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当绛珠草被浇死后[红楼] 第七回



    老嬷嬷看贾宝玉这般,在不在说话自讨没趣。

    心里暗自想到,没了玉,看看还是不是这家的心头肉。

    这边刚摔了玉,大房那边就得了消息。

    这下可是把邢夫人给乐坏了。

    让二房在得瑟,这下好了吧,玉没了。

    二房得宠多多少少和贾宝玉的玉有关系。

    在加上贾宝玉长的又像家里的老爷子,贾母这才处处护着。

    “走,咱们去老太太那看看。”邢夫人对身边的嬷嬷说道,难得她也会主动去贾母那。

    这热闹她可是要看。

    其实要看热闹的不仅仅是邢夫人,人心攒动的还大有人在。

    “你听说没,宝玉把玉给摔了。”王熙凤消息倒是灵通。

    不过这次她却没有马上到贾母院子,而是回到了自己院子。

    “哦?真的?”贾琏一听这话,本来还在软塌上躺着,这一下子坐了起来。

    “我得来的消息怎会有假。”王熙凤嘴角明显的带着笑意,显然心情不错。

    她看了一眼平儿,示意让她出去。

    平儿退下。

    王熙凤则坐到了贾链的腿上,用胳膊揽着他的脖子。

    今个她对贾链可是难得的热情。

    贾琏也配合的搂住王熙凤的腰。

    “你说那玉怎么就碎了。”王熙凤边笑边说道。

    虽然面上王熙凤是向着二房,可是不向着二房又能怎么样,自家的男人不争气,自家那个婆婆更不比说。

    大房里面,能给争脸的也就王熙凤一个人。

    若是有机会,谁不想着夫家能出头的。

    “本就不知是什么玉,偏说是出生时就有的,你我都没看见,碎了也不稀奇。”贾琏说道,语气里面可是幸灾乐祸。

    这府里面最讨厌贾宝玉的当数贾琏,明明都是孙子辈的,在府里的待遇却是天差地别。

    贾母偏心未免也太厉害了。

    王熙凤本还笑着,却突然叹了口气,情绪变化异常的快。

    “这是怎的?”贾琏问道,王熙凤的心思他总是猜不透。

    “爷的心思我都知道,可这事却不能太过高兴,没了玉,人家还有嫡亲的姐姐。”王熙凤说道。

    贾母偏疼贾宝玉和宫里的贾元春脱不开关系。

    府里有消息,说是贾元春要封妃了。

    一提起贾元春,贾琏就想到了贾迎春,同样是贾家女儿,真是不能比。

    “那你说这事怎么办?”贾琏本想着去幸灾乐祸,经王熙凤一提醒到是收了心思。

    “咱们静观其变,谁也不知明天会刮哪阵子风不是?”王熙凤咯咯咯的笑的起来,窝在贾琏的怀里,眼中闪着精光。

    在说说赵姨娘那边,一听到这个消息,她直接朝着菩萨开始磕头。

    口中还在碎碎念,“菩萨显灵,菩萨显灵。”

    若说府里最讨厌贾宝玉的人是贾琏,那最讨厌王夫人的人莫过于赵姨娘。

    身为贾政的妾,赵姨娘没少被王夫人打压。

    即便这样,她还生了一儿一女,不得不说还有些手腕。

    只是……

    人们都说贾环无论相貌还是精神头都不如贾宝玉。

    想到这,赵姨娘就恨。

    若不是王夫人从中作梗,她的环儿岂是现在的模样。

    “娘,你在干嘛。”贾环过来,看着赵姨娘正在磕头。

    “环哥,过来,和娘一起还愿。”赵姨娘对着贾环说道。

    贾环满脸的不愿意,平日里他就没事让赵姨娘拉着磕头。

    但贾环倒是听话,赵姨娘叫她,他也跟着做了。

    正巧,探春过来。

    看到赵姨娘又拉着贾环在磕头,她微微皱起了眉头。

    “男儿膝下有黄金,这头可是随便磕的。”探春冷冰冰的说道。

    赵姨娘起身,看了一眼探春,“这不是三小姐么,怎么,菩萨都不让拜了?”

    赵姨娘素来和探春不和。

    虽说是亲生的女儿,但更像是王夫人亲生的般。

    一听赵姨娘这般阴阳怪气,探春当下就阴了脸,“环哥,我让你起来。”

    贾环相当无奈的看了看赵姨娘,又看了看探春,这两人吵架的时候总会拉上自己,真是烦人的很。

    一个让起,一个让跪的……

    “听说府里来个妹妹,我要去看看。”贾环不管,给菩萨磕了个头就站起身来。

    两边是一个都不得罪。

    赵姨娘一听,这贾环要是去看刚进府的林黛玉,也没拦着。

    听说贾母偏爱林黛玉,去走动走动也不错。

    难得,探春和赵姨娘想到来了一去了。

    贾环终于是逃了出来。

    继续斗蛐蛐去。

    而赵姨娘和探春互相看了一眼,谁也不理谁。

    丝毫没看出半分的母女情分。

    贾环没去找林黛玉是正确的,那边已经够乱的了,不去凑热闹是明智。

    王夫人那也得了消息。

    气的王夫人也差点晕了过去。

    只剩下一口气在顶着。

    王夫人知道,她要是也倒下了,还不知有多少人要看她的笑话。

    找来周瑞家的,王夫人和她暗暗说了几句话,周瑞家的匆匆就下去了。

    王夫人又缓了一会,这才去见的贾母。

    贾母喝了几服药,半个时辰才醒了过来。

    “我的儿,你何苦摔那命根子。”贾母一醒,张口就是这句话。

    一旁的宝玉刚想说话,就被王夫人派来的周瑞家的瞪了一眼。

    知道是自己错了,宝玉也没敢接什么话。

    “老祖宗,还是身子要紧,玉没了就没了。”邢夫人难得说话,但还是不经过脑子。

    “不知大太太从哪里听来,我这玉是碎了。”王夫人走了进来,一句话把邢夫人顶在那里。

    “那个……”邢夫人想说府里的人都知道,可是她看了一眼贾母,这话没说出口。

    王夫人又继续说道,“老祖宗,宝玉的那玉可是仙物,怎可能说碎就碎了,会不会?

    贾母那么精明,怎么会不知王夫人是什么意思。

    玉若碎了,那便是假玉。

    那么这事情可是变了味,真玉哪里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