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盛世芙华 > 盛世芙华最新章节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再回山庄(一)

盛世芙华 第一百一十一章 再回山庄(一)



    夜色清冷,晚风徐徐。

    月光下,林间小路上,三道身影策马而行,尘土飞扬间,马蹄声响格外的清晰。

    沐天逸眺望了一下远方,借着银白色的月光他看见了屹立在不远处的高山,高山的半腰处那熟悉的建筑依然如记忆里的那般宏伟壮丽!

    不知元清看见他之后是否会和他猜想的一样,表现出一副见了鬼似的模样。

    “皇兄,那山上的庄子就是你之前的家吗?”南宫彩儿策着马来到了沐天逸的身侧,寻求着答案!

    “嗯!咱们加快速度,很快就要到了!驾!”点头回应之后,沐天逸扬鞭,加快了速度!

    南宫逸儿和姜锋也加快了速度,跟了上去!

    抵达云山山脚之后,沐天逸三人下马徒步上山,因山路蜿蜒曲折,加上又是在夜里,所以他们花了很长的一段时间才来到云山的半山腰!

    沐天逸站在庄子的大门口,抬头仰望着大门上红漆黑字的大牌匾,牌匾上龙飞凤舞的“溢雪山庄”四个大字映入了他的眼中!

    他,终于回来了!

    南宫彩儿见他看着牌匾发呆,一脸的感慨,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走上前去敲响了大门!

    隔着门板,站在门外的沐天逸听见了一道沉稳有力又不急不慢的脚步声正离他们越来越近,唇角微勾,因为以这脚步声来判断,在溢雪山庄里能如此沉稳不迫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昼炎!

    当昼炎拉开大门,看见站在门外的沐天逸时,他整个人都惊呆了!许久才缓过神来!

    激动不已的确认道:“少主,真的是你吗?你没有死?”

    沐天逸还未开口,南宫彩儿回声道:“不是他难道是鬼吗!”

    沐天逸将南宫彩儿往后拉了拉,走上前对昼炎说道:“这些日子辛苦你了,我知道,自从我坠入深海之后,溢雪山庄都是你在打理!”

    “少主,真的是你,你总算是平安回来了!”确定不是自己眼花和产生了幻觉的昼炎立刻上前与沐天逸拥抱了一下。

    “喂,你们两个大男人怎么和我们女人一样话多?寒暄几句意思意思就够了,再说了,现在抱也抱过了,是不是该带我们进去了?本公主现在可是又累又饿,全身上下早已一点力气也没有了!”早已饿的前胸贴后背的南宫彩儿在一旁抱怨,俏丽的面容上看上去很疲惫!

    “少主,她是……”昼炎看着眼前说话非常不客气的女子,满心的疑问。

    “走吧,我们进去再说吧!”沐天逸看了南宫彩儿一眼,南宫彩儿明明看见了,却别过脸看向别处,嘟着小嘴,一脸“你别怪我”的表情。

    跟在沐天逸的身后,南宫彩儿一脸的郁闷,哎呀,她三皇兄什么都好,就是太不苟言笑了,对她又比较严厉,有事没事就喜欢教训她,说她每个女儿家该有的样子,活脱脱就像个小猴子!

    真是的,居然拿她和动物比,真是气死人了,再说了,她哪里像猴子了?她怎么觉得,自己还是蛮可爱的呀!

    和昼炎一起走在最前面的沐天逸哪里会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此刻,他只想尽快的将他的计划安排下去,然后回云幽国。

    这一次,凌墨萧肯定不会轻易的放过蓉儿!

    而他与他之间,国与国之间,一场大战已成不可更改的定局。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做好时刻迎战的准备,这一战只能赢,不能输。

    走在通往溢雪山庄正堂的石板路上,沐天逸只觉得心中无比的踏实和怀念,自眼前经过的一花一草,一树一物,皆如记忆中的一样,没有什么太多的改变,他的心不经意的温暖了起来,他一直以为他是孤单寂莫的,当初建立溢雪山庄之时,也只是为了有个落脚的容身之所,却不想,当他身处千里之外的云幽国之时,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有多么想念溢雪山庄里的所有,原来,不知不觉中,溢雪山庄早已成了心中不可替代的家。

    是的,家!

    家是任何地方也不可取代的,就如同苏芙蓉在他的心里,是任何女人不可能取代的一样。

    第一次,他的心开始变的柔软,只因为这处熟悉的住所,只因为这里的兄弟,只因为这里拥有着他十多年来的回忆。

    一名拿着大扫帚的下人路过,看见了沐天逸,两只眼睛立刻瞪的比鸽子蛋还大,本以为是自己眼花看错了,但看见在他的身边还站着昼炎护法时,整个人立刻惊喜的跳了起来,扔下手中的扫帚边跑边喊道:“太好了,庄主回来了,他没有死,庄主回来了……”

    没一会儿,庄里的下人和冥夜还有元清等人全都跑了出来,在溢雪山庄的正堂门口与沐天逸等人撞了个正着。

    元清风一样的冲到了最前面,抱着沐天逸的腰就感慨道:“公子,你没事实在是太好了,你不知道,元清都快想死你了。”

    元清紧紧的抱着沐天逸,鼻涕眼泪一起流,哭的那叫一个伤心呀。

    “元清,你赶紧松开,你这个样子抱着公子,人家还以为公子有断袖之癖呢!”冥夜一边训斥着元清,一边哽咽道。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吧,我这不是高兴嘛!”元清瘪了瘪嘴,哭嚷的反驳。

    “那你也不能损坏公子的名誉呀,这事要是传出去了,人家怎么看我们家公子?啊?”冥夜抬手抹掉脸上的泪,继续数落着元清的不是。

    “这都那跟那儿呀?只要你不胡说,就没人会说,你就不能闭上你的那张臭嘴吗?一天到晚没句好话……”元清松开了紧抱着沐天逸的手,转过身冲冥夜不服气的嚷嚷。

    “你让我闭嘴我就闭嘴,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我好歹也是溢雪山庄的左护法,怎么能让别人瞧不起我?”冥夜无视眼前足足比他矮了一个头的元清,没好气的说道。

    “面子?护法?你还好意说,也不拿块镜子照照自己,你从头到脚那里有个护法的样子了?溢雪山庄大大小小的事物一直都是昼炎在打理,你呢,整天就知道闲逛,啥事也不干,还有脸说自己是溢雪山庄的左护法,真是不要脸!”元清噼里啪啦的说出一堆冥夜的不是,整个过程还不带喘气的。

    “你有胆子再说一遍?看我不撕烂你的嘴!”被元清数落的脸上有些挂不住的冥夜,两眼一瞪,指着面前正在得意的元清警告着他。

    元清一脸“怎么样?被我说中了吧?恼羞成怒了吧?”的表情朝冥夜做了个得瑟的鬼脸。

    冥夜气的就要上前打他,那知,元清早脚底抹油,跑的比兔子还快,冥夜跟在他身上,一个劲儿的追赶着他。

    看着他俩你一句我一句争吵不休不停斗嘴的模样,沐天逸只觉得心中更暖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