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清朝]基友总是半夜找我聊天 第三十四章



    魏桐抬手把漂浮在空中的小不点抓到手上,定眼一看才发现,原本以为是白嫩嫩的地方其实是小柯的肚皮,只是上面还有一层绒绒的毛发。魏桐撸了撸他的小脑袋,“抱歉,没看清楚。”他安抚性的动作顺着小柯的毛发重复了好几遍。

    小柯本来就爱娇,又爱缠着魏桐,被他这么一安抚当然不会生气,蹭了蹭魏桐的手指,转了好几圈然后在魏桐的手掌上躺下来,四只小蹄子晃了晃,而后安安静静看着魏桐。

    圆溜溜的眼眸天真可爱,让魏桐不禁笑了起来。手掌微拱,让小柯躺得舒服一点,就这样护在手掌心站起来。

    “玄?”一般情况下,魏桐能进来玄便也会在,偶尔虽有意外,却也不常见。

    “我在。”玄的声音淡淡传过来,让魏桐松了口气。虽然没有矫情到真的需要人陪着,但是玄在的话......总归是好的。

    “如果这道屏风能消失,便好了。”在魏桐刚从站起身的时候,玄的声音从屏风后响起来,“倒不是我真的一定要逼迫你相见,只是今夜是你的生辰,若是能把酒言欢,才更加快意。”魏桐微怔,心中略有酸涩,明白玄的感受。

    小柯听到玄的声音,一咕噜从魏桐手里蹲坐起来,眼眸里迷糊了许久,突然软软叫了起来,“桐桐,我,我有法......”小柯还没有说完,魏桐便下意识轻轻捂住兽嘴,小柯疑惑地看着他,乖巧地停了下来。

    魏桐轻声地,极小声极小声的跟小兽说道:“小柯,你在意识里跟我说好吗?”不要说出来。小柯眨眨眼睛,嫩生生的声音在魏桐的脑海里浮现。不一会儿之后,魏桐才明白小柯的意思。

    屏风,其实便是隔绝了梦境跟现实的存在。魏桐跟玄两个人只要一觉醒来,便完全忘却梦中人的声音。然而其实在梦境中,屏风也会隔绝掉一切跟现实有联系的东西,便是连声音也会有扭曲变化。魏桐恍然,原来连他现在听到的玄的声音,也都是虚假的......

    小柯本来便是这颗珠子的意识,只不过是受损之后才失去大部分能力,窝在魏桐的意识中慢慢养伤。随着时间发展,小柯能控制的力量也越来越多,正如同他能够打破梦境的规则,让两个人相见;也正如此刻,他能给暂时撤去屏风,给他们献上一桌佳肴。

    玄听着那边沉默了很久很久,都没有任何声响。正当他以为出了什么问题的时候,他发现隔开两侧的屏风缓缓烟化,袅袅烟雾升起,带着淡淡的清香。

    屏风消失了。

    玄终于看到了另一半的房间,跟他现在所在的地方别无二致。除了那一桌奇异出现的菜肴,还有......那个穿着常服,背对着他坐在桌边的男子。

    感觉到有人在身边坐下的时候,魏桐心里还有点紧张。虽然小柯早已经说过,两个人见面的时候相貌是会有变化的。一个人的神态有时光光只是眼眸的不同,两个人的气质便完全不同。这个道理魏桐明白,只是在这一刻,跟他曾经第一次颤抖着去牵喜欢的女生类似,呼吸还是不自觉紧促了几分。

    而玄在刚落座的时候,便已经发现不同。即使看起来背影相同,但是光是侧脸,便同魏桐本身有着极大地差别了。玄端起酒壶亲自给魏桐斟酒,“我还在想,什么时候你竟然会同意与我见面了,原来是有遮有掩才放心。”魏桐忍不住笑了起来,“又被你看出来了?”

    “最开始我便猜想过,我们两个人即使在现实中见面,恐怕也是认不出对方。既然我们清醒之后便想不起对方的声音,那么我们在梦境中的声音,相貌便是真实的吗?”玄这样走五十步想一百步的性子,实在是让魏桐叹服。

    他抬起头,侧身看着玄。的确,除了那双眼眸,玄全身上下看不出有任何他曾经猜想的痕迹,粗粗看去,不过是一个丢到人群中都不能被发现的路人甲。想必在玄的眼里,魏也是这样的相貌吧。魏桐在看着玄的时候,玄又何尝不是在看着魏桐,魏的模样看起来平凡至极。

    ——唯有那双眼眸。

    玄在心里喟叹,的的确确,是这双眼眸,这个人他没有认错。

    “如果不是小柯同我讲,这件事情我怕是不会想到的。”魏桐一饮而尽杯中的酒,果然是佳酿。玄轻笑着摇摇头,“如果不是因为这样,你舍得,你敢撤去屏风?”

    魏桐被玄这么一说,尴尬道:“你知道便可,别再臊我了。我自罚三杯可好?”言罢,便要去拿放在玄手边的酒壶。玄握住魏桐搭在酒壶上的手,然而两人也因此微微一怔,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真正地触碰到对方。

    即使带着如此虚幻的意味,玄还是顺着魏桐的手指抚到手腕,纤长的手指在手腕光滑处来回摩挲着,“想来,这还是我们两个人第一次接触。”魏桐只觉得手腕被触碰到的地方火热热的让人发麻,下意识便抽了回来。然而即使那处地方已经被衣袖所笼罩,但是刚才那一刹那的感觉还酥酥麻麻地残留在肌肤上,让魏桐虽有不明,却仍觉得异样。

    玄对自己随手而为的动作没有记挂在心上,他端起酒壶给两人的酒杯斟酒,“看在你今日是寿星的份上,这三杯便不罚了。只是今夜,你可得好好陪我喝一杯。”魏桐丢掉刚才莫名的情绪,轻笑出声,“那是自然。只不过这寿星二字便不敢担待了,我这年岁可完全不够格。”

    两个人畅怀痛饮,杯中酒宛若永远都饮不尽,不管何时去倾倒,美酒都会从温润玉制的酒壶中流出。虽然两人不过相识近两年,但彼此间都引为挚友。谈笑间肆意放纵,端得是少年风流。兴之所至,玄站起身来,转身走到书案前,挥笔而写,两个大字跃然纸上。

    踱步走到玄身后,魏桐稍微侧身看到了纸上的字迹,突然觉得有些熟悉,但是下一刻所有的心神都被纸上的字吸引过去。

    ——凤之。

    魏桐在看到字之后,整个人颓然地靠在玄的肩背上,嘟囔着说道:“虽然我说过不在意这件事情,也随意你取字,但是你也不必取得如此女性化。”玄在感受到背上那份重量的时候,酒意突然清醒了三分,手里的毛笔也放了下来。

    感觉到魏桐并没有认出字迹,他心里松了口气,淡淡说道:“凤凰凤凰,雄为凤,雌为凰。魏,你切不可轻慢,看轻自己。”希望魏桐此生能如这字一般,扶摇直上,从无祸事。

    “哈哈哈哈......”趴在玄的身上,魏桐朗笑出声,“玄啊,谢你这番心意了。”只是,这凤字,还真是让他越来越想出去走走呢。拘束在皇宫中,便是凤凰,也只不过是飞不起来的禽类,跟地上的蜿蜒爬行的虫类又有什么差别?

    魏桐这番心思是突然被引起来的,来得极快去得也快。他站直了身子,转身取了酒杯与酒壶,“虽然你说不需自罚,然而这三杯酒,我还是得喝。”

    第一杯酒,敬你推心置腹,两年情谊。

    第二杯酒,谢你淡然处之,纵容之心。

    第三杯酒,愿你岁月长青,万世流芳!

    酒尽杯落,玄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什么,取过了魏桐手里的酒壶,单手搭在魏桐的肩上,轻缓而又沉稳地说道:“你认不认我这个朋友?”

    “当然认。”魏桐半醉半醒,吐露了自己的心声,迷糊着眼睛盯着对面男人漆黑的眸子,“我要是不认你这个朋友,那我早就,早就......”

    魏桐整个人软到在玄身上,他睡着了。玄看着魏桐带着点点委屈的样子,确定他真的睡着之后,他突然轻声唤起了小柯,小柯迷迷糊糊在他眼前出现,踏空悬浮着。

    “小柯,你有办法让我们两个人看到对方真实的样貌吗?”玄在说话的同时,也把魏桐打横抱起来,魏桐轻缓的带着酒意的鼻息扑在他的脖颈边,片刻间,异样的情绪在胸腔中涌动。紧了紧手,玄抱着人走到床边,小心地把人放了下来。

    小柯在半空中打了个滚,小小声说道:“不可以呐,因为,因为桐桐不乐意,他是主人。你也是,但,但是,桐桐大。”玄不知想到了什么,眼里闪过莫名的情绪,伸出手给魏桐盖好了被子,这才转身轻轻抱住小柯。

    “你这小呆子,如果不是你,你的桐桐怎么会暴露......”玄的声音轻轻响起来,小柯怯怯地说道:“暴,鲁尔?”他似乎是咬不住这个声音,念了好几遍都不对,也不理解这个词的意思。玄轻柔地捂住他的嘴巴,“小柯,不可以跟魏说这件事情。”

    小柯眨了眨圆溜溜的小眼珠,桐桐不给讲,玄玄也不给讲......唔,那就都不讲好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