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当绛珠草被浇死后[红楼] 第十回



    贾琮这几日难得的老实,没有出去胡闹。

    当然,没人注意到。

    毕竟贾琮的存在感实在是太低了。

    看着自己还没好的手,贾琮天天准时上药。

    他只想在着下次出现在她的面前,不在是狼狈。

    奶嬷嬷看着自家少爷难得的消停,是什么话都不敢在多问。

    这两日,贾府仍旧在闹腾。

    贾宝玉那边尤为严重。

    “我的爷,这个时候,您就不要在出去了。”袭人正在安抚着闹情绪的贾宝玉。

    “我都几日没见到林妹妹了,为何不让我出去。”贾宝玉闹腾的说道。

    自打那日见了林黛玉,贾宝玉真是时时刻刻念着,恨不得搬到黛玉的院子里和她同榻而眠。

    不过,由于“丢”无这个事件,贾宝玉这几日便在没见过林黛玉。

    袭人是得了王夫人的令,在玉没找到前,不让贾宝玉出门,省的节外生枝。

    “爷若只要林姑娘就早早的打发了我们,省得……”袭人说着说着,这眼圈就红了。

    不得不说,宝玉院里的丫头,袭人最是了解贾宝玉。

    她家少爷是最见不得女儿家哭。

    “我的好姐姐,我何时说不要你们了。”贾宝玉握住袭人的手,话也不像方才那么强硬了。

    院子里的丫鬟个个都是贾宝玉的心头肉,真是少了谁都不可,尤其是袭人。

    看着贾宝玉态度变软了,袭人才又说道

    :“爷您的玉才刚丢,若在出了什么差错,到时袭人就算不想离开爷,也要被打发走。”

    “什么劳什子的玉,丢了就丢了。”贾宝玉轻描淡写的说道。

    袭人柔眼看了宝玉一眼,“替爷暖了这么多年的玉,爷真是好生凉薄。”

    贾宝玉被袭人看的只觉的浑身麻酥酥的。

    什么黛玉,此刻都当到了一边。

    别看这几个丫鬟里面袭人相貌不是最出众的,可这柔气却是别人学不来的。

    贾宝玉还就爱这个调调。

    “我的好姐姐,你让我吃吃胭脂,我今个就不出去了。”

    袭人微微瞪了贾宝玉一眼,随后低下了头。

    “爷可是当真?”袭人低低柔柔的说道。

    门掩着,谁都不知里面发生着什么。

    也是亏了王夫人的令,黛玉这边才安生了几日。

    此时的黛玉是哪里都不想去,只想在自己的小院里面养养花草。

    紫娟对贾府的事情都熟,黛玉把采办花苗的事都交付给了紫娟。

    前世,紫娟的卖身契在贾母那,虽说对黛玉忠心,终究是有所顾忌。

    今世,卖身契在黛玉这里,黛玉可是名副其实的紫娟的主子。

    这般的紫娟更是没了什么外心。

    办起事来也更加努力。

    且说王熙凤这可不如黛玉这边清闲。

    得了贾母的令,王熙凤不敢不作为,即便她还没想好这锅最后由谁来背着。

    零散着几日,王熙凤先下令搜了无关紧要的几人。

    府里那些老人精的心腹她都没敢动着。

    才几日的功夫,王熙凤愣是瘦了一圈。

    她心里也不知咒骂了王夫人和贾母多少。

    自家男人也是个无用的,除了那皮囊看着让人欢喜,还真帮不上半点忙。

    “奶奶,要不找宝二爷房里的人如何?”看着王熙凤伤神,平儿提议道。

    平日里有事,王熙凤多愿意和平儿商量。

    平儿和王熙凤的关系很微妙,陪嫁的丫鬟,算是王熙凤的心腹。

    常态,大家子的陪嫁丫鬟都是默认的二房。

    按理说,王熙凤也认了把平儿给贾琏做小。

    认归认了,可王熙凤却看的紧,不让二人有成好事的机会。

    从这个方面来说,王熙凤又是在防着平儿。

    所以说两人的关系微妙的很。

    “头发长见识短。”王熙凤并不领情,还瞪了平儿一眼。

    “按照宝玉的那个性格,屋里的那些丫头哪个能动了?”王熙凤说道。

    你拿贾宝玉屋里的金银他不会在乎,可是谁欺负了他的丫鬟可是不可。

    府里都说,贾宝玉院子里的不是丫鬟,是主子。

    王熙凤一点,平儿立马领会其中的利弊。

    那个魔王,能不招惹都不招惹。

    “还是奶奶想的多。”平儿打了下自己的嘴。

    “想的多又有何用。”王熙凤叹了一口气,可是这事情在拖下去也不是个事,这个替罪羔羊到底找谁合适呢?

    王熙凤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把抹额拿来给我。”

    平儿拿来抹额,然后给王熙凤揉着肩膀。

    屋子里面安静的很,都能听到两人的呼吸声,有些沉闷。

    “对了,这两日,林姑娘怎么样了?”王熙凤闭着眼问道。

    作为贾府的管家,王熙凤事事都要操心。

    贾母偏疼黛玉,可不能因为宝玉的事情就疏忽了。

    处事圆润当数王熙凤,要不她也不可能走到今天这个地位。

    “林姑娘这几日都没有出门,说是在院子里种些花花草草,平日跑腿都让紫娟出去,真真的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平儿说道。

    王熙凤听到这话,明显的肩膀僵了一下。

    她睁开了眼睛。

    “奶奶,怎么了?”平儿顿住了手,想着方才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

    忽然,王熙凤笑了起来,这笑声异常的爽朗。

    “我的好平儿,平日里算是没有白疼你。”王熙凤说道。

    “奶奶?”平儿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紫娟,紫娟。”王熙凤说着紫娟的名字,话语间有着些许兴奋。

    王熙凤从塌上起身,低头捋着自己的衣服,嘴角挂着笑容。

    “紫娟那丫头被派去伺候玉姐,心生不满,于是偷了二爷的玉。”王熙凤不紧不慢的说道。

    然后王熙凤抬头看了一旁了平儿一眼。

    平儿先是楞了一下,随后连连点头,“正是这紫娟,奶奶果真是明察秋毫。”

    试想一下,确实没有比紫娟更适合的人选。

    紫娟原来只是贾母那的二等丫鬟,若是她偷得东西,总归不会打贾母的脸。

    而且理由还充分。

    要知道,林黛玉怎么也是外姓人,伺候她自然没有伺候贾母来的好。

    而紫娟刚被派去伺候林黛玉,找她又不会得罪林黛玉。

    真的是替罪好的人选。

    “那个小蹄子房间搬了没有?”王熙凤问道。

    “只拿走了些小物件,还有些东西没来的及搬走。”平儿应道。

    才伺候黛玉几日,紫娟忙的没工夫收拾。

    王熙凤笑了笑“且和我一起去看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