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三界第一爹 第32章



    方寒一点也没有同牧云骁争辩的心思,魔修害人时全无顾忌,死到临头反而讲起仁义道德来,何况他从不觉得自己是正道,只不过修的是正道,他走的道,是自己的道。

    一剑毫不犹豫的斩出,牧云骁的瞳孔猛然放大,随即一道赤日金轮从他身后飞快显露出来,方寒早知他有底牌,剑尖换了个方向朝那金轮斩去,趁着这个空档,牧云骁咬牙抗住方寒的威压,转身撕开一道符箓,就想逃离。

    方寒的剑势却飞快,金轮被击碎,剑意微微调转方向,朝着牧云骁当头斩下,情急之下,牧云骁双眼呈乌黑之色,两道黑光直直袭来,妄想打断方寒剑势,剑势已斩金轮,剑意却丝毫不减,正当此时,那符箓闪起微光来,却是要作用了。

    白雁飞神魂未损,见状第一反应便是以身化剑去助方寒,然而未等他动作,方寒冷笑一声,周身升腾起万道雷光,伴着剑意,立时便将牧云骁劈成碎渣,连神魂都一并消弭。

    白雁飞默默退了回去,想到刚才的那一幕,总觉得浑身上下都疼了起来。

    千年前方寒乃是冰灵根,整个人也如同天山上终年不化的冰雪,如今换成雷灵根,更是有种让人不敢企及的霸气。

    方寒收剑回鞘,随即眉头微微蹙起,牧云骁临死的那一击对他来说本是微不足道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没有避过去,被污了一片衣角,若是法衣自然无碍,可他穿的是阿瑶做的衣裳,当即就被黑光腐蚀出一个巴掌大小的洞来。

    阿瑶做一件衣服很花时间,一针一线的做最少要半个月,还是不算绣工的情况下,他不舍得让阿瑶劳累,平时穿衣服十分注意,哪怕连脏了些都不肯,没想到只是出来追杀个小辈,却毁了他一件衣衫。

    “师兄,”白雁飞被方寒身上的冷气煞到,顿了顿,道:“如果你也是来捉拿我的,那就杀了我吧。”

    方寒撕下被腐蚀的衣角,闻言微微一个蹙眉,“那个女人告诉你,这些日子遇到的人是来抓你的?”

    白雁飞顿时反应过来,“他们不是来抓我的?”

    方寒用一种怜爱的宛如在看一个智障的眼神看着白雁飞,白雁飞被看得不自在,半透明的神魂摸摸鼻子,道:“我当初逃离天乾宫,一心守着一个宿体,想等到她寿终正寝再行取用,之后这女人遇到必死之局,我本以为她已经魂魄离体,想要行事,没想到却反被她签订道侣契约。”

    道侣契约相连之下,一身两魂就成了绑在一张床上的蚂蚱,白雁飞初时只觉得自己占了人家姑娘的便宜,心中有些愧疚,也认真的想过补偿她,却不曾想欧阳翎在得到修为之后性情大变,恃强凌弱,杀人夺宝,强占男子,种种恶行看得人作呕,百年相处下来,将他一颗心冷得不能再冷。

    白雁飞的头低得不能再低,方寒却有些无奈,年代不同,人心也在变,千年前正值天地灵气高峰时期,修士一心向道,鲜少有这些乌七八糟之事,就造成了越是高阶修士心性越是单纯的情况。不算地牢里苦熬过去的千年时光,白雁飞也不过就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除去天地战场,连宛秀宫都不曾出过,即便遭逢大变,心性眼界总还是在那里,哪里就忽然能看透世间险恶了?

    方寒叹了一口气,“师弟,随我回宫吧。”

    白雁飞顿了顿,轻声道:“师兄,你杀了我吧,我不想再活下去了。”

    他同欧阳翎神魂相连,这些年为了不让她把他们两个人一块作死,不知道多少次替她收拾残局,惯得欧阳翎越发肆意,他觉得自己千年前还算无辜,到了现在,已经是入了魔道。

    方寒道:“转魂修,你重修回大乘之境,等到飞升,过了洗仙池,再把这道神魂除去便是。”

    白雁飞顿住了,他倒不是觉得方寒这话狂妄,他和欧阳翎神魂相连,若想解除只有带着她飞升,洗仙池洗去凡人一切过往,包括神魂的契约,他之前从未想过带人飞升之事,可是师兄这一番话,将他往昔野心又勾动起来,带着欧阳翎神魂飞升,欧阳翎便是他伴仙,想要除去只是动动念头的事情。

    方寒其实并不太多话,见白雁飞默认下来,也就不再多说,开启小乾坤把欧阳翎和白雁飞的神魂一并收拢起来,瞥一眼残破的客栈,取出几块上品灵石,拍在墙壁中,随即脚下剑气凌空,回程。

    躲在暗处瑟瑟发抖的店家立刻跑了出来,原本以为那灵石拍进了墙里会很难取出来,没想到只是接触到他,就落在了他的手掌心,知道这必然是下了禁制的结果,店家捧着灵石,笑得见牙不见眼。

    方寒去了不过半日,玉微真人已经急得满头冒汗,在主宫大殿走来走去,不防药王谷的人赶在这个时候来要账,他差点连形象都没崩住,付了灵脉,就差没指着门口让人滚了。

    顾之曦表示十分理解玉微真人,其实他们平时不是这么贵的,只是最近蓝家的劣质丹药有了好几位渡劫老祖的联名推荐,进一步抢占了市场,不坑天乾宫这一笔,他们就快没钱买药材了。

    临出门的时候,顾之曦诚恳的对玉微真人表示,下次再来找他们,所有费用折一成,气得玉微真人吹胡子瞪眼。

    方寒进殿时顾之曦带着药王谷的弟子正往外走,玉微真人见到方寒平安无事简直像打了鸡血,飞快的从玉阶上下来,连避讳都顾不得,连声道:“师叔祖,不知那牧云骁……”

    “伏法了。”方寒淡淡的说道,随即提起正事来,“天乾宫有没有九曲回魂草?”

    顾之曦的脚步一下就顿住了,正要往外走的药王谷弟子也不约而同的回过头,眼睛亮闪闪的盯着玉微真人,玉微真人一时间觉得自己成了一条煮熟的鱼,被一群花猫围着,准备下口。

    在众人的注视下,玉微真人抖了抖胡子,差点没哭出声,“之前倒是有两根,被上任掌教送出去给一位老祖祝寿了。”

    方寒微微拧眉,想要给白雁飞找到一具合适的身体难度不比他的差,毕竟白雁飞的神魂也是大乘之境,本身又资质极高,九曲回魂草并不是回魂之用,而是护住白雁飞神志不散,让他能顺利转为魂修,又不至于堕入鬼修之道。

    顾之曦耳边灵石撞击之声炸响,随即转过身,对着玉微真人和方寒露出了一个极为温和的笑容来,清清冷冷的容颜陡然点亮几分。

    等到药王谷的弟子们离开,玉微真人的脸已经麻木了,他看向对手中的九曲回魂草品相不甚满意的方寒,简直想抱着他的腿哭一场。

    足足九条灵脉!九条!师叔祖你哪怕露个笑脸让我觉得至少值当点呢?这种上街买菜发现没有新鲜的于是勉勉强强接受了次一等的白菜的表情究竟是要闹哪样啊!

    方寒是真的不知道现在的这种干巴巴犹如一根豆芽菜的九曲回魂草已经算是上品,在他那个年代,灵花灵草长得半人高的比比皆是,九曲回魂草在他印象中是个成年男子一臂长的小树苗,而不是手里可怜巴巴的一小团。

    不过分量少了,功用还在,方寒也没有耽搁,回了洞府,寻了间炼丹房,就开始准备替白雁飞转魂修。

    方寒当年不愿意转魂修,大部分是他舍不下玄瑶,其余便是不想走了邪道,在没有九曲回魂草的情况下,转魂修不成变鬼修是很正常的事情,白雁飞却没有这个顾虑,加上他体质特殊,转了魂修只会变得更加强大。

    欧阳翎的神魂半路上就清醒过来,被白雁飞一巴掌又打昏过去,他已经不准备让欧阳翎再醒过来了,这种祸害就该早死早超生。

    九曲回魂草炼制的很顺利,但需要的时间很长,白雁飞安静的等在旁边,忽然注意到了方寒挂在一边的衣物。

    炼丹房一览无余,却隔出一道屏风来挡了烟火气,屏风边上挂着一身寻常的衣物,并不是法衣,却被打上诸多阵法,每一道阵法都布得极为小心,将细密的针脚包裹进去,绣上去的纹路和千年前天乾宫内门弟子的服饰一模一样,却能让人看出那并不是统一的制式,而是女子极为用心的一针一线绣出。

    白雁飞有些惊讶,目光忍不住落在了方寒的身上,之前发生了太多事情,他都没来得及注意到,这个千年前宛若一块寒冰的师兄如今看上去竟然多了一丝人间烟火气,仿佛一把剑终于找到了合适的剑鞘,将寒光掩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