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三界第一爹 第39章



    就连方寒也没想到,原本以为的重重危机竟然就这么轻易的渡过,要知道寻常修士筑基,也没有这么快的。

    筑基是一个由气化液的过程,经由量变产生质变,一切都在丹田中进行,由于人的丹田正在下腹三寸处,筑基的过程经常被人戏称为生孩子。

    自然,根据个人资质,有人筑基比较快,有人难产个三天三夜也不稀奇,玄瑶只是顺利些,还算不得天才,不过即使是这样,已经让方寒感到惊讶又惊喜了。

    灵气接连不断的补充进丹田,液化的灵气形成灵台的同时渐渐冷却下来,原本憋闷的感觉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阵舒畅通泰,玄瑶长出一口气,睁开眼睛。

    身体里的灵气消耗得快补充的也快,经由灵台的灵气再汇入奇经八脉,变得越发精纯,玄瑶没办法形容那种感觉,身体轻的就像一根鸿毛,就像是整个人都转化成了另外一种生命形态,她觉得她现在从天乾宫最高的峰头跳下去都不会死了。

    方寒道:“试试运用功法。”

    宛秀宫教习低等弟子的功法乃是一种通用的黄级功法,名唤四季春华录,炼气期自然发挥不出什么,到了筑基则不一样,玄瑶的基础打的本就扎实,稍稍回想了一下,掌心一道浅淡的绿芒闪现,几根碧玉似的细针浮现在指尖,她朝墙打出一掌,碧玉细针只是浅浅的没入了一节。

    “只有这套针法了……”玄瑶脸颊忍不住泛红,“周师姐只教了这个,其他的功法说是要等筑基之后才能教……”

    方寒见过白雁飞使四季春华录,知道这种黄级功法只有四季的招式全部学完才能发挥威力,和筑基与否无关,看样子宛秀宫对低等级的弟子教习的并不是那么认真,不过他也没有在意,只是道:“这几日白师弟跟在你身边,得空了让他教就是,这套功法适合初学者,等以后,爹教你更好的。”

    玄瑶连忙点点头,她惦记着方柔,忍不住便道:“爹,我都已经筑基了,这下可以去沧澜大会了吧?”

    方寒低低的笑了笑,俊美的眉眼温柔缱绻,他说道:“好,你要去哪,爹都陪你。”

    沧澜大会百年一度,起源已经不为人知,只知道每一次的沧澜大会都会在最强的宗门里举办,这最强的标准无从衡量,不过却一定是最准确的,天乾宫曾经办过不下十场,这千年间却也让了位。

    这一届的沧澜大会早在数十年前就宣布会在万佛宗举办,万佛宗乃是这方世界中唯一一个佛修门派,佛修和道修不同,千年修道为成仙,佛修修的却是佛,佛说众生平等,所以佛修并无门槛,只要愿意剃度出家,从此青灯古佛,即便是五灵根也照收不误。

    “我记得万佛宗的那帮和尚最会装死,魔修打上门不管,妖邪杀人放火不管,倒是我们这些斩妖除魔的,走在路上都会被拉住劝什么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白雁飞跟方承倒是投缘,见他一脸的震惊,忍不住继续向他科普,“尤其他们收弟子的门槛奇低,他们那个方丈无缘老头儿,卡在大乘期足足修了一千五百年,直到我被关……咳咳,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方承犹豫了一下,说道:“师叔……我之前听人说,现在的万佛宗方丈……尊号无缘。”

    这下连方寒都有些惊讶了,方丈两千五百年都还没飞升,这样的门派是怎么被评定为此间世界最强宗门的?

    玄瑶听不懂,不过她见过和尚,以前十里八村的附近有个和尚庙,村民家里出殡都会去请和尚来念经超度,她不喜欢那些和尚,头都没剃干净,念的经反反复复都是一段,到了村里还会盯着姑娘家看,老一辈人说那些都是假和尚。

    直到有一天,一个假和尚偷钱让村里人抓起来了,说要把他活活打死,有人去庙里请了住持来,那个住持特别的瘦,眼睛却透睿智的光芒,住持说了什么她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那双眼睛,仿佛看透了人间疾苦,那种透彻的仿佛要把一个人看透的感觉让她第一次有了仙凡的概念。

    所以她倒是觉得,做和尚的要是也像修仙的一样拼命,那和尚和普通人又有什么区别呢?也许越是修为高的和尚,就越是不在乎飞升不飞升了。

    万佛宗乃是佛修宗门,这一次的沧澜大会便多了一样规矩,要求参赛者点到为止,不得伤人性命,这也是方寒放心让玄瑶过来观赛的原因,从前不禁这些,不是没有发生过台上比武殃及池鱼的事情。

    传送阵花费大量灵石,速度果然要比乘坐飞舟快些,玄瑶一行到了万佛宗山脚的时候,还没有见到天乾宫众人的身影。

    白雁飞隐去身形跟在玄瑶身边,方寒和方承倒是没有这个顾忌,方寒生得俊美,方承也是顾盼神飞,因为要隔出白雁飞的位置,玄瑶走在方寒的身边,方承微微落后两人一些,看上去竟然有些像是道侣出行,弟子随后。

    到了山脚,人渐渐的多了起来,方寒抬手给玄瑶布下几道禁制,将明里暗里的窥视隔离,为她拢上面纱。

    玄瑶戴不惯这个,总觉得戴着面纱,就连呼吸的空气都不新鲜了,方寒低声哄她,“这里人多眼杂,先委屈一下,嗯?”

    方寒的声音很好听,尤其是压低了的时候,玄瑶还没被这样温柔的哄过,脸颊微微的红了,她小声的说道:“可是……就我一个人戴着这个,感觉好奇怪呀……”

    方寒挑了一下眉,目光朝方承看去,方承当即露出了苦色,“小师妹,你戴着面纱那叫美人蒙面,我要是也戴,人家万佛宗以为我要当街打劫了!”

    玄瑶忍不住笑了,雪白的面纱将她半边脸遮挡住,只露出温婉好看的眉眼,此刻一低眸,一浅笑,恰似美人如花隔云端。

    方承看得有点呆了,然后就被方寒冷冽的目光冻醒了,他顿时收敛起所有的心思,此时此刻,他比万佛宗积年的老和尚还要正直,白雁飞嗤笑一声,一脚踹在方承的屁股上。

    方承被踹了一脚,旁人又看不到白雁飞,就好像他自己平地摔了一样,顿时有苦说不出。

    万佛宗整个看上去就和凡间的寺庙没什么区别,只是要大了许多倍,进了宗门,先有知客僧上前,双手合十一礼,十分恭谨道:“三位贵客,不知是来报名的,还是参观?”

    玄瑶看向方寒,方寒微瞥方承一眼,“有劳小师父,这是我徒儿,想要报名金丹大比,我同小女是为参观。”

    知客僧十分有眼色的忽略了方承一脸的苦逼,露出了公式化的笑容,“那二位贵客请随小僧的师弟前往紫竹园入住,这位公子便先跟小僧去登记吧。”

    方寒眼睛也不眨一下,道:“有劳。”

    紫竹园是个颇为雅致的园子,一进门方寒就察觉到附近并没有修士威压,便知道这是专门为他准备的地方,他习惯了这种差别待遇,当下也不惊讶,带他们来园子的是个脸圆圆的小沙弥,看上去只有十来岁,有模有样的对着方寒双手合十,道:“二位施主,这就是紫竹园了,沧澜大会明日开始,到时候会有师兄们来给二位施主带路的,小僧……”

    小沙弥话说到一半,忽然有些卡壳,似乎是想不起来告辞的话应该怎么说,憋的脸都红了,玄瑶扑哧一笑,从乾坤袋里掏出一小包桂花糖,摸了摸小沙弥的头。

    “小和尚,谢谢你给我们带路呀,尝尝看,这个是我亲手做的呢。”

    被摸了光头,小沙弥的脸红的更厉害了,他鼻头动了动,闻到了桂花糖的香气,却还是小声的说道:“师兄说不应该收施主的东西……”

    玄瑶越发喜欢这个小和尚了,对他眨了眨眼睛,“那你师兄有没有说不能吃施主的东西?”

    小和尚圆圆的眼睛瞪大,想了想,好像师兄确实没有说过这种话,玄瑶把一包桂花糖塞进他的口袋,道:“小和尚,你叫什么名字呀?”

    小沙弥被漂亮的女施主摸了头,还揣了一口袋的糖,脸颊顿时变得红红的,回答的声音都大了一些:“我,我叫明音。”

    玄瑶眼睛弯弯的,“明音,这个名字真好,明音小师父,我姓方,这是我爹。”

    小和尚看了方寒一眼,对上那冷冽的视线,顿时心头一阵寒意,小声的说道:“两位方施主,小僧要告退了……”

    玄瑶本来想多问几句小和尚关于沧澜大会的事情,能问到方家人的情况就更好了,没想到才说上话,人就跑了,顿时有些泄气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