不然也不可能在堂上一句林字都不提。

    虽然好奇,但黛玉却不会去深究。

    对面对她并没有恶意,自己也就不必过于在意。

    只是可怜了贾家,不知又是招惹了谁。

    现在黛玉忽一种坐收渔翁之利的感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