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当绛珠草被浇死后[红楼] 第二十四回



    “回外祖母,不知怎么,一句话都没有说上,宝哥哥就晕倒了。”黛玉说道。

    “宝玉晕倒了!哎呦。”贾母一下子站了起来,“他无事去你那作甚,我的心肝啊,可是有什么事情,鸳鸯,鸳鸯快些进来。”贾母赶紧唤鸳鸯进来,着急的模样哪里还有方才的睡意。

    “老祖宗何事。”鸳鸯匆忙进屋。

    鸳鸯还从未听过贾母这般的急促,跑进来的时候,鸳鸯头上的钗都有些歪了。

    “快去叫轿子来,我要去看看宝玉有事没有,对了,把府里的郎中都叫上。”贾母难得的慌乱,一点都不顾的林黛玉还在。

    贾母怎么说,鸳鸯就这么做。

    屋子里顿时一片的慌乱。

    贾母只随便套了件外套,没有收拾就要出门,样子似是连轿夫都等不得。

    贾母这般的反应让黛玉也有微微的惊讶,不想贾宝玉在贾母心中地位这般。

    看着贾母起身,黛玉跟在了她的后面。

    不想贾母回头看着黛玉,“你还去作甚,难不成想让宝玉死了不成!”

    这话说的着实伤人。

    现在贾母看黛玉的眼神就是看丧门星的样子。

    即便黛玉对贾母已经没什么情分,听到这话心里还是难受了一番。

    毕竟血脉在哪,被自己的亲人这般说还真是伤的彻底。

    黛玉顿住脚步,面上没有什么表情。

    贾母也没在理黛玉,轿子没了,自己直接走了出去。

    远看着贾母离去的身影,黛玉嘴角浮现出冷笑。

    这就是那个口里心心念自己的外祖母,自己前世除贾宝玉外最亲近之人。

    且说轿夫连跑带颠的抬着贾母来到贾宝玉的院子,因为贾母一直让他们快跑快跑,轿夫速度上来了,必定就会颠簸。

    等着下轿子的时候,贾母这一把老骨头都要散架了,腿脚发麻,又两个家丁扶着在进了贾宝玉的院子。

    此时贾宝玉还昏着,贾母一进门就哭了出来,“我可怜的儿呀。”

    看到贾母这个样子,随来的郎中表示压力巨大。

    这要有半点闪失他们可就完了。

    郎中们一个个脸色紧绷,看着床上的贾宝玉,心里无一不是怨念。

    贾宝玉不过是身体刚好,有些虚,加之情绪上激动,被贾琮那么一打就晕了过去。

    实际上没有什么大事。

    贾母这架势看似是贾宝玉不行了一般。

    郎中们仔仔细细的检查,一个检查完了,不放心接着下一个人检查。

    统共来了有五个郎中,和流水站一般,你看完了我看。

    里里外外把贾宝玉折腾了一番,本来能半个时辰醒,折腾下来足足两个小时后才醒了过来。

    看着贾宝玉醒了,郎中们终于松了一口气。

    贾母对每个人都有上次,拿着赏赐的银子,郎中们走出院子,个个都捂着自己的小心脏,这钱真是不好挣啊……

    看着贾宝玉没事,贾母的心这才安了下来。

    情绪也慢慢平复下来。

    贾母怜惜的看着贾宝玉的小脸,都疼到了心尖尖上。

    “好端端的去那作甚,我的儿呀。”王夫人闻信立马赶了过来。

    进门的时候是气喘吁吁的模样,看的出来,王夫人是刚午休完都没来得及收拾就来了。

    “宝玉已经没事了,如此慌乱成何体统。”贾母对王夫人说道。

    “不知那里有什么好,我的傻儿子啊!”看到贾宝玉这般,王夫人心里对黛玉更是不满,已经顾不得贾母在说什么了。

    看到王夫人这般的表现,贾母对她也没有好脸色。

    归根结底,这事情就赖王夫人,要不是她贪墨这点小钱,早早的把庄子交给黛玉,贾宝玉何苦受这个醉。

    “你和我来一下。”贾母低沉着声音和王夫人说道。

    “可……”王夫人刚看了一眼贾宝玉。

    贾母没在搭理她,而是到了贾宝玉院里的另一间屋子,连头都没回。

    “是,老祖宗。”王夫人只好应了下来,临了还看了一眼贾宝玉。

    贾母在前走,王夫人跟着,就算贾母没说话,气氛都很压抑。

    看着贾母阴沉的脸,王夫人心里有些不愿意,事情都是因为林黛玉起的,对她甩脸作甚?

    这个老不死的……

    王夫人在心里咒骂着贾母,面上却是毕恭毕敬的。

    到了里屋,贾母让鸳鸯她们都退了下去,屋里只剩了贾母和王夫人。

    “下午的时候,玉儿来过。”贾母说道。

    一听到林黛玉,王夫人的脸色就不好看了。

    知道自己犯了错,提前来请罪来了?果然是个狐狸媚子,按照她看来,她的儿就是被林黛玉给勾了魂魄去。

    “你手上的庄子今个就交出去。”贾母看王夫人没有反应,她继续说道。

    说道庄子,王夫人的表情就更加难看,“哎呦,我的老祖宗,我让凤姐去打理了,这庄子乱的很,岂是一天两天能收拾完的,在我看来咱贾府的别院也不少,随便一处让林大姑娘去住就是了。”

    毕竟贾敏还是贾母的女儿,黛玉要贾敏的庄子是无可厚非的,王夫人明摆着不想撒手,但这话之前贾母已经允了黛玉,王夫人在这般就是驳了贾母的面子。

    贾母用自己浑浊的老眼看着王夫人。

    盯得王夫人是浑身不自在。

    “玉儿今个就让她搬走,去庄子。”贾母用了命令般的语气。

    “可……”王夫人还在挣扎,正对上贾母已然不耐烦的神情。

    “若宝玉在出什么事,就算你这个做娘亲的我也不会轻饶。”贾母厉声说道。

    在她的心里没有任何人比贾宝玉重要。

    看着贾母真真的动了肝火,王夫人在也不敢忤逆,即便在舍不得,这庄子也要交出来。

    贾母和王夫人说完这话,又去看了宝玉,确定贾宝玉没事后才回的自己院子。

    贾母在的时候,王夫人脸色还好看些,等着贾母一走,王夫人的脸直接阴了下来。

    贾敏没出嫁前就克自己,好不容易等着她嫁人了,等着她病死了,生了个女儿又克了自己的宝贝儿子!

    毕竟还是贾宝玉重要,即便是舍不得,王夫人还是把庄子速速的交到了黛玉手上。

    不过她没有本人去给贾宝玉,只是唤了个奴才去了,林黛玉她真是不想看一眼。

    拿到庄子的契约,林黛玉终于可以离开这个地方。

    虽在荣国府住了不到半月,却让黛玉觉的度日如年。

    东西来的时候就已经打包好了,想必现在的贾母和王夫人她们也不想见到自己。

    两不相见,谁心里也痛快。

    黛玉只留下了帖子,交给了贾母,当天下午就离开了。

    心情却是无比的好。

    怕自己的傻爹爹期间又派人送东西来。

    黛玉委托了信使给林如海带去了一封家书,大致上说自己现在在娘亲的庄子里住的很好,等着水路化了就返程回扬州,还望爹爹多加保护身体。

    林黛玉这封信出去,林家和贾家的关系也就这样了。

    本来,林如海想着自己身体不好,若是哪天真有了意外,可以把自己的女儿托付给京城的贾家。

    可这样一来,林如海就断了这个念头。

    自己尚在,女儿只是来京城探亲,就把她安排到偏僻的庄子,自己真若不在了,还能期待半分他们对黛玉好?

    等天擦黑,黛玉来到了京城郊区的庄子,和贾敏说的一样,这个庄子的确是依山傍水,着实是一个好地方。

    深吸一口气,都带着泥土的芬芳,到了这个地界,黛玉觉的自己整个人都清爽了不少。

    庄子虽然偏僻,但并不是和想象中那般空无人烟。

    让黛玉没有想到的是,她庄子附近还有邻居,只隔着几里地的地方还有另外一处庄子,比自己的庄子要大上两倍的样子。

    正巧,一个庄子在这边,一个庄子在湖那边。

    天然的小湖泊成了两个庄子分明的界限。

    黛玉只看了那个庄子一眼,没有过多的想法,只想着关起门来过自己的小日子。

    来到庄子门口,没人来迎接。

    院子外面有些狼藉,车轱辘的痕迹清晰可见,看来之前有不少的马车来到了这里。

    还没等着进院门,黛玉就感觉出庄子里面的嗔嗔贪念。

    毕竟庄子在王夫人手里这么多年。

    黛玉看着庄子后面依仗的巍巍山峰,这般灵洁之地,可不能被那些人给玷污了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