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三界第一爹 第22章



    方寒之前顿悟过几次,顿悟是机缘的一种,经常是修真者身临其境之后心有触动,从而引发和天道共鸣,机缘又和气运不同,气运的多寡乃是天生,机缘却是天地间难得的巧合。

    玄瑶这一顿悟就是整整三日,方寒知道,这是因为她之前从未接触过世间险恶,一颗赤子之心极为贴近修仙之道,和天道的共鸣也就越发的深,修真界最长的顿悟时间是十六日,那人正是他师尊元清尊主。

    玄瑶从冥冥之中的那种玄奥感觉里抽身出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有些发软了,这三天里她总觉得有个人在耳边念经似的说话,却又听不清楚在说什么,仿佛听了一刻,又仿佛是一万年,世间沧海桑田。

    随即她就把这件事情丢到脑后了,因为她发现自己竟然已经炼气了!还是足足跨越了三个小阶段,变成了炼气三阶!

    玄瑶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想要冲出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方寒,方寒已经走了进来,身后跟着蔫哒哒的方承,玄瑶奇怪道:“师兄,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方承十分忧郁的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没说什么。

    方寒摸摸玄瑶的头,满眼都是化不开的温柔,他轻声道:“爹爹就说阿瑶最聪明,可是晋阶了?”

    玄瑶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她脸颊红红的,眼睛亮亮的,小声说道:“嗯,已经三阶了,爹,我这次突破花了好久啊,还是顿悟好,我上次只用了一小会儿……”

    方寒看了方承一眼,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当下也没戳破,只是道:“凡事不能只依赖机缘,打好基础是最重要的,这才是能让你终身受益的东西。”

    玄瑶使劲点点头,随即肚子咕噜的响了起来,她有些不好意思道:“我,我去做饭。”

    方寒摇摇头:“我去,你先去休息一会儿,等吃完饭,再去睡一觉。”

    玄瑶确实觉得浑身上下又酸又疼,也就没有拒绝方寒,方寒特意给自家女儿腾出一间原本用来安置灵药的房间,放上白玉床,四面还散发着淡淡的灵药残留下来的香气,十分安眠。

    辟谷多年,方寒的洞府里并没有什么吃食,好在山上就有小溪,因为沾染了洞府底下的灵脉,水里的鱼十分的鲜美,掐头去尾,刮去鱼鳞,一根根的挑出刺,随着灵米下锅,连调料都不用,再打开时就是一锅鲜美的鱼片粥。

    等到方寒端着熬好的粥推门进来时,玄瑶已经蜷在被窝里睡着了,她的眉眼生得那么秀美恬静,睡着的时候嘴角会微微上翘,让人看一眼,心都软了。

    方寒没有打搅她,把鱼片粥放在桌上,然后坐在了玄瑶的床边。

    自从养了女儿,他的心态一直都很好,即便用着一个破败不堪的凡人身子,住在一个穷困潦倒的小乡村,他也能安之若素,看着一个小婴儿长大的感觉很奇妙,但却一直保持着那种可以随时抽身的状态。

    他太把自己当回事,太高高在上,所以很多的细节就都没有看清,也正是这样,仿佛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女儿就长大了,让他高兴的同时又有些怅然若失。

    一只手轻轻的落在了玄瑶的脸颊上,替她抹开垂落的发丝,方寒微微低眼看着熟睡的少女,心中万般怜爱几乎要满溢出来,最后,他轻轻的在少女额心落下一个吻。

    玄瑶的睫毛颤了颤,眼睛就睁开来了,看到方寒,她揉揉眼睛,“爹,吃饭了?”因为刚醒,说话还带着王家村特有的乡音。

    方寒顿了顿,点头道:“做了两道鱼,先把粥喝了,红烧的还在锅里。”

    玄瑶就是闻着香味醒的,顿时咽了咽口水,连忙点点头,把被子一掀就坐起来了,洞府里冬暖夏凉,她又是想在床上睡一小会儿的,所以脱了两件外衣,一双雪白的大长腿猝不及防的映入了方寒的眼帘,没等他反应过来,玄瑶已经欢呼着下床了。

    方寒觉得自己很有必要提醒一下女儿注意举止,又觉得有些难堪,他有些气短的叫了一声,“阿瑶……”

    玄瑶回过头,浑然不觉得自己刚刚做了什么:“爹,怎么啦?”

    方寒不好明说,只是道,“出去的时候记得把衣服穿好,方承那小子在外面。”

    玄瑶十分乖巧的点头,喝了几口粥,一双大长腿在桌子底下晃来晃去,精致的脚踝雪白显眼,方寒觉得自己简直要把心都操碎了,偏偏他想出去,玄瑶又跟他扯起话题来。

    “爹,这里是你原本的宗门啊?那你在这里有认识的人吗?”玄瑶一边喝粥一边问。

    方寒一向是食不言寝不语的,却舍不得管束玄瑶,条件反射的接话道:“早前几个知交大约都飞升了,倒是听说之前一位师弟出了些事情,剔了升仙骨,关在地牢里,要是没死,应该还在。”

    玄瑶心里惦记着红烧鱼,三五口把粥喝完,一边穿衣服又问:“那爹你在这里岂不是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整天跟我和师兄在一起,不会无聊吗?”

    方寒一点都不觉得无聊,他知道,哪里是他和方承无聊,是玄瑶自己待在这洞府里待了几天,开始觉得无聊了。

    十六岁的小姑娘,就该到处跑跑跳跳的,和同龄人在一起,而不是关在洞府里天天修炼,方寒也能理解这一点,何况他要带玄瑶飞升,她是金丹还是炼气,这个真没什么关系。

    心里有了些计较,方寒却没有说出来,看着玄瑶一点都不避讳他穿衣服,总算是遮盖上了那双雪白的大长腿。

    红烧鱼在锅里焖了许久,汤汁更加入味,方寒没有在洞府里架锅做饭,香气随风飘扬着,方承一个人守着锅,简直像是一只饿绿了眼睛的猫。

    浓郁的香气实在太勾人,隔了一片林子,几个白衣青年都有些坐不住了,一个人笑道:“也不知道是哪个没辟谷的外门弟子不知道规矩,跑来这打牙祭,这味道还挺勾人的。”

    有人开了头,被香气勾得七上八下的弟子们纷纷说道:“没准还是打听到我们巡逻到这里,特意过来的。”

    “走走走,我们去看看,大不了给他些灵石,让他给咱们做一顿就是了。”

    几个白衣青年笑闹着往林子里走,没走出多远,就感受到了一股金丹期的威压,领头的青年还笑了一声,“原来也是个内门弟子,不知道是哪位师叔门下……”

    话没说完,就对上了方承那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几个白衣青年无不气质高华,或行或止自有一派气度,同是金丹,方承穿着那身从方家带出来之后就再也没换过的看不出原色的衣服,蹲在地上扒拉着锅,因为靠着烟火,脸上还有几道灰黑的杠子。

    几个人大眼瞪小眼,半晌,那领头青年道:“不知这位……道兄,可是我天乾宫门人?”

    天乾宫一向是修真界装逼标杆,从掌教真人到外门烧火弟子都是一袭白衣,极为装逼,像方承这种形象的,压根没见过。

    方承原本是昆仑仙宗弟子,昆仑仙宗就是天乾宫在那个小世界的分支,严格来说他也算是天乾宫的人,何况他还拜了个天乾宫的师父,于是点点头。

    领头青年更加怀疑了,他从方承的头发看到衣服,从衣服又看到脸上几道灰杠,露出狐疑的神色,“这位师弟,你是哪位长老门下的?”

    方承被盘问的说不出话来,眼看着双方剑拔弩张就要动手,一声少女的清脆的声音响起:“师兄,鱼能吃了吗?”

    几个白衣青年纷纷看去,见是一个面容极美的青衣少女,脸颊红红的,眼睛亮亮的,步子十分欢快的从不远处跑来。

    少女身后,一个白衣剑修不疾不徐的跟上,那剑修眉目极为俊美,一身冷冽气息让人忍不住屏息。明明都是白衣,穿在这剑修身上,却仿佛天地初开时那一抹纯白,衬得他们都成了萤火之光,无法同日月争辉。

    几个白衣青年都不由退了一步,他们当然能看出来,虽然制式有些不一样,可那剑修身上的衣服,明明就是只有他们天乾宫几位长老才能穿的样式。

    样式一样,材质却看不出来,几个白衣青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于还是那领头的青年站了出来,对着方寒行礼道:“晚辈乃是天乾宫第三千九百七十一代掌教弟子牧云骁,不知前辈是路过我天乾宫后山,还是……”

    听闻是掌教弟子,方寒这才给了牧云骁一个正眼,他淡淡道:“现在的掌教,尊号是什么?”

    他这话正好对应了牧云骁心里的猜测,当下更加恭敬道:“回前辈的话,如今的掌教尊号玉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