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综]朕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第42章 星星之火



    海圆历1513年夏,东海,哥亚王国。

    属于革命军的船,停在了哥亚以北靠近黎明岛的地方,下了船刚出码头的时候,龙就注意到了那个女人。

    她坐在礁石滩附近一条废弃的舢板上,斗篷的帽子压的很低,身边放着两个小小的食盒,装着糖果一类的小点心。

    有三四个小孩子正在她不远处玩耍,穿着短裙的小女孩磕磕绊绊的跑到她身边,献宝一样的举起了小小的手掌,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又笑着跑回到沙滩上。

    伊万科夫顺着他的视线也看了过来,但那场景除了玩闹的小孩子,就剩下一个似乎是出来献爱心的贵族小姐了。

    这……有什么可看的?

    “大概是因为……”

    现实听到了他的疑惑,半边脸上布满红色纹身的男人思索着停下脚步,最终扯出了一个相当意味深长的笑容:“我们并不是第一次见了啊。”

    龙第一次见到这个女人、或者说见到这件把人包的那么严实的斗篷,是在在南海隆美尔王国的一家小酒馆里。

    同样的场景,同样的画面:一个穿斗篷的女人安静的坐在角落,身边放这个点心盒子,然后专注于逗小孩。

    她穿着件款式一样但颜色略有不同的斗篷,怀里抱着一个看不清面容的金发孩子,不知道做了什么,气氛非常的压抑。

    在那之后,他们得到了海军将在愚蠢尖叫之岛埋伏太阳海贼团团长、同样也是革命军内干部“英雄泰格”的消息。

    ——伊万科夫赶到后,救下了重伤后心如死灰不愿输人血的费舍尔·泰格。

    第二次,是两年前来哥亚时,在霜月村的一片小树林里。

    也是同样的场景和同样的画面——唯一的区别大约是因为上次的对象是个虎头虎脑的绿毛小男孩,所以她并没有表现的像今天对待小姑娘一样柔和,甚至一而再再而三的戳那个小男孩的额头,直到把他弄哭为止。

    接着,等他们到达耕四郎的道场时,就得到了政府即将干预安卡科群岛的消息。

    ——于是在四月政府秘密行动之前,革命军率先由安卡科离开,将总部搬到了白土之岛巴尔迪哥。

    再上一次的话……应该就是那次了吧?

    现在看到她出现在这里,龙一时居然有些意外。

    傍晚时分,玩闹的小孩子都回了家,龙再次到码头附近的礁石滩时,她还坐在那里。

    “革命军才来几个人啊。”

    那个女人没有转过头来,但抱怨的话带着股谜一样的自来熟:“安排十来个人罢了,需要花费你一个下午的时间吗?”

    事实上,她抱怨的语气相当平铺直叙:“慢死了。”

    革命家淡定的听完了抱怨,伸手摘下帽子,笑着打了招呼。

    “让您久等了,殿下。”

    果然,这话说完对方立刻睁开了眼睛——海中翡翠、大洋珍宝,还真是名不虚传啊……

    龙看着那双眼睛里细碎的光晕,不轻不重的做出了一个类似于恭维的动作,轻轻弯了弯腰:“万分感激您的帮助。”

    看着对方似乎因为暴露身份而苦恼的样子,龙居然有种莫名的成就感。

    他上前两步看向靠在舢板边沿的精致手杖,对着顶部鸟雀形状的宝石雕塑再三确认了下,直接伸手将它拿了起来。

    “随意动别人的东西是什么毛病?”

    龙眯起了眼睛,手指划过上面精巧的花纹:“这可是抵在海贼王胸前,差点贯穿了他心脏的东西呢。”

    “……你什么意思?”

    “有幸在场,慕名已久罢了。”

    哦,这还是个黑历史见证者?

    艾丽卡顿时兴致全无:“如果你被绑在了同样的地方,我会记得在你开口说些不合适的废话之前,直接用它贯穿你的心脏。”

    龙完全过滤了这句话的后半部分:“哥尔·罗杰这个男人,从不会在必要的时候说废话。”

    “他改变了这个世界应该有的前进方向,命运因为他的一句废话出现了不该有的转折。”

    “世界的发展自有轨迹,身处其中的人永远不可能左右这个巨人到底往哪里走。”

    “就现在而言,我、和我身后的哪个政府,才是支撑这个【巨人】运转存活的血液,作为寄生于其上还在不停制造混乱的不和谐因素,你不觉得自己本来就应该很讨嫌吗,病毒先生。”

    龙的表情带着种【似乎也对】一样模糊的赞同,但接着他说:“人的身体都有自卫机制,比起入侵血液的病毒带来的危害,内部的不作为才是最可怕的。”

    “您说对吗,免疫系统小姐。”

    艾丽卡面无表情的呵呵了一声:“得了便宜还想卖乖的时候,也稍微考虑一下你那帮需要躲躲藏藏的同伴吧。”

    “辩论不过就用威胁,”男人语重心长的感叹说:“这大概是人们常说的幼稚吧。”

    “那在切实的利益和一时意气之间选择后者的人,”艾丽卡面继续面无表情的反驳:“大约更是幼稚而愚蠢的吧。”

    掌握着【切实利益】的艾丽卡宫挑眉冷笑:“你说对吗?大了我七岁的蒙奇·d·龙先生。”

    接下来两个人都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海水开始退潮,天龙人的公主率先开了口。

    她说:“你知道正义代表着什么吗?”

    龙听出这根本不是问句,自然的示意她说下去。

    摘下了斗篷的女人稍稍弯腰,用那根差点杀死海贼王的手杖在沙地上慢慢划拉着。

    长方形的高墙,高度递减的三个小人,还有摞在一起的几个箱子。

    “如果以观看海贼王处刑为例。”

    她在墙壁的另一边嘲讽性的划了个海贼的标志:“这三个人同样被高墙挡住了,那么……”

    随着杖尖的挪动,箱子被改到了小人脚底的位置,最低的人三个,中间的两个,最高的人只有一个。

    “弱者多得,强者少得,但从结果来讲,这三个人都可以看到墙的那一边了。”

    “这种结果,大约是正义。”

    偏左侧的另一边,天龙人又画出了另一幅同样的画,但在最后,她用脚尖抹去了最低者脚下的箱子,挪移着给了三个人同样的高度支援。

    ——于是最高者高出墙壁许多,但最低的那个人,依旧看不到墙壁另一边的海贼标志。

    “这个才叫公平。”

    她点了点最高者脚下后来加上的箱子:“但如果将三个人看做一个宏观整体,那么这部分就被浪费掉了。”

    “你追求的宏观解放,海贼们梦想着的狭义自由,海军贯彻的绝对正义,还有根植于世界政府思维核心的相对公平——”

    “恕我直言,”革命家的声音甚至带着笑意:“以阶级人种划分人群的政府,远称不上公平。”

    “是吗。”

    艾丽卡在相对这个词上画了个圈,慢慢悠悠的说道:“在玛丽乔亚,二十王后裔能从天上金内得到的份额是完全相同的,不分性别男女,不论年龄大小,不管昏聩聪颖与否——就种群内部的公平来说,我觉得还好。”

    她接着一变画一边解说着:“国王联盟成员国,不具备国王联盟席位的政府成员国,其他。”

    “这是世界政府内部处理事情的大致划分顺序,拨款多少、兵力派遣数量、税收要求、打击管束力度什么的,被分到不同阶级的国家,会得到不同的待遇。”

    “但同一等级内的两个国家间,政府可以做到完全的公平。”

    “同样,随着加入时间和贡献的多少,国家得到的划定级别可以上升、”

    “而最早加入、或者说成立了这个政府的二十个国家,就被定为了天龙人,得到世界上最高一级的权利。”

    “如果是你会怎么办呢?”

    站在世界最高点的天龙人拍了拍手上的沙土:“空白的一百年前,世界政府推翻了强权鼎盛的不知名伟大王国,也许在那个时间点,二十王扮演的就是你现在的角色。”

    “八百年以后的现在,二十王的后裔变成了世界上最伟大的垃圾。”

    “那么革命军的未来呢?”

    看着那位殿下似乎什么额外意味都没有的眼睛,龙并没有任何思索的意思。

    “如果我们变成了二十王,那自然会有新的革命军诞生。”

    “是吗……”

    似是而非的感叹完,艾丽卡啧了一声,整个人松懈下来打了个哈气:“单这份面对时代兴衰的勇气,怎么的比我们家祖宗强。”

    该下台时就下台,总比抹去历史欺骗自己、最后还赖着不走要好看的多。

    “那么这次,您又想告诉我什么呢?”

    “这次?”

    艾丽卡被问得一愣。

    龙看着她意外懒散的样子,想着刚才的问题,只是笑着说:“毕竟为了得到便宜,我可是一直忍住了没有刻意卖乖呢,免疫系统小姐。”

    “那不如说说你想要什么好了。”

    “……这样子真像是个予取予求的好主人呢。”

    “可惜我没有圈养奴隶。”

    艾丽卡宫相当自然的接下了这个带着些嘲讽意味的玩笑:“何况我就算养十个小白脸,加在一起也没你能花钱。”

    这句话的拨撩意味太重,龙直接被她说愣了,天龙人却丝毫没有关注的意思,接下来说道:“我当初可是直接送了你一颗太阳呢。”

    “每年拦截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奴隶船,解救了无数人的太阳海贼团。”

    她笑眯眯的感叹着:“真是革命的明灯啊!对吧?”

    “原来是这样啊……”

    像是想通了什么一样,龙的笑容带着种融化掉的野心勃勃:“泰格一直闭口不言的那位小姐,原来真的是最不可能的人。”

    “这么说起来……”

    恍然大悟的男人又变回了之前的表情:“你倒真是很早就开始不作为了呢,免疫系统小姐。”

    “这只能证明你占的便宜远比你想象中多,”她板下脸淡定的嘲讽回去:“所以要记得更加乖一点才好啊,病毒先生。”

    “好的,”一旦没有表情看起来就会很凶的男人假作严肃的答应说:“我会记得回去告诉泰格,他值大约十个的俊美男性人类。”

    龙磨蹭着下巴故意道:“不过鱼人听到这种夸奖可能不会很高兴啊……”

    艾丽卡:“……明明是给你花了怎么又甩锅泰格?”

    “唉?”

    “三十五亿,”艾丽卡比了个数字:“说起来,你们前一阵子在赌场不是很走运吗?”

    赌场……

    龙回忆着前段时间伊凡科夫兴奋的告诉他的好消息,思索着说出了个人名。

    “格兰·德索洛?”

    那个男人龙有印象,纸醉金迷的黄金城的主人,最近几年名声鹊起的赌场之王,但意外的对所有人一视同仁,赢就是赢,输就是输,哪怕曾经输给闪电超过三亿贝利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