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三界第一爹 第33章



    转魂修十分顺利,和现在的法修剑修丹修泾渭分明不同,千年前的修士们很少有专攻一样的,方寒虽然是一个剑修,但是会画符箓,会布阵法,会一些简单的炼丹术,白雁飞也和他差不多。

    这倒是苦了药王谷的一行人,原本他们猜到方寒要九曲回魂草肯定是要救人,近来谷中入不敷出,即使是被保护得再好再天真的炼丹师都有了危机意识,天乾宫是送上门的肥羊,他们正准备把羊薅秃,却没想到方寒拿了药就走,一句话都没说。

    顾之曦反倒没有其他人那么失望,点算清楚天乾宫支付的灵脉,用特制的储物戒指收好,原本就该告辞走人了,不知为何,又想起那一脸警惕的少女来,心里浮上些许不知道是什么的滋味。

    其实顾之曦知道,结亲是为两姓之好,其他的事情都可以不计较,如果那位方姑娘不是五灵根,他是真的愿意和她好好相处,可偏偏她就是了,道侣神魂相契,如若一方达到了飞升的条件而另外一方没有,天劫就会加倍,熬过去的双□□升,但熬不过去的是大多数。

    何况就算他愿意,他的父母长辈也不会同意的,为了不耽误那位方姑娘的青春年华,他总还是要去和她说清楚的。

    想到这里,顾之曦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顾家血脉虽比不得方家,也属上乘世家之列,他如今不过七十三,已经是化神巅峰大圆满,百岁内便能大乘,当初的指腹为婚说起来,还是他元婴大典上的事情。

    一直以来,虽然对这个成婚的对象没什么期待,可他还真没想过负她,无奈造化弄人,他无法娶她为妻,那还不如尽早断去她的念想。

    入了冬天气就怪得很,白日里还是阳光灿烂,到了傍晚就下起了小雪,雪簌簌的落在屋檐上,发出细微的声响,苏小柔修为进境极快,精力也好像无穷无尽似的,被她拉着温习了一天的功课,玄瑶到最后整个人都瘫在床上,一根手指头也不肯动了。

    苏小柔连忙给她把被子盖好,玄瑶一沾枕头就睡着了,不知道为什么,苏小柔总是觉得玄瑶特别的好看,就连这么闭着眼睛睡着,都有种让人不忍心破坏的感觉。

    轻手轻脚的替她拆下钗环,小心翼翼的用不会把人弄醒的力度为她擦洗头脸,苏小柔还从来没这样照顾过人,感觉出奇的好,她总算是理解了玄瑶为什么总要当她姐姐了,原来照顾人是一件这么美好的事情。

    轻轻的叩击声打断了苏小柔满心的甜蜜,她推开窗,见是一只折成纸鹤的传讯符,直直的朝着玄瑶飞去,怕吵醒她,连忙截了下来。

    纸鹤却不是传讯符,而是设好的符箓,一到了苏小柔手里就自动开启,随即好听的男声在耳畔响起:“方姑娘,在下顾之曦,想同姑娘单独说几句话。”

    苏小柔听到顾之曦三个字,脸色微微的变了一下,握着纸鹤的力道都不自觉加大了些许,看向熟睡中的玄瑶,咬牙把纸鹤松开,随即纸鹤飘飘摇摇飞出窗外,苏小柔带上房门,跟着纸鹤出去。

    玄瑶是真的累了,可是睡下没一会儿就又醒了过来,她还记得每天这个时候要给自家爹爹报平安,尤其这几日宛秀宫里人心惶惶的,她就更要让自家爹爹安心了。

    醒过来的时候没见苏小柔,因为苏小柔平时有半夜出去练剑的习惯,见挂在墙上的剑被取走了,所以玄瑶也就没在意,把捂得温热的鸳鸯蝴蝶佩从衣裳里取出来,输入一丝灵力,很快对面就传来了一声轻轻的阿瑶。

    玄瑶揉揉眼睛,还带着些睡意道:“爹,我们今天和昨天一样没有上课,不过练功房已经解禁了,今天……”

    方寒握着玉佩,脸色温柔下来,白雁飞越发肯定了心中的猜测,冷不防凑近了听,那端的鸳鸯蝴蝶佩里传来一声软软的爹爹,他当时就是一愣。

    足足半个时辰,对面的少女说三句,方寒必要回一句,哪怕就是没什么话要说,都非要嗯上一声,白雁飞觉得自己都要听傻了,如果他没有看错,师兄眉眼间的宠溺都快要满溢出来了,那种温柔的神色,说对情人都不过分,对女儿,那就太过了些。

    白雁飞是真的拿不准方寒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他眉眼间一口真阳之气不散,却又口口声声的叫着女儿,那便算他们是父女,可是谁家的父女要事无巨细到连穿衣吃饭都要细细叮咛,生怕对方吃不好穿不暖?

    方寒是一点也不觉得他和玄瑶的相处模式有问题的,他自小就不知情爱,懂事之后知道自己有个未婚妻子,更是自觉同女子保持距离。后来流落到这具凡人身子里时,遇见的人层次同以往就有了格外大的变化,他自然不觉得这些人有什么可学习的地方,他摸索着教玄瑶学会他所知道的常识。其实很多东西他自己都不甚理解。

    将玉佩塞回怀里,方寒把那件污了衣角的衣裳震了个粉碎,他知道,如果让阿瑶看到破损的衣裳,肯定会舍不得丢掉然后再补,倒不如给毁了,他的衣服不少,少一件两件阿瑶未必看得出来。

    白雁飞转了魂修之后,只觉得身体轻盈如同飞絮,虽然要背着半边昏迷的透明神魂,可是轻松是真的轻松。

    “原来转做魂修,灵根也一样没变,修炼方式大概也差不多,只是让神魂变得稍微凝实一些。”

    方寒陡然看向白雁飞,眼睛微微亮了亮,白雁飞被吓了一跳,连忙后退几步,方寒却一点也不在意,只是死死的盯着白雁飞,良久才道:“师弟,你是五行灵根,同是五道灵根,不知能否指点一下小女?”

    白雁飞愣了愣,五行灵根和五灵根不同,五行灵根乃是金木水火土五行灵根俱全,加上特殊的体质,成为五行灵体,五行灵体只需要吸收一点点的修为就能实现快速晋阶,而五灵根则是五道互不相和或是其中一对极为相斥,想要晋阶千难万难,既然方寒提出来了,那么那姑娘就不会是五行灵体,而是五灵根。

    白雁飞这下是真的被吓着了,方寒性格说好听点是冷淡,说直白点就是眼高于顶,同门的师兄弟里,其实他跟他的关系也不是最近,纯粹只是同为天才,他入了方寒的眼,然后不冷不热的相处下来而已。

    这样一个眼高于顶的师兄,竟然认了一个五灵根的姑娘做女儿?不仅如此,甚至还愿意对他说出个请字来!

    白雁飞觉得,自己很可能知道了些什么,不过他明智的没有说出来,假做沉吟一番,才道:“具体的情况还是要见过人之后才能算数,五行灵根的功法对五灵根不一定适用,师兄于我有再造之恩,如果当真适用,这徒弟我便收下。”

    方寒没有挟恩求报的意思,他甚至提前给白雁飞打了个预防针,“收徒之事还是看缘分,阿瑶资质悟性有限,师弟不要抱太多期望,如果达不到师弟收徒的要求,能指点她一些就已经很好了。”

    白雁飞自然是应下。

    一直到后半夜苏小柔都没有回来,玄瑶等得发慌,去了她平时练剑的地方也没有人,四处都找了个遍,一回头却发觉她正缩在院子角落里抱着膝盖哭。

    无论玄瑶怎么问,苏小柔也不肯说话,只好把她带进房里,打了热水给她擦脸。

    苏小柔的眼睛红红的,玄瑶用热水擦去她的眼泪,这样过一会儿不会肿起来,被擦了一会儿脸,苏小柔的哭声渐渐止了,打了几个哭嗝,然后就抱住了玄瑶,把脸埋在她胸口。

    玄瑶起初有些不知所措,但还是小心的拍了拍苏小柔的后背,“好了好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过去了,没事了。”

    苏小柔哭诉道:“阿瑶,你不知道,我爹爹他兵解成散仙了……”

    即便对修真的常识知道的再少,关于散仙的概念玄瑶还是清楚的,修士逆天而行,达到渡劫期后,经九九八十一道九霄雷劫,才能圆满飞升仙界,没渡过九霄雷劫的修士只有两种结果,一是身死道消,二是兵解成散仙。

    散仙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算仙,更接近于凡人口中所说的半仙,每隔一段时间会有一次大劫,只有成功渡过九次大劫,才能重新经受九霄雷劫,得到第二次飞升的机会。

    大部分没有成功飞升之人早就身死道消,有运道能成为散仙的极少,能成功渡过九次大劫的散仙更是少之又少,更有许多散仙苦熬过九次大劫,再次面对九霄雷劫时却失去了抵抗的勇气,天雷加身之下,成为天地间一粒尘埃。

    苏小柔哭得不能自已,就在那之前,她跑去找顾之曦,驴头不对马嘴的说了半天,才明白顾之曦约的是玄瑶,她自觉找到了借口和顾之曦了断婚约,不曾想传讯符打回方家,得来的却是这样一条消息。

    兵解成散仙说起来轻飘飘,却是极为严重的事情,苏小柔眼泪擦也擦不干了,听说自家爹爹是渡最后一道雷劫时出的事,当时半边身子就被劈烂掉了,不得已只能神魂脱离肉身,迅速离开天地契机锁定范围,百年修行一朝丧。

    方家出天才,尤其是家主,数代家主飞升十分顺利,因为从来没有出过这种事,准备工作自然做的就不太足,好在当时族中长老都在场,立时出手将方父神魂护住,不过,也仅此而已了。

    玄瑶轻轻的拍拍苏小柔的后背,出了这种事,想让她不伤心不难过根本不现实,她能做的只是留在这里陪着她,至少让她知道她现在不是一个人。

    苏小柔哭了半天,又抽抽噎噎的说道:“阿瑶,我想回去,我要回家……”

    宛秀宫已经戒严了,这个节骨眼上自然是不准许弟子随意离开的,玄瑶有些犯难,苏小柔却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玄瑶怕她哭坏了,连忙说道:“这样好了,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找掌事师姐,只要把情况跟她说明了,她一定会放你回去的。”

    玄瑶说着,飞快的推开门,跑出院子,外面还下着雪,因为出来的急,她只穿了一件外衣,单薄的衣裳沾染了雪花的凉气,有些冷,远远近近的灯火把雪地照得亮亮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